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如此苍白的心(近作八首)

◎余笑忠



     旁 观


楼顶平台上,有人支起架子,晾晒被褥、床单
也有人在那里放了乒乓球台
还专门搭建了遮阳板
一场大疫之后,养花、种菜的多了
那里别有一番天地

这是顶层居民额外的专属福利
我在另外的小区九楼
近邻的那一片楼顶尽收眼底
对自己所在的楼栋顶层一无所知
只能想象、推测,但始终没有一探究竟

我已满足于旁观之所见
尽管那醒目的一面并非一目了然
但我还是乐见他人置身于另一种风景
那里,不会有地基层陈旧的伤痛

2020.10.25



     瓦尔登湖一景


小塑料桶、小铲子、勺子
在瓦尔登湖湖滨沙滩上
孩子们三五成群玩沙子
全世界的孩子都喜欢玩沙子
他们蹲下来玩耍的地方,沙子
取之不尽
他们乐于往沙子上浇水
好让松散的变成有形的
他们乐于在沙滩中深刨
直到叫醒沉睡的地下水
这是最初的井水,最初的矿藏
他们乐于让水井变成沟渠
通向更远的地方
他们的欢呼声
无疑是一次小小的庆典
他们的手上、腿上、头发和衣服上
都沾上了沙粒
他们中或许也有人往沙里
悄悄埋藏过什么东西
像我小时候郑重其事做过的那样

我不知道的是,沙子没有记性
我略知一二的是,每当风云突变
眉头紧锁的大人物,围在沙盘前
寻找进攻的路线,后撤的路线
反戈一击的路线……无论多少次
推到重来,最后,一定要预留
地堡、密室

多舀些水来吧——
多希望这些陈腐的见识,不过是
岁月的磨盘里,咬合的纹路之间
留下的残渣

2020.11.1



    无 题


从前,我安静下来就可以写诗
现在,我写诗以求安静

从前,风起云涌
在我看来,一朵云落后于另一朵
现在,雁阵在天空中转向
我看到它们依然保持着队形

从前,乱云有泼墨的快意
现在,倾盆大雨也只是一滴一滴

从前,我的诗是晨间的鸟鸣
现在,我的诗是深夜的一声狗吠

从前,我是性急的啤酒泡沫
现在,我是这样的一条河
河床上的乱石多过沙子,河水
宛如从伤痕累累之地夺路而出

从前,我渴望知己
现在,我接受知己成为异己

我将学会接受未来
也请未来接受这虚空
面包中的气泡,老树和火山石
空心的部分

2020.11.1



     界 限


小区院子里,有人边走边唱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空城计》。老戏迷。
夜晚的小区
钢琴、单簧管、萨克斯时有耳闻
有一阵,一支乐队常在露台上排练
他们中有人弹奏中阮
这些琴童、业余音乐人全都是只闻其声
唯一认识的一位
也只是点头之交:美声,男中音
所有那些人都只在各自的房间练习
在户外,如此忘情高歌者会是何人?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
放慢脚步,循声而望
远远看到他正从篮球场那边走来
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
拐弯,路过幼儿园侧门
那里光线更暗,他干脆驻足不前
就像为了唱到此处:
诸葛亮在敌楼把驾等
等候了司马到此谈谈心。
再拐弯,幼儿园正门
直行,小区大门
隔着通道,我认出那是一位老人
同他的好声腔相比,身形显得单薄
唱得好啊,出门就是路灯高照的街道
我不禁暗自期待:他伫立街头
旁若无人继续一展歌喉:
你到此就该把城进,为什么
犹疑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
但他戛然而止
那栅栏、那街亭
似乎正是他自我设定的界限
不关乎勇气,不关乎技艺

2020.11.7



     如此苍白的心


被一本书的名字吸引
——《如此苍白的心》
寻觅未果,小有遗憾
假以时日,终会有缘拜读吧
(即便,它也不是非读不可)
只是念叨起这小说的名字
不免揣度:一颗苍白的心
对应的是一张什么样的脸
什么样的人生?
眼前浮现一面镜子
一个羞于内心
变得如此苍白的人
显而易见,脸上
红一阵白一阵
确乎如此,这是否可以视为
找到了一个答案
而一个有了答案的人,或者说
一旦自认有了答案,会不会
变得镇定自若?就像
突然有了先见之明
后来的事,不过是一一印证
最糟糕的莫过于
一个人曾经战战兢兢
最后坦然面对不治之症?
而每一阵缭绕的烟雾
都在循环论证

古罗马人开疆拓土
以舟楫从远方运回火山灰
在木质模具中,以海水浇注的火山灰
变为砖石,坚如磐石
傲视四方的海港得以奠基,于斯为盛
尽管最终,又被海啸摧毁殆尽
那么,可以称为丰饶的是什么
可以称为坚毅的是什么
丰饶且坚毅的又是什么
在篝火旁,人们的脸上
红一阵黑一阵
如果忘却幸福为何物
(当你拥有时它不露声色)
一切,都会灰飞烟灭

2020.11.8



   从高处飘落的树叶


微风中白杨窸窣有声
从高处飘落的一片树叶
擦过一片树叶
又一片树叶
一阵轻微的耳语
直到最终掉落地上
一声脆响,似有自嘲的快意

从高处飘落的一片树叶
擦过一片树叶
又一片树叶
没有掉落地上
而是被一片树叶接住了
那一瞬间微妙的贴合
暂且留下一个悬念

从高处飘落的一片树叶
随风摇曳
没有从任何一片树叶上
擦肩而过
像不忍把坏消息
重复一遍又一遍

自然的真理如此生动
没有一片树叶
与另一片树叶完全相似
为何触目惊心,为何闻之色变

2020.11.14



    梦中的友人


梦中的我一个人走丢了
然后才是迷路
但很快来了一位朋友
找到他毫不费力,就像不期而遇
他要送我去我要去的地方
我们过了一条河
河岸上唯一的通道是一个山洞
那里并不是很暗
因为我看清前方
有一条大蛇盘在树枝上
天啊,我们应该保持安静
绝对的安静
卡在两块巨石的缝隙里,我问自己:
“现在你该怎么办?”
——边装死边缓慢调整身体
梦中的历险
终于以逃过一劫而告终
梦的神奇之处就在于
即便是一个垂垂老者
也可以爬山、游泳,甚至
法力无边,足以逢凶化吉
但这个梦留下一个悬念
我的朋友走丢了……

从这梦里出来,我像一个幸存者
这被放大的忧惧,像风景照的一角
近处的几根树枝悬垂着
以证明摄影者立足于永恒中
一个真实的瞬间

2020.11.21-28



    经验之谈


我对孩子说,你的足球太脏了
像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他满不在乎,“下雨天踢一场
它就会干干净净。”
去年夏天等了很久很久
才等到一场雨
他从球场上回来,浑身湿透
鞋子脏得像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足球果真干干净净,无可挑剔

2020.11.29


附:诗十首(诗集《接梦话》选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37be890102z776.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