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德旷日记:2020年11月18日,19日,在煤炭坪,开荒种菜

◎曾德旷



德旷日记:

 

2020年10月25日


昨天下午(10月24日),由煤炭坝去长沙。2点半从家里出发,6点半才到。晚上喝了三两白酒,不胜酒力。看来,我现在,不适合喝酒了。

 

10月25日。

 

上午10点半离开宾馆,坐公交去湖南大学。由于没有吃早饭,在湖大找饭馆费劲。后来,小郭出主意,去找食堂。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食堂。图为,在湖南大学学生食堂吃中午饭。

 

10月28日。

 

早上,砍树,下午,挖土,傍晚,种莴笋。

 

德旷日记:

 

11月8日,晴。

 

周日。小郭带孩子去玉潭公园。我拒绝同去。小郭说,我不参加集体活动。我说,昨天去了遗址公园,今天就不去了。

小郭说,昨天的公园太小,觉得没有什么可看的,今天带孩子去真正的公园玩一玩。

晚上,我在菜园,淋菜。尿桶满了,我把水兑上尿,淋白菜和红菜苔。

小郭从宁乡回来的时候,到煤炭坪下车的时候,又睡着了。售票员嫌小郭下车慢,把她装东西的塑料袋,仍垃圾桶边上。

曾维和睡着了。小郭打电话,和发微信,让我去车站接。我在菜地淋菜,没有带手机,所以没有接到她的电话和微信。

晚上,小郭看快手,发出笑声。我让她洗碗,因为昨天,是我洗的碗。她有些不高兴,还是把吃过的碗洗了。

 

11月10日,晴。

 

中午,给益阳县一中70班高中同学李湘平打视频电话。他一开始没有接,后来第二次打,才接了。

李湘平绰号湘太公。他曾经在湘潭挖金子,现在和同样是高中同学的蔡惠华,一起搞了一个邮政快递。

他还没有起来,估计昨天晚上打麻将,熬夜了。

他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好。

他问,德旷,你有什么事。

我说,没有什么事。向你问个好。

感到两个人没有什么说的,通话两分钟,很快就挂了。

然后,我给他发去一条微信:

希望老同学不要害怕失败,要在新的起点,再接再厉,勇往直前。

——(其实,这个话,也是我想对自己说的

 

下午,和农民唐朝通电话。

他在刘二木处。他说,刘二木,想把爱文书院,申请文物保护单位,报告已经到了市长手里。如果成功,政府方面可能投资几十万。我估计,没有这么容易。虽然,刘二木鬼点子多,善于打擦边球。

唐朝说,他今天下午,回武汉,去阁楼博物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因为他在武汉推销过美容材料,认识一些医院的人,一个人想和他合伙推销干细胞产品,给他租了阁楼博物馆3个月。

唐朝还说,他儿子,4岁了,明天准备动手术,因为两个手,多长了一个手指,上幼儿园,怕别的孩子笑话,所以,要动手术。

问了几个医院,建议去儿童医院去做手术。咨询了医生,说是要准备8万元,实际可能花一半。

唐朝建议我去爱华书院呆一阵,我直接就拒绝了。

8点,给凤凰文打视频电话,没有接。后来,他回微信说,在忙,正在卖唱。

10点半,小郭和孩子睡了。

我在隔壁,突然想起给鲁院同学汪平安打电话。

他说,他儿子明年从扬州大学计算机系毕业。

他说,我那天晚上,到鲁院报到,他和索红从窗户口看到,下楼梯接我。

那时,我背着牛仔包,手上提着包。

和老汪聊李洁,周扬浪,夏朝华的公司,,,,,,

聊了20多分钟。老汪说曾经给了我500块钱,买我自己印的那套诗集,书没有收到。

我解释了一下。

 

德旷日记:

 

11月19日,阴。

 

昨天气温28度,今天降温,估计只有20度。

近些日子,每天在宁乡煤炭坪老屋旁边种菜。

昨天和今天,在我家老屋屋侧,开荒,新开了一块地。昨天傍晚,在开荒时,因为在撬石头时,使力过大,先是将妹妹曾芬芳的锄头把弄断,接下来又因使力过大,将我自己买的耙头的木把弄断。幸好我还买了一把铁把的锄头,挖土开荒到天黑。

 

今天早上,7点半起床后,接着挖土。一直干到10点吃早餐。吃完继续干活,给新挖的菜土修一个上去的路,因新挖的菜土,在邻居肖公公家曾经住过现在已经拆除近十年后的地基边上,那里是一个台地,高出下面路基约两米,我想了一下,用断砖头和石头,在我家屋侧的过道路基,修了一个上去的五级的阶梯路。

 

中午一点,我在菜地忙;小郭问我,饿了没有?

我说,没饿。

小郭说,她刚刚和五个同学,在微信上联系了,分别谈了各自的近况。由于许久没有联系,一聊上就忘记了时间,一看表,都中午一点了,还没有开始做饭。

我说,没关系,我早饭十点钟呼的,现在不饿。

小郭回屋去做饭,我继续整理新开荒的菜地。

小郭,叫吃中饭时,已近三点。吃过饭,本来想睡一下,无意中来到屋后菜园,正好看到一个姓何的六十多岁的退休工人,在隔壁卖甜酒的彭师傅的菜地里,扯“甜酒子”发的茼蒿菜秧;我灵机一动,何不也扯了一些茼蒿秧,种到我新开的的菜地;于是,我蹲下来,也跟着扯茼蒿秧。

 

种了32棵茼蒿后,我又去甜酒子的另一处在水池边的菜秧地,扯了些莴笋秧,种在新开荒的菜土里。就这样,我今天种上了约50根莴笋,30颗蒿子秆秧苗。

 

记得野孩子乐队有一首民谣,歌里唱道,劳动的人是幸福的。

劳累了两天,尽管手掌里因为昨天 握锄头挖土,起了两个泡,有点痛,但是看到新开的菜地,种上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我还是为自己感到高兴。甚至有一点自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