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平 ⊙ 章平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章平诗歌选》28

◎章平



《我们何以没有颂歌?!》

我们是谁?我是谁?我是我们吗?
观察者?觉悟者?阴谋者?背叛者?
谁在观念稻田种植观念,收获思想稻穗
碾成米粒,我吃到白米饭

我从我们身体借用身体,借用影子
经铁路、电线、环城公路、街道、及无线电波
踏上事物脊骨,思考争斗方向

不想做铁钉,不想钉死在墙壁里生锈
锈是铁被折磨。做铁钉不想生锈
我分割前后左右,上网吧繁殖话语

左手正确,右手不正确?左脚正确,右脚不正确?
右手正确,左手不正确?右脚正确,左脚不正确?
手背正确,手心不正确?手心正确,手背不正确?

不知黑猫或白猫好,黑猫白猫眼中坏猫
白猫黑猫眼中坏猫,黑猫白猫皆抓老鼠
我是我们猫眼中什么猫?

我寻找我们,在梦里不见我在梦里寻找
过去、现在或未来的,我不断到水里捞水
我跟随我们,走入今天又走入明天

明天在花里睡眠,盖上棉被;我们跳蚤
树杆上爬蚂蚁啃骨头,骨头啃不到,啃树屑
树叶、树枝、树杆、树根;我们树冠、树花

不停转换身份,转换脸色,转换肤色
我们还能是谁呢?肤色在维护我们
也注定控诉我们

我们张嘴,我也张嘴,咬住天空魔鬼灯盏
一张集合的嘴,我不是一张嘴;舌头劫持牙齿
欲望,权力、权利、拳头及脊背的力
 

戴上吧,面具!我们鸡鸭牛羊妖魔鬼怪拼凑的谁
不停地行走在天空河流山川大海湖泊
戴上三星堆青铜人的面具,不必惧怕地狱否?

肚子里装满空瓶,忌讳别人谈论空瓶
说喝尽太平洋的水!!喝一点点水
空瓶装满不满,装满牢骚与死鱼似白眼睛

自己贩卖自己,知己在荧火血流中做女皇
或,扮演夜行强盗,抢劫银行
我们凑合一起,个个英雄,个个和而不同

我们手脚拿我眼睛鼻子毫无顾忌地打击
手脚是人民百姓,大脑也是,嘴巴舌头也是
难道贵族只是白皮肤?头发飘逸是名流吗?

关于痛与痒,不必讨论,是皮肉们的事
牙齿咬过地方,牙痕如种子发芽           
天下神器,以牙还牙,以伤痕治理国家

我们一面倒地颠倒我们,一而再地
被从幻形飞机上推落;从天空跳伞,降落大地
在富人钱包里哀伤,在穷人嘴巴里不满

我们描绘比黑更黑的黑种人,比白更白的白种人
比黄更黄的黄种人;我们渴望有黄金人
咬牙切齿发动战争,修炼血淋淋的血种人?

我们走出神柱背后,戴上各种色彩假发
镶嵌假牙,金光灿灿;上半身奴才,下半身勇敢
强调心念浮动,螺号声呜咽,以至大声谩骂

我们监督牙齿吞食舌头,把坏话恶语吞下喉咙
以新媒体对天空发言,即光明磊落
我们吞食这个世界,把眼睛吊在老鼠尾巴上

无数子孙像我们又不像我们的那些谁
扛红旗、扛黄旗、扛蓝旗、扛绿旗、扛上白旗招鬼魂

我们不断消失,不断复活,如覆水重返身上
我们规划午餐与晚餐在餐桌上见面
一天交易千次信仰,万次以鼻涕凃抹庄严法相

我的路,只能走我们的路;脚底下的路
被别人走了又走
在老路上开拓老路;我不能像孩子般哭泣
把心哭成一堆理想灰烬,想象的灰烬

我突然被发现危机,我被危机种进身体
等待危机发芽,像花开,像炸弹爆炸
怨恨痛快,某个我想对我们进行恐怖袭击

知识如时代广场上一堆狗屎,我们很得意
并醒目于我们自己的视野;我们
突然在清醒里瞎掉眼睛,聋掉耳朵
我们衰老、痛苦一如满脸皱纹的沙皮狗

不能饿死,在信仰四处溃散的天空下
一次又一次谣言,不让别人看见谣言胡子
我们饿死了饿死,饿不死走出危机

如美人老去怨恨时间残忍,青春脆弱
我们把多张鬼脸抓在脸上
继续变脸,变十一张脸
我务必承受诸多教条的咬、舔、吮……

我每天都想狂奔,我每天都在结霜
我每天都去地狱,我每天都找天堂
我每天都有遗憾,我每天都在死亡

我们阴影。我在阴影里战斗,与世界为敌并战斗
在阴影在黑与白观念里,不老长生
我们喝着毛病咖啡,藐视喝茶的人

在梦里不做合流者,在梦外就地枪决
我们与我隔一个梦,隔一层防弹玻璃,不能呼救
我们为什么一直尝试以目光来摔死我?!

我被自己阴影淹没,被他人阴影淹没
我走在街道上,到处灯火辉煌,我被人群阴影淹没

我们不是我的我们,如昙花开放,瞬间即逝
第一秒钟是我们,第二秒钟不是,是我们的别人
一个替代另外一个、另外两个、另外三个

我们爬山,爬上与泰山齐平的荣誉,比赛疯狂
我们梦见我们比泰山高,在泰山顶上
我们骄傲地以某一个人为峰,额头装满了天光

我正岁月峥嵘风光,随即垂头丧气,百无聊赖
我像一只甲壳虫爬行在天花板上
努力描写兽性与美感交集的奇异、可怖、疯狂

许多门,看不见;挤一个门进出,昨天挤左门
今天挤右门,明天挤后门,正门与偏门
没有青龙、白虎、朱雀------今天关注天门?

用一句白话给我安慰,用一个故事杀死无数人群
送他们一颗颗温暖死心,裹上白布,写上死者姓名
不去移动生活,直到永远不能移动

在色彩里追逐颜色不朽,成就伟人喷嚏
卷起太平洋海底无数死亡鱼虾;不必说抱歉
我们以为历史不说抱歉!!!

查封窗户、门户、街道、道路,查封天空
做梦来保护大象、犀牛、河马、羚羊、穿山甲
背扛十子架,从灾难缝隙间,吞吃种族药品

注定迷路。迷失在历史石头堆里,迷失在世俗人情里
如男人迷恋红唇,迷失在权力与金钱魔穴

我们期待在幸福时刻被对手梦见
哪怕只穿裤头
在街道上奔跑狂欢,拥抱情人进入天堂

革命搞了破鞋,严肃而激动,在狡猾与凶险里
我们收拾战斗精神,开始如蜡烛般燃烧
从窗外一闪而过的小偷眼里,抓获灵魂小偷

警察来了。我们把警察当海鲜市场的腥味
厌恶又必须存在
腥味像黑暗一样聚集、弥漫、不愿意溃散
我像古老街头永远打斗的少年,因无聊而勇敢

看不清黑暗与光明门户,我不能随便进出
猜想耳孔长满音乐耳毛,连根挖出不齿牙齿
争取名声尊严,尊严卖便当,做那瞎眼正人君子

最是需要,我们一滴光荣、正确的眼泪
把自己想象成会飞老虎,实现如虎添翼
不准老虎有意见;没有意见的老虎不是纸老虎

所谓身份若隐若现,关系纠结不清
我们愿意平庸中堕落,守护内心忠诚,守护热情火焰
我们吃掉自己,以为吃掉苹果

悲哉!鼻子挺不起胸膛,眼睛瞪不大拳头
想把手脚发展成独裁君王,鲜血淋沥,肝胆外露

我们向往蚊子从草丛飞出,向往吸血
蚊子不是蚊子,文字是文明的结晶
蚊子要创造人间奇迹,创造生命传奇

我们在公民宪法森林,撒下种子,生根,发芽,
直接秋收,丰盛果实里跑出无数狐狸

我们穿一条裤子,直接跑步上天堂
大道即在眼前,利益瓜分世界
我们以为占领过无数阳光、彩虹与空气

我们是我们的尺寸,是我们的迷魂阵
我们——高了,瘦了,矮了,胖了
我一直试图在地图上寻找我们的居所
我们渴望以一小块口香糖,粘牢历史脸皮

我梦游于视屏芦苇塘;无数雁影,从头顶掠过
端枪的,不是我们,是我们的手指们
扣动板机,对手们---像野鸭般纷纷跌落
我占据我们彩虫网吧最角落位置

刷新一次领袖挂像,巴黎时间九点还是九点
时代远没有结束,光阴晒黑我们双眼
我们沉迷虚拟世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