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斌 ⊙ 字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欢喜(7首)

◎黄斌



欢喜

深秋的一个休息日
信步走到菜市场
在卖鱼的档口
见到一盆活蹦乱跳的鲜虾
虽然它们每一只都已被擒获
但依然在完整地表达自我
这让我莫名欢喜
也原谅了自己    


西山印象

那一年冬天我们从北京出发
去爨底下村   一路穿西山而过
一个宋人终于有机会领略
大辽风物    和北宗山水
我看到的山石很干硬
展示着各种不同的皴法
一株株秃树黑如玄铁
满山都是这些闲置的兵器
而枯萎的黄草贴着山岩
茂密   劲道   是很有质感的线条
这种气象似乎才是北方的底色
我最不能忘怀的   是山脚的溪涧
溪涧的大部分地方   已经结冰了
但仍有液态的水在冰间潺湲
这要有多大的毅力
才能让它们保持在零度以上
在这个万物都被冻得静止的地方
它们还在穿冰而过   践行着温柔的旅程


天然雕塑

寄居城市日久
早已腻味了那些雕塑
我家就在美术馆边上
经常会看到一些
这样的现代艺术品
不觉日久生厌
没办法   我喜欢天然的
一个苹果放在茶几上
和一座山平静地矗立在那里
这才是我乐于见到的
我见过的最好的雕塑都在山野间
西陵峡口的巨石屏风
夔门的数处断崖
老家泉口的几座嵯峨的石头小山
它们才是我心中关于雕塑的样本
这些雕塑都是时间之手塑造的
我时时感到有一种光芒的弦
在它们的表面上轻微作为


有鳞鱼

有鳞鱼害怕的是无鳞鱼
有鳞鱼特别爱护自己在岁月中
练就的一身盔甲

有鳞鱼的生活
就是和伙伴相濡以沫   或相忘于水
有时和小鱼小虾一起沉浮

偶尔它也越出水面
反观自己生活的界限
但看到的是一个更加拥堵和干枯的世界


我要去湖边问候一树繁花

多年前   我识得湖边的一树繁花
此后一直记得
每至春末   我提醒一下自己
去湖边看看它吧
不知道它今年开得怎么样了
我走过在湖边健步的人
或来此旅游的人
或在草坪上进行婚礼庆典的人
还有熟人
不管是春夜还是黄昏
这么多年来   我每年都能找到它


霉豆渣炖肥肠

我没有吃过霉豆渣炖肥肠
只是相信这道菜一定好吃
霉豆渣必须霉透   并且晒干
黑豆的更好   肥肠要新鲜
这一旧一新的搭配已然有点味道
加上煸过的姜蒜
把它们放在一起慢火炖一个小时
豆香正好压住肥肠的腻味
肥肠的油脂一点点被豆渣吸收
它们刚好互补和相互成就
火候一到   这道菜想不成为美食都不行
只是现在上好的食材难觅
如有机会   我做一把试试


诗意的社会科学

最有诗意的社会科学之一
应该是大地法理学
仅这个名称就自带流量
大地   本是我们的大一
在平原上   这个大一  
有形象的呈现
水   在这个大一上流着
水能够流动和如此流动
它经行的路线   就是法
而理   是初民治玉
虽说玉可能是水的对立面
但也要顺纹路切石
才能得玉   理路是相同的
法   理不管软硬   
都是在向大地的纹路学习
这很有诗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