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空荡荡的医院

◎衣米一





◎后来

以为白头发是可以拔干净的
每一次洗头后
就对着镜子,掀开头发
找新长出来的,见一根拔一根
后来我不这样了
白头发是拔不完的,只会越长越多
这才是真相
在很多天的某一天
我看到了这真相
后来我梳头发时,便有意识地
将越来越少的黑发去遮盖
越来越多的白发
时间苍茫,祝你安好
你我好久不见,你是不是也从
一个掀开真相的人
变成了一个掩饰真相的人
2020/11/2



◎SPA

她示意我可以脱衣服了
这是一个明显比我年轻一些的女人
程序千篇一律
前半部分是我趴在
铺着白床单的按摩床上
她自上而下,依次按摩我的
肩,背,腰,双腿
我闭上眼,不开口说话
也希望她不开口说话
房间的灯调得很暗,但
仍然有亮光。她对于我,和我对于她
是一样的陌生人
我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做SPA
但我辨认不出上次为我做按摩的她
和这一次为我做按摩的她
是不是同一个人
当我仰躺,那双手先按摩我的腹部
接着游移到胸,这时她的手
瞬间变得格外柔韧。仿佛一个
出色的面点师专心于被握的面团
抹推揉搓,用心地按压
测试着面团的发酵成色和膨胀时间
她不再是刚才的那一个
也不是,上一次的那一个
现在她有期待和情感,松软可口
2020/11/4



◎一个被命名为衣米一的星球

我的身体
是一个叫衣米一的星球
上面有山川河流
和很多国家
脑国,心国,肝国
脾国,肺国
肾国,胃国,大肠国,小肠国
膀胱国,胆国,阑尾国
子宫国,卵巢国
手国,足国
神经国,血管国
生生不息
他们吵起来,我就生病
他们打起来
打得不可开交
我就千疮百孔,我就毁灭
2020/11/7



◎空荡荡的医院

有一次我去一个著名医院
看专家门诊
正门有士兵看守
从侧门进去后
发现候诊大厅没有人
电梯没有人
我去的那个楼层没有人
专家诊室的门牌写着专家的名字
诊室内的灯是亮的
里面没有人
我开始害怕起来
赶紧转身往外走
这时走廊上出现了一个女人
看起来是个清洁工
像是凭空冒出来的
她问我来
这里干什么
她让我害怕
她的话更让我害怕
我从没有见过一个空荡荡的医院
没有病人
没有医生
没有肉体,只有灵魂
2020/11/19



◎核磁共振

闭眼,棉球塞住耳朵
感觉一个力量要送我去另一个地方

沿途响起
持续不断的暴力声音
棒击,棍打,子弹扫射,列车轰鸣
近了,远了

从街道到铁轨,清脆过后是沉闷
身体缺失的部分
坏掉的部分
藏得又久又深的,活过的痕迹
被他者反复翻看确认
2020/11/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