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下旬诗作

◎巴枣



豆筋

女儿吃素
岳母担心
她营养跟不上
小外孙没奶水吃
特意买来
8根豆筋
看我做菜时
挑来挑去的
妻子好奇
“这些豆筋
难道不一样吗
有啥好挑的”
“长的
是初始起锅的
营养成分和口感
更好
短的
是后面起锅的
相比就差远了”
“感觉你啥都懂啊”
“不是我懂得多
是我凡事
爱动脑子而已”

2020/11/21


专家

菜市场里边走边看
一个卖藕的老头
叫住我
让我买他藕
瞅了一眼
我说
“你这藕
不适合煨汤”
“大兄弟
你看清楚了
这是正儿八经的
鄂莲藕
最适合煨汤”
“老哥
你这藕
骗得了别人
骗不了我
我家以前
栽种过藕
这藕是水果藕
适合炒藕片吃
是稻田套种的
所以看上去
像鄂莲藕”
“哎呀
今天碰到专家了”

2020/11/21


抖手

上菜市场买菜
在家早餐店门口
看到退休的
市人大副主任L
坐在那儿喝早酒
不禁想起以前
他有次来单位调研
留下吃饭时
酒桌上
手抖得特厉害
给人感觉
已经不胜酒力
同事老S想看他
喝醉酒的笑话
主动给他敬酒
一杯接一杯
L没事儿
S先趴下了

2020/11/21


母亲劝弟弟

你以后再有钱
千万莫借给你大妹
她又不是没钱的人
她跟你借钱
无非就是
想把生意
再做大些
人心不知足
生意做得再大
都不会觉得大
长期这么下去
迟早有一天
她会掉进
粪窖里去
所以
你借钱给她
就是害她
也是害你自己

2020/11/21


母亲的警惕性

卖豆腐的摊贩
转到父母门口
母亲买了
一块豆腐
和半斤千张
给摊贩一张
百元票子
摊贩说
“你这老婆婆
是个有钱人啊”
母亲赶紧解释说
“我女儿每次来
都带菜我们吃
昨天没工夫买
就给了我
一百块钱”
摊贩走后
母亲说
“我不跟他这么说
万一他在外面宣传
说我有钱
那还不招贼啊”

2020/11/21


母亲劝小妹

小妹家境不太好
平常舍不得花钱
如果一个人在家
就到父母那儿
蹭饭吃
我和大妹
买给父母吃的
水果和零食
差不多
她要吃一半儿
母亲说她
“你要改改
你的世界观
把钱看淡些
不然
哪天我跟你爸
把眼睛一闭
那就有苦
等着你受呢”

2020/11/21


母亲劝大妹

大妹遭骗
损失近200万
母亲得知后
劝她
“从今往后
你在生意上
别太上心了
你要知道
再混几年
一晃就60岁
该放手歇歇
过几天安稳日子了
说个不中听的话
你结交面那么广
万一有个啥事儿
我们都不知道
该上哪儿
去找你”

2020/11/21


红包

大妹来看望女儿和外孙
给了个1000块钱红包
妻子说
估计她被骗的钱
大多数没追回来
不然
就她平时花钱的习惯
还有喜欢男孩的个性
怎么着也不只
给这么点儿
起码得2000

2020/11/21


兄妹之间

大妹早上过来
看望女儿和外孙
妻子问她
“你咋有空过来
被骗的事情
处理得怎么样了”
“不处理好
我哪儿敢来见哥哥呀”
“你哥也是为你好
钱都追回来了吗”
“差不多
借二哥的钱
都还他了”

2020/11/21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

直到女儿
回家坐月子
小外孙出生后
自个儿做了外公
要留在家里
照顾外孙
回不了父母那边
心里面干惦记着
方才理解了
什么真正叫做
上有老下有小

2020/11/21



圆满结局

老王生前
留有口头遗嘱
死后将房子
赠给服侍他18年的远房侄儿
没想办理过户手续时
老王两个亲侄儿
不予认可
将堂哥告到法院
说他无权继承房产
他们也承认
自个儿没尽孝道
所以也没打算
要那套房子
希望法院
将房子
判给国家
宣判之前
法官举行庭下调解
哥仨最终达成协议
堂哥拿出30万
给了哥俩

2020/11/22


起名

岳父打电话说
“我刚得知
你外孙名字
已经起好了
晓得太迟了哟
如果能够改动
建议把后面两字
颠倒一下顺序”
我笑着说
“我才懒得去管
下一代的事情
随他们怎么起名”
“作为外公
你咋能这么
不负责任呢
我的意思是
能改则改
实在不能改的话
也就只能算了”
忽然想起
女儿出生时
岳父问我起好名字没
在我报出女儿名字
并讲明起名寓意后
岳父呆在那儿
一直没有说话

2020/11/22


笑不起来了

听说一个
素来不待见的家伙
因为手中有权
整天在外
大吃大喝
高血压发作
住进了医院
心情一下大好起来
但也就一两秒钟样子
很快我就想到
哪天
我有个啥毛病
指定也会有人
像我今天这样
幸灾乐祸

2020/11/22


奶粉

外孙出生
赶去超市
买了盒奶粉
单价285元
妻子今日
在网上照样
买了一盒
只要131元
我说
“你平常不老说
那家超市东西便宜吗”
“说它那儿东西便宜
别人就不赚你钱
专为你献爱心呀”

2020/11/22


潜台词

菜市场买香菇
前面一个大姐
刚挑了些差的
称重后付钱时
看我拣好的装袋
她跟摊贩聊起来
“和我们女人不一样
男人买东西
跟年轻时候
找媳妇样
总爱拣漂亮的”

她潜台词是
男人好色吧

2020/11/22


内伤还是外伤

右上臂韧带拉伤
抱外孙时间久了
疼得不能动弹
妻子安慰道
“韧带拉伤
属于外伤
应该没事儿
时间长点儿
能自己恢复”
我追问她一句
“那骨头伤了呢”
“骨头伤了
也是外伤”
妻子说完
似乎又觉不妥
于是赶紧更正
“骨头伤了
还是算内伤吧”
女儿故意问道
“那到底是内伤
还是外伤”
妻子哈哈笑起来
“我知道我说不好
你们就想看我笑话
我不说了”

2020/11/22


划错重点

做好午饭
让妻子先吃
我抱着外孙
在客厅溜达
她吃完换我
没想
她吃完后
跑进厨房
洗起碗
刷起锅来
我说
“你不知道
接下来的任务是啥吗”
“哦,对不起
跟我班上学生
看书样
划错重点了”

2020/11/22


温柔男人

女儿请妻子
给外孙洗澡
妻子说
“这事儿
还是让你爸爸来吧
他比我心细
动作轻
我没他做得好”

2020/11/22


惊恐

午休被电话吵醒
拿起手机一看
是岳母打来的
“怎么了
棉花和孩子怎么了”
吓得我一骨碌爬起来
拉开卧室门
一眼瞧见女儿
抱着小外孙喂奶呢
赶紧告诉岳母没事儿
“我刚才午休起来
打开手机一看
发现她二姨
给我发微信
说棉花在医院
让我别去了”
挂断电话
再回味
岳母这番解释
哦,80岁的老岳母
一定是看误了
那条微信
指定是二姨子
一周前发的
说的是女儿
在医院生产

2020/11/22


母亲给大妹的忠告

你一个女人家
少在外面交际些
交际人太多的话
时间久了
别人会
在网上发现
你有多少钱
有多少套房子
会打你歪主意
指定啥时候
把你骗出去
谋你钱财
搞不好
落得个
人财两空

2020/11/22


小外孙哭闹

每次听到
小外孙哭闹
我就跟女儿说
“他哭得太惨了
你想法子
哄哄他嘛”
“他哪儿惨呀
不过是你心里
觉得他惨而已”

2020/11/22


不怕

母亲问弟弟
咋敢一次性
借那么多钱
(59万)
给大妹
弟弟说
怕什么啊
她这次投资
即使全都亏光了
还有那么多房子呢
随便卖一套
就够还我

2020/11/22



庆幸

凌晨4点多
家里突然断电
因为学校
新近换了电工
充值卡不能插
得先用他的卡
把电表底数
全部清零
显然
这个时候
不可能请他上门
外孙正在哭闹
家里漆黑一团
女儿打开手机
代替照明
妻子说
“再有一会儿
天就要亮了
幸亏昨晚没停呢”
本来心情糟透了
听妻子这么说
又深感庆幸
于是应和道
“是啊
停的还是时候”

2020/11/23


女婿

在外地工作
每次给小外孙
网购生活用品
快递到来时
总感觉
他是跟我们
生活在一起
只是眼下
出差在外

2020/11/23


四世同堂

往年11月中旬
岳父母都会准时
飞往北海越冬去
今年外孙出世
两个老人
乐着四世同堂
高兴得舍不得走
这两天气温骤降
我催促他们
赶紧买机票
岳母说
不急
虽说天气冷了
但我们心里
是暖和的

2020/11/23


喧宾夺主

女儿坐月子
请了年假在家侍候
忙得不亦乐乎
没想
女儿今儿抱怨道
“哪儿是我
生了个儿子呀
感觉就像你们
给我生了个
小弟弟”

2020/11/23


开眼界

岳母下午过来
看望女儿和外孙
看娘俩睡了
跟我聊起来
由女儿吃素
聊到佛门里的事
说她认识的些人
为了生意上赚钱
经常在佛前上供
供品种类
各种各样
供花
供果
供水
供灯
供香
供乐
供斋
除了吃的
还有穿的
如衣服等
这些都是
我无论如何
也想不到的

2020/11/23


退群

诗人岳上风
将我拉进
襁褓诗界微信群
呆了不到一天
看到陆陆续续发布的
都是非口语诗链接
没一个能读下去
不得不选择退群
尽管里面还有
为数不少的
口语诗人
对不起啦
老岳
我这人
有洁癖

2020/11/23


三明治

早上去菜市场
买回的千张
午饭时吃着
发现味道
明显不对劲儿
把剩下的那些
从冰箱里拿出来
一张一张凑近闻
发现这摞千张
跟三明治似的
两张新鲜的

一张坏的

2020/11/23


丢人的事儿

之前修理取暖器
搁在一边的护罩
被妻子当做废品
给扔了
今天想在网上
重新买一个
咋也找不到
忽然想起
年初疫情严重时
在社区值守卡口
曾经看到一个
别人丢弃的
一模一样的
取暖器
我跟妻子说
“当初真该
把那个护罩
卸下带回家”
她瞪我一眼
“你丢人没事儿
但千万别把我
给捎带上”

2020/11/23


揺窝

妻子给小外孙
买回的揺窝
是我小时候
睡过的样式
竹编的揺窝
木质的架子
揺窝依旧
有50厘米左右深
一看就让人犯愁
以前揺窝底部
需要垫上稻草保暖
所以才编得这么深
如今
别说不需要稻草
即便真需要
又该上哪儿
去寻呢

2020/11/23


运费

妻子上杂货店
给小外孙
买了一乘老式揺窝
找了辆三轮车拖运
不过一公里路程
司机开价20元
妻子灵机一动
“又不是大喜
何况我
还是做外婆”
“原来添了个
外孙女儿呀
我还以为
是个孙子呢
好吧
给10块钱算啦”

2020/11/23



亲兄弟

晚上打父母家回
拐到弟弟杂货店
询问他几天前
车祸受伤情况
叮嘱他一定要
记得吃药后
顺便在他那儿
买了
一个皮搋子
一圈胶带和
一圈生胶带
给他50块钱
他不接
“弟兄之间
几个钱呀
用得着
这么当真吗
咋没见外人
来关心下
我的伤啊”
仿佛
我手里的东西
都是那句关心
换来的

2020/11/24


母亲笑了

从父母家出来
母亲跟在后面送
“再莫惦记我们
我跟你爸
总不是这个样子
一天天往前过呀”
“怎么可能不惦记呢
就像你们惦记我们
都是一个理儿”
母亲听后
一下笑了

2020/11/24


副主任

评审会开始前
项目建设单位负责人说
“再等等吧
市政府办分管副主任
也要参加会议”
我一听就烦了
“专业评审会
领导来干什么”
“听听情况嘛”
“那好
咱们现在就开始
他啥时来啥时听”
评审会中途
副主任果然来了
正轮到我发表意见
自然没理会他
发言结束
主办单位
请副主任讲话
被我给打断了
“时间不早
赶紧拟定
专家组评审意见”
整个活动结束
副主任都没说上
一句话

2020/11/24


退休金

晚上回父母家
听母亲说
父亲一天
吃得不多
拿起个苹果
削给父亲吃
他一个劲儿摇头
怎么也不愿张嘴
于是使出杀手锏
“你要不吃
国家从明天开始
就不给你发钱”
“我听国家的话
我吃,我吃”
父亲自从
痴呆之后
一直以为
国家已认可他
1957年至1962年
在市农机修造厂
干过的那几年
能够领取
退休金

2020/11/24


这一回合自行车完胜

下午去参加评审会
在家属院门口等公汽
等了快10分钟不见来
转身回去骑自行车
也就一刻钟样子
便抵达会场
评审会结束
返回时
遇上晚高峰
路上堵得一塌糊涂
小车根本动不了
我的自行车
仿佛一条泥鳅
在车缝间游走
遇到过不去路段
索性骑上人行道
不多不少
20分钟
就到家了

2020/11/24


家事与公事

去参加评审会路上
突然接到小妹电话
说父亲到下午2点多
还不想起床
也不想吃东西
开完会
项目建设单位负责人
挽留吃晚饭
我说
“家里有事儿”
他一副不屑的样子
“家里能有多大事儿
又不是单位里有事”

2020/11/24


菇脚

买香菇的大姐
嫌菇脚太长
要摊贩把菇脚
再割一刀
摊贩说
“你还嫌这东西不好
告诉你吧
待会儿
我把它们都装起来
带回去晒干后
磨成粉末
照样卖给你们吃”

2020/11/24


电子秤

在菜市场
跟一个
自产自销的
老哥哥摊上
买了棵大白菜
他边递白菜给我边说
“给1块钱”
接过来
感觉挺沉的
我提醒他
“你是不是搞错了
把公斤当市斤了”
他瞅了眼电子秤
“唉!这玩意儿
我还不熟练
以前用杆秤
用习惯了”
我眼睛近视
也懒得瞅秤
直接给了他
一块钱
到家后
回想起这事儿
总觉得自个儿
占了他便宜

2020/11/24


由奢入俭难

女儿不让我和妻子
抱起啼哭的外孙哄
说那样养大的孩子
今后对人
老有依赖感
问题是
之前
我们已这么做了
一个多星期
突然改变
小外孙接受不了
一哭就是个把小时
妻子说
“老古话没说错啊
由奢入俭难”

2020/11/24


差别

妻子说
别人家孩子啼哭
听着心烦
自家孩子啼哭
听着心痛

2020/11/24



枇杷树

家属院院墙边儿
一棵长了4年的
枇杷树
眼看在开花
明春要挂果
被门卫老叶
给锯掉了
直锯得他
满头大汗
我心里
充满疑问
还是小苗那会儿
他咋不扯掉它

2020/11/25


梨子

下午
岳母过来
帮忙照看外孙
孩子睡着之后
我削了个梨子
给她
她不要
“太冰
吃下去
胃受不了”
到厨房打开电锅
烧水稍稍蒸了下
再拿给岳母
老人笑了
“你呀
比我养的
三个丫头
都心细”

2020/11/25


权力

妻子告诉我
今天的星座运势
“你可能会在某个方面
得到一点儿小小的权力
或是能够带领某个团队”
一整天下来
工作上
啥事儿没有
吃晚饭时
我跟妻子说
星座运势这玩意儿不准
妻子立马予以反驳
“咋不准啦
你在我们家
不是担任正家长吗
啥事儿
都由你做主呢
你不正带领我们
走在
通往幸福的
大道上吗”

2020/11/25


红包

外孙出生
岳父高兴
让岳母
给女儿和孩子
一个3000块钱红包
岳母口上答应好好好
背地里
又偷偷加了3000
老人家跟我说
“那个老东西
啥也不懂
要送3000
我一听
心里就不舒服
这样子多好
六六大顺”

2020/11/25


荣誉证书

初中班主任
被划为三种人
从监狱出来后
回到教育岗位
一干30多年
两个女儿
一个跟了前妻
一个跟了前前妻
身边只有个继子
似乎有什么预兆
痴呆之前
把他后半生获得的
各种荣誉证书
全都交给了我
叮嘱我一定要
妥善保存

2020/11/25


风清云淡

女同事J
QQ上问我
“你女儿怎么样”
“已生了10来天”
“男孩女孩”
“外孙”
“高兴吧”
“当然”
“那你咋不
跟大家
分享一下呢”
“自个儿过日子
有啥好嚷嚷的”
“你这人
啥事儿都看得
风清云淡的
总不愿跟大家说”

2020/11/25


只缘身在此山中

半夜听见外孙
一个劲儿啼哭
跑过去抱起
打算哄会儿
女儿大声叫起来
“是你养儿子
还是我养儿子呀”
冷静下来之后
忽然想起
曾经劝过一个同事
“孩子就得父母带
上一代人带的话
只能带出1.1版本
跟2.0
差远了”

2020/11/25


奶粉钱

上午接到邀请
后天下午
有个项目评审
我说要留在家
帮女儿带外孙
正推辞时
妻子在旁边
突然下指令
“去!
这么容易赚钱的机会
干吗要放弃
给你外孙
赚奶粉钱去”
是啊
女儿女婿
一心一意做公益
每月只有区区
5000块钱生活费
我咋忘了
身上的担子呢

2020/11/25


无题

外孙出世后
80岁的老岳母
几乎每天下午
要步行半小时
来看一看
抱一抱
担心她累着
让她不要来了
老人家还不高兴
“四世同堂
多不容易啊
谁知道我们
还能活多久”

2020/11/25


写诗

边在电脑上写诗
边揺外孙睡觉
用一根布带
一头系在揺窝上
一头系在我腿上
仿佛穿越到
女儿小时候
那时
每晚睡觉
都是如此

2020/11/25


随想

当你把写诗
看得高于一切
你就成了一个
真诗人

2020/11/25



无经可传

女儿跟妻子 
请教带孩子的经验
妻子尴尬笑了
“其实
我也不怎么会带
不比你奶奶和你外婆
她们都养了好几个孩子
我仅仅就养了
你一独个”

2020/11/26


感恩节

在感恩节
才想起
感恩的人
只能说其
良心未泯

2020/11/26


远嫁

抱着小外孙写诗
不禁想起女婿
此刻
他在干什么呢
进而想到
女儿才几个月大
撒尿就撒出1米多远
记得当时祖母说过
“这丫头
以后肯定找个
很远的婆家”
可不是吗
她婆家
距离我们这儿
600多公里呢

2020/11/26


大诗人

正在电脑上写诗
妻子突然把外孙抱过来
塞进我怀里
“我累了
你待会儿写诗吧
先替一下我”
本想拒绝
已来不及了

幸亏没拒绝呢
没想
抱上小外孙的那一刻
忽然找到了一种
大诗人的感觉
当然
那是一个
尚未出名的
为生活所迫的
大诗人

2020/11/26


改编儿歌

妻子抱着小外孙
哼着她自个儿
改编的儿歌
“世上只有噌哥好
有噌哥的妈妈是块宝……”

2020/11/26


无解

在菜市场
花10块钱买的
摊贩自制的
霉豆腐
实在太难吃了
把网购的一罐腐乳
吃剩下的麻辣茶油
倒进去
都没救活它

2020/11/26


卖香菇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
每次买菜
都会买几块钱香菇
今儿在香菇摊旁边
买千张时
那个卖香菇的人
一直盯着我看
只好跟他解释
“上次买你的香菇
还没吃完
明儿再买你香菇”
“没事儿
不是我吹牛皮
满菜场的香菇
数我的最好”

2020/11/26


馆与堂

网上看到
一个视频
讲的是
某地李白纪念馆
如今沦落成一栋
破败的仿古建筑
成为一个
被人遗忘的地方
其实
拍摄者有所不知
当地政府
每年都在花费巨资
举办李白旅游文化节
只是举办场地
选在
更加恢宏的
李白纪念堂

2020/11/26


买菜道具

在菜摊上
装好一袋胡萝卜
等候摊主过秤
摊主一直忙着
招呼其他客人
于是我提醒她道
“我还有事儿呢
麻烦你
先给我秤了吧”
“买个菜有啥着急的”
正在挑萝卜的中年女人
头也不抬地怼了我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
让你都等半天了
看你骑自行车买菜
就知道是个大忙人”
卖菜的大姐
边给我过秤
边安抚我

2020/11/26


买藕

在菜摊上买藕
身边一个女人
看了一眼
想买又不想买
丢了一句话在摊上
“藕上面都是泥巴”
摊主赶紧解释
“天气冷了
手在水里呆长了
冻得使不上劲儿
所以没洗干净”
看他解释
太过老实
忍不住出口相助
“藕上有泥巴
正好说明
是他自家产的
没用漂白剂泡过”
摊主连忙应和道
“对对对
这个大哥说得没错
一看就是个内行”
“内行谈不上
我们家曾经
种过20年藕”
女人听后
立马弯腰选藕

2020/11/26


买茄子的大姐

菜市场遇到
一个大姐
买茄子
就挑了两根
摊贩过秤后说
“再加一根吧
凑两块钱”
“我就要两根”
“好吧
一块五毛钱”
“那不行
这样你会找我五毛钱
现在五毛钱都是硬币
我最讨厌硬币了”

2020/11/26



同学

同学聚会
但凡称呼他人
习惯冠以名头
*老师
*科长
*局长
*主任
*律师
*校长
*总
此人
在我心中的形象
自矮三分

2020/11/27


猪队友

项目评审会
最后一个项目
的确有点儿难
其他4位评委
打起了退堂鼓
“巴主任
我们当中
就你见多识广
我们就不说了
你一个人说吧”

2020/11/27


毒舌

同学聚会上
跟老夫同年的老妇人
一位市领导夫人
口吐秽语
“现在的猪肉
一点儿肉味儿
都没有”
在座的
都跟着说是
老夫却不吐不快
“那是你没饿着
好东西吃多了”

2020/11/27


礼金

高中同学聚会
有同学提议
“这么些年
你赶这个的情
送那个的礼
自个儿啥事儿
都没惊动我们
最近添了外孙
给大家制造个
聚会机会吧”
结果
三分之一人拥护
三分之二人
装作没听见
心说
幸亏我这人
无论家中
有啥喜事
都没打算
收人礼金

2020/11/27


血奶

外孙饭量大
每次吸奶
吸得女儿直叫唤
她却一直忍受着
不禁担心起来
长期这么吸下去
会不会出现血奶
进而想到
血燕窝
——金丝燕因体力
和唾液未能得到
充分补充
又亟需哺养雏燕
体力消耗极大
不得已
筑出来的

2020/11/27


逃票

下午评审会
事先说好
3个项目
没想
评审完后
一个项目
临时搭车
让专家组
走走形式
随便给个
评审意见
当然
这个不会
给评审费

2020/11/27


妻子的理论

几个高中同学聚会
喝酒回来
妻子见我话多
问我
“是不是又喝多了”
“不多但也不少”
“王东旭肯定没怎么喝”
“你咋知道的
他半两酒不到”
“你以为所有人
都跟你样蠢啊
人家数学老师
比谁都会算计
无论什么时候
绝不会
让自个儿
吃亏”

2020/11/27


小祖宗

小外孙出生的
第12天
女儿感概道
“现在一家人
都围着他转
生怕让他遭罪了

怪不得
大家都把小孩子
叫小祖宗的”

2020/11/27


贱卖

看菜摊上
摆着两根玉米棒
问摊主怎么卖
“本来卖3块钱一根
就剩这最后两根
贱卖给你算啦
给5块钱都拿走”
心说
没涨价就好
前天在她这儿
买过两根
当时满摊子玉米棒
摊上摆着个喇叭
不停叫卖
“玉米3块钱一根
5块钱买两根”

2020/11/27


天真的冷了

在菜市场
转了一圈下来
好不容易看到
一个卖蘑菇的
我问
“怎么卖”
“6块”
“前天不还卖3块吗”
“再过两天
6块都买不到呢”

2020/11/27



药到病除

父亲又是一天没起床
也没怎么吃东西
下午5点回去
哄他吃了一个面包
扶他起床上完厕所
又帮他洗了个澡
接着给他剃胡子
修剪指甲
将他安坐在饭桌上
吃了一碗米饭
小妹说
我就料定了
你一回来
爸爸就会乖乖听你的
哪怕他痴呆了
都不认得
你是他儿子

2020/11/28


有备无患

担心疫情再度爆发
再度封城封小区
也担心猪肉涨价
一个月前
弟弟早早腌制了
600块钱腊肠
没想前段时间
天气过于暖和
腌制好的腊肠
全都变了味儿
今天
弟弟又赶紧腌制了
500块钱的
他说
“这次花的钱
虽然比上次少100块
但腊肠数量一样多
最近猪肉价格
稍微跌了一点儿”

2020/11/28


脱背

镇上组织
贫困户
开展脱贫技能培训
将患有小儿麻痹症
双腿残疾的慧芳
也通知去
村妇联主任
将她背上5楼会议室
培训结束又将她背下来
每次都如此
妇联主任
跟村支书抱怨
支书说
“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月底
脱贫验收完
就好了”

2020/11/28


较劲

她跟漂亮的人较劲
觉得自个儿也漂亮
甚至更加漂亮
跟有钱的人较劲
觉得自个儿也有钱
甚至钱更多
跟脑袋瓜灵活的人较劲
觉得自个儿也聪明
甚至更加聪明
她见谁哪方面好
就跟谁在哪方面较劲
总觉得自个儿这方面不差
甚至更好

2020/11/28


但愿如此

电视在播报
当前全国
新冠肺炎疫情
母亲说
“我们国家
现在有经验了
再不会跟去年
年底那样
让它大范围爆发
就跟面对火灾样
灭火器拿在手上
只要有点火星子
就会马上扑灭”

2020/11/28


野便

一个30多岁的女人
领着一个小男孩儿
蹲在花坛沿子上
拉野便
心说
人有三急
拉野便倒也没啥
可不该
拉在花坛外边呀
这么好的有机肥
白白糟蹋了不说
还有碍市容市貌
实在有点儿
不应该

2020/11/28


告别

关注我1203天
却一直没有互动的
某粉丝
突然冒出来
给我一组诗
点过赞后
取消关注
消失了

2020/11/28


涨价

在菜市场
问摊主
“胡萝卜怎么卖”
“5块钱一斤”
“前天还买3块
咋一下子
涨这么多”
“没办法
这东西
又不是我家里
长出来的
人家问我要贵了
我就只好跟你要”

2020/11/28


花被子

女婿今儿
专程从长沙
赶过来看外孙
妻子把揺窝里
一床白被子
换成了
花被子
“我担心
女婿看见白被子
盖在孩子身上
心里会不舒服
花被子
显得喜庆”

2020/11/28


钓诗

同学聚会上
有人问我
“你又不喜欢玩牌
退休后干啥子呢”
有人代答
“可以钓鱼啊”
随即又有人质疑
“他也会钓鱼吗”
我心里好笑道
咱不会钓鱼
但咱会钓诗呀
日均20首左右
常年不间断哦

2020/11/28



售房电话

一个女人电话
打在我手机上
向我推销房子
直接挂断
不太礼貌
想到岳父母
送给我们的
一套还建房
也想卖掉
便跟她开起玩笑来
“哪儿来钱买房哟
我自个儿
有套房子
急着卖了还账
都还没出手呢”
女人笑了一声
转而安慰我
“莫着急
莫着急
今年房子
是比往年
难卖多了
等到明年
也许
会好点儿”

2020/11/29


撒尿成本

父亲一个朋友
参加过抗美援朝
记得小时候
曾听他说
那会儿
他们呆在坑道里
每次出去撒尿前
有理无理
先打一梭子
如果美国鬼子
开枪还击
他们就憋着不出去了
再想别的办法解决
当年太小
只觉得
这事儿好笑
他们撒泡尿
成本实在太高了

2020/11/29


橘子

去阳台上晒太阳
女儿正好
剥完一个橘子
掰给女婿吃一瓣儿
她自个儿吃一瓣儿
再掰给女婿吃一瓣儿
她再自个儿吃一瓣儿
我转身走开
阳台上
就他们小两口儿

2020/11/29


下沉

单位组建了一个
“党员干部下沉社区工作群”
党办主任
拉我几次
都被我拒绝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
单位所有微信群
我一概不入”
“你不就是担心
各种垃圾信息
打扰你吗
放心
这个群里
没人发乱七八糟的东西
群里有市委组织部的人”
果然
加入3天了
没收到
一条消息

2020/11/29


无力反驳

女婿特意
从长沙赶过来
看望他刚出生半月的儿子
当然
也是我的小外孙
这两天
我想插手抱一抱
女儿都不让
“你以后有的是时间
让他爸爸跟他一起
多呆会儿吧”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我找不到任何理由
去反驳

2020/11/29


不急

小姨说舅妈病了
让我们找个时间
去看望
我说
“要不明天吧”
“用不着这么急
等她舅侄儿舅侄媳妇
先去看过
你们再结伴去”
小姨叮嘱道

2020/11/29


木甑

最近
父亲接二连三赖床
饮食也大为减少
母亲担心父亲
撑不了多久
赶紧爬上阁楼
把多年不用的木甑
拿下来
泡在水里
随时备用
“万一你爸眼睛闭了
族人们来帮忙
电饭煲蒸饭
肯定不够吃”

2020/11/29


膏药

右上臂肌肉拉伤
贴完一盒膏药过后
肱骨开始疼痛
妻子说
很可能是膏药
将肌肉里面的邪毒
逼进了
骨头里

2020/11/29


父亲胆小了一辈子

痴呆的父亲
赖在床上不起来
扶他下床上厕所
他生怕摔倒
口里不停地叫喊
两只手在空中乱抓
只得将我的两只手
从他胳肢窝下穿过
半抱半架
推着父亲往厕所走
他背靠我身上
一双脚
在地板上
快速点击着
小妹笑起来
“妈妈,你看啊
爸爸的两只脚
跟弹钢琴样”
母亲说
“你爸一辈子
胆小怕事”

2020/11/29


诗人

尽管我已有好几年
终日不断地写诗
且每日十几二十多首
甚至三十多首
但终归没有叫得响的名作
所以在很多人眼里
我只是一个
诗歌爱好者
充其量
算一个蹩脚的
三流诗人
但是
当我看到某些个
被评为年度十佳的诗人
至今都分不清“的地得”
还经常十天半月
不写一首诗
我就想
咱还是算得上
一个真诗人

2020/11/29


过关

去市卫健局开会
在门口停放自行车时
看见大厅里
有个身着
卫生监督制服的执法人员
在里面执勤
心说
这下咋办
出门忘戴口罩
他要不让我进
那该咋办
距离会议开始
都不到3分钟了
去买
也来不及呀
壮着胆子
忐忑不安地
快步走进大厅
没想
那人看我一眼后
立马把身子转过去
背对着我

2020/11/29



吊坠

小姨子
要送外孙一个
2万多的吊坠
妻子说
“你这礼太重了
我担心孩子太小
承受不住”

2020/11/30


安慰

外孙拉了
一个劲儿哭着
一边帮他清理
一边哄他
各种安慰话
说了一箩筐
也没见停止
女儿说
“你说的这些话
他哪儿听得懂
你是说给
你自个儿听吧”

2020/11/30


还情

去年小外甥女
考上大学
送了2000块礼钱
今年外孙出世后
小妹天天追问我
“哥哥,你啥时候
给外孙摆喜酒呀”

2020/11/30


为民服务

市里要求
机关干部
下沉到各街道社区
开展为民服务活动
每次活动结束
都要拍照存档
今儿得空
翻看这些照片
发现大家都是
扫地
张贴标语
清除小广告
翻到我那张
脸倏地一下
红了
心说
如果我能在社区
开个诗歌写作
辅导班
那就好了

2020/11/30


战斗尾声

贫困户开始担心
扶贫攻坚战结束后
他们享受的各种政策
会不会没了
扶贫干部
则一门心思盼着
这场打了5年的攻坚战
能早日结束
越快越好

2020/11/30


一路顺利

女婿今儿下午
要返回长沙
取道孝感
4点半的火车
下午2点半
微信上问他
坐上去孝感的车没
他回说再有半小时
就到了
我说好的
他又回了个
微笑表情包
一刻钟后
忽然想到
如果是女儿出门
我会再说一句
“一路顺利”
漏掉这句
真不该锕
想了想
给补上了

2020/11/30


红月亮

前段时间
右眼外侧
一直充血
今儿忽然想起这事儿
拿起镜子查看
发现整块血斑
已消褪得差不多了
只是靠近虹膜外侧
尚存一些
仿佛一轮
下弦月

2020/11/30


再次印证

早上起床时
妻子提醒我
星座物语说
我今天运势欠佳
会面临各种考验
会感觉很多事情
迎面砸过来
而且都是限时完成
会让我措手不及
鉴于之前好多预言
得到过印证
所以早上挤时间
把昨夜拾得的
一组《梦幻录》
整理完了
打算全身心
迎接挑战
果然
上午10点多
一把手突然通知我
跟他一起下乡
路上又接到下属单位邀请
下午参加他们的
党员固定活动日学习
今日读诗写诗的时间
支离破碎

2020/11/30


路线

上午下乡返城
我跟司机说
现在是午高峰
最好别走新大街
上个星期二下午
骑自行车走那儿
遇上晚高峰
发现堵得
一塌糊涂
压根儿开不动
一把手在车上
一直不发话
司机没敢作声
我只得又重复了一遍
这次
刚愎自用的一把手
终于听了我建议
让司机改走外环线
果然
我们赶在12点前
回到单位吃午饭
另一辆车
直到12点半过了
才回来

2020/11/30


神奇一梦

“穿越到100年前
民国时期
在街头遇到
女同事J和Z两人
她俩都是我学生
上穿白色大襟衬衫
下穿黑色掩膝裙子
J一头齐耳短发
Z一对麻花辫子
各抱一本教材”
这是一周前
我写的
《梦幻录》(4234)
今儿结束年假
回到单位
看到女同事J
真的剪成了
一头齐耳短发

2020/11/30


不懂

既然国家开放二胎了
为啥在政策范围内生育
还得申请准生证

2020/11/30


顶替

老五媳妇食道癌
花了20多万
病情还是没能控制住
已经两天没睁眼了
她姐姐来看望
一边哭
一边埋怨起
她公公婆婆来
你说这两个老的
活这么大年纪干吗呢
都快90岁了
如果提前走一个
能顶替一下我妹妹
没准儿她的病
就好了

2020/11/3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