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8:23首》

◎郑文斌



《红尘自诫书823首》

《死魔书》

当死魔
某刻突然造访
我们或才猛然惊觉
自己至今生死未了
但死已临头
朋友,你我如今
后悔确实
为时已晚……

《世界书》

世界
从来这样运转
人们
困于这个世界
轮回打转
生命
似乎是一条永无任何出口的
调速单行线
人们盲目驾车
闷头跟着前面一心一意
更高更快更强
往前冲撞
其实
只要停车走路
一切正奔向死亡的司机
都可慢慢走下
高速公路
走上
生命彻底安全
无忧清凉的
彼岸。

《颂扬书》

人们
喜好寻求一切
哪怕明显虚假的颂扬
用它喂养着
饥渴贪婪的自我
刹那刹那
不嫌这个自以为是的自我
虚浮又虚浮地
过分长胖。

《修行书》

朋友,修行
不是找出别人
有多错
而是找出自己
没有错中
还有哪些隐秘
细微
自己乃至他人
尚未觉察的
错漏
荒唐。

《菩提书》

不可思议的是
一个烦恼焚烧的罪业凡夫
居然可以刹那发起
真实菩提大愿:
愿一切众生
速速成就三乘菩提道果
离苦得乐
究竟涅槃。

《河流书》

从源头冒出来以后
它流经一切
势能动能
导致它流经之处
最终
突然消失在
大海入口处的
海天茫茫。

《活佛书》

啊,活佛在哪里?
就在以身示现
以佛心践行佛道
清净无著的
无名修行人身上。

《善哉书》

善哉,朋友
刹那善念
或毫末微细善行
也都已
远胜
虚荣帝王。

《儒者书》

朋友,儒家
一切仁义道德之不可思议
妙美
大美
正只在于
一个恭
一个敬
二字之上。

《生死书》

生时先须死,死至正向生。
一生已向死,一死方可生。
生中即蕴死,死中亦藏生。
生后刹那死,死后刹那生。
刹那生死发,生死刹那成。
若明生必死,若死必新生,
生死本一体,同体不可分。
喜生而厌死,何其太愚痴,
生死平等观,顿向诸法城。
若能修圣道,究竟了生死,
生死得永尽,安乐如佛尊。
念念离生死,善哉此众生!

《难行书》

世间最难行者
即是平等。真正
冤亲平等。自他
平等。众生
平等。一切平等。
始终并处处
事事平等。
因人心人性本偏,
偏自偏亲。
唯诸佛性
彻底平等,一切
自在,无余
清净,无须强制
刻意平衡。

《屠宰书》

啊,你看——
人们
在生死
盲目奔走
拥挤
堵塞在
被欲望奴役
驱使
前后左右内外上下
全身心烦恼大火
猛烈燃烧
如无间地狱
以苦为乐的挣扎
生存流水线上
人们
正如尼加拉瓜瀑布的水珠
连串坠落深渊
不可阻挡
人们
多么象一群年轻的绵羊
挨着光滑闪亮的不锈钢围栏
正漫步云端
赶集过年一样
走向刚刚冲洗干净
如天堂般辉耀
宏伟
广大的轮回
屠宰场……

《风烛书》

善哉!
沙扬那拉——
水中月。
空中花。
镜中人。梦中
帝业。风中
烛光。

《人性书》

啊,人性中的
恶,与丑,
令初次
眼见者心惊胆战,两腿
发软,脊骨
发凉。

《金刀书》

那奋不顾身
冲向金刀
一心欲夺金刀
独占金刀的男子
刹不住脚
竟被横空迎上的刀光
咔嚓
斩首两段——

《地狱书》

真正的地狱在哪里?
就在当下
熊熊燃烧的贪嗔痴慢
疑妒烈火里。
这遍满全身心的猛火
刹那即可熔尽
一切三千大千世界的
黄金贤善。

《浪子书》

游子
终于回家了。
浪子
终于回头了。
赤子
终于知道了——
倾城倾国
难可再得的一颗
纯净心早已
弄脏了!

《就医书》

朋友,世间如有
能治好老病死的医生,
请告诉我,我愿把国家奉上。
因我不愿再受这三种大病
残忍折磨,世世凄凉。
有,人称佛陀
已出现人间。

《心书》

你的心
象一把尖刀
还是象一个针眼
或是象只火炉
或湛蓝大海
无去长天
或者还是象春天
早上的太阳
乃至整个种育的春天
或象
虚空不可测度
终至象
心本身一样
清明
寂静
无限。

《空舟书》

我生
于众生何益
我死
于众生何伤
愿我这微不足道的
微末业报之躯
宛如空舟
不住中流
不著两岸。

《破晓书》

天亮了。
一切都如此
美好寂静。
庄严的佛国
空无一人。
他方世界来的菩萨
向虚空礼佛
散花后
突然不见。

《无待书》


无待于己

无待于人
一切
空寂
象昨天一样
活在世上。

《神通书》

佛陀啊,弟子已证得
甚深禅定
发开五通并且
现观了因缘。
善哉,从现在起
入村乞食时
勿再生丝毫贪嗔痴
微细掉举
无明
我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