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路作品

那大身上的珍物(组诗)

◎伊路



璞玉
 
白垩纪是我的宫殿
火山和大洋生出了我
我喜欢和溶洞里的河流一起玩,喜欢跳舞
我的身体弯一弯,岩层就柔软地抬起
躲在里面的湖倾倒出来,变成数不清的小镜子
我在等一朵花,有一缕香
从不可知的遥远里,曲曲折折
隐在我生命里很久了
我要戴着它照镜子
 
是不是有一道法令
让我成为年龄最长的女孩
有什么不可以老去,永不能死
但此刻的身体如被砍劈一样疼
周围的一切都不认识,我恐惧
 
巨石在崩裂,一整列青山和我一起奔逃
古老的大星星轰隆隆地跑
我想从噩梦里醒过来
我要我的那朵花
 
 
瓷瓶
 
千年雾雨,怎样浸润草木山川
峰巅喷下的瀑烟,洗净多少空气
多深的泉流,气韵
一起努力
最初的胎土,如从母腹里捧出
 
一切慈宁祥和下来  
带动灵思、意趣、精谨
心意回旋,柔肠百转
殷殷寄望指引
该空出的是山谷般的襟怀
高矮大小都气度超然
没有边沿即是圆
 
春天了,桃花慢慢开
画笔却不能迟缓
一顿里隐有摧折的年华
牵一缕洒脱的风,别染上软弱呼吸和心跳
浓浓晕染周遭玄意幽光
所有的行迹都需再度检验
 
那炉火是新的怀抱
烈焰的嘴、唇
切切地喂、吻、细细教育
你会懂得忍耐的路途
一厘一毫里都有制约的镣铐
绽却不能裂,通体如虹,如含血之苞
痛彻,疼透
才能起死回生,才能涅槃
 
再回转
坐于民间
沐煦阳露水,听禽鸟啼唱
地老天荒时
指望你涌出古泉
 
 
廊桥
 
它在飞
磨不掉的一些旧迹
让你去抚摩猜想
 
缝隙里有风和流水的
断弦
在暴风雨,满月之月
汇入万籁的颤抖
 
没有一支箭肯模糊锋刃
这弯在那大身上的珍物
有玲珑心
岩石可以在其间穿绕
 
旭日犹在飞针走线
彩虹重叠吉祥的颜色
 
杨柳摆荡,喜鹊欢叫,花朵绽放       
都是它的飞
 
 
半月里
 
山墙翘檐与群山同现清朗轮廓
几处木窗暖光朦胧,大树的弯枝晃动剪影
玲珑似半月做了心,半月在摇
 
悬挂的陶罐,重新成为安静的耳朵
听碑文里无法写出的秘密
木雕,旧画里的人
回到梦里续演贫穷简朴的神话
石磨转动,锅碗瓢盆碰撞永恒
石墙里蝈蝈的鸣叫没有年代
涧水犹在凿啄窍窦,大鸟于暗林扇动翅羽
 
夜晚
是它最灵动的时刻
也许还会有眼睛爬上山壁,有心懵懂醒来
 
或是搁置长久的古琴,忽然振颤
跑出满身的迷
 
就这么,在一个从星空分割来的地名里  
被怎样纵容偏袒都不足为过
 
 
祠堂
 
那门巷如黑长的柄
门板似它顶端一片枯败的瓣
上学的孩子冲进去
任它在身后翻碰不止
魂灵们都退闭到两旁
被一股股热烘烘的气息拂得迷醉
 
谁家的侄儿背不出书被罚站在教室门口
谁家的孙女上课又在偷看小人书
是虚空里的乐趣,有时也跟着急
 
到了放假时也和我一样百无聊赖
我走到哪它们就跟到哪
还一排排趴在空空的课桌上打瞌睡
 
小门外的世界是它们不能去的
我跑进跑出它们就把那门板修了又修
生怕砸了我
这是魂灵们的家,我是借居者
 
多年后我回乡看望了那祠堂  
觉得屋檐低了,天井小了
原来的教室如纸盒子般不牢固
仿佛可以由麻线牵拉着,像放风筝般飘上天去
如果松开就散了
 
碎瓦片上一小捧一小捧的阳光像冰凉的水
墙角的蟋蟀花如蓝莹莹的小火苗
我逃了出来,又牵挂无比的回望又回望
我的童年在里面
 
我想起那些坐在小板凳上的夜晚
繁星密布的天庭罩在上面


              发表于《福建文学》2020年8期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