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仁泽 | 专栏 | 诗生活网

戊戌笔记·读《苏东坡传》(组诗)

◎胡仁泽





戊戌笔记·读《苏东坡传》

众河隐于一条河,不安与臃肿
隐于河,换骨的轻视脱胎的
光滑干净,大于众人的青脸
石头隐于水,悉知并规整流向
两岸吵嚷
青叶黄叶夹带各自的风
向阳的东坡,不需要向日葵
锄地之声,节奏
出自双掌
泥土之波暗涌,自嘲
夕阳,是交完晨税后
东坡的酒晕
肘子更名,走卒万干山水
交出诗文的个人税
也预交一份家族的遗产作业,朝阳
在次日露面
追赶宣纸狂妄的思路
一条河吞下的口供里,有高山
焦虑的梦游


戊戌笔记:读《高贵的苦难》

秋天的风你需细察,预言家的
语法被年迈的老师修正
风车高过太阳,阳光的线丝
相互较劲,玉米的金黄
与老人银色的假牙
为冬日碾磨一张陈旧的请柬
柿子高于树叶,一个个干涩的红嘴
解释坠落与堕落的苦难姿态
熟透的红心辨识风向,把自己
举成灯笼吧,照亮人间忧郁的良知
草垛轻廓,深藏一把火的爱
等待飓风像雄鹰般飞翔
天高田阔,让田鼠抬头羡慕
风车轰响,与远方的寒风共鸣
鹅毛般的大雪,将扛来漫天的鹅毛笔


戊戌笔记:读《说谎的人》

白天的光线擅长化妆术
补充唇边的两丝抖动
口沫做好道道填空题
光滑的平面可供欣赏

一些话在夜晚炉火中捶打、编织
可以刺痛老鼠的嫩黑皮
吱吱磨牙声,从精致的
红酒杯反回,夜浪从未停息

身边的大河卷走口水的琐碎
卷走手持气球的人,河水头也不回
两岸的树,像说谎的人低着看不清的头
白天,它们又迎着阳光高唱


戊戌笔记·读《米沃什词典》

白天,我像个偶尔偷懒的匠人
打着一块不红不白的铁
出形的成品式样丑陋
回炉,风箱疯了一样嚎叫
手中的铁锤,敲打出
锃亮的笔尖

夜深,梦中的我划着船
穿梭星空,身轻如燕
星星闪烁,她们那么小
小到自己的世界
举着火焰,举着方向
慢慢唤醒沉睡的江河

打过铁的人知道
时间是黑的
打过三十五年铁的人
明白时间是白的
镣铐与罪恶之间
由强权者的口哨连接
打铁人与施刑人被对簿公堂
两个镣铐作为证人,一直沉默


戊戌笔记:读《浮生漫谈》

显然,屋檐下的脚印
是缓慢的,未经细量的漫游
扯上衣角,扯上雌孔雀的招摇
新物件次日一下子变旧
像蝴蝶的翅膀,把文明的灰煽走
与一粒大如天的粮食相比
月圆的清辉,像一位病人
医生都在诊断粮食的虫害病
清澈之光里旅店虚无
玩伴的欢愉结束于宴会
短暂,虚空的行吟
炊烟习惯遮掩行程
像透明的玻璃阻隔你走过去
把明天的时间揽在怀里
渐熟后的折断是惯例
伤口的炎症不易察觉
为未来的漫游,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