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上旬诗作

◎巴枣



囚车

一个老哥
开着辆三轮车
从我跟前驶过
车斗上加装了
一个帆布雨棚
里面坐着个
壮实的少年
雨棚出口
被一道铁栅栏门
锁住了
也不知咋的
我一下子
联想到了
囚车
然后
我在心里
一遍遍问自个儿
这怎么就是囚车呢
这怎么会是囚车呢

2020/12/01


救护车

巷子里
两个老太太
目送
一辆救护车
开走后
聊了起来
“最近几天
救护车往这边
连着跑了3趟”
“是啊
天气冷了
每次看它过来
我心里就发慌
生怕轮到我
哪天一口气
喘不出来呢”
“我也是哟
这段时间
孩子们煨汤
闻着香喷喷的
都不敢尝一口
生怕
吃冲了”

2020/12/01


普通的一天

对星座这东西
又信又不信
今儿头一次
主动问妻子
“星座物语
今天对我讲了啥”
“说你各方面表现
都是很普通的一天
觉得没什么价值
所以没告诉你”
不喜欢挑战
不爱追逐名利的我
最喜欢过太平日子
妻子不知道
听到这个
我有多开心

2020/12/01


健身器材

趴在电脑上读诗
妻子把小外孙
塞进我怀里
“喏
健身器材给你”
还别说
每次抱着小家伙
为哄住他不哭
上身不停晃动
左扭下腰
右扭下腰
这段时间
腰部还真
舒服多了
没准儿
不等小家伙长大
我腰椎间盘突出
就给治愈了呢

2020/12/01


订餐

为答谢弟妹们
给小外孙发红包
去酒店订餐
见门口保安
带着口罩
握着一把测温枪
正要掏出口罩戴上
透过玻璃门
看到大厅前台
穿工作服的姑娘们
都没戴口罩
伸进兜里
摸到口罩的手
又抽出来了
保安拿枪
指了指我额头
将枪口
往里一撇
放我进去了

2020/12/01


冤枉钱

妻子上武商广场
花1198块钱
给我买了件
超薄冬衣
试穿时
意外发现
左侧衣襟内侧
有个USB接口
不知干啥的
问她
也不知道

2020/12/01


童子尿

给小外孙
换纸尿裤
小家伙
突然尿起来
妻子在旁边
哈哈大笑
“呀!
喷泉!”
“胡扯
这哪儿像喷泉
明明像以前那种
带把子的小酒壶
给人斟酒”
“还真是呢
要不
你喝一口”
一下又想到
以前看过的
一个纪录片
讲的是
浙江东阳
具有悠久历史的
童子尿煮鸡蛋
不知有没申请
世界非物质
文化遗产

2020/12/01


再加力度

扶贫攻坚战
即将结束之际
市里突然印发了
一个专题学习清单
全都是扶贫攻坚战
打响之后
各级领导讲话
和各级政府文件
共计132份
要求本月内
学完

2020/12/01


一只黑色小狗

机关家属院里
一只黑色小狗
叼着个黄色
塑料袋儿
满院儿疯跑
让我猛然想起
几年前
也是初冬季节
我和女儿一人
骑一辆自行车
在郊区闲逛
看到路边
一块棉花地头
一个小男孩儿
独自坐在那儿
玩着棉桃儿
他母亲
在棉地另一头
拔着棉花杆子

2020/12/01


树欲静而风不止

时不时会有人
敲开办公室门
问候一声
“您老好
是W主任吗”
“您老好
是D总吧”
“您老好
是X主任吗”
唯独没一个
找我办事的

2020/12/01




马路边
栽下不到半月的
一棵玉兰树
被拔起来了
两个工人
正在修整
那个树坑
旁边一个工人
在搅拌混凝土

等不了多久
一棵钢铁树
会在这儿
长起来

2020/12/01


迟到

如果一泡屎
憋到单位
打完考勤后再拉
就不会迟到了

2020/12/01



浏阳河

女儿回家坐月子
外孙出世半月了
他爷爷奶奶
都还没见到
女婿说他爸妈
想女儿和外孙
能尽早回长沙
女儿问道
“有多想啊”
“想得流口水”
“哦哟
孩子爷爷奶奶的口水
该不会流成
浏阳河了吧”

2020/12/02


交叉分工

外孙出世
我和妻子
两边弟妹们
都发了红包
打算星期天
请他们吃饭
妻子说
“我这边儿的
你来负责请
你那边儿的
我负责”

2020/12/02


韧带拉伤

妻子跟我说
“在家没事儿
多抱抱外孙”
“我右上臂
韧带拉伤
快一年了
前段时间
贴过膏药
不但不见好
反倒有加重趋势
不能长时间抱呢”
“你受伤
跟咱家里
有啥关系呀
啥家务活儿
都没让你做呢
不会是你每月参加
党员固定活动日
每次要重温
入党宣誓
举拳头
举太多了吧”

2020/12/02


亲情

母亲说她
跟小姨一起
去看望
刚出院的舅妈
看小姨买了
100多块钱礼品
想到
小姨就一个儿子
我们这边儿
是弟兄两个
便加倍买了
到舅妈家
看小姨
没给钱
她也没给
不过
去之前
她早就把600块钱
先分成两份儿
揣在兜里了

2020/12/02


诗人简介

大诗人
只讲
出版诗集若干
获大奖若干
小诗人
没这么多
值得炫耀的
只能讲
有诗作入选
诗选集若干
中不溜诗人
诗集数量不够
获奖成色偏低
不得以
再附几个
有名望的
诗选集

2020/12/02


这应该够得上性骚扰吧

到党办还文件
碰巧4个女同事
在那儿闲聊
见我进去
她们话题
立马转到
我身上
“巴主任哟
几长时间
都没见你
穿新衣服呢”
“是啊
咱们巴主任
不胖又不瘦
身材又高
简直就是
一副衣架子
不穿几件新衣服
让我们欣赏欣赏
真是糟蹋了”

2020/12/02


别无选择

女儿昨夜
急性肠炎发作
不愿去医院
帮她作出初步诊断后
给她灌了个暖水袋儿
便一直守在她身边
留心观察着
好在她
拉完肚子过后
还真没事儿
但事后
心里面还是很后怕
万一有啥大毛病
就是去了医院
也查不出来呀

小地方就这样
明明知道
医院里那些医生
医术并不咋的
临了
还得求他们去

2020/12/02


自诊

夜里10点半
上床躺下刚要睡着
女儿突然叫肚子痛
赶紧披衣起床
要带她上医院
妻子叮嘱道
“去了后
你先好好跟人家说
她半月前生小孩
刚做完核酸检测
这次能不能不做
万一别人坚持要做
你也别跟人家争吵”
女儿听说
又得做核酸检测
说啥也不想去了
我只得赶紧百度
一番学习过后
初步判断为
产后体虚
因风寒引发急性肠炎
拉完肚子就没事儿
大约半小时后
我的诊断应验了

2020/12/02


换防

有了外孙后
如何照顾好他
成了头等大事
中午下班回家
听见小家伙哭闹
赶紧从女儿手里
要过来逗着哄着
妻子做好午饭
洗了把手
来到我身边
“给我抱着
你先吃吧
你速度快
吃完后来换我”
“你们也搞得
太紧张了吧
咋弄成
跟战争年代打仗样
还要几支部队换防”
女儿笑着说

2020/12/02


良心

看到一个贪官
在法庭上忏悔说
“我自己都想不通
我就觉得自己的良心
被狗吃了” 
不禁恍然大悟
原来这样啊
怪不得现在
这么多人爱上
养狗呢

2020/12/02


开会是工作,工作就是开会

会议开了
两个半小时
啥成效没有
啥问题没解决
如果是我独处
差不多可以
读一本诗集
也足够写出
5首诗呢

2020/12/02



让路

早上骑车
到单位门口
遇到一辆小车
从对面开过来
我捏了下车闸
车速慢下来
没想
对方直接停下
给我让路
心说
这人素质不错啊
进入院里停车时
跟进来的那车上
走下来的
竟然是女同事D
“原来是你呀”
“如果不是我
谁会给你让路呀
就你那身穿着打扮
骑着一辆破自行车
鬼知道你
还是个领导”

2020/12/03


仿生学

第一次注意到
挖机铲斗
跟人的手
一模一样
有5根
指头

2020/12/03


挖机

办公楼外
一辆挖机
不停地轰鸣
正挖着树坑
我在想
20多年前
老家那片儿
还是庄稼地
眼下
正是农闲季节
村里男人们
(偶尔也有女人)
都会进城找活路
比如这挖树凼子
每挖一个
就可挣到
10块钱

2020/12/03


重点

3天前
妻子在小家庭群里
发了个视频
一个月嫂
给新生儿
做按摩的
想到这几天
女婿
一直沉默不语
我跟妻子说
“你没事儿
发这玩意儿干啥
女婿看到这个后
心里肯定不舒服
以为嫌他没出钱
给女儿请月嫂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看下面那行字呀
人家明明写着
‘花一万多请的月嫂
给宝宝按摩手法很有水准
新手父母学起来’
我想说的重点
不在前面
在后面”

2020/12/03


雾霾天

最近几天
持续雾霾
环保局长解释说
属于输入性污染
空气中的污染物
都是北方飘来的
跟我们本地企业
没啥关系

2020/12/03


新棉袄

年初
到社区参加
疫情防控
因为要值夜班
单位给每个人
配发了一件棉袄
今儿穿着去上班
被同事认出来
一个说
“这棉袄
面料太差
里面人造棉
老爱往外跑
在家下厨时
我才穿”
另一个说
“我那件
扔进小区门口的
旧衣回收箱了”

2020/12/03


蚯蚓

办公楼外
护城河疏浚
一条蓝色皮管
潜水泵
在那儿
不停地
喝水
拉水
让我一下
想到了
蚯蚓
吃土
拉土

2020/12/03


电热毯

女儿坐月子
她房间
未装空调
妻子征得她同意后
网购回一条电热毯
我说
“这年头
谁还用电热毯啊
再说家里还有一条
干吗要重新买呢”
“那条好多年没用了
谁知是好的
还是坏的”
妻子边说
边翻出那条
拿出剪刀
咔嚓一声
把电源线剪断了
“嗯,现在好了
可以放到玄关
做个脚垫儿”

2020/12/03


婉拒红包

早上到单位不久
女同事Z
忽然来到办公室
掏出一个红包
“别人我不管
我一点小意思
你得收下
一来我一直敬重你为人
把你当我大哥和老师
跟着你学到不少东西
二来我侄女
跟你女儿是同学
所以你添外孙
我怎么着
也得讨杯喜酒喝”
看她态度坚决
心说
不出狠招
估计阻挡不住
于是跟她撒谎说
“我自家兄弟姐妹红包
也没受呢
但凡受了他们当中
任何一个人的
我就会收下你的”

2020/12/03


这儿不能停车

一个美女把车停在了
中国银行门前马路边
银行保安走过来
“哎!哎!哎!
这儿不能停车”
“停几分钟
我就走
行个方便吧”
“那你快点儿”
美女去了
马路对面的菜市场
保安回到银行去了
我则骑着自行车
继续走在回家路上
忽然想起
类似一幕
那次停车的
是个小伙子
他质问保安
“为啥不能停车”
“这儿是银行门口”
“是吗
你们银行花多少钱
买下它了”
说完扬长而去

2020/12/03


微信群公告

妻子高中同学群里
昨儿晚上发布了
一条公告
“周斌同学母亲去世
为表达同学情谊
和对去世老人敬意
经众位同学商议决定
现号召每位同学
献出一份爱心
对周斌同学和家属
给予慰问
慰问金
分两个档次
200元和100元
送100元者
视为自愿放弃
周斌同学日后
举办的答谢宴
截止时间
明早8点整”

2020/12/03


修行

女同事Z
今儿转告我
说她们几个女同事
在背后悄悄议论我
说我越活越年轻了
白头发越来越少了
脸上也没啥皱纹了
女同事D跟大家说
她觉得我这些年
一直在偷偷修行
我会心一笑
可不是吗
写诗(当然是口语诗)
这行当
对于诗人来说
本来就是修行嘛

2020/12/03



和人

下班回家
在楼道里
遇见对门
女邻居
“你外孙真乖啊
半个多月了
都没听见他
哭一声”
进屋后
学给妻子听
她哈哈一笑
“这孩子长大了
和人
好相处”

2020/12/04


圈子

之前自称
不混圈子的某诗人
近日自爆微信好友
才1000多个
这叫
游走在圈子边缘
包括亲人在内
也只有53个
微信好友的

情何以堪

2020/12/04


诗人与蚯蚓

蚯蚓吃土
吸收完
其中的有机质后
再把土一点点拉出
想想自个儿
跟一条蚯蚓
也没啥区别
日复一日
过着平淡的日子
滤出日子里的诗后
日子便渐渐
离我远去

2020/12/04


半天工作制

妻子学校门前的
红绿灯
上午正常运行
下午就歇菜了
只显示
黄色警示信号
跟好多路口的
执勤交警
一个样儿

2020/12/04


候车亭

马路翻新过后
连同路边的
候车亭
也给更新了
先前是塑料棚
现在换成
不锈钢棚
果然美观啊
心里刚赞叹完
不禁又生出疑惑
这棚顶
也就1米宽样子
真能遮风挡雨吗
以前塑料棚顶
可比这个
宽出一倍呢

2020/12/04


共栖

一辆白色小车
停在巷子口的
蔬菜店门口
后备箱盖子
高高掀起
里面摆满散装白酒
车顶上一只电喇叭
不停地叫卖
“货真价实的高粱酒
先尝后买假一赔百”
起初纳闷儿
蔬菜店老板
为啥允许
门口摆个
卖酒的
骑车走出
10来米后
想明白了

2020/12/04


奶粉价格

妻子网购的奶粉
300毫克桶装
131块钱
跟我在超市买的
同一个牌子的
700毫克桶装
285块钱
做完比较之后说
还是超市便宜
她去超市买菜
顺带回一桶
一进门就说
“超市奶粉涨价了
变成299块钱一桶
不过,即使这样
也比网上的
便宜几块钱”
吃饭时她又说
“我终于知道
超市奶粉为什么涨价了
网上同样包装的
卖324块钱一桶
很可能人家超市发现
网上价格高出一大截
所以就跟着涨价了”

2020/12/04


下沉社区

上午抽空
去社区参加服务活动
没见到单位派驻的工作人员
正想问问社区工作人员
赶上几个月前下沉社区
参加爱国卫生活动时
负责接待我们的
一个网格员出门
她认出了我
可她姓什么
我却早忘了
她热心帮我
询问她同事
“这是巴主任
他来参加活动
你能不能给他
做个登记”
“那可不行
他们的人请假了
光我这儿记下没用”
见人家不买账
我赶紧说
“算了,我下次再来
不麻烦你们了
谢谢!谢谢!”
道别时
那网格员一脸歉意

2020/12/04


资格

妻子在阳台上
收下一堆衣服
抱进女儿房间
然后冲在阳台上
逗孩子玩的女儿
高声喊道
“赶紧回房间来
房间里面凉快”
女儿笑话她
“妈妈呀
你是咋的了
最近
老爱说错话呢”
“我不说错话
咋有资格
当外婆呀”

2020/12/04


哭声

外孙出生
半月来
饿了哭
渴了哭
拉了哭
尿了哭
哭声
听多了
以致于
临晨5点多
楼下小车
打火启动
都被我当成
外孙在抽泣

2020/12/04


环保志愿者

几十个身穿
绿马甲的人
在大桥上
清扫垃圾
随即
归拢的垃圾
被铲起来
倒进了河里
马甲上印着
“4.29
绿动地球
我在行动”

2020/12/04



再坐会儿

下午回父母家
帮父亲洗完澡
修完脚
剃完胡子
打算吃完晚饭
稍坐会儿
等小妹两口吃完晚饭
过来陪着二老看电视
我就回自个儿小家
没想
小妹两口
要去理发
只得继续坐着
等大妹回来
期间
母亲一遍遍催我回去
每次我也想走
但一想到
我起身走后
家里冷冷清清的样子
便情不自禁回答道
“我再坐会儿”

2020/12/05


哦,我差点儿成新闻人物

父亲痴呆后
家里人
他谁也不认识
每次帮他完洗澡
或刮完胡子什么
他就说
“你对我这么好
我该咋感谢你哟”
小妹告诉他
“他是您儿子
不需要感谢”
“别瞎说
我哪儿有
这么个儿子”
小妹急了
“他要不是您儿子
能够对您这么好
那他早就上了
中央电视台
成了新闻人物”

2020/12/05


瘦肉面

母亲留我
在家吃晚饭
我让她别忙活
煮面条吃得了
没多会儿
母亲端出
两碗瘦肉面
搁在桌子上
父亲和我
一人一碗
她没上桌
端着碗
独自坐在旁边吃
我回头看了一眼
发现母亲碗里
是一碗面汤
泡着剩饭
母亲这个习惯
打我记事时就有
好吃的
都腾给我们吃

2020/12/05


痴呆症

给父亲洗完澡
帮他穿衣服时
他忽然感叹道
“唉!
也不知道
我这辈子
做了啥坏事儿
竟然能得上
这种洋病”

2020/12/05


卷纸

父亲痴呆后
喜欢把卷纸
往兜里揣
每次给他洗衣服
若忘记掏出来
都会泡成碎末
弄得到处都是
今儿下午
给他洗完澡
顺便洗衣服时
每个兜掏遍了
都没发现卷纸
起初
我心里还高兴呢
可还没过两秒钟
就意识到不对劲

父亲的病情
又加重了

2020/12/05


人多力量大

弟弟家
担心今年冬天
疫情再度爆发
又会封城
便提前灌制了
腊肠
前阵子
天气过于暖和
腊肠有点儿变质
扔掉又觉得可惜
决定年前
将其吃完后
再另行灌制
小妹担心
弟弟一家吃不过来
跟他买去一半儿
帮他吃
她笑着说
“这叫人多力量大”

2020/12/05


冲动

外孙拉的屎
糊在纸尿裤上
我好几次都想
把它冲洗下来
拿来浇
阳台上的花草
但最终没有
付诸实施
或许
因为我丢掉
菜农身份
太久了
所以
徒有冲动

2020/12/05


有备无用

两个多月前
女儿从长沙回来
养胎待产
妻子担心
孩子出生后
不习惯纸尿裤
事先用旧棉内衣
做了20多条尿布
没想
外孙出世后
用纸尿裤
一直好好的
那些尿布片儿
成了
一堆废物

2020/12/05


尿布片儿

女儿拿外孙
做实验
不用纸尿裤
改用以前抚孩子时
惯用的尿布片儿
一个小时左右
3条尿布片儿
和外面的包被
都被屎尿弄脏了
她一下感概起来
“我那会儿
没有纸尿裤
亏你们把我
咋抚大的哦”

2020/12/05


诗观

昨日微博上
发了组《梦幻录》
接着有感而发道
“外孙经常闹夜
得帮忙照看
本月《梦幻录》数量
怕是难以越过300”
诗友驿舟说
“数量
甚至质量
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是否发光”
我回复他
“是的,谢谢提醒”
过后一想
觉得自个儿写诗
一直对数量和质量
都没太在意
但也不能说不在意
倒是在是否发光上
还真没怎么在意
最在意的
是写得开心

2020/12/05



挡箭牌

今儿在酒店
宴请弟妹们
晚饭过后
他们还想玩麻将
酒店服务员说
没问题
可以玩到11点
一想到自个儿
今儿诗还没写
脑壳都大了
冷静下来后
找到个好借口
“你们在这儿玩吧
我要回去
照顾外孙”

2020/12/06


感情

妻子同事
开了个白酒专卖店
今儿宴请弟妹们
妻子打电话给他
要买一箱白酒
连着几个电话
都没打通
女儿说
“你这是何必呢
哪儿买不到酒呀”
妻子解释说
“你懂什么
我这是维护
同事之间的
感情”
“你这样待别人
别人怎么待你呢”
妻子半天不作答
看我笑起来
她才弱弱说道
“他会给我
一瓶酒
便宜10几块钱”

2020/12/06

过虑

宴请弟妹们
看菜单上
有皮皮虾
好想点一份
一想到
已知新冠病毒源头
都与海鲜品有关
便忍住了
一番纠结过后
最终改点了份
基围虾

2020/12/06


公务员考试

网上看到
一道号称
公务员考试的
试题
“一根8米长的绳子
剪成4段儿
平均每段儿
有几米长”
足足想了5分钟
仍不敢轻易回答
不得已
偷看标准答案
我操
竟然是
2米

2020/12/06


贵宾

提前到酒店
等候弟妹们
在他们到来
之前的
大半个小时里
两个服务员
轮流给我
续茶水
让我短暂
享受了下
贵宾待遇

2020/12/06


麻将声声

宴请弟妹们
提前上酒店
做准备
才走进酒店
就听见里面传出
洗麻将牌的声音
一个女人站在
一间包间门口
招呼我身后的
两个女人
“快点儿
快点儿
已经等你们
好半天了”
我掏出手机
看了看
我操
才9点42分

2020/12/06


wifi信号

在酒店包间
看到wifi信号很好
没想输入密码后
一直没有反应
服务员说
“人太多时
就打不开
我们也用自己流量”
我没好意思问她
可这会儿
包间里面
就我和她
还有她一个同事
为啥
也链接不上呢

2020/12/06


运势低迷

一大早上
妻子就告诉我
“星座物语说
你今天各种运势低迷
会出现考虑不周
把事情搞砸的情况”
想到今日
要到酒店设宴
款待给外孙出世
发红包的
两边弟妹们
心说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就是这个
大不了
搞得弟妹们
玩得不开心呗
还能咋的

2020/12/06


集结号

外孙哭声
一旦响起
一家人
准会
快速冲到
摇篮跟前

2020/12/06



天下大事

到巷子口
给自行车补胎
师傅正忙着给人
配钥匙
旁边坐着3个
60多岁的老男人
在聊天下大事
“美国有啥狠的”
“肯定有两下子
不然
咋会这也要管
那也要管
当上太平洋警察呢”
“不管他怎么狠
反正不敢轻易
跟中国打起来
中国的核武器
打得够美国”
看我站那儿
没啥事儿
他们中的两个
用期待的眼神
邀请我加入
我掏出手机
划拉起来
告诉他们
我没兴趣

2020/12/07


黄鼠狼来访

跟母亲俩
坐在屋里聊天
一只黄鼠狼
在后门口
探头探脑
母亲小声说
“别动
也别讲话
看它进不进来
大前天
屋里钻进了
一只半大老鼠”

2020/12/07


货车司机

爬进驾驶室
点火发动车子
直到开出几米远
才腾出手来
将车门
砰的一声
关上

2020/12/07


赚大钱的人

小妹跟母亲说
“哥哥的小姨子
这次回来
给他外孙
买了一个
2万多块钱的
金锁”
母亲听后
惊得直打啧啧
“她出手这大方啊”
小妹说
“这有什么好惊奇
她两口子
都是赚大钱的人”
“是贩毒吗”
母亲追问道

2020/12/07


养儿当如此

微博上
看到诗人阿嚏
转发的一个小视频
里面两个小男孩儿
拳脚相加带摔跤
缠斗了几分钟
直看得我
心疼肉疼
完后
收起慈父心肠
把这个视频
播放给女儿看
“以后
也得让你儿子
学这样儿
跟别的孩子
打斗几次”

2020/12/07


买口罩

疫情缓和后
大街上
时不时能见到
推着小推车
兜售口罩的
每包50个
只卖10块
甚至两包
才卖15块
如果你要
上药店
单买一个
那就
另当别论了
统统一口价
1块钱一个
全城如此
仿佛
所有药店
建起联盟
出台过
某个规定似的

2020/12/07


点菜

宴请弟妹们
中午点菜时
首先询问
特意从北京
赶回来的小姨子
“你喜欢吃什么”
“腊肉烧紫菜薹
还有干煸霉千张
我有这两个菜
就足够了”
饭局开始后
偷偷观察小姨子
只见她
这两样儿菜
一样尝了一口
便不吃了
晚上点菜
问她吃什么菜
“跟中午菜一样
还是腊肉炒菜薹
干煸霉千张”

2020/12/07


小姨子

在LOFTER(乐乎)上
发布诗作
因诗中有“小姨子”
以致被审查了几分钟
才允许对外发布
硬是弄得我
浮想联翩

2020/12/07


防治污染

手机收到一条
市生态环境局
发布的垃圾短信
“保护环境
防治污染
秸秆禁烧
有烟必查
有火必罚
有灰必究”
为防再度受其骚扰
先将其加入黑名单
然后做删除处理

2020/12/07


烟鬼

饭局上
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
拿起转到跟前的
一包黄鹤楼烟
抽出一根
叼到嘴上
然后
趁人不注意
又抽出6根
这才将烟盒
放回转盘上
转走
接着
他从自个儿兜里
掏出一个
一模一样的烟盒
把那6根烟
悄悄地
塞了进去

2020/12/07


整顿纪律

八点半上班
都九点过了
还有4个同事没来
一把手一气之下
把全机关的人
召到会议室
狠狠训了一顿
散会前
他大声强调道
“希望你们
把这次会议精神
传达给
没来的几个人”

2020/12/07



无题

再有两天
岳父母
就要去北海越冬
今日岳母来家
看望小外孙
我让妻子
拿出2000块钱
权当今年的压岁钱
先行敬上
岳母坚决不收
最后换成我给
老人方才
收下

2020/12/08


师兄

听说
这个词
在网络上
常被用来称呼
那些平胸美女
于是
我脑补出
一个场景
大学校园里
一条林荫道上
某女生
冲某男生
喊了一声
“师兄”
一群女生
齐刷刷盯着
那男生

2020/12/08


怀旧

1980年代中后期
上大学那会儿
社会上
时兴看手相
某个夜晚
文学沙龙结束后
几个人接着闲聊
来自管理系
时任校文学社秘书长的
高我两个年级的
孙明同学
说他会看手相
我将手伸过去
他看了半天
却不说话
问他咋啦
他才不情愿说道
“你要注意锻炼身体
不然
活不过39岁”
一晃33年过去
这句话
犹在耳畔

2020/12/08


核桃

女儿坚持素食
自打她回来
坐月子后
我和妻子
也陪着吃
时间长了
有时候
难免
挨不到下班时间
肚子就饿了
于是
养成习惯
每天出门
带上两颗核桃
不饿时
就权当文玩核桃
拿来健身
饿时
便吃下它们
饱腹

2020/12/08


余热利用

午休起来
正要掀开被子透气
妻子走进房间来
高声制止道
“别动
让我来偎一下
你的热被窝
免得我开空调”

2020/12/08


宣传单

一把手安排我
组织制作
500份宣传单
我说
“行啊
我来通知办公室
让他们用粉红彩纸
打印出来”
他不同意
“上外面找人彩印”
“那得花不少钱呢”
“共产党不知道
浪费了多少钱
哪儿还在乎
这点儿小钱”

2020/12/08


邻居

我上楼
陈婶下楼
在3楼相遇
于是看见她
伸手取下
3楼西家
门把手上
插着的
一份广告
见我上来
陈婶笑了
“他家长期没人
我担心小偷踩点
看到这广告”

2020/12/08


同情心

一个男人
英年早逝
激起人们同情心的
不是他生命陨落
而是他毕业于
清华大学
他父母养出个
这么优秀儿子
却没能享到
他的福

2020/12/08


夜雨

外孙闹夜
两次将我哭醒
也就有机会
两次听见
外面雨声
早上起来
发现院里地面
竟然是干的

昨夜的雨
并非我想象那样
下了一整夜
不过是两阵儿
仿佛
外孙的哭声

2020/12/08


母女俩

十字路口
行人等待区
一个中年妇女
跟一个少女说
“家里两套房子
不能写你爸爸名字
我和你爸商量好了
一套写你弟弟的
一套写你的
免得将来
他长大了娶媳妇后
他媳妇把两套房子
都抢走”
少女没吭声

2020/12/08


摇窝

外孙睡摇窝
担心摇动时
会吵到
楼下邻居
我在摇窝底下足弓上
套上了泡沫水果套儿
现在想想
收益更大的
还是小外孙
不致于震伤
他的大脑

2020/12/08


错觉

每次抱着外孙
逗他玩儿
总会产生错觉
老以为在逗
自个儿小儿子

都是当年极左的
生育政策
欠我一个儿子
所致

2020/12/08



重逢

又一次遇到
那个
双腿膝盖以下
安装假肢的男人
上次见他
在地上
捡烟头抽
特意停下自行车
给他买过一包烟
这次
没看到他捡烟头
自然就没想到
要停下车
买烟送他

2020/12/09


馊主意

女儿想外孙满月后
回长沙去住
我问她
“回去住哪儿呢”
“是呀
这个问题
一直没得到解决
我们机构附近
租不到成套的房子
继续住办公楼里吧
人来人往的
又担心这些人
都想进屋看孩子
毕竟疫情
还没完全消失”
“那就在楼道上
装一扇防盗门”
“爸爸啊
亏你50多岁的人了
这样的主意
你也想得出来
咋跟小孩子似的”

2020/12/09


隔离

女同事Z
上月去成都走亲戚
25日下午返回
昨天晚上
市里下发紧急通知
凡是上月23日之后
从成都回来的
一律居家
隔离14天
她跟单位报告说
“算上今天
我刚好回来14天
用不着隔离吧”
“不行
你现在立马回家呆着
隔离只能从今天
开始算起”
一把手
斩钉截铁说道

2020/12/09


敲门砖

一个老男人
来办公室
咨询工程业务
听说我不分管
这方面工作后
他边递香烟
边问我
“那哪个领导
管这块儿呀”
“你到二楼
办公室问去
我也不知道”
他那根香烟
又收回去了
忽然想起
小时候
经常听大人说
烟是敲门砖

2020/12/09


量身定做

党办主任
前脚拿着
“领导干部不得
参与说情承诺书”
让我签完字
表妹夫电话
后脚便打进来
让我帮忙
为他大哥的
养猪场
申请一笔
财政补助资金

2020/12/09


修拖把

在修车摊上
给自行车补胎
一个老哥
拿着个伸缩拖把
来找师傅修理
说拖把杆子上
螺丝拧滑丝了
咋也拧不紧
心说
这多简单啊
在杆子上面
缠几圈生胶带就行
家里若没生胶带的话
可用塑料袋代替
话已到嘴边
看了一眼
正给我补胎的师傅
又忍住了

2020/12/09


升级版的梦

夜里梦见
早上上班迟到
跟一把手解释说
这段时间
要照顾外孙
没想
临晨时候
妻子把外孙塞给我
说女儿夜里发烧
她自个儿带不了孩子
让我跟单位请半天假
在家照顾下外孙
心说
这不就是
升级版的梦吗

2020/12/09


炽热的爱

女儿今天
情绪有点儿低落
说自打外孙出生后
她的生活节奏
整个儿
被大家带乱了
每个人都在
关心她和孩子
她已经受不了
“你们知不知道
你们的爱
跟火辣辣的太阳样
烤得我没法儿活了
感觉我的体温
已经快上升到
50多度了”

2020/12/09


12岁就可骑自行车上路

母亲跟我说
读高三的侄儿
最近两个周末
接连把一个女生
带回家来
让我找机会
说道下侄儿
现在还不到
谈恋爱的年纪
要用心搞学习
我口里答应着
心里却在想
国家规定
小孩子12岁
就可骑自行车上路了
说明这个年纪的孩子
有能力把住车头
何况他
都17岁了呢
他想谈恋爱
就让他谈去呗

2020/12/09


X光机

下属单位
要上报材料
让他们送到
对口科室
审查一下
完了
说没啥毛病
又送到我这儿
看第一自然段
就发现问题了
把科长喊过来询问
“你到底看过没有”
“看过呀”
“这么明显的问题
你咋没看出来”
“这么说吧
我就好比
一台X光机
而您呢
是台核磁共振
您说
我咋比得上您”

2020/12/09


临晨

外孙哭闹
妻子将他
抱到我床上来
她也跟着躺下
很快
一老一小
都睡着了
两侧鼾声
此起彼伏
仿佛
我肩挑着
一担瞌睡
去赶早集

2020/12/09



夺孙之战

女婿家里人
看到小姨子
随手给外孙
拍的一张照片
额头上有皱纹
说我们把孩子
养瘦了
要急着接过去
妻子坚决不同意
“那可不行
所有新生婴儿
刚开始两星期
都会降体重
后面才会
慢慢长个儿
现在正要长了
如果让他们接走
到那边
用不了几天
孩子就会胖起来
他们越发要说
我们虐待孩子”

2020/12/10


做夜市的女人

下午3点44分
一个身穿深红色
羽绒服的
中年女人
推着一辆
两侧写有
“冯记卤味”的
移动摊位
出了巷子
事实上
我只能看见
摊位一侧的字
另一侧
是我
揣测出来的

2020/12/10


坏习惯

下午在单位
突然接到
弟弟电话
心里面一紧
不会是家里面
出啥事儿了吧
忐忑不安中
接通
原来是舅妈
病情加重了
他邀我一起
前去探望
搁下电话
心中余悸
久久不散

都怪我们一家子人
没分享喜悦的习惯
每次总是等到
出啥事儿了
才想到要
彼此通个气儿

2020/12/10


挨训

下午到单位
坐下不到半小时
弟弟突然来电话
“听说舅妈
已经五六天
没吃东西
啥时我们去看看”
“我白天时间紧
要不就今儿晚上
我俩去看看”
弟弟在电话里
大声训斥起来
“你白活了
50多岁呀
哪儿有晚上
去看病人的
我看你最近
忙着照看外孙
都忙昏头了吧”

2020/12/10


毛刺

在家拖地
拖把杆上
一根细小毛刺
扎进手掌里
让妻子帮忙
用缝衣针
将其拨出来
她推说不会
我说你试试吧
没想
她还真不行
捏着针的手
苯得要死
心说
如果母亲在身边
即使她眼神儿
再不好
最多三两下
也能拨出来
她在这方面
有着
丰富的经验

2020/12/10


溺爱

妻子担心
女儿女婿
如果这辈子
一直做公益
那会苦了外孙
女儿开玩笑说
“万一以后
我养不活他
就把他扔掉”
妻子一惊
“儿啊
你咋能这么想呢
跟你说实话吧
他今后长大了
就算杀人放火
我也会包庇他”

2020/12/10


自愧不如

单位统购
扶贫大米
每人一大袋
和两小袋儿
共计110斤
后勤科长问我
“你3袋子米
都领回去没”
“我骑的是自行车
哪儿能一次拖回去”
她吃惊地看着我
“咋不能呀
记得我小时候
我爸骑自行车卖粮
一次能拖200多斤
连个帮忙的人
他都不要”
说得我脸
通红通红的

2020/12/10


罚站

那天中午
侄儿陪着侄女
还有姨侄儿
来家看望外孙
以为他放假了
“没有呀
我们下午2点
才开始上课”
“已经1点42
你赶紧走吧”
“不急!不急!
大不了迟到一会儿
被老师罚站10分钟”
侄女和姨侄儿
旁边一起附和
“嗯嗯~
不就罚站吗
没什么的”
不禁想起我小时候
一旦被老师罚站过后
接下来
一连几天
心里都不舒服

2020/12/10


晴天

天气预报
今儿是个晴天
太阳9点后才出来
还没呆上一个小时
就溜走了
跟我们到
结对帮扶村
前去打卡样
快去快回

2020/12/10


皮帽

天气冷了
带着一顶
化纤纺织的
毛线帽上班
女同事X见了
讥笑道
“你看你哟
咋把自己搞得
跟个农村来的
小老头儿似的
你再看看
人家W主任
韩式学生皮帽
戴着多帅气呀”
我心说
就那逼货啊
他的大专函授文凭
都还是别人代考
才拿到手的
也配跟我比吗

2020/12/10


赶时间

一个驼背老太太
在非机动车道上
一步一摇
歪着八字步
她后面
3辆小车
跟着慢腾腾挪移
也不鸣笛催促
车上人
仿佛
都不着急似的
只有我担心迟到
骑着自行车
先超过
这3辆小车
接着又超过
那个老太太

2020/12/10


听课

早上出门前
让妻子晚走一步
在家帮忙女儿
照看下外孙
她说
“不行啊
今儿学校安排有
教学交流活动
要去听一个老师的课
我还从没听过她的课”
说完便夺门而出
我在想
这么敬业的一个人
咋他妈的就评不上
一个副高职称呢

2020/12/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