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来点生活(12首)

◎非亚





《他被一座旅馆拒绝》



他被一座旅馆拒绝
被两座旅馆拒绝
走过很多条街区之后
他被八座旅馆
拒绝

一个路边的低级旅店
接纳了他
短暂的休息之后
他想洗一个澡
他太累了
但那个旅店后来让他离开
对他的身份证
砰地关上了


他拉着拉杆箱
来到街上
他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想痛哭
因为一场疫病
因为来自于中部那个省份
他被看作是一个
潜在的病人
和极其危险的分子

他感到大街上所有的眼睛
似乎都注视着他
树木,房屋,电线杆也冰冷地敌视
他隐藏着自己的身份
他把车停在很远的一个角落
然后在肯德基
吃一份新年晚餐
他感到自己
就像一只被暴风雨淋湿的鸟儿

孤零零的
找不到一块栖息的陆地

202021


 

《那些被病毒吞没的死者》


有一个死者从医院抬出
运尸车关闭的瞬间
一个女人
在启动的车辆后面
痛哭着喊妈妈

夜色像一头巨大而丑陋的蝙蝠
吞没了周围的一切
病房大楼的灯光,照射着女人
慌乱无比的脚步

死亡有时,就像一块
岩石一样沉重
又像突然到来的暴雪
几乎压垮了
简易的铁皮屋顶

在一阵狂风的吹拂下
树木不停摇摆
残缺的月亮,照射着几乎
空无一人的街道
白色的运尸车离去之后,那个女人痛哭着
站在医院门口
花园里的树木摇了摇,又慢慢回复到
之前巨大的沉默

202022


 

《记录》


我们谈论冠状病毒
谈论得有些累了

我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门和墙壁几乎
融为一体

我们各自独立于
各自的世界
以家庭为单位
反复数数
摆桌子上的棋子

我们通过社交媒体
去了解每天疫情的变化
一只狗的乱叫
一只猫犹豫地盯着一座花园

我们讨论铁路,高速公路的关闭
医疗人员和物质,源源不断
运到中部那座城市

我们彼此寻找安慰
在各自分割的日子,我们把太阳,月亮
星光,雨水和乌云
作为装饰
轮流地镶在窗口

狂风今晚吹落了一颗星
死去的人不断运去郊区的火葬场

呱呱落地的婴儿
不知道大地正弥漫一层浓雾
老年人戴着眼镜
在饭厅吃一份忧愁的晚餐

我在南方一座城市
读书,喝茶,与外界隔绝
而河边的蚂蚁
依然过着一种火热的集体生活

掉光叶子的树木嘲笑我们的愚蠢
天空静静地注视着我们
在令人不安的至暗时刻,我和所有被分割的心灵
等待地平线传来春天返回的消息

202012829


 

《致剪刀。或删帖者》

 
他们有一个神秘的职业
我很想知道他们在哪里上班
上班穿什么衣服
去哪里领工资
受谁的指挥
上司是谁
平时一般出现在哪里
他们的比例是多少
他们隐藏在我们中间,是不是
带着微笑
还是带着统一的面具
他们是全天24小时三班倒
还是分白天夜晚两班
他们是不是有着蝙蝠一样
四处飞行的本领
他们是不是一直带着一把巨大的
咔嚓咔嚓修剪灌木和思想的
剪刀
潜伏在楼房背后
和街口的转角
 
2020281217修改


 

《我成为国王的一天》


在院子里喝茶
不让任何人打扰,签署一份大赦所有政治犯的文件
从今日起,允许新闻自由
司法独立
让大街上的每个百姓,敢于对一棵树说出真话
敢于在电视上,指着鼻子
骂我
我当4年或8年就下课,我将去乡下看我叔叔的菜地
我满意于街上,广场上
艳丽开放的鲜花
满意于喝着啤酒,哈哈大笑
创意层出不穷的人们
阳光照耀着最臭的一个粪坑
风让鸟儿扇动翅膀
在黄昏的暮色中纷纷飞起来
群星落在每一扇窗口
我的任务结束了,在站起来回到房间之前
我在纸上写下这首诗
等待日历在午夜
翻到第二天

202052


 

《葡萄》


葡萄是团结工会
但手
是刽子手
嘴,牙齿,和咀嚼
是带暴力的一部搅碎机
每一颗果实,可以被摘除
送进口腔
在牙齿之间压榨出汁液,然后
吞掉
密集的一群葡萄,在碟子里
慢慢减少
无法愤怒,仿佛命运生来就是如此

刽子手上瘾了
它不断地摘除,张大嘴
将贪婪送进口腔
郊区的果园,沉默的支架结满新鲜的葡萄
水果店灯光明亮
店员忙于收银
榨汁机在厨房等待歌唱。胃准备
吸取
吞咽不可避免
一次又
一次
掠夺的甜蜜充斥舌头
但葡萄是团结工会
葡萄用沉默和一个集体,对抗上瘾的
刽子手

2020711


 

《今日世界》


北美洲为土地上泛滥的疫情头痛
亚马逊河一带,感染病毒的人群数量激增
欧洲,英国宣布解禁,街头和酒吧
人满为患
澳洲,和某个大陆国家关系迅速冷淡
印欧板块的高地
大象与龙在边境角力
香港,东方之珠,街头抗议与一部《国家安全法》
在头版头条对峙

我在上海,南宁
度过了异常艰难的上半年
我的孩子一个学期都在家里上网课
我的妻子出门戴着口罩,去菜市场买菜
而某个日子
燃烧的太阳和冷却的月亮,在天空
有了一次交锋

错乱的时刻
危机重重的时刻
黑与白颠倒的时刻
疯子。常人。上帝。医生。

2020712


 

《树枝》


世界动荡
如不平衡的一只球体
躲避瘟疫的人戴着口罩,街头抗议的树木
迎着催泪瓦斯,辣椒水
和高压龙头
聚集在一起,“黑人命贵”
在美国蔓延成一场街头打砸
断航和经济停摆,将世界
分割成岛屿
电视评论员为每日的事件
开足马力点评
政客们自说自话,上帝需要在争论中
分辨谎言和魔鬼躲在哪
乌云在天空铸造了一种错误
将雨水汇聚成洪水
我们脆弱的生命,在这一年需要抵抗多少风暴
才能安定地居住于自己的寓所
每一个日子
随着太阳的移动
犹如冰山,撞向下一个目标
有时我
愤怒于独裁者的自大
愤怒于没有思想的人们的愚蠢
被云雾遮挡的明月
如此朦胧
这个世界,暂时还找不到未来的答案
一张自由存在与慢慢晃动的
树叶,其意义胜过
几根固执的树枝

202075


 

《书页里的真理》


书柜里有死去的人在书页留下的真理
只有在阅读时,它们才会像萤火虫
让尾部发出光亮
我死去的父亲的命运
我不会重复
但某种意义上,我们不过是
一个不同半径的圆盘
在开始新一次轮回
特色国家。社会主义。新时期。
资本。贸易。一带一路。
一艘巨大的钢铁运输船,划破人类命运共同体构成的河面
缓缓滑行
我的儿子,去年考上大学
降临于城市的疫情让他
一整个学期待在家里。网课。口罩。视频。
人与人之间尽可能的隔离
让拥抱成为奢侈
心脏在肋骨之间被插入一块冰冷的钢板
阻挡了手对心跳的感受
我怎么敢去预言每一个人的命运
一只高飞的鸟
无法辨认地平线以外一颗星流星飞行的方向
乌云有时会发出声音
那是沉闷的雷
在天空怒号
哦,我的父亲已死去多年
而我活着,我的衣柜和抽屉里
还延续着他自由飞翔的
一个梦

202075


 

《桃江路》


桃江路的尽头是美国领事馆
某一个晚上我穿过宝庆路
转折
进入一条铺满石头的街道
没有一个人
一家商铺
一扇落地玻璃门贴出了一张转让的告示
汽车有时
在石头路面驶过
车头上的灯光,以及车轮碾压石块时
发出的声音
像某种记忆的一种提醒
我横过街道
路转角的街心花园,几对舞伴在黑暗中跳舞
舞曲的音符,嵌入戒备森严的路口
几辆警车停在路的周围
一辆中巴突然停在我的一侧
跳下几个年轻的士兵
又从街头的岗亭,鱼贯而出一列士兵
我扭头看向对面
领事馆的大门紧闭
两个军绿色的士兵分列于岗亭两侧
路灯冷漠地
照耀又一个夜晚
灰暗的天空没有任何未来的答案
我在黑暗的街头
站立片刻
在国与国关系极速冷却的时期
转身走入另一条
街道

2020729


 

《绳》


房子越来越大,但梦里的脖子
套了一条窒息的
绳子

猫本应去抓老鼠。但现在
作为宠物圈养

院子里扑腾的另一只猫,玩弄着一只
死去的蜥蜴,它把它翻过来
翻过去,跳跃
拍打

早晨的地铁,几乎全是赶去上班的青年
本该怒放的花朵,此刻枯萎在客厅的
玻璃瓶里

一个陈旧的职工住宅区,三楼的一位老先生
在洗菜池,低头刷洗晚餐的
几只盘子

年轻时的理想,早已不见踪影
局促的阳台,挂满了衣服,毛巾,与袜子

不远处的卢浦大桥,河流日复一日
流动,机帆船在夜晚的河面
突突地航行

晚上七点的新闻,又一次准时出现在屏幕
丑陋大地上升起的月亮,从窗口
扭过自己清晰的脸

江边锻炼回来的一个中年男人
在汽车的呼啸中,沉默地穿过一座
立交桥

一株又一株夏日的银杏树
直立在局门路,在快速的移动中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夜晚
在这个时代

是和蛇。老虎。狮子。蟑螂。小丑。混蛋。以及撒谎者
生活在一起

202081112


 

《来点生活》


魔鬼总是会控制我们的生活
谎言。训诫。与狡辩
是他对付我们的
三把锁链

大洋彼岸一个俊美的。写短句的诗人。
沉迷于词语
给他带来的幻觉。

冰山上的火。裂缝里的大象。
宴席上的美人。

对于想在密室里
探求真相的当下与历史,这些几乎都
于事无补。

大地上升起的烟柱。马路上忙碌的汽车。
海洋上演习的一支航母。与内陆深处
向天空发射的一枚
导弹。

在疫情肆虐的各个角落。诗人。艺术家。哲学研究者
都在思考——
是什么构成了我们生活的秩序

疯子癫狂于自己的嘴,以及手与脚
白俄罗斯的统治者
在直升飞机,拎着一把自动步枪

在街头抗议的人群上方,太阳无声地燃烧
月亮则在夜晚,愤怒于不平静的酒桌
与海洋

我是个光着膀子,在局门路写诗的家伙
我需要在台风登陆沿海之时
再来一阵闪电,暴雨
与杯盘狼藉的
一盘生活

20208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