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中旬诗作

◎巴枣



蜗牛

下午回家
屋里没人
来到屋后
母亲正弯腰
在小菜园里
捉菜叶上的
蜗牛
以前
家里种菜卖
母亲都是背起
喷雾器
喷淋农药

2020/11/11


这就是差距

他有首臭诗
被某诗人
做月度诗选时
选了出来
发在公众号上
看到他转发
并致谢
不禁想起
有次
另一个公众号
选了伊沙
当天新写的
一首诗
伊沙转发时
特意配了条简评
“这首
不是我今日
最好的”

2020/11/11


钓龙虾

一家人聊天
我讲起小时候
有次带着大妹
到池塘边洗菜
她大抵是
想绕到我前面
看我怎么洗吧
直接从埠头上
踏进了水塘里
懵了几秒钟后
见大妹在水中
双手胡乱扑腾
我把搭在肩上的
一条毛巾拉下来
将一头扔给她
她还真就
抓住了
我使劲儿
往怀里一拉
将她拖到跟前
一把拎了起来
小妹听完
哈哈大笑起来
“你那不是
跟钓龙虾样吗”

2020/11/11


抽水

办公楼旁边
护城河排污改造
沿河开挖了一条
临时人工沟渠
几台水泵
没日没夜地
将原本可以
从河里流走的污水
抽到沟渠排走
看水泵的老头
坐在工棚外
打着盹儿
此情此景
让我想起
1970年代
父亲被生产大队
安排到灌渠值守
四面八方的泥鳅
逆流而上
涌到出水口
每次交接班时
父亲便停下抽水机
捞起满满一桶泥鳅
带回家

2020/11/11


母子俩

年轻妈妈
抱着个小孩儿
在花坛边转悠
总感觉哪儿
不太对劲儿

妈妈戴着口罩
孩子没戴呢
一下想起
曾经网传
孩子抵抗
新冠病毒的能力
要比大人强
但愿如此吧
再有一周左右
女儿就要生产
我可不想
外孙一来到人间
就给他罩上一个
大口罩

2020/11/11


流浪公狗

一只流浪公狗
翘起嘴巴
不停地嗅着
一辆小车的
屁股
我瞅了眼车牌
哦,那不是
一辆公车

2020/11/11


拍照

下沉到社区
开展便民服务活动
摆拍完
存档备查的照片
负责拍照的
社区工作人员
冲我说
“一看您就不是
那种搞花架子的领导”
“何以见得”
“您看
别人都带着口罩
挂着工作证吊牌
就你没有”
“你是批评我吧”
“不!不!不!
我是夸奖您呢”
她白皙的小手
在空中
连连挥动
仿佛一朵
不胜风力的
白玉兰

2020/11/11


不得结党

家属院里
一帮中老年妇女
为方便交流
购物信息和经验
新建了个微信群
取名“拖车党”
源自于她们
每天都要
拖着小拖车
去买菜购物
昨天
学校政教主任
责令她们
要么更换群名
要么解散这个群
于是群名改成了
“拖车队”

2020/11/11


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有时
兴趣来了
会给某个
选稿邮箱
发一组诗过去
多数石沉大海
偶尔也有
一首诗
被选中
出现在某个
微信公众号上
或者诗选集里
于是
这些亮相的
为数不多的
幸运儿
向世人证明
蛰居在一座
小城里的我
每年都写出
那么多的
垃圾诗

2020/11/11


女理发师

女理发师
突然扔下工具
跑进里屋去
没多久又出来
继续给我剪头
还跟我解释道
“灶上炖着
一罐儿排骨汤
险些汤炖干了”
“你老公做饭吗”
“做个鬼哟
他天天除了
逗狗
喂狗
遛狗
啥事儿也不干”
“退休了吗”
“莫说得喜人咯
退休?
蜕皮还差不多
10几年前下岗后
就再也没上过班
现在每月就发
千把块钱生活费
跟吃低保
冇得区别”

2020/11/11


只出不进

早上到办公室
刚把本月上旬诗作
汇编后
发到诗生活网站上
高中同学老孙
电话就打进来
心说
又是讨钱的吧
“喂,老巴吗”
“啥事儿”
“老彭他妈
去世了
我们约好
星期五下午去”
这些年
送给同学们的礼钱
少说2万块钱吧
我都没受过他们
一分钱礼钱
也没见谁
问我一声
“你就没啥事儿
让我们前去
讨杯喜酒喝吗”

2020/11/11


喊魂

吃晚饭的时候
后面楼房里
传来3个孩子
高喊外婆的声音
起初
一个接一个喊
“外婆”
“外婆”
“外婆”
后来
有个孩子挑头
喊一二三后
3个孩子
齐声喊起来
“外婆
快回来
我们要吃饭”
外婆终于答应了
“喊你妈的个鬼
老子想玩会儿麻将
你们就跟喊魂一样”
“我们肚子饿了”
3个孩子
齐齐地
用降调答道

2020/11/11



煮熟的鸭子吃着吃着突然就飞了

家里wifi
突然不能用
问妻子续费没
“上个月就续了
是我们学校
不与电信合作了”
“为啥”
“这些年
学校每年
都要为家属区
补贴好几万网费
再加上学校教学那块
一年交给电信10几万
老师们私下议论
估计是电信公司
没接着打点学校
得罪某些人了

这下好了
对电信公司来说
是煮熟的鸭子
吃着吃着
突然就飞了
对我们来说呢
这个年度的网费
算是白交了”

2020/11/12


净化

看他迎面而来
正做着
吐痰的准备
我大喊一声
“老侯!早啊”
他那口痰污
迅速被净化成
一句友好的问候
“哟!是你呀
早!早!早!”

2020/11/12


挖锄

饭局上闲聊
他问我
“你每月工资多少”
“5000多点儿”
“那我比你强多了
虽说退休了
每月还能拿
一挖锄”

2020/11/12


敬业

道路改造
中间车行道
两边人行道
非机动车道
全都挖得
稀巴乱
老年环卫工
在破碎的路面上
认认真真扫着
不放过
每一片落叶

2020/11/12


眼红

右眼角充血
得知无甚大碍后
妻子跟我开玩笑
“眼红别的男人
外面红旗飘飘
家里红旗不倒吧”
“呿!
我是那种人吗”
“如果叫你眼红
会是哪种人呢”
“当然是
那些诗比我
写得好的人”

2020/11/12


高度酒

评审会结束
编写报告的小姑娘
特意到跟前道谢
然后可劲儿夸我
“真不亏
资深专家啊
文本拿到手
随便翻几下
就把所有问题
全都挑出来了
好像早就知道
我要在哪儿
犯错似的”
心说
这姑娘
也不简单啊
酿得一手好酒
只是度数太高
真要喝下去
容易醉人呢

2020/11/12


4粒鸟屎

自行车停在
香樟树下
早上出门
发现座板上
有4粒鸟屎
擦干净后上路
突然接到电话
邀请我
参加项目评审
工作结束后
得到
4千块钱
评审费

2020/11/12


混水阀

热水器混水阀
有点儿漏水
白天
晚上
老想着
邻居要用水
不好意思
关掉楼下总阀
妻子一下急了
“之前经常停水
难道不是别人
在修水管吗
谁在意过你呀
怎么这会儿轮到你
就瞻前顾后起来”
“别吵了
我明天起大早
5点钟之前
把它更换好
这总行了吧”
“没出息”

2020/11/12


自作多情

理完发
照例要冲个头
看店里还等着
两个人
我说免了
女理发师转身
招呼客人去了
掏出钱
手口并用
边递钱边道谢
女理发师收钱后
大约有
一两秒的工夫
我等着她送客
“慢走啊”
没想她又继续
招呼客人去了
将我
凉在那儿

2020/11/12


走我的路

诗人阿嚏
微博上
发了副字
感觉还不错
就给点了个赞
紧接着就有人
批评他
“这路子不对”
忽然想到
这么些年
我写诗
就是走野路子
从来不会在意
其他人说
对与不对
坚持走我的路
就是了

2020/11/12



战友

高中同学
二炮学院毕业
部队上没呆几年
便转业回地方了
看他在路边跟人
聊得特投缘
另一个同学问他
“谁呀”
“我战友”
“你这情况
我还不知道吗
咋可能冒出个
战友来呢”
“我俩是同一年
从部队上回来
等待分配时
才认识的
我他妈穿了
那么些年军装
没想回到地方后
连个战友都没有
想起来都悲哀
所以后来心里
一直拿他
当战友”

2020/11/13


好的,坏的

一家人聊天
小妹说
“记得小时候
我们姊妹4个
被妈妈
拿根麻绳逼着
在堂屋地上
跪成一排”
父亲插嘴说
“坏的记这么清楚
好的咋不记得呢”
是啊
父亲虽说痴呆了
如果让他诉苦
他能跟你
没完没了
一直讲下去

2020/11/13


税钱

一个
一步三摇头的
中风男人
打花圈店前走过
店主突然问我们
“这人你们认识吗”
我们4个人都说
“不认识”
“我认识他
只是不知道他
现在退休没有
以前是工商局的
曾经管过我们这片儿
收过我两年的工商税
有次在我店里
拿走一个花圈
抵了我
一个月税钱
按迷信说法
他这么做
不吉利啊”
我们中一个问他
“你那时恨他吗”
“唉!
都成这样子了
恨他做啥呢”

2020/11/13


摇头

前去吊唁
同学老母
几个老同学
在路边商量
奠仪数量
300
还是
500
心说
别搞庸俗了
300块钱
意思意思
就行了
正要发表意见
一个穿旧式
工商制服的
中年男人
走到跟前
冲我一个劲儿
摇头
便打住没说
然后一想
不对呀
我又不认识他
仔细一看

这人中风了

2020/11/13


女人与狗

骑车走在巷子里
一个年轻女人
带着4只小狗
迎面走来
其中两只
追逐打闹
险些钻到
我自行车轮下
只听那女人吼道
“你们要再不听话
就让人把你们
扎死算了”
那语气
仿佛
一个妈妈
在训斥
淘气的孩子

2020/11/13


属相不合

参加工作不久
同事康大姐
给我介绍过
一个小我
6岁的姑娘
见过几次面后
她到单位来玩
陈大姐见了
悄悄跟我说
“你俩属相不合
最好别再处下去”
后因其他原因
两人确实没有
修成正果
今儿查看
充血的眼睛
猛地一下想起
头天夜里
跟这个女友
梦中交媾过
心里不禁一惊
我操
咱俩还真的
不适合呢

2020/11/13


休年假

女儿即将生产
家里得有人陪伴
妻子教学任务重
我决定休年假
一把手说
“最近
休假的休假
住院的住院
你最好缓休
不然
市里通知开会
连去开会的人
都没有”
“前段时间
市里不还
专门发通知
号召休年假吗”
“那会儿
形势不一样
是省政府有要求
市里把各种会议
都精简了
特意让大家
安心休假去”

2020/11/13


头发长短与身体胖瘦成反比

前段时间
头发长
见到我的人
都说我瘦了
剃完头后
大家又说
咦,这段时间
你长胖了呢

2020/11/13


打鸟

女儿问我
“你小时候
打过鸟儿没”
“打过”
“用什么打”
“皮枪(弹弓)”
“打的都是什么鸟儿”
“鸦鹊(喜鹊)
和麻雀居多
鸦鹊个儿大
麻雀数量多”
“怪不得
我小时候
很少看到
鸦鹊和麻雀呢
原来都被你们
打没了”
女儿说完
我猛然想起
有次
一只打伤的斑鸠
从眼皮底下逃走后
自个儿懊恼了
整整一晚上

2020/11/13


养蚕

早餐时
女儿突然问我
“你小时候
养过蚕没”
“当然养过呀”
紧接着
脑海里
相继浮现
一组黑白镜头
课间休息时
同学们
一个个
从咯吱窝下
掏出个棉絮包
小心翼翼打开
查看蚕宝宝
长出没有
接着是
一棵桑树
光秃秃的
没了桑叶
一丛奴柘刺
(本地叫柞树)
叶子也被
撸了个精光

2020/11/13



不能节省

外孙出生后
妻子打电话回来
让我把家里存放的
一包糖果
带给医护人员
打开看了看
感觉搁置时间太长
决定上超市买去
妻子说
“不用了
意思意思就行了
这年头谁还吃糖果呀”
我心说
即便人家不吃
那也得买好的
不然
岂不是
激起别人厌恶吗
那比不发喜糖
还糟糕呢

2020/11/14


找零

超市买喜糖
导购员过秤时
显示47.31元
“给你加几个
凑48块钱的”
拿到收银台
掏出100块钱
漂亮的收银员
找给我52块后
又拿出一毛钱
递给我
“拿着”
那语气
不容分辩
走出超市
大约100米
才猛然想起
咱们这儿人
都不喜欢
48

2020/11/14


大喜

超市买喜糖
导购员问我
“啥喜事呀”
“添外孙了”
“是男孩儿
还是女孩儿”
“男孩儿”
“哎呀
这是大喜啊
你可得多买点儿”

2020/11/14


戒烟后第一次想到烟

凌晨2点
一个跟我年纪
差不多大的男人
拿着核酸检测单
在医院门诊大楼里
破口大骂
“妈的个巴子
老子在广州
上医院陪护
人家都给我免费
做核酸检测
没想
回到家乡来
反而受欺负
做个核酸检测
竟然要收老子
四五百块”
看我走近
仿佛找到
同盟军似的
“你也做核酸吧”
“再怎么吵也没用
熄熄火吧”
忽然想到
这时有烟
给他一根
就好了

2020/11/14


年龄与称呼

上超市
给小外孙买奶粉
导购员问我
“你孩子多大”
担心她误会了
赶紧对她说
“是我外孙”
“呀!这么年轻
就做外公了啊”
“年轻啥啊
都55了”
“哟
真看不出啊
比我还大6岁”
心里不禁
暗自庆幸
刚才没喊她大姐
就在几天前
手机上看到
一个视频
一个姑娘
喊了声阿姨后
被几个妇女
围殴了个
鼻青脸肿

2020/11/14


奶粉

早上去超市
给即将降临的
小外孙
买婴儿奶粉
两眼一抹黑
只能选贵的
管不了是错
还是对的
想当初
女儿出生时
也是在医院对面
一家小商店里
买了一袋
13块钱的
奶粉

2020/11/14


疫年添丁

上午九点钟
女儿就进了产房
之后
妻子在待产房
我在家
女婿则在
千里之外的长沙
焦急地等待
一直到下午
1点过10分
我写下这首诗
都还没有消息
这情况
我们不敢告诉
其他亲人们

2020/11/14


明了

在家属院门口
门卫老叶
轻言细语
问我
“看你
进进出出的
是你女儿
明了吗”
稍稍一愣
马上会意
“是的
已经进了产房
上午就该生了”

2020/11/14


两盆绿萝

两个护士把女儿
接进待产房
将我和妻子
锁在隔离栏外面
妻子怯怯问了句
“彭护士长在吗”
锁门的护士
没好气回道
“半夜三更的
她在这儿干吗”
我一听来气了
“不能好好说话吗”
另一个和颜安慰道
“放心,有没熟人
我们都会尽心的”
半小时后
我在走道头上
看到两盆绿萝
一盆青翠欲滴
一盆黄不拉叽

2020/11/14


陪护

零点刚过
女儿羊水破了
立马送往医院
护士问
“谁陪护呀
赶紧做核酸检测去”
“她妈妈要上课
我能陪护吗”
“她老公呢”
“在外地
暂时赶不回来”
“最好找一个
年轻女性
30岁以内的”
这下捅到我
心中的痛处了
当初如果能够
再生一个孩子
该多好啊

2020/11/14





以前上菜市
买豆制品
都定点在
一个钟祥女人摊上
好久不上菜市
原来的摊位上
已不见她踪影
随便挑了个摊位
买了些
回头再去菜市
寻找丝瓜时
转遍
整个菜市
才终于看到
这个钟祥女人
心里不禁
冒出一句
“你咋在这里
教我寻得好苦”

2020/11/15


好记性

从菜市场回来
看到妻子
发的消息
“你买些丝瓜
做给女儿吃
利于通乳”
再次返回菜市场
看到刚才买过菜的摊主
一个60来岁的小老头
笑嘻嘻冲顾客吆喝
“最后几把芹菜
便宜卖呃”
我走到跟前时
他也冲我吆喝
“最后几把芹菜
便宜……
咦?
怎么是你!
咋空着手呀
你刚才买的
那些菜呢”

2020/11/15


校长

一个高中校长
跟我面前感概
“中国教育
最大的问题
就是没教会
我们的学生
怎么去做人”

2020/11/15


三嫂

回到父母家
屋里没人
找到广场上
母亲正拉着父亲手
跟远房三嫂讲话
三嫂看我走近
向我道贺
“恭喜你
当了外公”
我说“谢谢”
三嫂没啥反应
母亲又补了句
“从今往后
也多个人
叫你三婆”
三嫂笑起来
“他明儿长大了
是大城市人
哪儿还认得
我这个乡下
老婆婆哟”

2020/11/15


革命

中国教育问题
只能由仇视
当前教育的人
去改变
当然
从当前教育中
收益的极少数人
也可以
我是参照
中国共产党历史
得出
这一结论的

2020/11/15


给力队友

星座物语
“今天你会遇到
非常给力的队友
无论是生活
还是工作
亦或学习
都将有所改善”
实则是
女婿从长沙赶来
替代我往医院送饭
让我少跑了
两个来回
然后
我俩聊了聊
当代教育问题
互有收获

2020/11/15


美丽收银员

这两天
妻子在医院
陪护女儿
家里采买
由我负责
上午在超市
收银员看我
掏出一把硬币
主动帮我换了
5块钱纸币
我说谢谢
她说不用谢
想说她好美
又显得轻薄
那就为她
写一首诗吧
尽管她几乎
没可能看到

2020/11/15


男人不宜

超市买丝瓜
导购员看我
把4根丝瓜
全都要了
她立马去旁边
扯了个大塑料袋儿
帮我装起来
“这东西吧
你们男同志
还是不宜多吃”

2020/11/15


无题

女儿生产
女婿一时
来不及赶过来
妻子跟学校
请了两天假
留在医院陪护
打算等女婿来后换她
一想到换人陪护
又得花400多块钱
去做核酸检测
便建议妻子延两天假
她听后跟我急起来
“那怎么行呢
几天不上课
给别的老师
添麻烦不说
也给学生
造成影响啊”
唉,看到妻子如此敬业
联想到她教学能力也不差
文凭和资历也不输人
却他妈评不上
一个副高职称
心里面
不禁五味杂陈

2020/11/15


丝瓜

听说丝瓜
有个功效
可以通乳
妻子让我
买些回来
做给女儿吃
心说
都过了立冬节气
咋还会有丝瓜卖呢
刚才在菜市场
也没见到
但为了女儿和外孙
还是决定再去碰碰运气
果然
转遍菜市场
就没卖的
立马去超市

居然有4根
好坏不论
全买下了

2020/11/15



中山装

1980年底
父亲买回一块
蓝色的卡布料
请人给我做了
一件中山装
左上口袋外褡内角处
特意留了个小孔
给我插钢笔用
那年头
这样的装束
一看就是文化人
如今这样的穿着
早已不流行
这件中山装
穿在父亲身上
虽然感觉怪怪的
但大小倒还合身
只是那个小孔
没钢笔可插
细想一下
父亲也就念了个初小
自然算不上文化人
他以前在生产大队
铁业社记账
尽用圆珠笔
从没用过钢笔

2020/11/16


疫年产房陪护

下午
妻子被女婿
从医院换了回来
一进门
她就嚷嚷起来
“哎呀
总算解放了
进去就不放人出来
在里面呆了两天
哪儿也去不了
满脑壳都是
孩子的哭声
比坐牢还惨”

2020/11/16


吃素

女儿吃素
生孩子后
依然如是
妻子气恼道
“她这也不吃
那也不吃
感觉成心
要气我似的
想当年
生她那会儿
我这也想吃
那也想吃
就是没钱买
叫她吃
她反倒劝起我
跟她一样吃素
我才不会呢
除非我
把想吃的东西
都吃够了”

2020/11/16


欣慰

妻子说
女儿真的长大了
她对我说了好几遍
等她儿子长大成人后
一定要让他
养我老
她会告诉他
在他出生的时候
外婆几天
没怎么睡觉
没日没夜地
守在他身边
给他喂奶粉
给他换纸尿片

2020/11/16


不理解

妻子说
进医院
微信扫一扫
我好理解
那是查看你
有没健康码
出来也要扫一扫
搞不懂什么意思
一个女保安
站在那儿
不停地喊
我没理她
她也没拦截
这就让人纳闷儿了
既然如此
那她干吗
还喊得
那么起劲儿

2020/11/16


不是迷信的问题

妻子说
最近5天
医院出生的
全都是男孩儿
没一个破色的
叫人不得不信
有什么东西
在左右着
生儿生女
我跟你讲
这不是迷信
不迷信的问题

2020/11/16


火气真好

听说女儿
自然生产
还是个男孩
大妹很高兴
说话的声音
都在发颤
“哎呀
火气真好
火气真好
我哥哥”
隔了一两秒钟
她又重复道
“我哥哥
火气真好”

2020/11/16


成交

菜市场买白菜
摊主是个老头
过秤后
显示1.16元
“给你加点儿
凑1块5角钱”
他拿起一棵加上
这回显示1.72元
递上两块钱
他没接
而是把那棵菜拿下来
换成一棵小的
我说
“就刚才那棵算了
给你两块钱”
“那不行
我占你太多了”
他又换了棵大的
看到显示1.92元
才算成交

2020/11/16


面纱

连续有5个美女
“麦秀黍离”
“妄想与梦”
“千”
“贪心瘾”
“你不懂我的痛”
申请加我QQ好友
我在想
如果揭开
这些美女图像
和时髦账号
制作的面纱
指定会露出
一张张
大老爷们儿的


2020/11/16


大数据时代

突然连续
5天夜里
都收到
美女们
申请QQ
好友消息
不甚其扰
思来想去
或许
是自个儿
招来的祸
几天前
在手机百度
推送的一组
美女照下
点过
一个赞

2020/11/16


歌星

小外孙
一个劲儿哭
女儿女婿
跟没事儿似的
本想走到跟前
说道几句
转而一想
没准儿
他们在培养
哑嗓歌星呢

2020/11/17


风水轮流转

以前
一直是别人家孩子的哭声
吵得我们心烦
现在
我们的小外孙
仿佛复仇般
一声高过一声地


2020/11/17




一根菜叶经络
卡在牙缝里
用牙签
剔了半天
没剔下来
换用镊子
一次成功
女儿问我
“是鱼刺吗”
“不
是根菜刺”

2020/11/17


虎皮

小外孙回家后
岳母说
“孩子一个人睡觉时
要放件避邪的东西
在他身边”
思来想去
没啥东西
妻子笑着问道
“他外公的制服
不知行不行
那上面
有国徽
盾牌”
“当然可以
以前我们老百姓
都把他们的制服
叫虎皮
有煞气
镇得住邪”
见多识广的
岳母
一锤定音

2020/11/17


先睹为快

听说女儿女婿
抱着刚出世的外孙
从医院往家里面走
刚进屋的老岳母
掉头就往外走
“我去路上迎他们”
80多的老人
爬上6层楼
一口气都没歇
噔噔噔
又快步
下楼去了

2020/11/17


为女儿点赞

上午10点半
突然收到女婿
发在家庭群的消息 
“我们一家三口
已经出院了
正慢慢往回走”
赶紧打电话女儿
“你生完孩子
才3天啊
别走路了
赶紧打车去”
“你忘了
我是谁的女儿呀
没那么娇气
跟你讲
那天总共4个产妇
就我是自然生产
另外3个
都是剖腹产”

2020/11/17


功夫还在

今儿女儿和外孙
从医院回来
岳父母和姨侄儿赶来看望
想到妻子这几天累了
我主动要求下厨
走进厨房操起锅铲
心里不禁打起鼓来
上次下厨
都不记得啥时候呢
好在咱功底深厚
做起来依旧有板有眼
也就一个小时出头
便整出一桌子菜来
煲藕汤
红烧鱼块
鸡蛋西红柿
红烧五花肉
清馏丝瓜
芹菜炒千张
干煸土豆丝
蘑菇清炒小白菜
姨侄儿吃完一碗饭
舍不得放下碗筷
“姨伯做的菜好好吃呀”
稍作犹豫
他又盛了碗饭

2020/11/17


无题

看到绵阳诗人
赵克强
在诗中写道
“我88年没离开学校
这辈子可能就是一个乡小校长
不!因为性格
最多是一个教导主任
不!最多工会主席”
我想说
他真要在学校干到底
连工会主席
可能也混不上
或者说混上了
又会被撤掉
这不是要跟他抬杠
我岳父当年就是这样
教育局让他当校长不当
当副校长也不当
最后挑选了个
工会主席
干了不到两年
因为学校分房
站出来为教师说话
跟校长闹翻
被请出了
校领导班子

2020/11/17


门诊分流

医院大门口
蓝色帐篷里
几个女护士
分列成两排
依次排开
冲进来的人
不停地喊话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
“有没咳嗽发烧”
“有没咳嗽发烧”
“有咳嗽发烧的
请到发热门诊”
“有咳嗽发烧的
请到发热门诊”
“是否外地回的
外地回的
请到旁边登记”
“是否外地回的
外地回的
请到旁边登记”
仿佛
一台台机器人
不仅吐字没差错
连语气
都没一丝变化

2020/11/17


人干不过机器

前天写了一首
诗题叫做《革命》的
短诗
发在LOFTER(乐乎)上
立马遭到屏蔽
2小时后
系统又自动给解蔽
没想
今日早上
再次接到通知
这首诗
又被屏蔽了
就这首诗内容而言
可以想见
屏蔽一定是机器干的
解蔽则是人为的
我就想
有时候
咱们人
是干不过机器的

不是有时候
是一直如此

2020/11/17



车祸

近10年里
弟弟骑摩托车
发生过5次车祸
令人惊讶的是
有3次
还都是别人
从后面撞他
弟妹很无奈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
他老爱
招这玩意儿”

2020/11/18


热恋中的女人

热恋中的女人
智商为零
说的不光是感情上
金钱上也是一样
大妹这次
就被人骗走
将近200万

2020/11/18


踩奶

这两天
小妹和弟妹
先后来看望
女儿和外孙
忽然想起
我们这儿
从前有个习俗
产妇最初几天
一般是不允许
别的妇女
走进自己卧房的
担心被人踩奶
出不来乳汁
孩子没奶吃
这个习俗消亡
大抵与奶粉普及
有关吧

2020/11/18


一块石头

女儿打小
身体发育不好
典型平胸那种
为此一直懊恼
没给她好营养
老担心
她生孩子
没奶水
这一天
终于来了
外孙出世4天了
还没吃上奶水
没想
就在刚刚
她说有了
激动之下
一口茶水
差点儿
呛死我了

2020/11/18


老巴

正要上楼
身后有人
喊了一声
“老巴”
吓我一跳
心中生疑
是喊我吗
回头一看
是家属院门卫
之前见面打招呼
都以“您老”相称
咋就忽然改了呢

如今我是
当外公的人
够得上
他称老了

2020/11/18


人民医院

女儿在人民医院
自然生产
住院3天
护士小姐们
天天
上午下午
往她体内

先锋霉素

2020/11/18


大妹遇到骗子了

弟妹今儿
来看女儿和外孙
说起大妹跟她借钱
还叮嘱她
千万不要告诉我
问她借走多少
她吞吞吐吐
最后才说
“59万”
“她投资啥生意
跟你借这么多”
“她还继续问我要
我没给呢”
“不消说
她遇到骗子了”
“不可能吧
她那么精明的人”
“再精明的人
一旦掉进
钱眼里
都得成弱智”

2020/11/18


错觉

在家休年假
每天早上
去菜市场
回来后
接着做早餐
吃完收拾停当后
才打开电脑写诗
之后
接着准备午饭
吃完午饭接着午休
起来吃点儿水果
才不紧不慢
坐到电脑跟前
恍惚间
自个儿已退休
在家养老了

2020/11/18


休假

早上发在
微博上的
一组《梦幻录》
文字版
被系统屏蔽了
便在图片版下
发了句牢骚
博友法图麦·陈留言说
“挺纳闷。早已觉察了。”
手机上看到后
敲出
“周末愉快”
临近发送时
猛然惊醒似的

咱是休假在家
并非周末

2020/11/18


猪赔牛不赔

在菜市场
听到两个老农
聊天儿
“妈的
今年倒霉得很
春上闹人瘟时
我养的一头牛病了
想卖找不到地方卖
硬是死在家里了”
“你可以跟国家
申请赔偿呀”
“我找过村委会
他们说
猪死了赔
牛死了不赔”

2020/11/18



乒乓球拍

小时候
买不起乒乓球拍
有天晚上
在生产队稻场上玩耍
在一堆稻草里
意外发现一只
扬谷的木掀
趁天黑
偷回家
用其锯成
两只球拍

只能在家
关上门
跟弟弟俩打球
从不敢拿出去
见人

2020/11/19


健身器材

小外孙
一直哭闹
妻子将他
塞进我怀里
“喏,给你个
健身器材
抱着他
去走两圈儿”

2020/11/19


职高门口

晚上8点多
市职业高中门口
到处停着接孩子的车辆
连大马路都占去大半儿
一辆小车
鸣笛半天
占道的车也没理会
副驾上的女人
气得骂起来
“读这么破的学校
一个个蠢得要死
还他妈早送晚接
当成八斤宝似的
换成老娘
早就懒得管了”

2020/11/19


鲜牛奶

一盒鲜牛奶
搁冰箱里
忘记喝
过了保质期
妻子拿去浇花
只见她
站在一溜花盆跟前
挨个儿浇着
仿佛
小时候
母亲走亲戚
带回吃的东西
依次分发给我们
兄妹4个

2020/11/19


看望

岳母和姨侄儿
下午来看外孙
赶上小家伙睡着了
女儿也在卧床休息
我只得陪着他们聊天
一下午时间
就这么过去了
仿佛
他们专程
来看我的

2020/11/19


不开会咋啦,会死人吗

吃完午饭
刚要躺下休息
接到单位电话
说是一把手
让我下午
回单位开会
“我休年假呢”
“他知道
说这个会
你最好回来
也参加一下”
“那你转告他
我现在外地
赶不回去”
他妈的
这不是硬逼着咱
撒这个谎吗

2020/11/19


没告诉她我也是菜农出身

菜市场买蘑菇
前面一个女人
拿着一簇蘑菇
跟摊主磨嘴皮
希望把菇脚
再割除一些
摊主大姐不耐烦道
“不要拉倒
哪儿这么多名堂呀
我一直都这么卖”
女人丢下蘑菇走了
她还在叨叨
我拿起那簇
被遗弃的蘑菇
递给她过秤
顺便跟她聊起来
“下次碰见这样的
别跟她置气
答应她就是了
不过先得跟她讲清楚
按她要求割菇脚可以
但价格得往上涨”
她看我一眼笑了
“都像大哥这样
那就不愁卖咯”

2020/11/19


心大炸肺

听说大妹受骗
投资200万打水漂
母亲气得直摇头
“她要做犯法的事
那也得等我
两只眼睛闭了过后
再去做”
小妹解释说
“不是她做犯法的事
是别人犯法
把她的钱骗走了”
母亲听后
没作声
过了会儿
忽然冒出一句
“老古话冇说错
心大炸肺”

2020/11/19


买萝卜

买胡萝卜
称重计费
5.68元
摊主大姐
找出一个
品相差的
个儿小的
边往电子秤上放
边说
“给6块钱”
“行
我给你6块钱
你找的那萝卜
不要了”
“那怎么行呢
我不能占你便宜
帮你重新换一个”
这下显示
6.42元
递给她10元
“你收6块5吧”
“不行
说好6块就6块
虽说做的是小生意
那也不能
不讲诚信是吧”

2020/11/19


客服

家庭群里
二姨子和小姨子
询问外孙名字
妻子让我答复
“大名李直就
小名噌噌”
她们接着问
“有啥讲究呢”
只得接着回复
“有一种解释是
凡事先想好
然后直接就做
另一种解释是
直截了当
就地取材
还有一种解释是
只要理直
就能气壮
所以
具体啥意思
就看你们咋想”
“那小名呢”
“希望他健健康康
噌噌噌地成长呗”
这时女儿踱步过来
“爸爸哟
看你搞得
跟个客服似的”

2020/11/19


霉豆腐

菜市场上
买回一瓶
霉豆腐
拧开盖子
一股酸臭味儿
顿时飘得满屋都是
正后悔跟风买走手了
妻子冲到跟前
“哇噻
好好的味儿呀
你是特意
为我买的吗”

2020/11/19


紫菜薹

在菜市场出口
听到身后
有个女人
在叫卖
“紫菜薹
一块钱一把”
想到兜里
正好有两个
5角的硬币
返身回去
已有一个女人
蹲在摊前选菜
我跟摊主确认
“多少钱一把”
“一块五”

那就算了

2020/11/19



错觉

每次抱起外孙
就像抱着
自个儿的孩子
心想
也许是自个儿
还没做好
当外公的准备吧
尽管我做外公的年纪
要超过父亲做爷爷
岳父做外公

2020/11/20



诗集的命运

有名气的诗人
出了诗集
很少对外赠送
除非关系特铁的朋友
没名气的呢
攒足了劲儿
好不容易出本诗集吧
还得热脸贴着冷屁股
诚惶诚恐地
给有名气的诗人
挨个儿送

2020/11/20



买南瓜

卖南瓜的摊贩不在
旁边女摊贩说
“两块钱一个
看中哪个拿哪个”
“我不要嫩的
要老的
那么大个儿
肯定不只两块钱吧”
“他只给我交代过
嫩南瓜这么卖
没说老南瓜价格”
听10米开外的摊贩
说老南瓜一块钱一斤
她便按照这价格
给我称了一个
“4块6
给4块钱算了”
代卖的女摊贩说
“那不行
如果是你的
这倒没事儿
你收5块吧”
她笑了笑
按我说的收了

2020/11/20



有机蔬菜

岳父朋友
来找他
玩麻将
顺带捎来
两棵大白菜
“这可是有机蔬菜哟
完全用我自家粪便种的
一粒化肥都没用
更别说打农药”

2020/11/20



外孙睡觉

外孙睡觉
小嘴
不停地发出
咕噜咕噜的响声
把头凑到跟前

小家伙的舌头
仿佛
鳝鱼洞里
欲将爬出来的
一条鳝鱼的
脑袋儿
往外伸一下
探视一番后
又缩回去了
如此往复

2020/11/20





岳母说她
前段时间
回了趟老家
那里的人们
如今
每逢办大事
都要给毛主席
做一碗红烧肉
和一串红辣椒
供在他画像跟前

2020/11/20



骡马市场

红灯亮起
一辆蓝色小车
停在斑马线前
挡风玻璃下方
贴着一只纸条
“此车出售
价格优惠”
行人等待区
几个人
就此车的价格
禁不住侃起来
“新车也就12万
看样子八成新
估计给7万
他就愿意出手”
“你心也太狠了
我估计怎么着
也少不了8万”
那一刻
仿佛置身
骡马市场
身边全都是些
买卖骡马的人

2020/11/20



香菇

摊贩给我挑选的香菇过秤
赶上另一个女人
前来询价
“香菇怎么卖”
摊贩边递给我香菇
边说
“5块”
“5块钱一斤吗”
旁边的女人继续问道
摊贩接过我给的5块钱
怼起那女人来
“那还不如说
我把香菇送给你吃呢
你以前买过香菇没有
在哪儿见过
香菇只卖5块的”

2020/11/20



剁鱼

在菜市场
看卖鱼人
剁鱼尾巴
那一刀下去
仿佛
狠狠剁在
我脚背上
一股电流
从脚背处
直窜心脏
疼得我
叫出声来
“啊”

2020/11/20



外孙PK诗

在电脑上写诗
妻子让我
抱会儿小外孙
我说
“稍等会儿”
“是他重要
还是你的诗
更重要啊” 

2020/11/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