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9:前生等16首》

◎郑文斌



《红尘自诫书916首》

《逍遥书》

这是何等逍遥自在
幸福美满的人生——
在凡显凡,
在圣显圣。
入雅同雅,
入俗同俗。一切时处
不离慈悲喜舍,
清净平等,
寂照虚空。

《圆月书》

圆月消落了。弯刀
生锈了。杀人无数的
第一刀客弃刀
耕地了。尾随盯梢的仇家
也剃除须发
做沙和尚去了。
腥风血雨的山河世界
终于太平了!

《怎么书》

怎么办。当痛苦
难忍,极难忍,最极难忍
且不能避开的巨大痛苦
连绵不绝
猛烈无情地袭击我们。
朋友啊,这苦谛
如实现前难得的机会
不容错过,正好玉成对
诸行无常
诸行是苦
诸法非我
的正观体悟。

《钢书》

唉,但愿我的心
不要总是这样钢钢的
(极其自私自利
极端自我中心)
不要总是几乎次次
都把诸佛慈悲柔韧的
智慧斧刃
劈弯。

《辩解书》

唉!愿一切众生
停止对欲望的辩解,
不再强词夺理,
不再自我中心,也不再
肆无忌惮造作恶业
时时自伤。

《肤浅书》

一切感官快乐的
欲贪幻惑经验,本质上
都是肤浅的浅薄的,
犹如五色令人目盲。
亦只如生命深海表面
滚滑闪动的油光。

《肉身书》

啊!这老病死的温床,
这一切身心大苦
不断聚集又再重复
聚集的深渊!
这需要不停造作
以惊险维持基本运作的肉身,
和这颗无知无畏
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比老虎野马还难控制的心一样
时时造罪闯祸,
是何等令人累赘
痛苦辛酸!

《钱书》

但愿我
临终不要这样:
即使确知自己立即
就会断气身亡
而仍然
抓住一把
崭新闪亮的钞票
对亲人
儿女不施
不放……

《意识书》

那个被执着为自我的东西
只是觉知力及基于觉知材料
改编的认知与想象。
而如果没有觉知的器官
与觉知材料的对象,
一切只是空虚干净如未被
做成黑板的松柏冷杉。觉知
不会生起,无物可供
支持想象。这台一时空前
精密构造良好的能动认识机器
只能永久闲置或
无用空转。这即是一切
生命意识并不神秘
永恒的真相。还从哪里去
执着感觉、认知
创造、想象
与思想。

《伪诈书》

佛陀啊!哪怕是在
父子亲人之间,这苦恼
充斥的浮浪人世间
时时
处处
事事都小心谨慎地
隐藏着轮回众生内心
根深蒂固的伪诈。

《悲悯书》

朋友啊,老病死
在残忍肆虐地
依次折磨着众生,犹如
屠夫任意宰割着
捆绑小腿
羊圈里一只只雪白
待宰的羔羊。这正是
尘世
人们热爱不舍的美好
人生实相。

《渺小书》

啊,文斌啊!你这
无限宇宙中
渺小得几乎不存在
从星系角度观察
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甚至几乎不可触见的
一些基本粒子的
暂时持续变化性组合,
为什么还要
总把自我强行拔升到
永恒创造者或上帝一样
执着不舍的
虚幻景象?

《理解书》

朋友啊,如果
人人都理解佛,那不是
人人都成佛或
很快成佛了吗?

《魔军书》

啊!啊!啊!
请立即向一切诸侯及邻国
发出救援书十万火急!
生老病死四大魔军已放出
无数黑面死神如四面
铺天盖地的坚固铁墙从四方
向我四个城门合围逼近!
沿途的一切人民树木房屋
都已被铁墙磨压粉碎!请代我
立即给他们送上黄金白银!
或给他们割让大量土地!必要时
甚至给他们送上王位王妃!
贤明的宰相啊!请立即
为我召来可以抵挡并击退
这四大强敌的戊边军队!
请不惜一切代价为我挡住
他们即将对我头顶
落下的毙命一击!
谁能救我,我将叫他
皇上、父亲!

《前生书》

朋友啊,昨天
已是前生。今生尚且
无法留住,何须
再提前生
之事?

《放肆书》

朋友啊,不可
张狂,更
不可放肆。死神
对你的钓钩
钓绳
每天都在
轻轻
收紧。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