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马拉(外十三首)

◎芦哲峰




《和兰戈聊诗》

兰戈说他
写过一些诗,但很少
当他看到一些天才之作
他就放弃了

我对他说:
天才写天才的
你写你的
天才也不能取代你

我这么说
是因为
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可是
当我在读何小竹
读杨黎
读于小韦
读吴晨骏时

我也会突然
被兰戈附体
有那么一瞬间
我在想:
他们都写得这么好了
我为什么还要写呢

2020.11.10



《宅男》

已经很久
没有人
来敲门了
上一次是
查水表的
再上一次
是查煤气的
这一次是
人口普查
他接过
对方的表格
在学历栏
填上了
高中
在政治面貌栏
填上了
群众
在工作单位栏
填上了
无业

2020.11.12



《抽雪茄的诗人》

雪茄对我来说
就是日常
对你来说
是个奢侈品

一个自称
11岁就看红楼梦
7、8岁就听莫扎特
和肖邦的诗人
在群里
对另一个诗人说
说完他就退群了

2020.11.20



《七年之痒》

年轻时迷恋海子
就把结婚的日子
选在了海子的忌日
这样每年的结婚纪念日
都可以顺便祭奠下海子

到了婚后第七年
我发现已经不喜欢海子了

2020.11.24



《我们的马拉》

爷爷的马
拉车
爸爸的马
拉多纳
我的马
拉美
人生的马
拉松

2020.11.26



《家暴》

三姐找我
给儿子占星
我看他星盘上
有火冥刑
关联到婚姻宫
就提醒三姐
他在婚姻方面
会有暴力倾向
三姐没听懂
问我啥意思
“就是结婚后
生气的时候
容易动手打老婆”
三姐听我说完
叹了口气
“唉,他们老程家人
都那样”
说着说着
话音里有了哭腔

2020.11.28



《空姐姑娘》

早上6点06分
她发朋友圈说:
入职以来飞过人最少的航班
4位啊哈哈哈
我点开图片看了一眼
是北京大兴飞三亚
过了一会儿
她自己回复
4位变2位了



《机器人姑娘》

在填写
某网站的使用条款时
人机身份验证的提问是:
你是机器人吗?
她说:是的
我是



《把滴耳液当眼药水使的姑娘》

往眼睛里滴了好几滴
她说:嘴里死啦苦
眼睛死啦疼
明天单位看不着
就是结膜炎了



《想结婚的姑娘》

说:
我想谈恋爱结婚
朋友回她:
你好像又喝多了



《买进口卫生巾的姑娘》

她在山姆会员
买了日本原装进口的卫生巾
98元
她说:好JB贵
朋友说:资本主义的卫生巾
资本主义的B
她回:啥资本主义的B
分明是无产阶级的B
是资本主义的卫生巾
在吸我的血



《要睡觉的姑娘》

她对象在她洗漱完
困得不行打算睡觉时
给她带了碗羊肉面回来

2020.11.15



《追星的姑娘》

我想和刘昊然拉屎
这是她发的一条朋友圈
底下是她自己的回复
这该死的输入法



《喜欢张楚的姑娘》

在转发张楚的《爱情》时
说:
这才是现代诗
不是
几个
不明所以的
回车键
狗屁
不通


2020.11.17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