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小乌的诗(四)

◎一地雪



小乌的诗(四)

1.
糊涂的五月潜入鱼腹产下短命的卵
入驻民房。回忆的灯盏,
慢慢熄灭唯有一副愁肠千回百转。
金色的果实酸甜
枇杷丰收在唇间,黑精灵掌中
硕大的种子被风种下
在来年。但没有谁能种下你的希望。

河道在波浪中修改了河床。
妩媚的霞光跳跃之上
牵动了无数寂寥的眼眸。
小乌坐在岸边,睡眼朦胧。
天空,几只大鸟振翅盘旋
装点着瓦灰瓦灰的空寂。
那是神的国度,来去自由驰骋。
有鱼儿游出水面
划过一道道银光。五月
清凉的河水不大不小无声地流淌。

高楼簇拥着蓝天白云。
婴儿睡在童车里好奇地仰望着你。
从电梯到区间小路
他看见了花样的人儿,听林间的鸟语
它们深深刻进婴儿的记忆。
他多么可爱。
生命多么可爱。
孕妇挺着大肚像骄傲的将军。
她要统帅人类?当然
母亲缔造了人间。上帝
创造了母亲,而谁又创造了上帝?

2.
“廿年异地重逢
两命之间
一场樱花人生”。
让热烈的短暂见鬼去吧!你说
“一瞬即永恒”。
可生命是漫无边际的一瞬;
永恒就是最后的毁灭。
暮色。酒觞。滴血的十指
找不到出口。
潘多拉魔盒反复开合。
我们的罪在一点一点消融——

3.
操场是为人类虚设的猪圈。
寒冬为一群群的铁
整齐划一的铁助力。他们跑步
喊口号,做操。猪圈里
起伏着刺鼻的铁锈。捶打吧,
愿早日被迷幻的明天锻造成钢。
静静的贾河
朔风吹起层层青春的涟漪。
来用信念凿开冰——
一双双稚嫩的小手
捧起彻骨的河水抹掉面颊的抵制。
这是一群听话的铁
毫不迟疑——我听信尊者的教诲。

他们朝他们淬火。用口水或盐,
用弓或锤,用孔子,用巴金、鲁迅。
跳出农门就是鲤鱼跳龙门
是元素周期表中的最后一个美元素。
课间休息了
教室里掉根针都能听见——
哐啷一声,谁的文具盒不小心逃跑。
无人不为这叛逃颤抖。惊悸后
教室再次深陷卡夫卡的甲壳虫。
翻书如翻动一张张玻璃,
生怕打碎即将端起的铁饭碗。
课间剩下的五分钟,小乌和同桌
跑步去厕所。假若人类不
需要排泄,省下的时间是否长出黄金?

小乌从食堂窗口接过午餐
挤出来。一个大白馍,
一碗玉米糁,半碗水煮白菜。
霎时,一群沉默的铁骤然
变成无数只饥饿的狼。绿眼珠
齐刷刷地盯着大白馍。
羞愧万分啊,为什么
只有我吃白馍!小乌低着头匆匆逃离
像登上一座鳄鱼的孤岛。

“妈妈,我害怕寝室里的老鼠
它们半夜窜出来咬我耳朵”。
一群铁挤在一起紧紧的
一个地铺挨着一个地铺
呼吸连着呼吸。梦连着梦。她们梦见
自己的骨头被置砧板敲成了钢锥,刺破猪圈飞。
当小乌的梦被老鼠咬醒,摸黑儿
说给同桌。她苍白的脸
比铁还冰冷百倍。乌黑的夜流淌着
洁白的沉默。慢慢的
她真的变成了一块僵硬的铁
带着缺口的耳垂。

4.
世间有两座大山
一南一北,它们像两只秤砣
每天度量人世的悲欢。

小乌在南山种花,
在北山铸日月。
南山的花拼命长了二十年
唯有蓓蕾。她就在南山
画花。画啊,画……塑料花。
北山的土地板结而
苦涩。小乌的锄头从早到晚
掘。十指割断野风
狼嚎,寻短见的藤蔓。
四季剥开她的肢体
卑微的心看不见那看见的日常微曦,
但见血淋淋的魔岩矗立白夜。

一万亩的雷电在南山嚎叫。
一万亩的风暴在北山筑巢。
千万朵破碎的云将小乌紧裹。
她说梦。梦的蒺藜紧紧将她缠绕。

南山与北山博弈。
虚幻与真实轮回。
希望与绝望争吵。
小乌与小乌厮杀。
未来在未来后头。

乌鸦黑色的大氅划过
菖蒲的枝尖。长冰万丈
横空刺穿小乌的梦境。

她的躯体终归乌有。
她的执念蜕变成蝶。
她看见汹涌的大海背负着
无际的苍天,一峰高过一峰。
这是一个神秘飘渺的四维空间
魔鬼的故事叠加着魔鬼,
千影嘘嘘摇晃在日月的枝头。
血泪相亲。朴素得
千百年来从未改变。

5.
淫乱是时光的罪人,
而时光不允它伏法认罪。
多少被囚的罪恶挣脱了律法
而多少罪恶重复着西西弗的故事。
大地皴裂。以裂痕容忍万恶。

先知躲在远方无动于衷。
观音的素手也无法将罪恶拂去。
地球以其虔诚的倾斜自顾旋转
光啊,为什么日月更替永远不灭?
黑暗披着月的光洁外衣。

在日与月的交媾中,
爱情填充了二者的战壕。
当世间的情爱死去,
光明与黑暗却从不缺席
在日夜庸常的更替中。
没有谁能抵达可靠的今天。

用漂亮的道德惩治吧
小乌祈祷那纸做的玫瑰被觉醒
燃烧成船,渡那迟疑的人
抵达彼岸永生。

6.
但我来自一场甜蜜的错误。
我父亲是好人。
我母亲更是一个好人。
但你们也来自一场错误——
你们的父母未知。
因为上帝不会告诉你们这些。

2020/7/132020/12/16修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