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生死客栈》之一

◎呆呆



他在夜里回来。
鸟儿睡了,树木奔跑
星群在旋转
梦境使一切事物,变得光洁而喜悦
                         ---题记

春天

月色飘落。院子一片莹白
精灵们飞驰着,绕过院子中的草木,假山和桌椅
紫樱树快要开花了
一些瘦小的婴儿。拨开流水,微微露出晶莹的身子,又惊慌地把自己藏在花瓣里面
他有些心烦
觉得一切不应该这么美好
应该在流水之上,埋下黄昏的种子。应该拔下精灵的翅膀
去装饰滴水檐的瓦片
灯盏具有神力。会腐蚀花瓣,笑声和影子
应该有池塘,有马蹄微踏
水缸里,睡莲发芽。在野心的驱使下,荒野抛出早年的草茎


泡沫房子

光线暧昧。坐下来的人,不愿意提及自己的籍贯
春风把他们吹得更高,他们身藏刀剑,最先露出锋芒的人
第一个到达家乡
他顺着芨芨草滑落
闻到松木,泥土和落日的味道
野草在头顶摇曳,像他曾经爱过的女人。野花身子细长
对马匹有特别的记忆
他像草一样往上长。渴望看见瓦片,石阶
和女人的鞋印
腐烂的时候。他喝着月光解渴


信使

春天过后,人们开始担心
自己会不会被送到树枝上去,要么变成一粒果子
要么,变成一只鸟巢
要么。什么都不是,只是挂在枝头,和往来的光阴一般无聊
更可怕的是。他们在月光中看见对方的心脏,长满青苔和寂寞
交谈可耻而无奈
所有人变得沉默而绝望
客栈外爬满藤蔓,最远的地方便是窗外
窗外是梦境中的梦境
抛下自身的人,打开门扑了过去。那些盘旋在黄昏中的鸦群
便是信使
有时。从窗前掠过,片刻间便消失了
倾听的人,一脸惊讶和茫然

交谈

我们坐在鲜花之上
我们坐在波浪之上
我们坐在灰烬之上
天空被卷起,成为河流。河流被卷起,成为山脉
山脉被卷起,成为眼前的一株老柳
昏睡中的国王,在他的疆域里遍植菡萏。他的女人躲在珠帘后面,日日为容颜发愁
瓷瓶里插满折下来的哭声
假设多么美好。哭声是夜里敲着窗户,娇俏调皮的少女
也或许是书桌前磨着墨的红颜
写字的人。
在清晨就掰断了他的手腕
“如果要把我拿开
就要公开,你箱子里所有的线索。


诛心

橡皮擦一样的服务生。翅膀被束起
这个房间,你会遇见精于计算的一群人。暮色、雨季、稻黍
房屋
和蝴蝶
身背蛛网的人,受困于阴湿的天气
为解开一朵花布下的迷宫
他们在自己的脚上,绑满荆棘。
“脚步是为了删除自己。”
为了证明这些。
他们制造一阵阵飓风,和永远不会停歇的雨水,他们在芭蕉叶下面
设下酒席和赌桌
下骰子,谁就会被变成数字

迷途

“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币。”
柜台后胖胖的掌柜,穿一袭油腻的长衫。
一个准备离开客栈的人,在翻弄行李,他的脸上挂满树影
仿佛在水底幽居多年
“你想象吧。那些水草,那些鱼儿。那些被水面拦截的光线。”
“这些年,我喊破了喉咙。你想象吧,声音在水里,能走多少远。”
你想象吧。
水底的火车,车站。开着花的时刻表
它们泛起波纹
它们足够
慢。令人窒息,时刻想着
如何快一点逃离,如何快一点放弃

微笑

它仿佛在说起那个
我们都曾经到过的城镇:钩花的桌布
透明的夏日
高居树冠的蝉鸣
远离故乡之人,内心有一片湖泊,随风倒伏的芦苇
呵,涟漪,南风,多刺的植物
越长越矮小
你要了解,它们的卑微。它们的

它们永久而唯一的爱:避开人世,不在水边生长
可是我的爱
还不够久长,没有足够的勇气逃离

夏日

老去的落日需要用风沙来掩盖
多年后,我们走过浓荫下的废墟。榆树下陌生的少年
向我们讨要清澈的月光
以及漫天星辰
露水从叶尖滴落,变成婴儿混迹人世
桥头的恋人
被树影和蛙鸣撕裂的谈话声
母亲
父亲
飞奔而来,又飞奔而去的一群孩子。美人蕉和祖母
坦荡地枯萎
被流水接走,又顶着荷花复活
多年后。呵。多年后,我们走过浓荫下的废墟
榆树下陌生的少年
化成河边的一丛从蓼草

等待

风在她身边堆满各种各样的屋子
屋子有脚。随时准备离开:
美丽的屋子里插满鲜花,映照出女子迟暮的面孔
她们穿过阴暗的屋子,在墙角种上火;也穿过明亮的屋子,在家具上
撒下尘土。尘土是远行的客人
能说起高高的山脉
悠远的寺庙。野花摇曳的山阶,悬挂在窗子上的黄昏
迁徙中的花朵和鸟类
“看看我,看看我。”
小心翼翼的尘土。小心翼翼的风
被剥离的心
尖细的嗓音和岁月。爱吗?为什么要那么迟疑,那么飞快地
长满锈斑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