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乱石溪流(18首)

◎非亚



月光下的父子

父亲带着我,去乡下一个叔叔那里吃饭
我跟着他
在一辆歪歪扭扭的单车上

甘蔗长得真高啊
挡住了我们可以看到更远的目光

泥路总是凹凸不平,对付它们
可真得费一些劲

父亲像一个箭头
在前面带路,夕阳像一个火把
在左边跳舞

几个农民,在地里打点庄稼
准备回家
一些鸟儿,掠过疯长的禾苗和树梢

叔叔的村庄,在离地质队几公里外的山边
那里,有一条小河
和大片的毛竹林

叔叔站在院子等我们
晚餐的筷子和碗可真热闹

当我们
从叔叔哪里回来
田野一片寂静,月亮早已
在天边升起

我骑着自行车
默默地跟在父亲的身后
月光下他宽阔的肩膀
在我面前,不停起伏
晃动



山谷里的野花

山谷里有一些野花
开放在一条泥路的旁边
有一些,会被路过的女孩摘去
还有一些
会被牛,羊,马
作为食物
连同青草一起
啃掉

更多的一些
只是在无人到达的山谷里静静开放
然后又静静枯萎

在细小的
野花的上面
是巴马县利达屯铅灰色的天空
和一座又一座
沉默的山峰



河边的树林

河边的树林里
有一个人
在奋力



他从一片树林
穿越
到另一片
树林

光线的昏暗
与雾气的
弥漫
都不能阻止
他的这个
举动

对我来说
我也曾有过类似的
经历

至少
在某一点上
我们是契合的

那就是
独自穿过河边的这片树林
到某个
开阔地去



从南宁开始,向西

我想尝试这样一次单人
旅行,一个人向西
开着车
在庞大的慢慢下降的暮色中,缓慢地穿过
一大片暗绿色的桉树林
起伏的群山,以及
开阔的玉米地,在天空还未完全
昏暗下来之前,欣喜地
注视突然出现的月亮,以及一颗颗
跳跃着
不断向上升起的
蓝色星光



乱石溪流

水哗哗地流过溪流上的一堆乱石
水绕来绕去
穿过一片茂密的草丛
跌落,奔涌
然后汇合
整整一天,不,应该是一年又一年
从高山奔涌下来的流水
日复一日,向下
冲刷着乱石
今天晚上
我们七个人,打着手电
来到这条溪流
哗啦哗啦的流水,在夜幕中
和田野上的蛙鸣一起
迎接我们
现在,面对从夜空流泻下来的黑暗
和吹过身边的晚风,让我们
扯开嗓门
对着群山大喊三声
以此作为对流水奔涌
永不停息的回应



来自小炉村的几种植物

杨桃:
你可以摘我,截面呈五角形的果实,大口咬
或者切片,可以在上面
撒一点盐

荔枝:
你可以剥开我,带凸起颗粒的红色果皮,吐出果核
吞食半透明的果肉。

番石榴:
我内部,有密集的种子构成的球状果核
也有果肉熟透后的清香绵软

龙眼:
我塑造了一种景观,果实可以享用
晒干的果肉可以作为药材

芭蕉:
作为形态优美的乡土植物,我结出的果实
可以缓解紧张,大受人们的欢迎。

甘蔗:
我代表土地的甜味与希望,每一节的生长
都是一种秘密和方法

速生桉:
我没有果实,在加工成一块胶合板之前,只有风雨对我疑虑
土地对我的憎恨,以及雷电狂风
对我的咒骂



晚年在里建镇

我一个人
隐居于里建镇
某一天下午有一个青年
拎着一袋苹果
过来拜访
和我谈过去的写作,生活
还有他的疑问
以及各种他感兴趣的事情。下午的阳光
穿过前院的树木,花格窗
落在地板和墙壁
我带着他,在院子里四处走走
在我工作的房间
我拿出一瓶葡萄酒
扭过头问他
想不想喝点
要不要来一根烟
我活了大半辈子,见过无数人
领略过无数风景
写了无数诗
但又能算什么
我可能
连一只努力搬运食物的蚂蚁
水塘里跳跃的青蛙
以及一只飞过天空的小鸟都不如
哦,在上帝和时间面前
我不过就是一堆
狗屎



桉树林

那片高高的桉树林,在地质队围墙的外面
离我,已经很远了
我和妹妹在那里漫步的时光
像阳光,穿透进树林
跌落到泥土,桉树可真高啊
几乎触摸到了天空
我的手靠在一棵桉树下
看着脚下的杂草
一言不发
成片的甘蔗林,在树林外面
挡住了更远的风景
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像一阵风
穿过树林
然后突然消失
我惊奇地抬起头
注视消失在空中的一些黑影
那个遥远的下午
地质队外面的桉树林
我再也不会回去了
树林外面的一条公路
在阳光的照射下
苍茫又空洞
卡车快速驶过路面时
会随之卷起一阵黄色的烟雾



赠友人 

我想邀你一起,去某个乡间
有山,有水
有不错的田园风光
靠河边的农家有宽阔的木制平台
从傍晚开始
我们围着一张餐桌
在那里喝茶
水,烧了一壶又一壶
茶叶反复浸泡之后
又换上新的
这是我们驱车几百公里
来到乡间的一刻,从江面吹来的风
安抚着我们的灵魂
我知道
我们的手上,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琐事
如同水流下的岩石
当我抬头
朦胧的烛光,映照出周围的一切
蓝色的夜空滑过一颗星
我的心,在均匀的呼吸中
犹如水面
产生了一些难以觉察的涟漪



山中二日

1.
在山坡上的一家
简易旅馆
半夜我醒过来
漆黑中听见窗口外的枫树
在风中
不停发出声响

2.
早上
光线的刺激
看不见天
看不见更远的城镇
树木遮蔽了天空
微微有雨

3.
一条蜿蜒的
石阶路
两个人在上面
慢慢地


4.
拐弯处
有一座红色的寺庙

5.
感到时间停止了
感到时间
就像一块石头

6.
紫红色的枫叶
仍未



7.
在售票处
打听一个朋友的
电话

8.
荷花
枫树,亭子
山门旁边的一张池塘

9.
回忆
整个地
掩埋在那里

10.
天空仍未打开
早晨寂寞的
山中
又落下一场小雨



山谷

“现象学的本质,是在事物中显示自我”
哦,自我,是具有意识的肉体。也可以是一只皮球
被子。铅笔。书。和杂志。一根白色的
耳机线。一只鼠标。
或者眼皮下的这具身体。当他开始思考
我来自于哪,最终又将去往哪
死神哦,曾告知过我它的终极答案
我举起杯子
用嘴唇,啜饮滋润我生命的泉水
注视窗外变幻无穷的云朵
我该说什么呢,在意识到自我
只是存在于人世的某种事物
是一枚鹅卵石
一种易于消失的东西
我那颗细小,易碎的心
会随着一阵铃声
滚下寂寞的
山谷



多好的一天啊

多好的一天啊
我们坐在那里喝茶,聊天
两张椅子,一盘
碳火
外加一具喝完再加水的茶壶
白色的水汽升腾起来
很快又被周围的冷气吞没
我们穿着厚厚的衣服
不时搓着双手
谈论一些
事情
多好的一天啊
我们坐在那里喝茶
慢慢消磨着桌上的时光
在屋顶上面的露台
云朵也安静下来
停在半空
我们穿戴严密的身体之外
是远处的田园
城镇
和一幅缓缓展开的山水



春风浩荡的房间

有一个男人,想象自己
被关在一间春风浩荡的房间
窗特别小
上下又固定了几根铁条
房间的门被人在外面反锁,无法出去
每天,那个男人就扶着窗口
往外面观看
有时看到一头牛,看到土地上的野草,秧苗
一天比一天翠绿
桃花,木棉,朱槿,紫花羊蹄甲和三角梅,在远处竞相开放
有时他想象自己是一只蜜蜂
飞了出去,想象自己的心
是一只皮球
滚到了一个乡下孩子的脚下
他愿意被那个孩子,狠狠地踢上一脚
然后在窗口
看见自己被囚禁的心,朝天空飞了起来
他自己仿佛变成一只鸟
瞬间长出了翅膀
在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被人反锁在房间的事
看着那只球滚下了山坡
孩子们在草地上
发出尖叫
在慢慢降临的黄昏,和即将笼罩大地的夜色中
他捧着自己那颗
被季节囚禁已久的心
微微地笑了起来



追一只鸡

在巴马县赐福村利达屯
庞白的儿子,正奋力去追一只鸡
他是一个来自海边的孩子
今天跟随他的父亲
来到山区
他在黄土路家的门口,盯上了那只鸡
低下头,伸出手
变换姿势,朝它超低空飞行
他挑逗那只鸡
想看它在墙角边惊慌失措
被追赶
然后跳跃,惊叫着
向空中飞


后来他在旁边的一块空地
遇到了更大的一群鸭子,以及几只漂亮的公鸡
他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
像一个突然的闯入者
奋力去驱赶
它们

那个下午
雨后的山谷,显得格外安静
一个来自海边的孩子
在利达屯青灰色的天空和大山的背影下,正一次又一次地
奋力去追一只鸡



死去的人们在泥土下面对话

你吃过早饭了吗
哦吃过了

准备撒谷种到水田里了吧
那头脾气很犟的牛
得拿鞭子抽打它的屁股

挑水的水桶
还放在厨房里吧。月亮在井水晃荡出水桶边缘时
可能又一次破碎了

天井下的青砖,青苔又长出来啦
雨水再次从屋檐落下
一根一根
得用麻绳,捆好那些山上砍回的柴火

灶台又冒出炊烟了吧
大铁锅炒着一家人的肉菜,另一个铁锅
烧着一家人的米饭

从门口的台阶,能看到对面晒谷场的水塔
几只讨厌的毛色杂乱的狗
要么趴在篱笆旁
要么在泥路上撒欢

它们的德性就是如此
扔几根骨头和一盘剩饭给它们吧
午夜的天空下,它们还是那么尽责
警惕鸡窝和牛栏里的动静

村公所前面的空地
每天应该还有人卖猪肉吧,诊所里的医生
应该还是阿爵吧

哦他已经不在了
他的儿子接了班,以前他可爱喝酒了
也爱吃大块的肥猪肉
现在不了

月亮,太阳,星光
飞过小炉村上空的云朵,都听到了他们
在土地下的对话

真好啊
和风缓缓吹过老屋和田野
水塘在夜晚又传来阵阵蛙鸣,蟋蟀又一次
在泥土里欢唱

堂哥仿佛感觉到了某种动静
在醒过来的早晨,顺手推开了一扇
朝向院子的窗口



夜宿安平村

在山中夜宿
我下榻的房间,有一张当地农民腾出的大床
床上有蚊帐,席梦思 
两个枕头
还有一张桌子,一个小板凳
窗帘是新的,上部的挂钩是一排
塑料圆环
深夜,我洗漱完毕
关上门
放下蚊帐,脱鞋
熄灯
躺到床上
可以肯定的是
在我熟睡之后,一定会有一个神
从窗口,往里面观看
然后独自一人
消失在树林和乡村的一条小路
他知道这里,住了一个诗人
他知道我的周围
在晨光照亮山谷之后
什么都可以
再一次
成为

成为




在我4岁那年

奶奶把我带回乡下
幼小的心灵,稚嫩的肉体
纯真的眼睛如同泥洞里的一只幼鼠
 
努力地站在地上,任凭阳光落下来
身体和影子,融为一体
 
孩子们嬉闹着爬上老屋对面的杨桃树
我在土坡上,摘未成熟的果实
 
台阶下面的空地,我和堂弟扭打在一起
石头,砂子和泥土,让衣服
沾满了尘土
 
爷爷带着我,在光线昏暗的房间睡觉
黎明前的梦中拉下的一泡尿,让他愤怒地
狠打我的屁股

老屋前面的一条路,有时走过一支送葬队伍
我躲在门后,吃惊地看着
披麻戴孝的人们
 
死亡有时像一只鸟,盘旋在小炉村上方
一阵突然的鞭炮声
惊醒了草丛下沉睡的虫子
 
我喝着铁锅里舀出的一碗白粥
偷吃堂屋前晾晒的萝卜干,在降临的夜幕中
 
一只狗在土堆上盯着乡村上空升起的月亮
星光就像贫穷的补丁
缝在屋顶上方的
夜空



凳子与时间

我想象有一张凳子
我的爷爷正端坐在上面

餐桌旁边的另一张木凳
坐着我瘦弱,沉默的
奶奶

我的叔叔
在各个房间出没,他是个乡村医生
他从镇上的菜市场,买回泥鳅
大蒜,和包菜

我们作为一群等待喂养的饥饿孩子
用筷子抢碟子里的食物

那个遥远的年代,像一件旧衬衫
挂在屋檐的竹竿下,我们转眼
成了有孩子的父母

那些消失在夜空中的时间,犹如晦暗的月亮
在树枝之间发出低沉的嚎叫

那日复一日的乡下生活,那死去与活着的亲人
依然在不同维度和空间
相互穿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