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三首)

◎泉声



雨夹雪的上午

对面的栎树坡
耸立着,仿佛是惧怕寒冷的毛发
几只飞叫着的长尾鹊
去了前天,三个孩子滑落叶的地方

雪,落进水洼里
像扑灯的蛾。小女贞扔下的
一片黄叶,承载着老年的杜甫
也只是瞬间

小村如一首冬眠诗
偶尔的鸡鸣,似乎与时间无关
也许,只是为了在空寂中
彰显另一种空寂

整个山坡看上去完好如初
一棵高大的柿子树
也因年迈而放弃,那个仿佛麻点
或,虫眼的土窖
2020.12.1


传说

“东汉末年,王莽撵着刘秀,
到了鲁山西南山中,时至盛夏。”
“编,你就瞎编吧……”
过路女人剜了他一眼,撂下这句话
两个半大的孩子,看她
又看他,不解的表情转瞬即逝
“从土桥沟那儿沿河而上,
绕过东岗,到了大柳树下。”
小眼眯:“是长来家?”
“不是,大河边。”大眼灯纠正说
“刘秀牵着一匹枣红马,
从白沙滩斜进村子,
遇见永录,问……”
“这两天你咋没去看戏?嘿嘿。”
“你别打岔,听咱伯说。”
“问他,老乡,能否借住一晚?
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团灰布。”
两只麻野鹊喳喳,喳喳
飞向了河对岸
“永录乜斜着鼓囊囊的灰布团,
不知里面啥宝贝,但,
他断定是件稀罕物。”
“有是有,不过,我带你去才中。”
“那,有劳先生了。”
一只黑狗不知为什么在狂叫
“刘秀说罢,把灰布塞进怀里。”
“伯,他是不是想要带路的小费?”
小眼眯没说完
大眼灯踢他“就你话多。”
“两人走过金龙庙,向西。”
小眯眼抢着说“花录家?
怪?(唉,他死了)?张二?”
“都不是。干店就在花地沟,
沟口,那块堰滩地,
竹杆园是它的影壁墙。”
“乖乖,恁大!”大眼灯惊讶着
“说,说到哪了?”
小眼眯“先生领着过小庙了。”
“哦,领,也是白领。
那刘秀掏出的灰布是擦汗巾。”
“话说永录嘀咕着,白跑一趟。
将要踏上第一块达石过河去。
扭头一看,天啊!
下河的路上起风了?
咋扬起那么多土呢……
只见一群人马,在渠头停下。”
“不走了?”小眼眯问
“你没看咱伯点烟吗?”
大眼灯怼呛道
“去了那家最大的车马店,大门两边的
红灯笼,据说牛腰粗。”
小眼眯问大眼灯:“你知道是谁家?
根长。嘻嘻,他还见过王莽呢。”
“他哥见过吧,他哥好看戏。”
“中,伯有点事,
今儿就说到这。”说罢
逆着落日,出了村
2020.11.20


九月二十九日夜

轰鸣声越过小村
裂开的寂静又一次弥合
我独居的院落
溪水,从舞台和观众席下流过

敞开的门
不时有凉意侵入
一个长衣女人的身后,跟着
一只跛脚黑狗
在转存的太阳下

七星石,线柳,望山园
格桑花像银河
月光似的墙上,刘十九与汪伦
如经验老道的渔翁
在同一片江域谋生

辛夷林后
仿佛一团烟雾
那是白天。紧挨山底的杨树
它网状的树冠
从没有成功地捕获过一只山雀
2020.11.15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