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斌 ⊙ 字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张之洞路上想起同光体诗

◎黄斌



张之洞路以前叫紫阳路
路的尽头是武昌江边
前清湖广总督衙门和官学在那里
此地现在是武昌造船厂和音乐学院
遥想当年两湖的政治   军事和文化中心
就在这一江一路交会的地方
施政理民   绥靖地方   开科取士   
这条路上曾走过多少马蹄和轿夫
和一袭青衫说着方言的秀才
湖广总督林则徐在此焚烧鸦片   
用小楷给道光皇帝写奏折
点燃了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一把烟火
而数十年后   中华帝国的两千年帝制   
也是在这一条路上被首义的新军用枪声葬送 
这是一条怎样的路   为什么承载者会是它
是什么神秘之物   让一条路成了历史的鞭子
余生也晚   也几乎不理解这条路
和它强大的磁性
我不知道很多我津津乐道的事情
都发生在这条路上  我的感知时间
是从湖广总督官文开始的
他签署了汉口开埠的官方文件   
从此汉口镇变成了一座新城
而我喜欢的洋气的汉口无疑和此相关
我喜欢湖广总督端方的文物收藏
碑版彝鼎   文士题跋   
衙署的文采风流也颇让人怀想
这些湖广总督们   最为大众所知的
无疑是张公之洞   他住在这条路上的时间最长
为武汉的钢铁贡献了最早的一点骨力
他们的幕僚   大多住在都司湖边的音乐学院
都是些才子呀   张之洞喜欢宴饮时做诗钟
我至今还记得“蛟”“断”诗钟四唱中的一句
斩虎除蛟三害去   房谋杜断两心同
联句虽小   但一种文化就传承在这平仄对称之间
我对这条路的体验   是从1986年路口的牛肉面开始的
年轻的女服务员穿着大集体的白大褂
用近一米长的竹条在沸腾的大锅中煮新鲜排面
一碗面上   堆满了卤好的砣子牛肉
往里走   是省总工会(原新军工程营)
我有老家的同学住在这栋老建筑的一楼
我们开同学聚会   喝中德啤酒
一起毫无忌惮地说着蒲圻方言
再往前走是财大   我们在里面开诗会
诗会上的朗诵腔   可爱  充满激情但不标准
我们去小小的紫阳湖公园
它每一年花草的肉身都是不一样的
特别是去湖北省人民医院看望亲友
去一次   就要反思生命一次   然后忘掉
最近一次是坐地铁四号线去精神科   
没想到科室居然用的还是
两湖书院的一栋旧舍   在二楼   
我听到一个患官能症的孩子
在流利朗读一篇英语课文   
这是我听过的最震撼的琅琅书声
以前   紫阳路的两边都是高大的梧桐树
现在是越来越少了   那些再也不见的落叶
也可能是被时间收走的一双双手掌
我也很少去这条路
只是因为爱好诗歌的原因
每到这条路上   就想起同光体诗
陈衍   同光体的主要命名者
张之洞幕府的一个普通幕僚 
他拉上了沈曾植  郑孝胥
在附近散步聊天时想出了这个点子
三个字   却也强势地进入了文学史
我猜测陈衍有感知时间的能力
和关于美学气运的流变
其实   陈衍说出同光体的时候
世间并没有这样一款所谓的诗歌
只是他恰如其分地给出了这个名字
同光体   就像夕阳对黄昏的概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