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诗

◎纳兰寻欢



《你还好吗》
 
就像有人在我耳边
轻柔地对我说
你还好吗
此刻我躺在床上
握着手机
脑海里飘浮着许多
不着边际的事儿
窗外的冷仿佛没那么冷了
床两边的衣服
比平时更安静
透过窗帘的光
永远是那么柔和
浅淡
一些瞬间
正在慢慢堆叠
垮下来后
又轻柔地
堆叠上去
楼上的咣当声
有一搭没一搭
响亮又轻脆
我刚上完厕所
重又躺下
我在等人口普查员上门
而他迟迟没有来
在厕所的时候
我想起一句话
“就像有人轻柔地对我说
你还好吗”
仿佛我的耳边
真的有这句话
仿佛我安心
伤心地流下了
欣喜的泪水 
 
 
《浪费》
 
陪儿子看完电影回来
打开电脑
发完10月诗
突然发现没有
什么可以联系的人
看来又要浪费一个
老婆不在家的日子
 
 
《那座山叫什么山》
 
我们把它找回来几次
它总能在大家
都不注意的时候
默默又去了那座山上
最后死在了那里
那座山是邓家营
丢孩子的地方
每家夭折的孩子
都会被用撮箕
端到山上
村里人去搂叶子
常常会见到一个个
空空如也的撮箕
那些孩子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大人们知道
狗老了
就会自个儿
找地方去死
孩子们不相信
更多的是不舍
所以一次次
把它找回来
直到找到的
是它的尸体
直到它的尸体
也不见了
那个地方
有一个撮箕 
 
 
《一个人是不会凭空消失的》
 
爸爸病重
我第一次看见母亲
为她丈夫流下了
伤心的泪水
后来爸爸
胆总管堵塞奇迹般地好了
但尘肺病无法治愈
所以只能
要么在小区里打牌
要么在家里看电视
昨晚妻子说
得抽空去看看老人了
都好长时间没去了
儿子在一旁
没有概念的样子
让我想起每年清明
我都会带上兄弟
侄子们来到我爷爷
奶奶坟前
烧纸,上香,放鞭炮
磕头 
 
 
《再一天》
 
他们每天
都要经过那个路口
玩着手机
沉着头
匆匆而过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有一天他抬起头
看见了
正沉浸在手机中的她
又一天她抬起头
看见了
正沉浸在手机中的他
再一天他们
在同一瞬间抬起头
看见了
眼中的对方
仿佛石头投向石头
碰出了火花
这再一天
是哪一天
什么时候
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很多人》
 
很多人是不需要
思考些什么的
他们只需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地劳动
就好了
你看那些所谓的聪明人
都出了些什么馊主意
你看那些侃侃而谈的人
他们在说些什么
你不禁也要羞愧得
无地自容了
这世界不都是生生死死
死死生生吗
都是吃饱了想着
不着边际的事儿
而宇宙
据说一直在膨胀
 
 
《六楼》
 
我和女儿上到五楼
遇上她提着两袋垃圾
正在下楼
六楼上她母亲大声喊
你去哪里
她回过头来回答
我去倒垃圾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
八九岁的样子
平静,自然,松驰
完全没有一丝慌张
痛苦的表情
这让我怀疑
那些个夜里
我听到的这个小邻居的嘶喊
哭嚎,求饶是假的
我打开家门
默默地听
几次移近她家的门
抬起手
又放下
拿起电话
又放下
默默地回到床上
担忧,绝望
那些个黑夜是假的
我希望她就这样一直站在我身后
往楼上回头说
我去倒垃圾
天气也会这样永远循环下去
明亮,澄彻
从窗口望过去
有一部分蓝天
在微微颤动
进门时
我跟女儿说了一句
她没听见问我
我提高嗓音
又说了那两个字
女儿平静地说
我知道的
太可怜了
 
 
《傍晚》
 
傍晚
气温越来越低
虽然这几天都天晴
现在也天空湛蓝
星星清晰可见
有几个人瑟缩着
去搬凳子
杜鹏飞说
要喝点酒
喝点就不觉得冷了
你看我
都把衣服敞开了
 
 
《落叶》
 
在县政府门口
张杰说太无知了太无知了
落叶多好呀为啥要扫掉
我笑笑想
不扫岂不是
一到秋天黄叶红叶
把斑马线都覆盖了
怎么能行 
 
 
《爸爸若不在你也就老了》
 
爸爸若不在
你也就老了
爸爸竟奇迹般地好了
虽然只能在屋里看看电视
在家门口打打扑克
但你又好久没去看他了
上次去的时候妈妈还不在家
从朋友爸爸的葬礼上回来
你突然很心慌
想明天得去看爸妈一趟
时间长短无所谓
钱给不给都行
你手头最近也比较紧 
 
 
《秋天的下午》
 
从一小出来
去老广播局后面
停车场开车
在玉皇阁门口的
一大束阳光中
我看见手机里的诗
像风中的柳条
在摇晃

《方向》
 
一辆威宁至
毕节的白色大巴
正往工业园区走
我以为有人
包它去龙街
或者云贵呢
忘了草海北站也在
那个方向
 
 
《不是梦》

她走在我前面
突然站定
回头
四目相对
我不禁恍惚了起来
一定在哪里见过
但肯定不是在梦里
 
 
《回来的时候》
 
回来的时候
我们都沉默着
我们都知道那不可能
但我们是什么时候去的
我们去了什么地方
我们是去干什么
我们又为什么回来了
我们都经历了些什么
我是和哪些人一起
现在都忘记了 
 
 
《今天我带孩子去吃炒饭》
 
今天我带两个孩子
去吃炒饭
在陈记小粑粑
看着他们吃得很香的样子
我感觉满足和幸福
厨房漏水
全部打了重新装修
已经一个多月
不能做饭了
只能在外面吃
说起来厨房没打时
也很少在家里做饭
我先吃完
给了他们每人十多块钱
一个人来到路上
傍晚的风吹在身上
有点儿冷 
 
 
《聊天》
 
我们坐在办公室里聊天
忙里偷闲的日子
显得舒适
我们从天南聊到海北
从国家大事
聊到鸡毛蒜皮
不着边际的聊天
才是真聊天
聊的人口若悬河
听的人喏喏
转眼
十多分钟就过去了
其实也没聊多长时间呀
我们惊讶于这一会儿
竟然聊了这么多
我们相视一笑
关门大吉
再过一会儿
我们就会各自消失在
来来往往的车流中 
 
 
《与远银邦联邓勇张杰从馆子出来》
 
下的冷雨
有点像雪
突然想开车
去百草坪
那里下的
应该真是雪
20201128
 
 
《一个人去看电影》
 
身后是一男一女
两个中学生
他听见他们
窃窃私语
“这年头
还有一个人来看电影的呀”
他想到还没有带她
看过电影
 
 
《家里因厨房漏水装修》
 
从六楼到一楼
一路的泥巴沙沙久矣
今天中午
我终于把它打扫了
连同你们丢弃的
烟头纸屑
亲爱的“同房”们
我只能用这种方式
表达对你们的歉意了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