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满身机油

◎烦了







瓦黑瓦蓝

把手挡在耳朵边
听到平时听不到一些的声音
在晚上寂静的时候
尤其明显
这是我小时候发现的
那个时候的夜晚
天空要不蓝得发黑
要不黑得蓝


一天天

城市里的气温偏高
中午的时光相对寂静
松弛下来的人靠着沙发睡去
像条被摔晕的鱼微张着嘴
不能自抑地
适度衰亡


镜子  

出于怀念
我又一次地想起你
不知疲倦地想你
你我如果没有分开
你要去的流年
是否会渐失于沧海
我要去的昨天
是否要打碎时间的钟
而今江湖之远
传来你的婚期
在我之后
你终于找到侍奉的皇
我怀抱另外之人
和她相濡以沫
黄昏和迷途
和你相忘江湖
木刻成舟
欲抱头痛哭这门前的流水
与人物
在寂静中穿过
来时的路


此来者不善

还有什么逼没有装过
还有什么门没有经历过
生存还是毁灭
请全体起立热烈鼓掌之后
该干啥干啥去


花上1块钱你就可以穿越城区

你会看到一些嘴脸和另一些嘴脸
你还是会看见一些嘴脸和另一些嘴脸
出门在外
把利刃藏得很深
时间久了
难免就有点装逼的意思
话说到这里
想脱身已不太可能


肤浅了

那天
朋友和我谈起了
一个诗歌比赛
我问交多少赞助费
才拿了最佳优秀奖
他说没有钱
就没有奖
他说我满脑子
都是钱
和我谈文学
是在糟蹋文学


默默

在夜晚想起你
秋风吹乱了我的衣裳
江湖和弱水
间隔着很多山
山上没有行船
也不通火车


漂流记事

天气转凉
秋风穿过一片城中村
又穿过一片城中村
一片灰尘
相似的情感
停在秋天的傍晚


夜雨浓

这夜晚真黑,雨一刻不停的下
在这雨夜出门
一定有巨大的事情发生
这事情一定大过这夜晚的黑
和一刻不停歇的雨
那些在雨中
一刻不停奔波的人
一半是要回家
一半是刚出门


念天下苍生

修电梯到半夜
在楼顶看万家灯火祥和一片
街灯按计划排列整齐
星辰在当空
这感觉若不醉
就想哭
我的木豆
恐已入睡
天明又是万物
峥嵘
天明又是
满身机油
我努力爱这个世界
爱我的木豆
爱我偶尔附体的情怀
或者孤独
这种事情不好说
而过后
也不值一提


长安厂

四个厂门
每天进出数万人
数万人每天进出长安厂
搞生产
也搞阴谋
大多数搞阴谋的员工
不搞生产
大多数搞生产的员工
不想搞生产
长安厂的效益不好
许多人还想进长安厂
长安厂的人一多
就要扩建
靠近长安厂
那些厂中村已经拆了
长安厂的员工只好去更远的
厂中村


厂中村

厂中村的电杆炸印了
厂中村的混混在电杆旁边的商店门口抽烟
电杆炸印的时候发出一声闷响
吓坏了厂中村的混混和附近居民
厂中村的混混阻止附近居民靠近电杆
他们等村上管事的人来
厂中村的领导给供电局打电话
厂中村的电工在现场拉起警戒线
他给附近的混混发烟
混混给电工描述电杆炸印的那瞬间
混混给电工说你们这东西质量不行么
混混说操
现在啥都东西都是垃圾货
说完把烟头崩到旁边
流浪狗的身上


搞鬼

搞阴谋的大多数
不搞生产
搞阴谋的大多数
本来是不想搞阴谋
搞阴谋的大多数发现身边人
都在搞阴谋
搞阴谋的人太恐惧了
搞阴谋的大多数好不容易
不搞生产了
他知道搞生产的人心理
他知道搞阴谋的人心理
搞生产的不知道这些
搞生产的迟早
会知道这些


朝露

终日在城里奔走
习惯一只昆虫的谨慎和不安
夜以继日地扑灭生活里未知的火
和世界妥协
与抗衡
写诗的时候我有点紧张
仿佛自己落草为寇
身体成为植物
姿势低矮
寒风带走遗留的
秋天。树上的繁华不攻自破
寂静的雪尽入我怀
江湖越深
人越容易烂掉
掉入河流里成为冷兵器
寒冷在打碎着冬天
这一切
都让我局促不安
抓头发
细碎的头皮屑
似雪纷纷扬扬
落在地上
甚至低过尘埃
疲倦地看着窗外
黑夜呼应着我
深不可测
一场雪已经不可把握
就只好任它覆盖
这已经不适合再做比喻
睡了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