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783-1791

◎秦匹夫



泥沙集1783:冷风吹得我一缩

下午5点钟左右。冷风吹得我一缩
一缩。就是收紧
就是原先蓬松的被压实了
一些胆怯的。虚妄的突然消散了
坚强和真诚的依旧存在
也即是。类似一种坍塌但是并没有倒下
虽然猛地矮了一截
但是一缩之后却又是挺立

泥沙集1784:十月初六日夜与暗夜兄游松树林墓园

喝至二晕。阳气太盛
扔掉酒杯点上烟。我们要去幽寂处走一走
所谓阴阳调合也。现在我们火气太旺很不好
需要一些坟墓之地的阴气来冲淡一二
实际还是酒喝多了。酒壮怂人胆去干平日胆怯之事
于是我们走进松树林。看见了层叠的坟墓
秋日松针落得厉害。其坠落密密麻麻
酒之翅与松针之轻滑
使我们像两个幽灵
从一个墓地飘向另一墓地
尤其遇到短寿的墓主
松林里两点幽光发出的哈哈笑声
非常瘆人

泥沙集1785:风吹纸马

半夜。场院上刮起了大风
风吹纸马。吹纸钱
吹纸车。吹纸房子
吹过这些的风又去吹孝子
低头行走的孝子
身披白色的孝子
沉默飘忽的孝子
吹过这些的风又来吹火堆
它把火堆。吹出了一种呜咽的红色

泥沙集1786:挖土豆的女人

我挑了一个柔软的所在坐下
刚好可以看见下面平地上挖土豆的女人
她不一定非得是个女人。也可以是个男人
年龄上。也可以不像现在这样
可以再年轻一些。饱满一些
也可以再老一些。鬓角青丝变成白丝
他们躬身。挥动锄头
灰暗的身影与脚下的土地渐渐融在一起

泥沙集1787:乳白色

早晨被乳白色覆盖
近处又稀薄了些
能看见一些存在的轮廓
人们压低声音行走
如非必要。尽量不发出声音闷头赶路

泥沙集1788:青花瓷

我叫青。她叫花
一只妙手嫁接一般把我们弄到了一起
开始几日我们完全睡不着
来自对方的。闻所未闻的
使我们通宵不睡。通宵呼号
现在则渐渐沉静了。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漆黑里。我们弓身抱在一声
形成一个散发微光的圆润

泥沙集1789:骏马

在冬天会有一群秸秆依旧伫立
茫茫霜天下什么都在倒伏。败坏
这些还在挺立的就是正在奔驰的

泥沙集1790:卧榻图

当两个人真正热爱时。就完全不分彼此了
就再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了
当两个人躺在床上。也就是一个人躺在床上
这个人。他有四个手四个脚两个头
他仰面袒露于大床上
因为高傲产生的孤独
使他决定进行某种自足
也即是如自慰一般四足四手交缠
一个头去碰另一个头

泥沙集1791:一个老人的告诫

有几次我老了
都是在绝望时。疲惫时
年轻的身上出现老人的体征
佝偻。双目无神
一个人沿着街边慢慢走
这实际是一个情绪弥漫的青年
缺钱。缺爱
都是可以再想想办法获得的
现在。当我真的老了
反倒想直起腰杆。双目再现神采
但是都不可得了
疲惫时常袭来。绝望只会发疯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