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11月之一)

◎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705)》

"现在我是一个
连梦都不做的人了⋯⋯"
1999年冬
我在北京龙脉诗会上
如是说:
"所以我格外珍视
盘峰论争的激荡
珍惜对知识分子的仇恨⋯⋯"
那是一个时年33岁的
青年诗人
对庸常凡俗的
生活与生命的
警惕与反抗
但是没人听得懂
(正如我太多的发言)
甚至有人认为我
丧心病狂
再也不和我

但是
缪斯在上听懂了
2010-2020年间
在我岁数更大的时候
1704个梦
构成了当代诗史上
最不一样的
超绝文本



《梦(1706)》

一辆旅游大巴上
坐满了
《新诗典》诗人
貌似是行于
大疫之后
重归于正常的
世界的某处
有人建议
像过去那样
在车上开场诗会
但有人表示
要安静补觉
我让大家举手表决
结果是
赞成开的略少
以河南诗人为主
反对开的略多
以陕西诗人为主
也就没有开成



《梦(1707)》

昨晚看了
由三部电影组成的
烧脑系列
夜里做的梦
也便烧脑起来
好像是一帮诗人
相约到海底集合
有的去了
有的没去




《梦(1708)》

不是所有的梦
都可以构成诗
在我这里
一码黑不写
无诗意之乱象不写
狗屁不通之呓语
不写


《梦(1709)》

刚被白立
在现实中
批判过的谎言
又出现在梦中
一个人物嘴上:
"我是易胖体质
喝凉水都长肉"
我对他的反驳
与在现实中
一模一样:
"饥民也有易胖体质
但就是没有一个胖子"


《梦(1710)》

不知道谁家的
女娃娃
在教训我:
"吴叔叔
你想教训我们
就该把父亲
当得更好才是!"
我正尴尬着
斜刺里杀出
她妈
抢白她道:
"吴叔叔
比你爸
父亲当得好太多!"



《梦(1711)》

毎次向左翻身
便是一阵
钢琴的轰鸣
只是因为左臂
有一处顽固
未愈的扭伤



《梦(1712)》

貌似是《新诗典》
十周年联欢晚会
以各省直辖市自治区
为单位出节目
一个年轻男诗人
召集天津诗人登台
准备表演京剧
我说:
"怎么没有徐江?"
演出开始
"苏三离了洪⋯⋯"
徐江在观众席上开唱


《梦(1713)》

给母亲买了
一套房子
掏房产证时
怎么掏
也掏不出来
把我急了个
半死

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705)》

"现在我是一个
连梦都不做的人了⋯⋯"
1999年冬
我在北京龙脉诗会上
如是说:
"所以我格外珍视
盘峰论争的激荡
珍惜对知识分子的仇恨⋯⋯"
那是一个时年33岁的
青年诗人
对庸常凡俗的
生活与生命的
警惕与反抗
但是没人听得懂
(正如我太多的发言)
甚至有人认为我
丧心病狂
再也不和我

但是
缪斯在上听懂了
2010-2020年间
在我岁数更大的时候
1704个梦
构成了当代诗史上
最不一样的
超绝文本



《梦(1706)》

一辆旅游大巴上
坐满了
《新诗典》诗人
貌似是行于
大疫之后
重归于正常的
世界的某处
有人建议
像过去那样
在车上开场诗会
但有人表示
要安静补觉
我让大家举手表决
结果是
赞成开的略少
以河南诗人为主
反对开的略多
以陕西诗人为主
也就没有开成



《梦(1707)》

昨晚看了
由三部电影组成的
烧脑系列
夜里做的梦
也便烧脑起来
好像是一帮诗人
相约到海底集合
有的去了
有的没去




《梦(1708)》

不是所有的梦
都可以构成诗
在我这里
一码黑不写
无诗意之乱象不写
狗屁不通之呓语
不写


《梦(1709)》

刚被白立
在现实中
批判过的谎言
又出现在梦中
一个人物嘴上:
"我是易胖体质
喝凉水都长肉"
我对他的反驳
与在现实中
一模一样:
"饥民也有易胖体质
但就是没有一个胖子"


《梦(1710)》

不知道谁家的
女娃娃
在教训我:
"吴叔叔
你想教训我们
就该把父亲
当得更好才是!"
我正尴尬着
斜刺里杀出
她妈
抢白她道:
"吴叔叔
比你爸
父亲当得好太多!"



《梦(1711)》

毎次向左翻身
便是一阵
钢琴的轰鸣
只是因为左臂
有一处顽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