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国 ⊙ 天空是个秃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二十

◎祁国





在海边

为了说出我的苦
你竟然浪费了这么多的水

浪费就浪费吧
还是说出来痛快


下午

一个穿银色风衣的人
在阳光下走着

一条大街
和他一起走着

他走着走着便跑了起来
整条大街和他一起跑了起来

他的头发纷纷向后飞去
他的脸他脸上的肉纷纷向后飞去

他的风衣他风衣上的风
纷纷向后飞去

他胸中有一头头挣扎的野兽
他张开嘴巴放它们出来

他开始一路吼叫起来
那些野兽冲上半空又砸向大地

他紧闭双眼
只剩下两条激烈的腿

他穿越一辆辆急驶而来的卡车
一道道冰凉的墙壁

一根根电线杆
一群群行人

一切都惊觉到了什么
可谁也不会注意

他终于气喘吁吁停了下来
累得大口吐血

他终于像那件风衣瘫
了下去
仿佛一摊渐被风干的血迹

他睁开了最后微弱的双眼
看到一个黑影正站在他面前



与臧棣兄诗谈澳门丛书入门
            ——写于名城诗会
            

看不见的海,即
没有红绿灯公路上的修辞。
弯曲中租借台风,反作用归还
波浪中一朵浪花,成立了一个特区。

词, 有老有少。葡萄牙
卷好非物质文化渔网,
留下了葡京和新葡京
这两桩遗产公案。词的外立面,
惊人法律性相似与夸饰,并完于空洞,
总是在第一眼的惊奇中,
成为命运学的妈祖庙,未来学的教堂。

没有等于窗户。时间在石化的灯光下,
等于上下各一秒
之间的什么。非赢的正面
和非输的封底,告诉这之间的部分
不出生就没有死亡。

从威尼斯到巴黎,无重力女郎
用一双小手轻轻拉扯着商人
与革命者的两条道路。澳门
咯吱一响,一条新路正好路过。
荷官像门神抬起眼皮,看到
某人飞速旋转的眼珠
正掉落轮盘上的某个眼眶。
不许动。一动小命送。
欲望的飞翔突然凝固, 多种国家
纷纷坠落苦海。继续咬牙振动翅膀的

翅膀,盘旋于贪官
与土豪的蝴蝶效应,
盘旋于农民变成农民工
一样的虚无。是的
澳门,与其习惯夜总会
那些人的被误会,不如习惯
自身的一分为二。
必须认清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们总是被挤在门外,
总是能找到很多钥匙,却总是
找不到一国两制的那把锁。

那么多大海的词与义
在殖民一词的帐篷中喘息,避难,
复婚,并在不断的蹦跳中
苦练降落。那么多的大
和更大,包围着
一个越来越像大的小,和更小。



中秋的月亮

女犯人
伐木工人
监狱


折椅

一件衣服瘫在上面
一顶帽子掉在地上

一个人走了过来
看着

他觉得自己
已坐在了上面

他不敢多想
也不敢出声

他只是把椅子折了起来
暂时让椅子消失


途经与我同名的一座空城

从一句话的里面看见了一列火车
第七节站着小说里的一个坏人
他倚在一件生满铁锈的衣服里
脑袋是一团香烟的烟

慢慢地走轻轻地碰
门就开了
里面没有那个苏州话一样的姑娘
一些飞着的空气斜斜地往下掉

只剩下一节大火过后的车厢
抬担架的人睡在担架上
睡成一副担架的样子
那担架是这长长的铁轨


地铁

一股风
迅速地向左边砸了过去
把我左边的身体一下子带走了

我只剩下了右边
我在看着报纸
我只能看到每个字的右边
我和这些右边的字一起等着

一会儿
又一股风
迅速地向右边砸了过去
把我右边的身体也带走了


葡萄园

葡萄藤是一群群
牵着的狗

突然
冲到了我面前

葡萄一个个
盯着我的眼睛

我才发现
我也是一颗葡萄

一声尖叫
又一声尖叫

撕扯中
咬成一团

一杯红酒
在杯中不停颤抖


无人电影院

天空跟着一朵云
逃走了

我沿着地球的弧线
在奔跑

追与赶之间
其实都是静物

静到看不见我
让我什么也不是

电的葬礼
无法安插形式


没有地球的大地上


废话传奇

火车向前开
我在向后走

嘴里吸着一支没有冒烟的
香烟

在火车上
找火

这一个正要对我说话的哑巴很像我
这一个正看着我的瞎子很像我


夜游

迪厅的外面
是瓦当一样的夜色
瓦当越来越黑
黑成了一只瓦罐

瓦罐里面的我们
嗡嗡地走着
脑袋拖着身后的身体
嗡嗡地走着

有时是挨在一起的树
有时是数学一样的电线杆
有时是一句说不出口的话
有时是连在一起的两个十字路口

这城乡结合部
这性感的郊区
很多的两个人
模糊成了一个人

月球成为了月亮
月光不停地渗进我们的肉里
两只萤火虫
撞成了一团火花

爱情等于这一条黑道
结婚等于等到了这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不是出租车
正出租着人

终于回到了寄存姓名的旅馆
房间里标准地展示着两张床
一张床空着
另一张床只有一半


幸福的失眠之夜

好像有两只鞋子
从天上一步一步掉下来
掉在了屋顶上

我爬上屋顶
找了半天
也没找到

看看四下没人
忙偷偷脱下自己的鞋子
朝天上扔去

现在
有一个人确确实实拾到了两只鞋子
他一边张望着夜空一边朝家里走去


吸完最后一口雪茄

吸完最后一口雪茄
一朵朵花蕾在缓慢开放
我的口腔成了一座空中花园
这是我愿意的坟墓

——“先生,我们打烊了”
我缓慢抬起了眼皮
嘴唇间仍弥漫着
烟叶般光泽的微笑

我的脑袋是一团云雾
这团云雾轻轻拎起了我
灰烬一样的身体
缓慢地飘向弯曲的阳光的空中

是的
不得不承认
这位叫醒我的女店员
突然漂亮了很多




慢下来
比等待还慢
慢在移动
移动中
好像没动

还有一种慢
比静下来还慢

在静止的上面

现在
我在看着
一滴雨慢慢地下着 



秋天是

秋天是蓝天悬挂的镜子
总是有走路很慢的人
在镜子与镜子
与镜子之间经过

灯火
渐渐弯成了地平线
我回过头来
吐出果核


我一生的工作

给一句话的一半
脱下裤子

让五楼
直接来到了窗口  


用远去
关闭一条大街

打火机的火苗
做成了我的脸

一场大雾
正在燃烧

献诗

天空是个秃子
掉光了头发

一个工人扛着一根青草
来到山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