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徒步宣言》等8个

◎边围



徒步宣言

只能光脚了!热火
熊熊在燃烧,胸中
一定还有炽炭和浓烟。
请闪开大道,让大喘的人
通过此生必经的路口。
请信任彼此,扬起的风尘
不但不会令人迷茫,
反而更加团结彼此。
不需要口号,行走中
一切的风景都是大礼,
馈赠给每个焦灼的灵魂。
常常,逆行乃至胆怯,
会警醒人不要忘记回望。
然后继续……去用腿
丈量大地,不懈地前进。
那里,没有人是总统
或国王,只有光脚!
再说一遍:只有光脚!
在淤泥中拍溅起的
瓣瓣泥花,是人间最美的
慷慨的硕果。请不用怀疑:
每一片足印都有名字,
它们繁衍自无穷的激情,
那里,远方已不再遥远!

           2020.11.9.




致单身者

楼下,有单车,
骑行至公园还需半小时。
阳光正好迎面,
照亮每一处阴影。
停在原地,当然可以了;
但也可以穿过马路。
由你选择——
独立,或者寻求依傍,
都让口哨吹响起来。
至少让天际的流云听见,
知道这里还有乐手。
是否愿去讴歌,
那是你的权利你的自由,
无人能够跨越围栏
来阻止你。你,
是这里的主人。这些花香
来自每个冬日,
它们并不吝啬于分赠给你。
哭泣无用
——生活已经证明了。
漫天的飞絮里,
根本没有理由也没有时间
自卑。
转眼就到湖边了,
快看,那些候鸟
在从北方向南方迁徙。
也许,阵阵长鸣中,
就有你曾遗失了多时的兄弟,
或者姐妹。

           2020.11.11.




体检时间

走错房间了。
肉体的颤动,只意味着
一种奇特的亢奋,
而非病兆。不要多疑了,
血液还是鲜红的;
视力表上,还有飘飞的影子。
只需空腹,提前八小时
不沾荤腥(未特别注释
是否要戒色)。
外科及格了,
内科也没有异常——
整整一早上,只为了证明
自己尚还健在
是够搞笑了。从三楼
到四楼,抽检着躯干中的
多个部位(隐秘区
也不放过)。在医院,
人只是一具具行走的器官,
不停在吸气、呼气。
但这一次,真的
走错房间了!静等片刻,
会有人大声叫号,
告知下一站去处。
那里,不关心肉身,
CT机只顾穿透每一缕妄念,
射线潜入了暗海,
默默探视着幽深的灵魂。

         2020.11.12.




三心草

夜间,数你的叶瓣,
竟数出了荧光。
泛着幽黄,时时都似有
暖玉一般的质感。
不同于白日,你的青枝、
你的红心,都变了韵味。
随缘而动,风起处
自然像个多情的舞女。
星月下,随意你摇曳,
绽开裙摆上的每片花饰,
连空气也在静静观赏。
静到傻掉……也无人
敢来与你媲美,
争夺那份骄傲。好吧,
放声偷笑,用你的高音。

        2020.11.13.




面壁

不等于枯坐。
不等于面朝空洞的屋子
自寻麻木。
不过是值守一个夜班,
不可太庄严了。
白日里已领受了一次折磨——
一场沉闷的讲座令人呆钝,
只剩无事抠抠手指。
太无味了!白墙上,
看不到曾有过岩画的痕迹。
更莫论陶皿了,
此地只有空白——
漫漫无边的空白。
在白纸上,也在白灯下。
静默,坐卧不拘,
从二十时至次日凌晨八时。
愿意无聊也可,
愿意踱步,在方寸之间,也可。
有壁虎为伴,不算寂寞。

             2020.11.15.




孔雀蓝

那是狡黠。
一个妖娆女人眼中透出的
烁烁之光。
在手机背面,硬壳,
合金材质。
那是采自雀翎上的神采,
不特别艳靡,
有几分凝重。
但总有人从中品味出了
跃动——激荡之思、
炫丽之姿。
那更是第一眼就即刻恋上的
天赐的情人。
独有的色泽和韵致,
让所有夜梦中都充盈了她。
那是钟情之后
绝不可松开的手,
从雨林中伸来,只为攥紧
一颗无比淋漓的心。

       2020.11.16.




枪灰

此地没有色盲。
镜框因镀上
一层寒光而显得文气极了。
手枪藏在兜里,
不可随意掏出来。
压住震怒!
矜持,是男人的法宝,
不宜轻易示人。
底色里的沉稳,
无须惹人注目,自带一种
深邃与幽静。
在双眼之上、
眉宇之下,
勾勒出一道流动的弧线。
藉此远观世事,
不因近视而短见,
五米之外,也可数清
额间的痣。
没有靶心,但射程够远。

        2020.11.16.




文艺中年

雾霾中,
去感受缥缈”。
沿街,一路向北,闲游而
沉浸于漂泊”。
追忆起什么年华啊,
流光啊……
向自己曾有的幼稚
致敬!起码,还算率真。
不能再婉约”了,
早该更豪放”了——
重来一遭,一定要通达点儿。
将诗词与花屑,洒在酒里,
重温那番梦影”。
不愿醒来,就不必
一直去催唤了。
那并非是自私地逃遁”,
乃是一场隽永的自赎”。
梦游?也无羽衣
也无风帽,空有热念罢了。
藉托于丝丝筝音,
闭目,默聆,
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或能被过往暂且收留呀——
寄寓其中,
不复咀嚼花生和理想”。
中年的字典里已不见图腾”,
只有逍遥”;
奔跑也换作了憩息”。
嗨,各自珍重!
霓光之下,没有一人
是长久的英雄,
都无非是一闪而逝的过客。

          2020.11.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