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华文俳句在台湾——一种文类的存在观察

◎秀实



華文俳句在台灣:
一種文體的存在觀察



因為「華文俳句社」的推廣,2019年台灣開始了一場華文俳句的運動,或說是「新俳句」運動。且在國外產生了影響。

  日本的俳句有其源遠流長的歷史。約在我國五代十國時代(907-960)出版的《日本和歌集》こきんわかしゅう中所收錄的千首和歌中,便有俳諧歌58首。俳句受唐詩影響而誕生,殆無異議。詩仙李白七絕《哭晁卿衡》:「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壺。明月不歸沉碧海,白雲愁色滿蒼梧。」當中的「晁卿」即日本詩人阿倍仲麻呂。他於唐開元五年(717)來京城長安求學。之後留在長安,並歷任左拾遺、安南都護等職。天寶十二年753)冬回日本。當時有說他遇風翻船溺死,重情義的李白遂寫下這篇佳作。晁卿在長安的36年,與李白、王維、儲光羲等詩人往來甚密。從此事可見日本文學尤其詩歌受唐代影響之深。
  但把俳句提升為正統的日本文學的是正岡子規(1867-1902)。他認為當下的諧俳文學價值不高,主張發展為獨立的詩歌。正岡子規必然涉獵過南朝(420-589)劉勰的《文心雕龍》。該書〈諧讔第十五〉中,便首現俳諧」兩字於同一段落:

  諧之言皆也,辭淺會俗,皆悅笑也。昔齊威酣樂,而淳于說甘酒;楚襄宴集,而
  宋玉賦好色。意在微諷,有足觀者。及優旃之諷漆城,優孟之諫葬馬,並譎辭飾
  說,抑止昏暴。是以子長編史,列傳滑稽,以其辭雖傾回,意歸義正也。但本體
  不雅,其流易弊。於是東方、枚皋,餔糟啜醨,無所匡正,而詆嫚媟弄,故其自
  稱為賦,乃亦俳也,見視如倡,亦有悔矣。至魏人因俳說以著笑書,薛綜憑
  宴會而發嘲調,雖抃笑衽席,而無益時用矣

  諧俳辭雖傾回,意歸義正,但本體不雅,其流易弊,於是正岡子規作出了俳諧的變革。始料不及的是,俳句最後的發展,非但成了日本的「國民文學」,更成了世界文學的一分子。俳句的起源受唐詩影響,而成為日本國民文學,進而成為世界文學,出現「英俳」「法俳」「猶太俳」「希伯來俳」「漢俳」等等的不同語言的俳句。
  俳句在民國初年已為詩人們注意。1922年俞平伯在《詩》創刊號上曾撰文說:日本亦有俳句,都是一句成詩。可見詩本不見長短,純任氣聲底自然,以為節奏。我認爲這種體裁極有創作的必要。」(見〈讀詩劄記〉,載《俞平伯全集詩文論卷》,林樂齊編。河北:花山文藝。1997年。)常中值得注意的是都是一句成詩」這六個字。俞平伯畢竟是大學問家,他想把日俳推廣到中國來,以符合他「人人有做詩人底可能性」的主張。但這種移植是應該盡量保有原來文體的審美特質。惜當時詩壇反響寂然。才有後來以「漢俳」為名的575格式的出現。1980年詩人趙樸初在歡迎「日本俳人協會訪華團」時,參考日本俳句十七音,即席賦俳三首。其中一首是這樣的:「綠蔭今雨來 / 山花枝接海花開 / 和風起漢俳」。就是這十七個字,為日後中國俳句的「名稱」與「格式」作出了一槌定音。漢俳四十年,出現了不少佳構。但更多的是流於形式的偽作,堆砌唐宋詞彙,吟詠假山假水,以舊詩情懷取代都市人心聲。至此曾繁鬧一時的漢俳創作,歸於岑寂。或許,漢俳在等待一次火浴重新。
         20193月台灣《創世紀詩雜誌》首推華文俳句專欄。標誌著兩行華俳普遍為台灣詩壇接納。該刊總編輯詩人辛牧在臉書facebook 2018.12.5上貼文:

  [創世紀詩雜誌公告]
  本刊自明年春季號198期起,將增闢華文俳句專欄,歡迎投稿。投稿信箱:

  從198期到203期共六期的《創世紀詩雜誌,俳句的發表情況如後。
 
刊物 作者及俳句數量 備註
創世紀198
2019.03
秀實﹑趙紹球﹑郭至卿﹑離畢華﹑莊源鎮﹑洪郁芬﹑樵客﹑CJ877首。 樵客﹑CJ兩人為343的十字俳句。
創世紀199
2019.06
秀實﹑郭至卿﹑趙紹球﹑林國亮﹑莊源鎮﹑皐月﹑微塵﹑盧佳璟﹑雅詩蘭﹑洪郁芬﹑CJ11113首。 CJ343的十字俳句。
創世紀200
2019.09
洪郁芬﹑郭至卿﹑趙紹球﹑莊源鎮﹑盧佳璟﹑穆仙弦﹑雅詩蘭﹑黃士洲﹑微塵﹑露兒﹑黃淑美等11110首。 /
創世紀201
2019.12
郭至卿﹑趙紹球﹑盧佳璟﹑莊源鎮﹑謝美智﹑穆仙弦﹑黃士洲﹑慢鵝﹑皐月﹑微塵﹑露兒﹑薛心鹿﹑明月﹑雅詩蘭﹑簡淑麗等15150首。 /
創世紀202
2020.03
慢鵝﹑黃士洲﹑莊源鎮﹑謝美智﹑簡玲﹑盧佳璟﹑楊博賢﹑雨靈﹑皐月﹑雅詩蘭﹑簡淑麗﹑薛心鹿﹑俞文羚等13130首。 附:余境熹「華文俳句藝術談」《華文俳句選:吟詠當下的美學》讀後
創世紀203
2020.06
胡同﹑郭至卿﹑莊源鎮﹑黃士洲﹑慢鵝﹑簡玲﹑林國亮﹑雨靈﹑曾美玲﹑皐月﹑薛心鹿﹑俞文羚﹑簡淑麗等13130首。 附:余境熹「華文俳句藝術談」《爐火,搖曳的意指:說二行華俳的多義性》

  台灣詩壇當然也有不同的聲音,堅持575漢俳的大有人在。當中以陳黎為著名。他不但自身創作大量的575俳句,也與其妻子張芬齡共同翻譯了不少日本俳人的作品。並同時在兩岸出版。較為人熟知的是《但願呼我的名為旅人:松尾芭蕉俳句300》與《這世界如露水般短暫:小林一茶俳句300》。我的看法是,兩行華俳的主張與原有的575漢俳並不相互牴牾,所有因為在學理上(一種文類的審美特質)的理想追求都有其存在的價值,兩者並無排它性,只是品味審美的相異,並在時間的沖淡中看誰先黯淡。唐詩中五﹑七言外,原有六言之作,但各不相爭。到清朝仍見六言之篇,如清初三大家的梁佩蘭,便寫下了不少六言佳構。那些拋開學理的意氣相爭,往往反映在胸懷狹隘而學養不佳的人身上。真正的詩人一心於其創作理念的信仰,並竭力寫出佳作,並無其餘。
  「華文俳句社」社長洪郁芬氏,一直竭力於華俳的推廣。並爰及海外華語詩壇。2018.10洪氏在香港《中國流派詩刊》開闢了「吟詠當下——華文俳句專版」。每期均在俳句社內徵集作品,挑選優秀的發表。截至2020.7其發表之情況統計於後。
 
刊物 洪氏短文 作者及俳句數量
流派09
2018.10
俳句切之美學 郭至卿﹑永田滿德﹑趙紹球﹑洪郁芬﹑吳衛峰等560首。
流派10
2019.01
兩百十日之旅:切與兩項對照的俳句美學
流派11
2019.04
一溜煙穿過季節的微光綺景 洪郁芬﹑趙紹球﹑郭至卿﹑林國亮﹑皐月﹑微塵﹑露兒﹑穆仙弦等879首。
流派12
2019.07
整首俳句為一個「切」 盧佳璟﹑慢鵝﹑微塵﹑莊源鎮﹑郭至卿﹑趙紹球﹑黃士洲﹑謝美智﹑皐月﹑露兒﹑穆仙弦﹑洪郁芬等1272首。
流派13
2019.10
魚躍龍門不息 秀實﹑郭至卿﹑莊源鎮﹑皐月﹑盧佳璟﹑微塵﹑黃士洲﹑慢鵝﹑露兒﹑明月﹑雅詩蘭﹑鐵人等1272首。
流派14
2020.01
從無到無的俳句美學 郭至卿﹑趙紹球﹑穆仙弦﹑慢鵝﹑皐月﹑雨靈﹑簡玲﹑簡淑麗﹑吳麗玲﹑謝美智﹑露兒﹑薛心鹿﹑楊博賢等1378首。
流派15
2020.04
編織詩意的俳句「切」 黃士洲﹑Alana-Hana﹑雨靈﹑皐月﹑雅詩蘭﹑簡玲﹑薛心鹿﹑露兒﹑胡同﹑俞文玲﹑慢鵝﹑簡淑麗﹑林百齡等1378首。
流派16
2020.07
國際歲時記之春 胡同﹑Anne-Marie Joubert-Gaillard﹑皐月﹑曾美玲﹑簡玲﹑露兒﹑黃卓黔﹑林國亮﹑慢鵝﹑簡淑麗﹑薛心鹿﹑穆仙弦﹑陳瑩瑩等1378首。

  從上面兩個詩刊發表華俳的統計中,我們可以看出了以下三個現象:一﹑華文俳句的創作出現了理論與創作並重的情況。創作者為理論家提供了實驗文本,評論家又為創作者提供了反思與藝術深化的可能。而兩者均在「獨立」的進行。這是一種文類發展健康的現象。二﹑在不足兩年的時間內,香港《中國流派詩刊》發表了34517首俳句,可見華文俳句的基本創作隊伍已經成形,其創作積極活躍,並且常有新人加入。這是一種文類發展優良的態勢。三﹑主張兩行華文俳句,同時包容原有格式的俳句。如《創世紀詩雜誌》便曾發表了不同形式的俳句。這反映倡導兩行華俳的創作,在作品的合理優化下,不以傾軋異己為目的。這是一種文類發展正確的道路。
  洪郁芬氏與她的好友郭至卿氏2019.10出版了個人的俳句專集。是華文俳句的一次創作成果的展現。兩人的俳句專著歸入台北「釀出版」的「華文俳句叢書」系列。其情況為:第一號洪郁芬著《渺光之律》(2019.10),第二號郭至卿著《凝光初現》(2019.10),第三號洪郁芬﹑郭至卿主編《歲時記》(即將出版),第四號余境熹著《二行天地的神會與言詮:華文俳句論》(即將出版)。至此整個華俳運動的雛型已成。洪氏除了在台港兩地推動華俳外,並積極與日本俳句界往來。2020.8洪郁芬氏主編的《十圍之樹——當代華語詩壇十家詩》封面勒口所刊的生平簡介,可知她的主張為日本俳句界接受與認可,並頒予獎項:

  洪郁芬(略)現為(略)日本俳句協會理事(略)曾獲(略)日本俳人協會第十
  四屆九州俳句大會秀逸獎和第四屆櫔木蓮之俳句大會委員會獎……

  洪氏並把台灣俳人的作品推介到日本去。在日本定期出版的《俳句界》主張「包含俳句的基礎〝一個切〞和〝兩項對照組合〞的二行俳句」每期由日本俳人學者永田徳選評三首台灣俳句,洪氏翻譯。最新一期的月刊誌《俳句界》2020.8「俳句大學」欄目便刊出了台灣郭至卿﹑謝美智﹑簡淑麗三位作者的俳句。永田在簡單的點評中說:「被此吸引」「有深度」「情景真好」。月刊誌《俳句界》2020.7「俳句大學」欄目即有洪郁芬﹑胡同﹑余境熹三人作品。永田的點評是:「嶄新的觀」「描繪得既貼切又生」「清楚地描繪煩躁的心」。這是日本俳人專家對台灣俳句某些抽樣式的印象。俳句界的台日互動,正標示了兩行華俳發展上出現了客觀上有利的因素。
  文體的此起彼落,從來與天時﹑地利與人和息息相關,這是時代與文化發展對文體存在的影響。相對於一篇作品而言,所謂文類則是「作品的群體」。三﹑四十年代出現的「芝加哥批評派」(The Chicago Critics),他們強調「批評的對象應該是整體和典型也即文學作品的總的部類。」(見《當代西方美學新範疇辭典》,司有侖編。北京:人民大學。1996年。頁476。)被稱為「文類批評」。這應該是華俳評論的一個方向。本文旨在探討華俳在台灣的實況。華俳排除了漢俳的十七字形式而強調「物哀」「幽玄」「侘寂」的美學追求與「切」的技法。這是俳句「初心」的回歸。因為兩行華俳的出現,同時激發了575俳句作者的騷動。希望相互影響下讓我們看到優秀的作品。如此「新俳句運動」便顯得別具意義了。我又想起了俞平伯那六個字來,遂口占〈華俳〉一詩,以為本文總結:

  都是一句成詩
  因切分作兩行

2020.8.10 早上11時香港婕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