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庚子年:白龟山水库野泳》(外两首)

◎张杰



《庚子年:白龟山水库野泳》(一)

波涛的弹簧,不停弹着自我的蓝色金属
晚阳,骑上白鹭,野泳在万物头顶
白雾,是催眠老师,解脱你
游出,沙岛自我的航母,飘下
翠鸟自我的落叶。10月16日
白龟山,体温12度
仿佛冰凉青蛙,诡异重合进我的蛙泳
一公里漫游,算是提前冬泳
这毫无热气的水面冷宫,这野力的
70平方公里泳池,用野性的波纹把你驱赶
像热火,纵深,像扎进深水寻静的小野鸭
又像在深水区寻蜜寻死的小蜂,把波涛当花朵
它们,都是秋季的英雄,都是高贵的碎片

       2020.10.20

《庚子年:白龟山水库野泳》(二)

傍晚,水库像昏暗无人的图书馆
九月波浪的书库,翻着茫茫野书
我游着,感受着大地的失重
在看得见的浩渺波涛里,都在沉浮般跑步
超级泳池,像大海,召开着无数派对
岸边,石桌石凳也在野泳,湿泥似的水鸟
钻进水柳,叽咕聊天,而我们喝酒
变成野鹳,巡视着,走上万顷空波

       2020.8.7

《泥土》

那泥土的灰渣,恐龙的老皮,棱角脑袋
反光在田野中,中原,拿出魔镜
远山,已长出魔宫旋转的老须
发光的路上,天空在煮沸灰黑的大锅
荒坟在红薯地里,翻腾成绿茸茸的野馍馍
太阳的另一面,是静静燃烧的我
沙河的大手表,跳着光针,流动,带走
农人在芝麻地的劳作,都铁人一样
沿着铁轨,生锈着,穿过煤渣路小村
小教堂从天上走下来,在脑叶中絮叨着
麦地已焦灼,烧焦的玉米,也在万人静默
那病色,蜡黄的倒伏,那干渴,无声的叫唤
像焦糊,蓬头泥脸的果肉,在土地深处闪闪滚动
似乎只有一根耳机线,延伸进土里,听着泥土的闷声

      2018.9.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