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诗10首

◎秀实



二零二零年诗10首 
/秀实


01空气

终于知道空气的形状如一捆纠缠不清的丝缕
寻不回起点又看不到边界。如蛹
困顿其中不在乎日渐肥胖的腰腹。它还是电波
游走于四周。在沟渠般的街道与爬满
蚁蝼的土坑中。搞砸时间颠倒日夜拼砌出
荒诞不经的空间。它不流动。流动时叫秋风
那时我才醒来,在檐下读小说、写分行
想念远方一个住着情人的城镇,有海岸弯曲
山脉连绵。我才拥有破茧而出的力量

有一种特效药牌子叫婕诗派。这几年间我常服用
温醇的粒子中含有悲怆的薄片。小嚼提神
大口吞噬时会感到心如鹿撞,肌肉如土壤般
遍植隐藏了牛羊的芦苇林,话语有豹之诈虎之威
它成份复杂,具有多重性的微物链接
它也能治愈平庸之爱。让爱如荒野之花
不被采摘不被赞颂却为一次生命而永存
它无限期,不逢时也不过时,在空气中不变质
并在晚钟时沉淀,早祷时随晨光复苏

02北极熊之爱

我这样的描绘一头北极熊。它孤单
无儿无女。它的智商开始下降
我看到它背后并非纯白的世界
是赭红。活着是沉重的,已没有甚么
可堪嬉游。像老者寂然对着落日
和海洋的空洞,一切皆无甚可依

渺茫无边,但可以站立的地方愈来愈小
极地里也有我们的爱,饥饿才是残
酷的。一头北极熊与情人节并无任何关联
我只能做到,坚守着这纯白简单的爱
并虚拟窗外也都是漫天风雪的浪漫
看到你,同时也看到北极熊与我们一起

注:书写到「残酷」一词时,因过于悲怆,情感竟然骤然停顿,不能继续下去,故作分行处理。

03谷雨怀友

没有杨花落尽子规啼,槛外没有桑树
桑树不见犀鸟。犀鸟不来
这个谷雨时节便拥有一所安静的房子
阳光的碎步行于一株海竽上,我在城中
城中无谷雨。北面封了关口,南面的漂流瓶
仍在漂流。已是暮春,在这玻璃墙幕之内
枯候炎夏前一场叫谷雨的天象
今天,诗歌语言便是藉天降之谷颗而来

窗下焚香,读河图洛书,傍晚刘安
来晤,忆及我们的老友仓颉
仓颉架眼镜,喜欢野外观兽,檐下
赏鸟。终于成就一件大事。而我们却
忧心不已。另一个老友高诱曾说
生活语言让诈伪萌生,人弃农务商而
终有贫民赤户。天雨粟,我缓慢沉重地读出来
这时外灯火零落,一天尽暗

04右手写诗

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赛41:10

如枯槁的枝干,未能把流逝中的你拉上来
但我常用公义的右手写诗。诗有喙
可捡拾小石子让瓶中的水上升
可治病木,可撕破土拨鼠皮
啖其脏腑。也可以学人言
反复嘲弄那小丑般的行径
懦弱者不敢做之事
右手中的诗,敢

岁月倾斜,诗却趋于柔弱与黯淡
窗外蓝天有去年的候鸟返回
云行雨施的季节中我瑟缩于陋室内
设琉璃窗,点亮昏黄壁灯
孵化思想破茧而出,有天使之翼
有漂白之浮云于头上累积
那看不到的右手常在
我的十字架仍竖立如冬麦般待收割

05我们的存在

那日我必应允。天必应允地,地必应允五谷,新酒和油。(何西阿书2:21

我醒来时窗帘外一座罪恶的城同时复苏。五谷在城外,新酒在酒窖,油在地层的深处。我记得所有的应允,但不曾应允任何罪恶 56字)
我应允你行一次恶以换取我们的存在

06庚子七夕
七夕不过是反讽衬托与象征

只是一种反讽。这些约定与隔河眺望                                                                            
穷愁让我困在斗大的书斋中
练字为诗。八时,看电视剧与用餐
九时半作了一个温水浴,十时至凌晨一时半
无所事事的在网上消费着此夕光阴
一时半后,已是另一天的开始
所有的浪漫已疲惫,回归到枯槁的本质

也可以是衬托。这些银汉与金风玉露
浪游于这个封闭的城里,看灯火璀灿
踽踽行于墙下,与我一相逢的
尽是擦身而过的路灯寒怆
第三街拐角处的电话亭寂静
第七街通往中央广场的地下道已关闭
我沿着斑马迁徙的路线而行抵达第十二街的

河畔公园。那里银河弯弯,垂杨两岸
对岸是一座神山,山腰有喜鹊联群飞过
山上巨木成林,山后漫天星宿
记得这个陌生的城的一盏灯火
永恒燃点着。我在对岸寂寞走过
感到生命活成了一个象征
有期盼有温度有色彩却还原不了这人世间

07诗病田园花
遥寄诗人岩上

诗病田园花让我想到那消瘦的诗句来
日日花前常病酒。而你的述说是:我的剑
遗落在骨科手术台上。是遗忘也是忘不了

窗外一株大叶榄仁的枯树,遮档着午后的阳光
长满花的田园有永恒的春天

不配剑的诗人把诗也放下了
那些流落民间的诗行
如春雨般诉说着每一个好时节
繁花似锦的田园依旧繁花
似锦的岁月永不断流

总有一块巨岩在对抗风化
檐滴是诗,落叶是诗,弯曲的石子路
也是一首诗惦念着家乡

书架上相挨的诗册如两个诗人相挨着
挨着他挨着我也挨着他们,让诗流动成脉
为诗戴上斗笠,回到嘉南平原的辽阔

悠长假期开始了,你推门
留下负手走向那花开如海的背影

08梦见婕

昨晚梦见婕。和几年前所见的完全一样
依然长成一株枝桠干净的秋树
主干绰约,那仅余几片叶子遮掩的
仍旧隐藏着我所喜爱的嫩芽

凡囚于我诗中的,都将不朽
不必借助浮云与游子的咏叹
我的笔即一枝刺入细胞中的极细的针
能把染色体重新按不老来排序

我写有婕诗派一卷,以重迭的栏栅
困锁着一头兽和一般岁月
极少数的人能走进这个迷宫
这里有恒久的黑夜,有猝不及防的

骤雨。并有一个孤单的身影
在守候一头迷失了的兽回来
这即婕诗派的全部。或许
结局是,孤单的身影也瘦削成

一株秋树。只有那兽一直游走在栏栅内
它已是象征,是唯一移动的诗意
它说明了诗的远方即文字,并等同于
所有的时间与空间

昨晚梦见婕。她倚在一幅破墙下
露出净白的肢体。翻墙的月亮外挂柳枝
骤雨仅在窗框内下着,妩媚的婕
用肢体勾搭着我的欲望

我知道她身体上所有的
暗喻。如一个爱妃般活在我的文字里
在那儿我放弃了所有江山
携着她并建立了漂徙之国

我的疆土能移动,不被侵略
那一个个房子有完好的结构和布置
墙身涂上彩绘。有无尽的
雨季和无尽的黑夜

她于其中起居饮食,晨喝豆奶晚酌梅酒
拥有自由和健康。没有教条
灭一盏灯,便有了相爱的欲望
和呼息时流水般的音乐声

扩充领土,一个人在议政
追随者因婕而络绎于途
倦了,我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睡去
不掩门,彻夜如有轻轻的步履声

09九份灯火

假设你说,夜已深而九份的灯火仍在燃烧
我会这样想,余下的一份也将点燃起来

如在空洞无人的候车室等待一班逾期的末班车
十份便即完全燃烧的熊熊烈火

只活在虚拟的场景中:窗外大雪纷飞
我靠着壁炉,阅读或分段或分行的话语

若沿海岸而行,在一个想象的岬角上
拥抱着失群的你的候鸟般季节

而现实是一次行旅,夜宿于九份半山腰
而非爱欲的山脚与云雨覆盖的山峰

不知道网络的星斗如何排列,我发现
一颗也有人间烟火的星体

10看秋芒

已经是深秋了,芒草来到了山头
一大片的有韵律的摆动着
我抬头眺望它们的边界
思念也随即到了天脚之下

如此地澄蓝是不可多得
爱如此辽阔也不可多得
此时我喜欢一只晚秋的促织尤甚于
天际间划过的一群归雁

我专注于一株芒草
它摇曳在一个小方框内
芒草可拍而秋不可拍,风过芒草丛
的声音也不可拍

拍摄下来的芒草已非芒草
我看到它的妸娜,它的温柔
在这归于寂静的季节里
它在等待一次爆裂


简介
秀实,创立〝婕诗派〞。曾获〝香港大学新诗教学奖〞等多个奖项。着有《婕诗派》等十七种诗集,《止微室谈诗1-3册》等九种诗歌评论集。并编有《风过松涛与麦浪——台港爱情诗精粹》《呦呦鹿鸣——我的朋友108家精品诗》等诗歌选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