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若瀑布的幻觉

◎木易



有若清晨的墓园
在世界幼年之时
透开太阳光徐徐,梦境内倒塌的瀑布
荡漾开来。终于激起了彩衣

苟活,觅食的麻雀在寒冬吐芯
经年的植物与羽毛是否依稀
生长良善

又若某年,说起冬季那场葬礼
平行散开的线状,没有一滴水
倾泻如离骚

IC Club,凌晨,展开的臂膀
若原野,披着你的秋实
若无数暖冬挤在一起
大水泛滥,有人突兀

把唇与舌一块儿交给了她
若当鲜花布满坟地
自然而然地,黎明重新开始播撒星宿
来吧,喝下最后一打酷尊
心魔似笋

午夜的樱花,那位隐者
他说海是方的,何苦回头

是啊,深陷梦底之人,从未醒来
地表下的湖水,模糊临界无力的概率

有若山峰,在夜的狂欢之中颠覆
胸臀晃荡
天使在草丛上炫舞

人们纷纷堕下
当我握住推弃尘埃的纤玉
我的宝贝推开水莲如梦如痴

2020.12.23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