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诗作4首

◎林思彤



〈你来的路上〉

你来的路上,景物往后退
时间还没有往后退
你还没来的时候,日落蛾
还小,还没有名字
人们以为她会是蝴蝶

你来的路上,那些
过往的不可回返的影子
在时间的长廊旋转
一个微细的世界成形
等待你的命名,等待你
轻轻吹一口气,说:
事就这样成了。

你来的路上,玻璃让你交出
一双漂亮的带笑的眼睛
若将我的眼泪,倒进你的眼眶
星星会被淘洗得更明亮吗?

你来的路上,时间往后退
一把细细的沙,始终没能通过
细细的瓶颈。在你即将抵达的终点
落日已将晚风的心意写在沙滩上
我蜕下的厚茧,正在燃烧


〈好年华〉

我给你大把大把的光阴
让你挥霍,并且辉煌
在深夜的暴风雨来临时
我与你交接身体

我给你轻柔地穿越伤害
的捷,它是荒芜的花园
唯一的通行证在你手中
请握紧它一如握紧我的手

我给你细雨般缠绵且慎重的吻
给你爱,却不围困和狩猎
给你利爪和尖牙,但不伤害你
请将我置于胸前犹如护心镜

我给你名分,天空
傍晚的彤云和璀璨的晨曦
那些挪不开的好年华
--永以为好。


〈晚安星星〉

晚安星星,我们闭上眼睛
让深蓝的丝绒褪色
纯白的鸟鸣,将月光染成
我们熟悉的样子
你,就躲在星星的梦呓里

星星晚安,倘若我突然
睁开玫瑰的眼睛
是不是树梢会缀满绛紫的花瓣
像雀斑,散落脸颊
竟也是星星爱笑的光斑

零碎的笑声
是放在小河底处的绿宝石
当你悄悄踩过滴溜溜的小河
惊觉河水,还是上一秒
想偷溜的水,只是舍不得
匆忙地经过你。滴溜溜的水滴
转呀转的--

只为了向星星道一声晚安。


〈童童睡着了〉

天都亮了,星星也睡着了。

童童的眼睛,是圆圆的弹珠
又是小哥哥握在掌心的太妃糖
溶化,就流出奶油和蜂蜜

小哥哥的眼睛藏着秘密
有一点点杏仁的苦涩
和一点点亮晶晶的期待
包裹成童童最喜欢的杏仁巧克力

今天还是个好天气吗?
天亮了,童童抱紧星星
一起登入梦境

童童在睡梦中的嘴角
勾成杏仁般的弧线
这是今晚隆重登场的上弦月
旁边有一颗星星,像小小的痣
是小哥哥的附点音符
一首小夜曲,在星星和童童
交换温度的夜晚,窃窃私语

李芜赏读:

林思彤原名为冯瑀珊,后从母姓并改名;其「转世」的故事,记录于《艳骨》所收录的〈辞祖〉一诗中。下引其中两段:

  父母离缘,林氏早已不是冯家人
  含辛茹苦养育一双儿女。我父
  待妻儿如何,先祖在天之灵尽知
  曾令我深深埋怨有父如此
  毁我半生,埋怨先祖未能护佑

  儿行年三十七,一事无成
  恨女身未能成器,未能荣耀冯家
  未能改变我父脾性。今日惟求
  先祖哀怜,允儿随林氏

个人拜读林思彤诗集《艳骨》后,认为她是台湾七年级诗人特为优秀的几位之一,有兴趣「查证」的读者,赶紧抢一块「艳骨」收藏,想必亦会如我,着迷于思彤诗作中满溢而出的感情,与挥洒自如的笔端。况且,思彤创作之勤奋,以及她对于诗集质量的重视,亦值得一提:《艳骨》所收录之诗作,其实还不到诗人2013年至2020年间创作总量的十分之一,她经精挑细选后,方肯集结出书。诗人及其诗集之创作质量,与本篇关连不大,仅略述之,底下言归正传。

这首童诗,据思彤于艺文社团「窃窃诗语」中所述:「与友人在线聊天时,友人提及『天都亮了,星星也睡着了』,似乎可以从这句启始,写一首童诗,这首诗因此诞生。」一般而言,我会建议读者在阅读作品之时,先不把文本中的「我」等同于作者,不过此诗中的「童童」,因「童」与「彤」谐音,或可视为思彤自身的幼龄化展演;而对象是「小哥哥」,是「星星」,或为她所提及的「友人」;当然,我们也可把「童童」当成每一位可爱的孩童,对着他们的小哥哥、星星述说情感。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首生动的童诗。

次段描写「童童的眼睛」甜如太妃糖,被小哥哥握于掌心便「溶化,就流出奶油和蜂蜜」,流淌着甜蜜感。这样的诗句,若以成人的口吻道出,不免过于甜腻,但以孩童的眼睛来展示,则显得可爱、浪漫;而小哥哥的角色定位,则比童童年纪稍大,他的眼睛「藏着秘密」,带点「杏仁的苦涩」和「亮晶晶的期待」而暧昧难明,无论小哥哥藏着什么心事或有什么期待,对童童这边来说,仍是她「最喜欢的杏仁巧克力」,都是滋味宜人的。
 ​
第三段则是童童对「今天」(之后)的期待感:「今天还是个好天气吗?/天亮了,童童抱紧星星/一起登入梦境」。

结段延续上一段的期待感,更显得温馨甜美:童童在「抱紧星星」的美梦中,露出微笑,「今晚隆重登场的上弦月/旁边有一颗星星,像小小的痣/是小哥哥的附点音符」,上弦月与一颗小星星的点缀,让画面显得柔和,彷佛流泄出美妙的音乐,「一首小夜曲,在星星和童童/交换温度的夜晚,窃窃私语」,这是个自带小夜曲的梦境,最后以星星和童童相拥而眠作结,是两人间的「窃窃私语」。另一个微妙的点在于,此诗首发于窃窃诗语社团,结句似乎也故意与社团名字呼应。

以上之诠释,仅供有心人参考;大家以轻松愉悦的心情,来阅读一首天真活泼的童诗(情诗),自亦无妨。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