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横贝

◎弃子



|福建三都岛海湾|

 


《失败之心》
      ——致玛丽·奥利弗

在卑丘河
我的友人依然乐于说出
类似的句子:
“河伯理着
千头万绪的离别。”
在开着
水飞蓟花的河岸
在矢车菊凋敝的河边
一朵跌落水中的
矢车菊(卷入漩涡之前)
顺着卑丘水流
行进了一小段。

2020.11.23

注:卑丘,为闽东方言音译,在村落横贝往南十多里山谷。卑丘河往东注入闽东海湾。




《码头速记》

要试着每天
寄出。仅以
诚挚写下的
一小行,而后
封笺。
‘不知所终’的人
会自一个蓝色气候的
邮戳中
踩着海湾炙热的寒暄前来
取信——
没有人会读到这句子。
“时间活在瘫软的钟表中,
因对流逝的恐惧。”
而我们将重新塑起
一座界碑
一个黄昏的领地
为了藏入这匿名信件
为深知的收信人
继续在熙攘的码头流亡。

2020.11.8




《火焰》
       ——给YX

终究,诗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不像命运,有着促狭的
拐弯,滞留
或惜别,但永不折返;

也无关火焰,在所有颠簸上路
的家当之中,像是生活
(但这就是生活……)
不忍再吹灭的事物;

无关遗忘,如雪皑皑的火舌
曾染黑了横贝人休憩时
手捧着的搪瓷杯底部
既而与那深秋崖盼的巉岩

形同一色——落日
已自广袤的草岗尽头吞噬成风
谷地中一抹扬起的烟尘
却显安详;而并无伤感

薄暮笼罩时,
有人想起老家吉祥纳福的门联。
漫漫路途,已从一处石阶跃上
轰鸣中的班船

但并无道别。终究,
诗也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
当它停靠 ,
     带来这暮晚的消息。

2020.11.14


注:横贝,村落名,出生地。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