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等20首

◎雨人



《读诗》


阿尔说他写即景这首诗
是读了博尔赫斯的<致一枚硬币>
他把硬币抛入大海
进入完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的世界。
我想这枚硬币就此脱离人世间
作为货币流通从一个人的手流向另外一个人的手
沉入大海深处
成为一个纯粹的金属。
我也想变为一枚硬币
飞向火星。


《打虎》


在梦中
我打老虎
老虎说不要杀我
我是受保护的动物
呵呵!那样等到10年后的事了。
老虎说,这是演戏,不必当真。
我说,我要再现历史的真实。
老虎说,那不过是小说里发生的事
连你也是虚构的。




《作品》


我翻捡过去留下的影印件
再看几年前写的书法
有点笨,有点拙
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但都被我当废纸临帖了
现在再写已不可得
虽然技法纯熟
写不出那个样子了
就像现在的我不是当年的我。


《麻雀》


扑棱
一群麻雀
飞到光秃秃的树上
像一片片树叶。





《苍蝇》


世人讨厌
的苍蝇
到了他的笔下
充满生的欢喜。


《嘻哈》


妻子说她班上很聪明的小男孩
上完胡萝卜先生的胡须
这堂童话故事课
晚上趁他爸爸睡觉时
在他的胡须上抹上番茄酱
第二天他告诉老师
他爸爸的胡须并没有长长。
但我更为朝鲜运动员吃惊
他用参加体育比赛的撑杆
跳过3米高的铁丝网
成功脱北进入韩国的土地。





《赶猪人》


尼日利亚喜剧演员k
在一场婚礼上
带着6个女子
穿着灰白的珍珠连衣裙
女模特高挑的身体与凸起浑圆的孕妇
结合成奇妙的张力
围绕在他的身旁
她们同一个时间
都怀上他的孩子
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他曾被警察逮捕
因其用狗链拴在女友的脖子上
参加晚会。
这已超出我对男女关系的想象
一个乡下的赶猪人
每年夏天带着种猪
到每家配种。


《凸凹镜》


在超现实主义画展上
女人的脸安在麋鹿的身上
或野兽的身体长出五六个男人的头
这不同于古罗马神话里的人头马
而是现实里的人。
在培根的画作里
教皇坐在一把黑伞下
身后是被屠宰的猪的尸体挂在铁钩上
嘴角露出屠夫的微笑。
在另一幅肖像画里
他的朋友如遭受暴打后
肿胀的脸庞
呈现出小儿麻痹症、神经官能症
抖动、扭曲的神态
多像凸凹镜剥下灵魂的外衣。





《马拉多纳》


张膑在85同学圈里
链接马拉多纳去世的消息
说正是马拉多纳(86年率领阿根廷足球队赢得世界杯,那时我们在上大学)
他才开始踢足球。
洪远,你还记得吗
你说我若左脚射门,你能守得住;
若换成右脚射门
你就守不住了。
可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只知道后来马拉多纳
放弃了足球生涯
开始酗酒、吸毒
闹出许多绯闻,身体也长胖了。


《云图》


我把画的四张抽象画
扔到垃圾桶里
后来想想
又捡回来
贴到卧室房梁顶上储藏室的木门上
(多年前木门就开始脱落油漆,我也一直懒得重新刷。)
妻子说,她没有注意到,看到微信上我晒出的图片,才看见。
真难看呀!
晚上睡觉时关灯
借助窗外的微光
只看见四团黑影
早晨起来时
射进的光线
让黑墨中渐渐露出
红的、紫的、黄的色彩
如一幅幅星空云图。





《嫦娥五号》


电视上看见嫦娥五号登陆月球
传回的画面
“比沙漠还要荒凉呀!”
我对妻子说
这就是千年来我们一直仰望的月亮。


《黑鸟》


草地上落了一只黑鸟
我打太极拳的时候
我之所以叫它黑鸟
因为我不知道它是什么鸟
早些年我第一次看到它
是在何多苓的一幅油画上
它飞过一个藏族女孩的头顶
当时我觉得很神秘
又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看山》


看完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再看西方油画家画的山居图
感觉完全不一样
油画是按照现实中人的视角
去画的
所以只有一个方向。
而在国画中
有好几个视角去看山川
集中在一个画面里
就如现代小说把不同时间的叙述
放在一部小说里。


《骑车》


早晨,我练拳时
隔着栅栏
每天这个时间准时
有一辆卡车拉着一车水果
一半红色的苹果一半白色的雪梨。
也有意外
一个男子骑着老式自行车
后面托着一个女的。
让我想起大学毕业时
带着女友刚骑几步
就与别人的单车相撞
那时我刚学会骑车。





《画画》


画完画后
剩有余墨和颜料
倒了可惜
我就在一张废纸上
随意涂抹
就是一幅抽象画了。
一了在嵩山上
乱石堆里
画一些神兽
山上除了他
没有别人看到。


《口》

老师,“嚣”
四个口,查那个口呀
妻子说,那个口都一样。





《冬天的树》


我在花园里转
入冬后
树叶的颜色更重了
像那天我画完画
把多余的颜料倒入盥洗池
从上而下倾斜流出
形成纵横交错奔涌的色彩。


《墨迹》


4年前,这面墙重新刷过
现在墙面上留下
我每天写大字时不小心毛笔蹭到墙上
的墨迹
渐渐堆积时间生长的杂草。





《描写》


他在她裸体的背上
书写狂草
黑色的线条在白皙的肉体上蔓延
我想到法国新小说中描写
一滴血从倒在地摊上裸体女人脖子上
顺着乳沟、小腹、大腿
流向旋转的楼梯
滴落在一个男子的头顶
他正坐在椅子上抽着烟
朝窗外的远山望去。


《书写行为》


最近微信上传着一个行为艺术:
一个人用毛笔
写了81个诗人81首现代诗。
说过去书家只写唐宋诗词
其实不然,晋朝王羲之的手迹
大多写的是:
橘园得佳果三百枚
特奉上
或闻此悲催
腹痛难忍等日常琐事。
到日本的井上有一
则用大笔狂书
一匹狼。
嵩山上的一了
在墙上、地上、石头上、身体上
大书囚字
要比现代诗简单多了。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