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撒尿使我的快感翻倍

◎烦了





等通知

前天中午11点48分
和叉娃儿约饭
他说刚回家
不想出去
这几天我打算以人民的名义
再约一下这厮
他要是再不出来
就是不给人民这个面子
剩下的
你们看着办
我就不管了

2020.1.6



有生之年

澎湃不
雀跃不
激动不
庆幸不
当你读到一首
贼好的诗

2020.1.7



2020

做了个梦
科技急速发展
可以看到无穷远
可以看到无穷小
最后人类灭绝
无聊死了

2020.1.10




爱过

老沉说你突然
自己买衣服,我就慌了

2020.1.10




阅读理解

eve的微信群里
熊小黑和战战因为惯性制导
会不会被干扰而相互问候了对方的家长
战战退群而告终
在这期间
熊小黑一直企图干扰战战
的惯性制导
战战一直觉得自己的导弹
不会被熊小黑干扰
血洗入东京估计实在看不下去了
喊了一句中国人
不打中国人

2020.1.10





何必去担心
(读寒山石《当下诗歌创作的十大流弊》后感)

过去的何止十年
烂掉的何止诗坛。不必杞人忧天
过去的十年你如果观察过
甚至再向后拉几百年
你会发现诗歌
从未断过
你会发现诗歌
从不是必需品
合格的诗人,永远只能是少数
我希望你是
一个合格的诗人
我不希望人人都是
一个合格的诗人

2020.1.10






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也明白,诗歌不需要理论
包括最基础的,也没法去启迪人民
照着理论写出来的
那是垃圾

2020.1.10






上头看着好

交由出版,印刷
甚至开研讨会,总结,推广
这一定就是好诗
有助于促进社会和谐
民众安泰
怎么能不是好诗呢
它比我写过的一千万首都好呢
为什么这些诗人
会遭受到你们的抨击
会被你们看不起呢
你们做不到
或者不屑于做的事情
总得有人
去干吧

2020.1.10




能骗一个是一个

现在国内手游的广告
越做越细腻了
已有超越3A游戏CG的水准了

2020.1.12





抬杠青年

早上出门
走在我前面那个女人
在楼门口
站住了
我去旁边按了一下电磁锁的开关
站在她旁边
她问我怎么不开门
我说
没长手

2020.1.12





老沉不知道

花一整晚
读诗
接着整晚
整晚地读
读到开心处
拍大腿
就想认识
这个诗者
但一想到
所有认为
这首诗
好的读者
要都有
这个想法
估计作者
能烦死
算逑
我还是
不去烦他
们了
这些事情
老沉不知道
她总觉得
我晚上
不睡觉
不好

2020.1.12




现在

我还是
无法赞同
那些流派
和主义
天下诗人
是一家嘛
你担心吃喝
他担心房贷
我担心天气
额外的
你担心生态
额外的
他担心地球
额外的
我担心宇宙
归根到底
不都是
操人类的心
所以那些
坚持什么流派
什么主义
的诗人
就是想浑水
摸摸鱼
觉得自己
或某个群体
就是某种
表达的代表
是最可怕
也是我
反对的

2020.1.12







他们有心里笃定的东西

诗歌需要圈子吗
诗人需要被圈养吗
牛逼的海子先走了
剩下这些尚未牛逼起来的海子
在断后

2020.1.12




每个

合格的诗人
都是个苦行僧
最不需要读者
的构解
和自以为是的分担
但并不是说
这种构解
与分担
就毫无意义
只是对于
诗者
来说
他只是在
完成自己对于这世间的感恩与怜悯的责任
完成对于生而为诗人的使命的一种延续
所以说,圈子
对于诗人
无用
那种骨子里
带有的孤独感
会让他
对于这人间
存在一种无比亲和
又疏远的警醒
越热闹,越会让眼泪
夺眶而出

2020.1.12







死了一个人

2020年2月7日
经中央批准
国家检查委员会决定
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
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
作全面调查

2020.2.9








牛亮说这是大自然的报复
我说屁
我说离开人类的大自然还是大自然
我说离开大自然的人类那是另一种生物
不要把人类的作
偷换成别的概念

 2020.2.10








庚子年初

一些人死了,剩下的人慌了
一个人死了,那群人又慌又羞

2020.2.12





30万+

每周二至周日
南京市建邺区水西门大街418号
有一只熊本熊小姐姐
跑了过去

2020.3.1




哈哈

一夜间,地上落满叶
风来,叶翻滚,行走其中
好似男主角

2020.3.1



断绝

黑着脸,铁青的脸
黄铜的脸,长满青苔的脸
遍布沟壑的脸,落满尘灰的脸
众生的脸,闭着眼
迅疾而去

2020.3.1







浮生万丈,皆是浪头打过

前半夜床第欢爱
后半夜弹尽粮绝,现在我总是痴迷
彻夜读诗
似乎不易老去

2020.3.7



小小鸟

我饿了 
之后更多的人饿了
这个群体叫我们
后来我们中有人吃饱了
变成了他
更多的人吃饱了
变成了他们
最后,那些他们
成为了你们
而我只能伸出翅膀
落下树梢

2020.3.11



有本事你开门啊

老沉在看电视
我坐在她旁边,突然敲了敲她的额头
问:有人没?
她转过头,敲了敲我的额头
问:有人没?

2020.3.12




我所经历的事

长了嘴巴的人
用它吃饭喝水呼吸,庚子年初
嘴巴被遮盖了
据说是吃了不常吃的东西
具体是谁吃的
在哪里吃的
吃的什么
被遮盖的嘴巴
有各种公论
最先遮盖嘴巴的人
嘴巴常年遮盖着,他们一直谨记
病从口入
他们以为只要自己愿意
还是能说一些事实
他们以为只要把事实说出来
长脑袋的人
会自觉得让大家
把嘴巴遮盖起来
只是后来
官僚的脑袋
选择相信幻觉
幻觉让,越来越多的人的嘴巴
吞下苦果,苦果让越来越多的人的嘴巴
尝出了意料之外的味道
幻觉破灭
群体的嘴巴终于被遮盖住了
被遮盖的事实
赤裸出来
腿就更难过了
那些被困住的腿
窝在局部,还有些腿
从局部走了出来
他们要走向更具体的地方
让那里的嘴巴
不再被遮盖

2020.3.16




含笑半步癫

笑了
有开心的事
也可能是不开心
也笑
不开心的
事情越来越多
笑不笑
都不开心
就笑了
一边笑
一边走
低头笑着
走开

2020.4.24





一个题目十个中心

我觉得吧,这题目一定
豪横的厉害

2020.4.24





人间喜剧

在今日头条
看到一个视频
一头狮子
把头伸进死亡的野牛的屄里
挣扎了好久
都没出来
活活窒息
而亡

2020.4.24





绿肥红瘦

老沉这几天
在减肥
每天只吃
一顿饭
下班
就从单位
走回家
从冰箱里拿个火龙果
一刀两半
用勺子挖着吃完
再洗漱
怒气冲冲的
睡了

2020.4.24




晚风吹来

老沉说
你不要留胡子
一点都不黑
你和鸡鸡周围的毛毛
一样黄

2020.4.24





新闻转述

烦了放了个屁
另外一个烦了闻了闻
告诉额外的烦了
香啊
另外的一个额外的烦了说你鼻子有毛病啊
最后那个烦了给另外的一个额外的烦了鼓掌
剩下的烦了说
烦了放了个屁
后面那些烦了使劲鼓掌
说香啊
真香

2020.4.24





叉娃儿

周内
叉娃儿就把儿子
和老婆都送到东郊
星期二晚上
和叉娃儿打游戏
语音时候听到他老婆
打来电话
问他在哪里
叉娃儿说在家
打游戏呢
5分钟后耳机里
传来他老婆的声音
我说哎,你老婆回来啦?
今晚你这是要为爱
鼓掌了
他没理我
那把游戏输了后
我的电话也响了
工地有点事
就语音和他说先不打了
你俩忙
晚上十点多回家
给他发消息
你结束没
快点来
他回复说睡了
电脑都关了
我说赶紧的,我等你
你也就5分钟
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
他微信我
人呢
我说来了来了
今天早上
他给我打电话
说我手机怎么少了个软件
会不会系统自己删了
我说叫啥名字
他说向日葵视频
我问是不是看小电影的
他说小电影大电影都有
他问我现在怎么办
都下载不到了
我说滚蛋
就挂了电话
心里想这狗日的
身体真好

2020.4.22





何庆

何庆的花店
开门了
我叫上叉娃去他店里
打三代
5毛钱一张牌
为了赢牌
我问何庆
你今天回不回北留的家
他说不回
那你啥时候回去呢
我又问
他想了一下
说不知道
就被叉娃炸了
后来
我接着问
你今天回去不
他说回
我问
那还下来不
他说下来呢
我说既然还要下来
为啥
还要回去
他愣了一下
显然
何老板
被这个
简单的问题
给搞晕了
不出所料
那把牌
他又输了
又玩了一会
我又问
何庆,你今天回去不
他说滚

2020.4.26





大腿

天气快点

起来吧
我要
再去街上
看看去年
夏天
那些姑娘们
的大腿
是不是
还有青春
的感觉
要是没有了
就不要
再露
出来了
这个尺度具体
要姑娘们
自己把握
我们这些臭
男人
只是看看不会
当面说啥

2020.4.26





大吃一惊

刚才
看一个视频
解说声音
如何成为武器
说声音
可以穿透固体
液体
和空气
也包括
我们身体
看到这里我
大吃一惊
这看不见的玩意儿
居然洞穿了我
这么多年
我以为它们都弹
回去了

2020427





看向远方

现在是
凌晨一点多
属于夜深
人静的时辰
这是理想的
状态
实际上
对面小区
一部分人民在
盖楼
混凝土地泵
彻夜嘶吼
还有一部分人民
在街道上开车
他们呼啸着从远处
开过来
再呼啸着
扬长而去
我站在窗口
抽烟
弄不清是该沉思
还是继续发呆

2020.4.27





去年

老沉下班
没事
还会看看
新闻
这时候
她会问我
你们男的
都喜欢看新闻
你为啥
不看
我说我不爱看热闹
但这并不影响我
作为一个男人的自信
你要是不信
我们马上
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
老沉一向喜欢冒险

2020.4.27





民以食为天

中午干完活
给老沉拍了一张
沾满油垢的手掌
照片
后来
老沉问我
晚上吃啥
我说随便
老沉说天这么热
吃凉面吧
好我说
等到下班回家
洗了个澡
叉娃给我打电话
问吃不吃
他小区门口的
炒米饭
我说不去
太远
我骑共享单车
过来过去
等于没吃
实际上我还惦记着老沉
的凉面
等到8点多
给老沉打电话
在哪呢
她说快回来了
我又问你晚上还做不做饭
老沉说不知道
说要不
我给你在外面
随便带一份吃的吧
好我说
后来回家
她带的米线和包子
我问今天又去锻炼了
没有
给同事
孩子
过生日
然后她一个劲儿地问我
米线香不香米线
香不香
唉,我心想这米线再香
能有凉面香吗
但我还是说了一句
香啊
香死啦

2020.4.27





歧途

现在
写现代诗
理论
的人
那么多
我不见他们
写出来
多好的
现代诗
就好比
写菜谱的人
一大把
但是做出来的菜
唉唉
你做不出
能吃的菜
你的
菜谱
就是耻辱簿
它啪啪啪地扇着
你的脸

2020.4.28





魔鬼

写完一首
现代诗
贴出去
之后回帖
我要如何
如何
我要怎么怎么
当时写这首诗的时候
是魔鬼不让你如何
如何
怎么怎么了


2020.4.28





天下第一

今天
写一首诗
发出来
明天
再统一诗歌界
的理论家
和批评家的意见
做一下
修改
是不是
就是天下第一
的诗歌
如果不是
你还改个屁
如果是
我也不改
我敢发出来
它就是
天下第一

2020.4.28





比喻

诗歌是个屁
没有放出来之前
可以随意修改味道
与声响

2020.4.28





实践

那些写诗牛逼的人
只是明白了人前荣光
背后挨打的道理


实践了

2020.4.28





要素

写完之后
你再多读几遍
改一改
它就可能更好一点
这是对诗
最大的尊重
也是最基本的
要素之一

2020.4.28





论坛

写诗的精英们
已经不混论坛了
这个消息
让江湖儿女遗憾一些
激动一些

2020.4.28





感谢信

感谢
在我之前
写诗
的人们
感谢在我之前
写出牛逼诗歌
的人们
我时常彻夜来读你们
写的诗
并拙劣模仿
感谢你们的可靠
肩膀
让我安心踩着
不必担心
随时崩塌
让我偶尔可以看见
我的星辰

2020.4.28





修电梯

在蓝山公馆
修电梯
物业电梯管理员姓秦
他跟着我
一会问问这个
一会问问
那个
最后
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说你别问了
你让我下意识的行为
都有了
疑问
而我为了
消除这种疑问
已经花了
很多年

2020.4.28





想你了

在蓝山公馆
修完电梯
坐162到西部大道与
广场北路十字
下车
换乘126回家
在车来了app
看到126还未发车
就打算
骑共享单车
回家
我打开微信
给老沉发了个消息
是她的名字
之后一路骑行
到文苑北路
手机响了
老沉打电话问我
你有啥事
怎么发了个我的名字
我说我想你了
老沉说哦
收到

2020.4.28





炒米饭

今天骑车下班
走到叉娃小区西门
想着他咋还不给我打
电话呢
炒米饭的小摊
都摆出来了

2020.4.28





孙权是紫胡子

在蓝山公馆
电梯机房
秦工说哎呀,你
居然是个黄胡子
孙权啊
我说为啥我是孙权嘛
他说黄髯孙权
刚才
我查了一下
孙权是紫胡子
曹彰的胡子
才是黄色

2020.4.28





规划师

上个月开始
子午大道施工
樱花一路和子午大道的十字
经常被封
让我想起去年
3月底
西安全市
集中开展为期3天
专项检查整治
占道施工围挡
的活动
重点检查超面积围挡
围而不建
擅自围挡
围而慢建
等问题
其实吧
人民心里
都明白
这座古老的
城市只是需要
一个合格的
规划师
让那些连夜被修
好的路
不再留给官僚与金钱
挖开的理由

2020.4.28





忍不住

写诗
在中间转折处
卡住了
拿起水杯
水杯空了
去倒水
烧开的水
喝上几口
趁着烫嘴
再读几遍
不通也不顺
推倒推倒
重写
一杯水
下肚
终于顺畅地
写出来
点根烟
现在
我要去撒尿
撒尿使我的快感
翻倍

2020.4.28





自行车

骑车回家
樱花二路
悦美国际门口
的辅道
那一片树荫
是真漂亮
一个姑娘在我前面
十几米处
骑车
她的后座上
捆着一袋五公斤的面
我小时候
母亲在医学院
的地下室
开了个小食堂
每次独自去朱雀菜市场
都带回来几十斤(可能是上百斤)
的蔬菜
也像她一样年轻
骑个
自行车

2020.4.28





料酒

上个月
下班回家
看见茶几上
放着一瓶未拆封的洋酒
老沉正在厨房
大炒大办
好菜配好酒嘛
为此
我洗了个澡
想着一会儿睡觉我
怎么也得表示
表示
又看了一会电视
发现那瓶酒
还在茶几上
伸手拿过来一看
卧槽
现在料酒的瓶子
都这么高级了

转念又一想料酒也是酒
好酒配好菜
没毛病

2020.4.28





疫情

叉娃说
他现在都不敢
开他的车去外省了
自从去年
他开车去青海
半路车坏了
之后
闹心的是启程之前
还跑去维修点
换了四条胎
换了变速箱
机油
做了个全车保养
还没到天水
就坏在高速路上
一脚地板油
踩不出
一点动力
后来自天水下高速
直奔修理厂
维修鉴定为
变速箱损坏
之前保养的人把变速箱
机油
加多了
变速箱的一个部件
憋坏了
他说今年出去
先坐高铁到地方再租车
来回都不累
还省钱
他又说去个锤子
这疫情
还是安心待在家里
哪里都不
安全

2020.4.29





还好

还好
我不必
为我写的诗
没人看
而烦恼
还好
我不必为我的诗
有人看
却不回应我
而烦恼
还有那些批评
和赞美
对我来说
都毫无卵用
我如果这么轻易的
被你们影响
那我的诗
就是
垃圾
不可回收
的那些

2020.4.29





膨胀

有没有人看
我写的诗
目前来说
对我没啥影响
假如
有一天
有人看了
有好多人看了
有好多好多的人
愿意看了
还看懂了
觉得烦了
牛逼死了
但愿那时候我是真的死了
要不真怕会
膨胀啊

2020.4.29





铲屎的

老沉说
她迟早看铁环
的碗
都是空的
我说我知道啊
我故意的
它饿着
我说话
它还能听见
它吃饱了
我就是个
铲屎的

2020.4.29





吃饭

3月上旬
老沉给我微信
发消息
说巩强燕邀请我们
去她家里吃饭
问我去不去
我说不去
我说我建议你
也不要去
你在医院上班
自己心里
没点数吗
后来我回家没一会
老沉也回来了
我说我以为你去巩强燕家里了
老沉说你不是说不让
去吗
我就没去
现在4月底了
陕西只剩下境外输入的几例
巩强燕你可以
再邀请
邀请

2020.4.29





生日

4月10日
是老沉生日
在这之前
老沉说我摊牌了
我要
礼物
我问你要啥
你说
老沉说我不能说
你看着办
4月9日
我问赵妍
明天老沉生日
我送个啥好
赵妍说
买点气球
营造一点气氛
再做一顿饭
你要是不会布置
我去帮你
我说不可能这不符合
我的气质
赵妍又给我发了几个淘宝链接
说这是化妆品
你看着送
说老沉前几天还给她说
没有水乳了
我就在疑问这水乳
是个啥
我都不懂
买个屁
当天晚上
我又问老沉
你到底
想要个啥
老沉又说
你看着办
办个屁
睡觉
第二天
我打电话给何庆
让他包个花送到老沉
单位
要玫瑰
鲜红色那种
要大气
看着有面子那种
何庆说
不行啊
要是别人
这生意也就做了
对你不行啊
因为疫情
最近没有进新货
店里的玫瑰
时间长了
花倒是可以包起来
就是摇一摇
花瓣就掉光啦
我说那咋办
何庆说买化妆品啊

你们这些俗人
挂了电话
我思量了一下
给老沉发了个520的红包
就算把这事
了了

2020.4.29





铁环

现在是
凌晨3点多
铁环在我旁边
又开始表演
一会抓一下椅子
扶手
一会蹦到键盘上
躺在那
我说行了行了
我知道你
啥意思
但我们先要把话
讲明白
我给你拿猫粮
可以没问题
前提是我以后叫你
你就要马上
雀跃地跑过来
不能
不理我
不能
不给我
这个面子
虽然我
给你铲屎
但我们只有
相互尊重
你才能
混到一口饱饭
毕竟家里也没有杰瑞
给你撒气
更何况你还挑食
一看就是
没有经历过斯派克的
毒打

2020.4.29





狗屎

刚才
取快递
小区花园
一个女人
牵着狗
走在我前面
狗要拉屎
女人在等狗拉屎
拉完屎的狗
被女人拉着就要走
我掏出
手机
拍了女人
2张照片
女人说你
为啥要拍我
我说你
把狗屎处理掉
我就把照片删了
女人找另外的女人
借了纸
把狗屎擦干净
我当着她面
删了照片
之后
女人开始怼我
你凭什么拍我照片
你信不信
我把狗牵到你家门口
去拉屎
我看着她
一直没说话
没一会
女人
着急了
贴上来
喊着你打我
你打我啊
她的乳房顶着我
的身体
蹭得我
直翻白眼
现在想起来
我真不应该
转身就走
应该多蹭一会儿
毕竟旁边那么多人
看着呢

2020.5.7



答案

徐沛问我
在我少年时候
为什么
会被你
吸引
我说可能
你觉得
其他人
都是傻逼吧

2020.5.9




钥匙

前两天
中午
在母亲那里
吃了饭
第二天
又去她那
换了门锁
她每次开门
都会卡住
要不是钥匙下不进去
要不是钥匙退不出来
今天中午
母亲给我打电话
说今天早上
本要去
你那里
可一想到
我把钥匙弄丢了
就没去
你啥时候
看你杜曲的妈
要暂时不下来住
就把钥匙
借过来
说着
她竟哭了
起来

2020.5.14




回家

打开门
走进去
关上门
再反锁

2020.5.24



散步

每天出门
都要有这个念头
总有一个秋香
会不远万里来找你
来试一试你的活
怎么样
所以保持健康
很重要

2020.6.12



人渣

月影说今儿个
跟人摇红酒,妈的我快要疯了
还好终于结束了
我问摇红酒是什么游戏?
月影说想干坏事
又心照不宣的游戏
我@月影
发了一张表情
一个中年妇女在跳着脚
指着镜头外的人
下面配有人渣俩字
月影@我
放生了牛排馆女老板的我
浏览一下群信息也算不虚此行
蓝蜗牛@月影
放生过程
月影说没有过程
喝不惯红酒
月影@蓝蜗牛
出门两串大腰子
我和哥们儿相视一笑
我@月影是不是喝酒时候
一直硬邦邦
蓝蜗牛说对面也硬邦邦
卧槽,优秀
我说
月影说干
第一次和哥们同时清醒
感觉有点怪怪的
蓝蜗牛说妈的这画面感觉想吐
熊小黑@月影
你跟你同事相互干清醒了
月影说吃完大腰子
趁清醒我俩赶紧各走各路
一分钟都不能多待
月影说为啥能吐到一起的哥们儿
就不能一起回家呢
熊小黑@月影
因为下面也吐到一块
就不太好了
我说老子要写一首诗
太精彩了
月影说这个问句我要发给他,马上!!!
我说发
必须发
现在就发
发这个词不够用力
熊小黑说你跟他说
下面也想跟他吐到一起
我说要用射
熊小黑说要用射
我说射给他
月影@我说
人渣
我说人渣也好听
人渣好
以后我的人设就是人渣
不能再高了

2020.6.14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目标说同志们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小唐说你知道就行了
让他们看贴吧就完事
目标说不是
你们准备随份子钱
小唐说份子钱
你生了
目标说结婚啊
小唐说你结婚,二婚啊
目标说那可不
小唐说傻逼
目标说去你大爷,我都离婚一年多了
只是没说而已
到时候发船庆祝
龙说一人一个超旗
LS说不要超旗,开不了
给个变色龙吧
暴爷说我还以为你要说
结个婚庆祝一下
大家随个份子钱
狗蛋来啦说目标发条TT
来让我体验一下飙车吧
小唐说啊
你离婚了?
目标说随个1000万也行
小唐说我真不知道,卧槽,又一个离婚的
龙说1000万isk没问题
目标说离了一年多了
小唐说炮筒,主宰,叶子,目标,尖刀,我
目前前四个全离婚
目标说肯定ISK啊
小唐说龙炎要完
目标说是你药丸
目标小唐说你说错了
貌似已经前五了
你是独苗
目标说我欠人钱,还不起
准备拿人抵账
小唐说啊,尖刀也沦落了
我@目标说你这样骗钱不好
我去年还和嫂子吃过饭
目标说那时候已经离了
只是还没分开
然后我接手厂子的时候
找那个给你看过照片的那女的借了几十万
还不上了
我说我咋没印象
目标说现在的这个从读书到后来
有五六年
只是偶尔有联系
几个月吃个饭什么的
目标@我说我手机里给你看过啊
那是你喝傻逼了吧
我说好像有这回事
跃星之盾说要钱没有
要人跟你走
目标说等我确定
啥时候办的时候我们来个成都聚会
不带分子
吃我两顿
其他AA
我说必须吃
跃星之盾说还有其他的啊
好期待
小唐说这个可以有
熊小黑小唐我都三婚了
离婚算什么
小唐说你们离我远一点
熊小黑@目标说伴娘留给我
小唐@目标说你啥时候结婚
熊小黑@目标说记得提前把伴娘照片发给我
我@熊小黑说以我的经验
相片都不准
我被坑过好几次
目标说早呢
只是有打算
办不办还一说
只是在说我的想法
跃星之盾说办不办不也得庆祝下
矿业专家说喜事
我是男方亲戚
目标说是
不办的意思是不请亲戚
跃星之盾说我还是喜欢当娘家人
我跃星之盾说你cosplay
跃星之盾说我怕你冲动要睡我
我说诱惑一下熊小黑
牵猪说壮汉伴娘队
跃星之盾说3月前,我当伴郎
客串的算命的
那一身褂子
配上圆镜,好像瞎子阿炳
我@跃星之盾说
一样的经历
不过我这是4个瞎子
跃星之盾说我们那天三个
我说然后其中一个瞎子前一天晚上喝傻逼了
第二天直接罢工
熊小黑@目标,我给你当伴郎
我@熊小黑说你这形象不好
熊小黑说形象不好才能衬托出新郎的帅气
我说照你这样说我也可以参与
组个伴郎团吧
熊小黑说你也想牵手伴娘
我说牵一牵手还是可以的
又说不行
伴郎我不当
我要吃大餐
当过3次伴郎
都特么看着别人吃
熊小黑说傻
伴郎没饭吃,伴娘也没饭吃
正好完了请伴娘
单独吃饭

2020.6.14







北斗

2020年6月23日
北斗最后一颗卫星
成功发射
金萧说以前发卫星
还有个直播
还有个新闻什么的
现在发卫星不知不觉
就发走了
和发快递
一样随便

2020623






抄近路

庚子年
壬午月
乙未日
花郎陪妈妈
去道观上香
恐惧古斯塔斯绯皇说
道观少
寺庙现在多
生意火爆
花郎说都差不多
图个心安
因为疫情过年没上香
今天想起来了
就补上
社会主义万万岁说
道士不好修啊
立地成佛
修道成仙
成佛
来得更快一些
所以都去
抄近路了

2020.6.23



幻觉

写诗的人
总有一种自己很牛逼
的幻觉
总有一种
自己很牛逼
别人是傻逼
的幻觉
事实上
他们很可能
没我粗
没我长
没我硬
还没我
持久

2020.12.2





西安好地方

布鞭说
西安好地方
我去年过去出差
微信和QQ上有个叫蓝翔娱乐的
可以帮你搜索附近
最近的场子
T台选秀
500块70分钟不限
次数
还带服务
实惠的一笔

2020.12.7




实际时间

半夜说
28进来48就射了
总计20分钟
进来打招呼自我介绍摆工具
算5分钟
中间洗澡少算点
5分钟
前戏啥的
9分钟
带个套子
半分钟
剩余的时间
就是你
实际时间

2020.12.7




给我留条鸡巴

我说
你们只管得瑟
我来记录
蓝蜗牛说你还不够格
你要作史记得先上腐刑
哥特骑士说死刑
砍头
脑袋叉矛上
立城头
龙我雷@我说宫刑知道不
一个样
我说给我留条鸡巴
其他都砍了
其他都没用
有些人
长着鸡巴
还不如太监

人渣

2020.12.7



共同理想

炊帚在群里转发了条北京新闻
2035年北京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市委召开新闻发布会
喜大普奔炊帚说
目标说好久没看到你发这些了
炊帚说别忘了
我们的共同理想

2020.12.7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