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叔

◎东伦





七叔
 
沿着田野的小路散步,
灰灰菜和蛤蟆皮稞,
在石楠的园子里贴着耳朵:
 
他儿子走失一场大雪?
你用板斧劈开生虫的树干。
“这么粗的树,可惜了”
 
拥挤在一起的柴禾,
新鲜的木屑和树皮分离。
锯断楝树和臭椿,

失孤的七叔,像一节朽木,
坐在一辆机动三轮车上
乡村的公路披着清霜。
 
 2020.11.29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