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谈艺两则——社会危机与文明危机

◎吴季



一、赵无极和毕加索


  吴注:赵某人是40年代后期赴法学艺的巨富子弟,也到毕加索那儿蹭过热度。欧美艺术界兴起的“中国(古代)文化热”给了这些人不少便宜,也能玩玩中西合璧了。赵某人的画到世纪末还卖了天价……这个对话,就是轻蔑一下在反共污水里泡澡泡得心旷神怡的文艺人士。“甲”即本人。

  源起:某人转文《赵无极:现实主义不仅否定了艺术,也否定了传统》

(导读:赵无极:中国的传统绘画艺术是非常丰富美妙的,你们为什么都拼命去模仿苏联的现实主义呢?要摆脱苏联遗留下来的恶劣影响,苏联的现实主义不仅否定了艺术,而且也否定了中国传统艺术的特色。)【其余从略】



  这个标题让我想起毕加索同志对张大千同志的抱怨:西方没有艺术,白人没有艺术,最有资格谈艺术的第一是你们中国人,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跑到巴黎来学艺术……



  那是人家懂得谦虚



  呵呵,哪有这么简单。老毕在抱怨时,同时推崇日本人、非洲人的(传统)艺术。但是现场没有日本人和非洲人供他谦虚



  他怎么不来中国学?还做了那么大量的西方艺术创作



  对老毕们来说,他们的“西方艺术创作”意味着“反西方艺术创作”



  那“西方”是个什么概念?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阵营)。简单说就是欧美



  糊涂了糊涂了……我
  【百度“毕加索”……“现代艺术(立体派)的创始人,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



  赵无极和老毕的区别在于:前者没有后者的“西方文明危机感”。
  如果你作为白人高级知识分子,经历了一次,甚至又经历了一次在欧洲发端的世界大战,你可能会理解什么叫“西方文明危机感”



  这是另一个大问题了



  没考虑过这个大问题,怎么理解毕加索们呢?



  危机感应该是一种自觉意识,与什么才是艺术什么不是艺术应该不同



  我们是没有精神危机的一代,两代,三代……也许早年有,那已经是跟青春痘一样的往事了
 
二、庞德一代


  【朋友在某校讲课,问我电脑里还有没有早先的《庞德诗选》电子版。我没找到,给了个网址,告知“我整理过和文艺资料基本上都上传到这里”。朋友回了句“估计没有反动的庞德”。后来聊了聊】

  庞德也好,艾略特也好,他那一代精英知识分子的激进或反动,大多是对社会危机的反应,在这些知识分子身上就表现为对西方文明危机的反应。所以,庞德从中国古代文化找出路(包括后来在法西斯身上找出路)。还有很多人从日本文化、非洲原始文化找出路。中国文化热,此后绵延了几代。

  对中国人来说,道教和禅宗可能意味着解脱、看开,但很少意味着反叛、抗争。更不要说儒家,首先讲的是秩序。在当代中国,热衷于信佛的多是保守的老板和知识分子,乃至官员。而对二三十年代以至五六十年代开始的想要另找出路的欧美知识分子来说,这些东西确实他们精神反叛的武器,用以对抗(至少是补救)西方文明,实际上就是对抗资本主义的工具。

  我翻译的那位美国工厂诗人沃斯,最早就是受这种风潮影响的。我写勃莱的那篇小文,也是为了把这个线索稍微理一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