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怔与地雷|乌城2020年11月诗存

◎乌城




外地人

本地人刘姐
渐渐从父亲去逝的
阴霾走出
她说
看看火葬场
外地人
冷冷清清
送走亲人
我们这些本地人
起码办了个
热闹的葬礼

2020-11-20

  
《挨打的原因》  

苕帚把
打在肩膀上
有几下
打在脸上
我就那么盯着母亲
不躲
也不哭
母亲下更加用力
我叫你不躲
我叫你犟

我还是长了记性的
下一次母亲远远地一出现
我就跑
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被母亲按在地上
狠狠地掐里裆肉
我想起来哭
嚎啕大哭
可是母亲掐得更狠了
我叫你哭
我叫你见了我就跑

2020-11-18


《魔怔与地雷》

我有个远房二姑父
是建筑队上的泥瓦匠
手艺不错
亲戚们盖房子
都找他帮忙
都叫他二魔怔
又都没见过他发疯
据说他在朝鲜
踩上了地雷
是颗反坦克雷
他太轻了
没踩响
但是人被吓疯了
提前回到国内
喝酒时别人问他
雷没响
咋把你吓疯了
他就急
谁说我疯了
谁说地雷没响
你看我这条腿
不是瘸了吗
别人大笑
那不是你狗日的
在工地上摔的吗

2020-11-10

  
《与女儿微信聊天》  


“我们要飞向何方?”

“我打算一会儿去码头整点薯条。”

“你误会我了伙计,
我说的是咱们这一辈子的终极目标。
归根结底,活着是为什么?

“为了待会儿去码头整点薯条。”

上面是上高中的女儿发过来四格漫画上
两只鸟的对话

我说,“哲学鸟,要把自己绕进去了,
整点薯条,然后去南方暖和暖和。

女儿说,“啊,好馋薯条!”

2020-11-3


在一家不常去的饭店

跟值班经理
到后厨
为母亲盛了
一小碗山楂
值班经理很干练
很有礼貌
微笑着对我说
您还是那么年轻
一点儿都没变
我一怔
我们在哪见过吗
你是我教过的学生吗
哪一年的
他忙着手里的活计
连一秒钟的愣神也没有
依然微笑着说
您常来我们店里
我记得您

2020-11-30


教诲

住在铁路边的
习惯了
火车经过的声音
住在机场附近
飞机航线下
你迟早
也会习惯
飞机起落的声音
要学会
在这时不说话
说话别人也听不见

2020-11-7


球神

年初走了科比
年底
走了马拉多纳
这是神
在显示
他存在
并且
爱看球

2020-11-26


《晚归的外卖小哥

没有椒盐烧饼了
只剩鸡蛋灌饼
炒冷面

那算了
不吃了

2020-11-27


树林里

秋风吹起
落叶上衣角的影子哗哗响

2020-11-7


十一月一日

气温低
叶子黄了

车辆

和树木
都是静止的

2020-11-1


早餐

用牛奶
冲了一杯麦片
切一片面包
母亲看到
说营养不均衡
又为我做了一份青菜

2020-11-1


一个同事觉得自己挺幽默

他摸了摸我的衣服说
听说你是诗人
一点儿也不湿啊

2020-11-7


听读诗音频

孩子的声音
短促
响亮
但是完整

大人的声音
舒缓
低沉
总有些
留在身体里
没发出
或者发不出

2020-11-17


沉默

冷血动物的安静
暗藏杀机

2020-11-18


后悔

分手时
他说
把吃我的
喝我的
都给我吐出来

这太像
小时候过家家
她哇的一声
吐了出来

2020-11-18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