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曾德旷的诗五首

◎曾德旷




曾德旷简介:

曾德旷,汉族,男,1968年5月出生于湖南宁乡县煤炭坝煤矿。原籍湖南省武冈县双江公社正冲大队赤水村(现武冈县司马冲镇正冲村)。10岁随父亲离开武冈县老家山村去往宁乡县煤炭坝煤矿,1987年进入湘潭矿院机械系,1992年分配到湖南省白沙矿务局机械厂工作。1994年5月从白沙矿务局机械厂辞职去忠县,从此开始长达20多年的一边流浪一边写诗的边缘生涯。1995年5月,在《芙蓉》发表900余行的长诗《混乱与挣扎》;1997年7月,获刘丽安诗歌奖;2005年3,有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诗集《经过多年以后》。





曾德旷的诗五首


1、自画像


到什么地方寻找诗意
一个厌倦一切的人
除了去死
似乎已别无选择

但他同时胆小鬼
对工作,对爱情
对生活,甚至对诗歌
莫不如此

于是把已经打开的翅膀
又小心翼翼地收拢
把黑暗中悄悄抬起的头
又深深地弯下去

像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
铁一样的问号
像倒挂在路灯下的
一只过去年代的夜鸟

1997年11月于北京八大处




2、我把自己同进城挑粪的农民相比

我站在路边
看到他们挑着满满的一担粪
向我走过来了

我看到他们挑着粪
一边走一边用衣袖揩汗
我看到那两个挑着粪的年轻女人
从我身边经过时羞涩地低下了头
并且把脸扭到了一边
(我猜她们是刚过门的小媳妇)

我看到那两个挑粪的男人
放下粪桶坐在路边的石头上
一边用报纸卷烟一边说脏话
把那两个年轻女人说得满脸通红
就笑得比谁都开心

我突然想到
应该把自己同他们相比
为什么我从前就没这样想过
事实上,同他们相比
我流的汗水更少
吃的苦更轻

事实上我有什么可以埋怨的
又有什么可以瞧不起人

我肯定比他们还要贫穷
所以我经常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我肯定比他们还要落魄
所以我有时候露宿在屋檐下等着天亮
我肯定比他们还要卑微
所以我曾经像一条狗
钻进火车的坐椅下逃票去远方流浪

我不再把自己当诗人看
甚至不再把自己当人看
我把自己悄悄地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我再也用不着担心
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我了

我要像他们那样学会逆来顺受
我要像他们那样学会吃苦
我要像他们那样学会容易开心

我本来就是受苦人中的一个
却一直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我同他们相比其实并无什么两样
只不过我以写作为生
他们以种菜活命
只不过我写的诗,比他们种的菜
更不值钱,而且根本就卖不出手

我把自己悄悄地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但我为什么仍这样痛苦
但我为什么仍这样痛苦

1999年 7月于忠县





3、癞蛤蟆
——为九十年代的中国诗人而作



黄昏的暗影中
癞蛤蟆
从阴沟里爬出来
接受命运审判

它头上的毒腺
像皇冠
威胁着
我们头顶的星座

它丑陋的四肢
像毒蛇
箍住了
我们对生活的信心

它从来就没有
希望过什么光荣
也从不过问
自己的形象有多么丑

它有话就对着这世界
像疯子一样呱呱大叫
也不管人们
是不是愿意静下来听

但人们讨厌
在阳光下见到它
所以它只能
一辈子生活在阴影中

所以它不能走大路
也不能走小路
只有小心翼翼地躲避着
那不断飞踹过来的脚

1999年10月于忠县



4、我没有故乡

我没有故乡
我的故乡
早已迷失在迁徙的路上 

我没有避风港
我的避风港
是秋风中候鸟的翅膀 

从南方至北方
从人间至天上
秋风,隔开了星星的诗行 

从北京至西藏
从湖南至忠县
候鸟,是我学习的榜样 

为了那些子虚乌有的
我们在同一个地方
已呆得太久太长 

为了那些无法挽留的
我们在同一个人身上
错过了多少好时光 

而小草中的血液
血液中的呼喊
终于让我再一次走在路上 

只有这时候
我才不再悲伤,只有这时候
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故乡

2007年3月于忠县 


5、鲢巴郎

它在挣扎
它一直在挣扎
它终于跳出了那个可恶的鱼贩子
给它规定的囚笼
一个红色的
大约70厘米高的塑料水桶

当它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睁着愤怒的眼睛
一边喘气
一边瞪着集市上过往的行人
它想到了什么

它是否回忆起了
自己曾经是一条大河中的勇士
水国的骄傲,水族的杀手
所向披靡的枭雄
那些可怜的小鱼和小虾的宿命

啊,鲢巴郎,鲢巴郎
身上长着硬刺
嘴里长着尖牙的鲢巴郎
你至死也没有想到
你也会有倒霉的今天

你至死也不会明白
自己是如何在一个黄昏
被一个土头土脑的农夫钓上岸
又如何在一个集市上
被一个满身铜臭的鱼贩子沿街叫卖

你至死也不会明白
你是如何被一个大腹便便的酒鬼
以三条鲤鱼的大价钱买下
并最终作为下酒菜塞进牙缝
完成了自己作为一条鱼的一生

注:鲢巴郎,四川方言,一种吃鱼的鱼,身上长着硬刺

2006年3月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