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分行的回望

◎叶明新



1、扛一根木头去坡下

     而坡下门扉紧闭

 

《工厂女孩》

 

她戴着大耳环

像一只迷路的猫

摇晃在安迪·沃霍

与鲍伯·迪伦之间

有一天夜晚

她穿着凉薄的睡衣

画着浓浓的眼影

叼着一支烟

对朋友戏谑着说

我肯定活不过三十岁

她叫伊迪·赛奇威克

是先锋工厂的超级明星

也是时尚的宠儿

还是精神病院

久候不至的美人

二十八岁那年

她死于吸毒过量

 

《良乡轶事》

 

 

一地名良乡

地处九洲北

良乡一男子

年三十有三

家贫丑无妻

身怀一奇技

不知何所来

能做仰天啸

声振十余里

乡人闻其声

而不见其人

 

 

吼声中

他一个自己

可以化成

百千万亿

乃至恒河沙数

这无数个

又可隐身于

风中以及光里

他不披袈裟

不受戒

也不烧香拜佛

从外貌看来

土鳖一个而已

但他常在梦中

会见一人

那人宝相庄严

来自不可说不可说阿僧祉劫

身发大金光

遍照十方杂色

世界六种震动

号称狮子吼如来

 

 

如来啊如来

我亲爱的如来

世上善男子

善女人

只要听到你的名字

一念皈依

就可得无量诸佛

摩顶授记

何况常在梦中相见

得不可思议之力

也就不算稀奇

此等良乡轶事

今日恭书记存

 

《诗论:应在殿内,应置身其中》

 

…………

 

简约是诗人处理语言的一种习惯,并非诗歌的终极目标。语言进入了诗的向度才成其为诗。一段文字,可能对于他人,稍作调整和分行就是一首诗,而对于言说者,可能并没有意识到。

 

要谨记一点:不要把精神和肉体截然分开。它们本为一体,互为依存。但需要区分身体和精神圣洁和卑下的部份,两者泾渭分明,没有过渡地带。要以卑下的部份入诗,圣洁的部份则无此必要。

 

好诗出于不经意间。但这种“不经意”正是熬炼的结果。熬炼的四大成份:阅读,写作,思考以及对生活的主动感受。

诗是有相的。写到不同阶段看到不同的相。这种相只能被得到,不能被得前认识。无相是一种绝对,是不可抵达之真理。不要人为设置终极形式,实乃自欺,属进境之妨碍,是谬误之错,而非真理之误。

 

诗有优劣之分,而无善恶之别。正如文字有高下。诗不同于善。一个诗人不可能祈求上天赐予他一首好诗而确实得到。如果诗人做无谓的祈求,那就是相信写出好诗的路径在外而不是在于自身。

 

认识和了解诗不同阶段的状态对有些人来说是困难的。因为他们做了自我设定且陶醉其中。这阻挡了他们接近真相的通道。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也是困难的。因为他们相信了自我设定者的设定和鼓吹。

 

诗是具体的。诗中的词、句子、指称都是具体之物。不具体的诗只是诗的概念而非诗本身。就像衰老由步态踉跄、白发苍苍、皱纹、弯腰驼背、喘不上气来的咳嗽、老人斑等组成。

 

应当给诗一个沉淀的时间。一首诗写完以后,先不忙着公之于世。以读者或旁观者的角度审视和阅读。句子,段落都可能修改,甚至推翻重写。或者浸入气氛中反复琢磨。最后一稿未必最完美,但修改能建立递进式的关系。

 

语言文字的一大功能在于文过饰非。文如其人这话是不错的,对于朴实而赤诚的写作者,应作如是观。但既有文过饰非,又如何文如其人?所有被说出和被写出的,均是被强调的部份,就像舞台上追光照亮的区域。更应关注不被强调的光照反面的阴影。

 

不同诗人的作品体现的样貌是不同的。内敛和外拓皆要有分寸感。我个人偏好明亮和冷寂一类的,品质犹如银子和月光。

身处殿堂之中与站在远处观望,对殿堂内部陈设的认识迥然有别。应在殿内,应置身其中。视觉和触觉的区别。

 

应放弃“我要写出一首好诗”的想法,不能说完全错误,但肯定有失偏颇。应先彻底传递,再建立语言的分寸感和形式感,去枝除蔓。

世俗语言的逻辑关系拖累诗歌的总体成就。同一时代或者相对短的时期内,推陈出新是艰难的。有人在语言的内部努力,有人在形式上取消既往的规定性,还有人强调和拘囿局部的内容。还有哪些地方可供革命的?

 

诗歌创作时宜尽可能地使用词字甚至词素来表达,对主动涌出来的成语以及长期以来形成稳定搭配关系的词组句子应有审慎之心。

诗歌创作分两步走。首先时刻提醒自己是个诗人,在内部建立对诗体的诉求,当然无需宣之于口。其次是手不释卷。唯有浸淫其中方能有所发韧。

 

有人沉默,是因为他胸中自有沟壑,万事看得清楚明白;还有人沉默,是他狭隘和浅薄,因而无话可说。都是沉默,两者有别。诗中的空亦是如此。有的空是境界到了,有的空则是真空。

 

诗人应一直置身于诗中。阅读,以诗之方式思考,写作,专注于诗。以上几点若不能履行,则诗人的身份难以为继。就像长时间分居两地的夫妻,如果平时缺乏情感之专注,相见之时则成陌生。诗人亦如此。诗人若不能专注于诗,则诗人变成其他人。

 

千万不要相信:我只要想写,我就能写之类的话。这是一句谎言,或者过分自信的表白。功夫从来都在诗内,而非诗外。需要勘误之处常有。

有人说,你这样的诗,我也能写。是的,正是“我这样的诗”为你提供了范本,你觉得可供模仿。如果在读到之前,你是否也能这样说?也能这样写?

 

诗人需要反复确认和验证,自己是个普通人。既非天才,亦无神助。在自己理解和熟悉之处支灶造饭,故作高深令人失望,藏拙也是不足取的机巧。

诗人应有敏锐的语言意识。此语言意识不是知道什么语言是诗的,而是知道对当代诗而言,何者具有新生命,何者已然腐朽。

 

对个体的诗歌创作缘起,灵感说值得批评,灵感是诗歌创作的不可知论。我更愿意用发现一词。诗人与世界的关系可能是介入的,也可能是旁观者。介入是置身其中,旁观是有距离地打量。距离可能是物理的,也可能是心理的。置身其中也可能格格不入。

 

语言的初始作用是传递信息。附载在此核心价值之上,又衍生了许多价值面向。诗是其中之一。语言是非常神奇的现象。一句非常正确的表述,对于接受者而言,有可能成为错误信息。要厘清事实,需要语言的强调与叠加。

 

绝大部分诗人均不是那种一蹴而就的诗人,无倚马可待之才。诗写完之后,应沉淀上一些时日,再做删削。修改是字词上的,也是内容上和结构上的。改后的作品可能面目全非,也可能改了一半改不动再一次放下,有待下次再改。之所以如此繁复,在于应当重视一首诗的完成度,哪怕在致广大和尽精微两方面都有亏欠。

 

诗人对语言的态度决定诗的形式或类别。偏执于某种态度会使人对某一类型的诗产生依赖和沉湎,并排它性地应对其它诗作。应宏观地包容,并放下厌恶之心。

诗歌的意义。求之不得而放弃并不是舍,而是无可奈何,是投机取巧地获取另一类抽象价值。舍是一种源头性的自我拒斥,心无所求,对到来之物主动回避才是真舍。

 

诗歌的用词。我们在阅读其他诗人的作品时,经常会对他人的用词表示诧异。觉得自己可能永远不会使用这种词语。这说明我们对诗的用词是有自我认定的。每个诗人的自我认定都不一样。这种认定建立在个人的学养、写作经验和美学偏好上。诗是自由的语言艺术,显然,这种认定是一种束缚,也是自由的障碍,理应放弃。

 

我们在诗中读到的转换,人与物,色彩与色彩,远与近,此物与彼物,诸如此类,甚至错位,并置于悖论之中,并非诗作技巧,而是诗歌的真实内容。

我们可以不相信毕加索说的,艺术的作用在于对被世俗浸染的心灵的荡涤;也可以不接受薇依说的,人类启用理智的关注力,目光投向纯净的地方,可以中和并制衡苦难与不幸,可以铲除自身的恶。

 

但每一个诗人都想解决的,是如何在时空中与自己相处。

诗人企图逼真地描绘世界的图景,其艺术性在于,如何用文字表达我们的思维和视觉?示意性文字的精确性功能受到考核。

 

在一首完成度较高的诗中,每个词和词组都是客观存在的,都具备价值意义。即代表了词和词组的所指,由它们按照语法组合的表达式的描述就是诗的。

诗要表达的并非句子和语法所生成的必然性的那部分,也不以偶然性为终极目标。因为偶然性并不是逢诗必出。

 

每个事物都走向一个结果,就是已经发生和我们所见的那个。未发生和我们所思的,我们称之为可能性。一首诗不同于一个命题,一个命题的出现,如维特根斯坦所言,可以表示事态的存在与不存在,而一首诗则只有一个绝对的结果,就是它所是的那样,而无其他可能性。

 

诗人的现实生活与诗作内容或诗作意旨能够对接,在当下诗人的创作实践中已是显相。尽管有时候诗人把自己隐藏起来,但并不能消弭生活与文本的密切联系。

诗作应有现代性和先锋性,每个诗人应作如是观。诗人是理性的质疑者。因此被逐出理想国,并非耻辱,恰是荣耀。

 

||  诗作、诗论段落摘自叶明新诗集

 《扛一根木头去坡下》

  规格开本:148*210  1/32,250页

-----------------------------------------------------------------------

 

2、谷浆树上

     金甲虫的背部光芒耀眼

 

《歌利亚》

 

我们都不是大卫

不是耶西最小的儿子

没有强壮的臂力

没有巨大的弹弓

可是我们都有自己的歌利亚

 

这天气太热了

虽然临近立秋

知了仍在反复地嘶鸣

它就要死了

 

可是还没有完成生命里最后的任务

它的困境和我们一样

如果歌利亚就站在我们面前

我们也会啜泣不止

 

《声音》

 

台风刮啊刮

暴雨下啊下

人们都躲在家里不上街

鸟蜷缩在巢中

天地间好苍茫

有风声、雨声

树木的折断声

楼下老夫妇悠长的叹息

没人听得到

 

《九月的风雨》

 

屋子里面有点闷热

我推开窗户

窗外很凉快

像一双冰冷的手按到脸上

 

这确实是九月的风

似乎初秋已经进入了我们的内心

 

眼前的几棵水杉高高的,过了一夏

枝叶在虚空里

呈现出顺从的姿态

似乎善就从中生长了出来

 

天空早就开始了下雨

雨点在屋顶上铺开

有一部分敲击地面

有很小的一部分倾斜着落进窗户里

就像蜻蜓朝着荷叶飞去

 

||  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谷浆树》

   规格开本:148*210  1/32,220页

 

-----------------------------------------------------------------------


3、如果心里能装下全球的孤独

     说明孤独就是虚无

 

《爱情》

 

他已老朽不堪

失去了语言

几乎无法动弹

任嘴角的垂涎

在昏暗的光下

虫子一样蠕动

他想在纸上写下几句

算是一生里

最后的段落

也当作

跟这个人间

最后的交流

他要表达的是

在这个烂透了的世界里

他是个混蛋

一辈子劣迹斑斑

但他既恨过

也爱过

甚至爱得很深

只此一点

足可宽慰一颗垂死的心

 

《蝉鸣》

 

窗外的樟树上

有蝉在叫

我仰头向上

发现了三只

顺次趴在同一根枝条上

一只会叫

另两只不会

会叫的在表达焦虑

另两只默许

 

《春天并无意外》

 

远处的屋檐上

有鸟扭着身子

在梳理它的羽毛

雨已经下过了

土地湿润的程度

刚好符合需要

有的花已经开过

有的刚开

还有的开得正欢

这些现象都说明

春天并无意外

微风就像小声说话

绝不惊扰垂柳

池塘里的金鱼儿

集体停止了唼喋

沉在水底一动不动

它们或许只是胆怯

而不是对季节麻木

 

《精神病院》

 

雨点很大

很多

哗啦啦地响

像大珠小珠落玉盘

声音格外动听

 

一个医生拉着两个病人

在雨中奔跑

左边的

是个男的

他叫小戴

右边的

是个女的

长得特别漂亮叫小凤

他们三个人在雨中摔倒了

摔倒在

让人发疯的

三月的春天

 

我去精神病院看一个朋友

在雨中

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我说

乘医生还倒在地上

你们拥抱吧

你们接吻吧

你们做爱吧

因为命运提醒你们从这里逃亡

 

小戴看着小凤

小凤也看着小戴

两张脸近在咫尺

两张脸都滴着雨水

 

||  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心里装着全球的孤独》

规格开本:148*210  1/32   193页

 

-----------------------------------------------------------------------


4、如何叙述一天

     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词

 

读《源于期待》

 

窗外的小径有人走过

摇动手中的铃铛

铃声响起,很好听

但略重于风铃的轻逸

 

摇铃者是男是女

我不知道

是老是少

我不想知道

也没有站起来看

 

是收购旧物还是出售早点

我只听到铃声

由近到远

由强渐弱

没有听到吆喝

 

如果有人说话

那分明是我在朗读

“感谢那些

并不知把面包赐予谁的人。”

 

《蒙克》

 

就是画呐喊的那个画家

我觉得他非常牛逼

他当然要像鬼那样地尖叫了

因为他活得难受啊

人生的苦厄太重了

爸爸妈妈很早就病死了

他的姐姐也病死了

他也一身的病

抱着药罐子长大的

如果他不把心里的痛

不把死亡和疾病掺合到油彩里

再涂抹到画布上

他怎么可能活到80岁呢

怎么可能在临死前还画画呢

 

《垂钓者》

 

浮标终于动了

他抖腕起杆

钓丝上空空如也

破损的河面

在垂钓者失望之际

瞬间愈合了

 

《羞愧》

 

羞于在白纸上写下黑字

羞于在夜里点亮灯光

羞于在狂喜之际忘乎所以

羞于在你的脸上留下吻痕

 

羞于在初秋之时想起夏天

因为那个季节已失去了炎热

羞于在思念之际勾勒形象

因为你的样子已模糊不清

 

我的羞愧大于你的沉默

我的羞愧小于你的刻薄

当我在羞愧中苟且度日

岁月像蛛丝把我越捆越紧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

 

我都快忘了这座城了

仅有的那点记忆

也薄得像一张纸

我真担心起风啊

风一吹

爱情就将散去

 

这是冬天

大地的温度降了

心比钢铁更冷

一个人走在街上

希望遇到熟人

就算是看起来面熟的

我会向他致意

生活的新鲜感

是一个需要纠正的错觉

 

如果你爱一座城市

你就会把它当成一个人

而爱一个人

哪怕你爱成了伤

爱成了白发

你依然觉得真理在握


||  摘自叶明新诗集

《如何叙述一天》

规格开本:148*210   1/32   333页

 

-----------------------------------------------------------------------

 

5、异乡人的手臂伸向河流

     水和水里的面孔都是陌生的

 

《山上的雾气》

 

你是喜欢游人如织

还是喜欢

寂静得像成熟之前的果园?

如果是后者

那么现在就是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覆盖了山川和游人

大家穿上雨披

鞋子和刘海有一部分被淋湿了

但衣服和内心都是干燥的

 

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

取而代之的是雾气

看不到山,看不到水

木桥上的人如在天宫飘渺

他们的笑声超越了人间

 

《风雨之夜》

 

你站在我的右侧

像一团影子,模糊不清

你说的,我都没听清

风雨声太大了

我沉默不语,因为无话可说

也许即使说了,也非发自本心

 

我们等了很久

列车终于进站了

它带着呼啸,它的呼啸

就像是风雨的一部份

“别上去,上车就是分离。”

这句话我听清了,它比雷声更响

直到白天都没有忘记

 

《劳动者》

 

劳动者把深坑里的草铲起来

铺在田埂上

与原来的草挨在一起

陌生的植物之间

形成了亲密关系

过一个春天就能弥补缝隙

看不出先来后到

劳动者铲来别处的泥土

填在坑里

他们把坑填得像田野一样平

但愿坑底不曾隐藏揪心的疼痛

 

《赤峰路上》

 

在赤峰路上

一位老妇人

走在我前面

她穿灰色的衣服

黑色的裤子

灰白的短头发

无论是背影

还是走路的样子

都像我去世多年的妈妈

理智告诉我

每一位母亲

都会衰老成相似的样子

因此我知道

走在我前面的

是一位陌生的老人

尽管如此

我还是流着泪

跟着她后面

走到了玉田路口

 

《场景之二》

 

一根木头

很粗很长

刚从山上砍下来的

两端还冒着新鲜的汁液

现在它躺在地上

你站在木头上面

从这端,走到那端

 

一条溪水

绕着山脚流

经过岩石和芦苇丛

还没有汇入大海就蒸发了

你看到了它的源头

也预知了它的结尾

 

一个老农

牵着三条牛

越过田埂,穿过土地

从牛栏到后山的草地

他反复地走。也许厌倦了

也许已成生活的惯性

 

而你自己

一个人呆坐的时候

陷入冥思

一个场景如闪电耀眼

一个人呱呱落地

顷刻之间就到了中年

 

||  以上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异乡人》

 规格开本:148*210   1/32,216页

 

-----------------------------------------------------------------------

 

6、夏天的访客中

     谁的体温低于大地、高于流水?

 

《老夏》

 

夏木阳十八岁

进墓园当管理员

如今已经很多年

小夏已经成为老夏啦

 

老夏早上八点上班

傍晚六点下班

很多年来

每天如此

 

下班后的老夏

都要在路口的馆子店

喝上一碗猪血汤

很多年来

每天如此

 

加在猪血里的热汤

老夏总是嘱咐

要刚烧开的滚水

多放一勺辣椒

他喜欢

烫嘴巴辣喉咙的感觉

似乎以此提示

自己身在人间

 

《死字让他显得那么深刻》

 

在手机上听诗歌朗诵

朗诵者是个男人

音质挺好,语调平和

节奏不紧不慢。听得出

诗里的悲伤跟他没有关系

他的快乐也被自身暂时压制

这首诗很短

大部分内容描述生

快结束的时候提到了死

朗诵者冷漠的语调一以贯之

唯有读到死字的时候

他用了强调的方法

发音漫长,尖锐

似乎他对死有着不同寻常的理解

 

《致扬尼斯·里索斯》

 

他受到了伤害,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每一次的作用点都在心上

他的心流了好多次血

都是因为爱,因为恨,或者爱恨交加

因什么而生呢,他低语或者沉默

又为什么而死

一个男人的羞涩使死神脸红

一个中国后学反复阅读他

那些没有形诸文字的

已经在时间里因风而散了

 

《致MC》

 

你在一个中间的城市

我在一个东边的城市

相隔千里

你发来的两条信息

营造了一个我们共坐一个大堂的效果

这时是凌晨两点四十

你睡不着

恰巧我也是醒的

 

你细腻地描述了

什么叫做失眠

替它画了一幅立体感很强的肖像

可想而知

辗转反侧睡不着

有时并非一种痛苦

而成为一段能够激发兴趣的工作时间

 

我醒着但不是失眠

只是没睡

失眠是醒着之间隔着鼾声

或者一个短暂的梦

没睡则是醒着置身于逻辑中

 

现在我给我的醒着填充一个故事

就像给一只空箱子装满行李

以对应你把失眠变成了一艘船

航行于蓝色的大海

 

||  以上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夏天的访客》

规格开本:148*210   1/32, 211页

 

-------------------------------------------------------------------

 

7、那条岔道人迹罕至

     黑色淤泥依然在记忆中滴着水

 

《黑色茶杯》

 

我的茶杯是黑色的

但里面是白色的

有一个像耳朵一样的光滑的手柄

茶杯搁在我的右手边

非常地安静

看不到向上升腾的热气

就像里面没有茶水

 

我在看一本书

书页的翻动就像岁月更替

书中的情节非常平庸

过程和结局都乏善可陈

那个男人紧锁眉头坐在台阶上

身后是紧闭的家门

暮色笼罩着他的乱发

和一颗破碎了一百次的心

 

时间到了傍晚

窗外雾霾沉沉

但依然是人世喧闹

一个虚构的故事

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触动

我合上书端起了杯子

而茶杯确实已是空的

 

《孤独者的死亡》

 

病房的灯亮了一晚

照着他惨白的脸

也照着他枯萎的心

凌晨的时候他停止了呼吸

被医生推往太平间

走廊上遇到了同病室的人

他们比他死得早

他不想打招呼

生前都是陌生人

死了不做相熟的鬼

 

《文人如斯》

 

阅读,目光里有砒霜的成分

捧着的书本,全都成了试纸

试什么呢?

试大小,试恩义,试廉耻

你的断句总是果断的,锐利的

锋芒能扎透真相

 

写作不一定都是善意的

笔下的主人公

人人分到了一个无常

你不谄媚,不搞投名状

来自心里的文字

也将归于心里

 

就像你见识过的那些命

有几根瘦骨头

长在身体的低处

谁都可以用锤子敲几下

可以裂,可以凹陷,但不会断

必要时投江,沉湖

跳楼,卧轨,总之不得好死

 

你终究是个诗人

曾把自己的胸膛撕开,掏出心

给祖国看,给爱人看

看着你一副快要咽气的样子

他们不得不承认,它是红的

 

||  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岔道口西路》

开本规格:148*210   1/32,246页

 

-----------------------------------------------------------------------

 

8、二十年前,年轻的面孔

    光滑得就像一枚煮熟的鸡蛋

 

《广建宾馆》

 

百万庄园的荣耀来自远方

今天的手指再也无法触及

时间的光上,树木枯萎

你无法理解,今天的城市

砖墙为何磨损得如此深刻

 

广建宾馆

北方的客栈

坐落在车公庄大街肝脏的部位

去年和今年,年年的旅人

即使伪造的地图牙关紧闭

我熟悉它的方向

熟悉建筑系统颁给它的每束光芒

 

厚重如铁

沉稳如森林之象

宽容如经年未见的表亲

这座宾馆是宾馆

我睡下,窗外的鸟声沉入黑的光中

寂静更加寂静

来自南方的旅人

均在此处打尖

 

1999/3/23于北京

 

《当街的一只空塑料袋》

 

1、这首先是一首诗

你必须认可

 

2、其次,这代表我的一种诗学观点

你可以不接受

 

3、并回答一位友人的质询

最初的触动来自哪里

可能与你无关

 

4、当街的一只空塑料袋

出现在夜晚

在北方的都城

城市的掌纹深处

和我们的生活处境发生着关联交易

 

5、它的颜色具有变动不拘的特性

红色,白色,黄色,也可能是黑色

就象我们所能列举的一切

但大多时候表达为白色

追求不同流俗的形式主义

 

6、我真的在今天的夜晚看到它

感慨其御风而行的疾速

我是第一现场的目击人

我不是意义的挖掘者

 

7、一个人内在的沉睡的欲望和经验

在无意之中受到撩拨

自身与外在的同构适时呈现

 

8、我见过塑料袋的组织

来自工业复制时代的车间

由乡镇企业家送进我们的生活

出现在我们的空中

 

9、它逃离集体

以自由主义者的方式存于当下

它曾经有过的承担已被放弃

它没有生命,没有份量

仅有漂动(不是飘动)的机会

 

10、它是一种人工聚合的物质

3多分子结构固定,对肉体有害

很难被土壤吸收

五十年后,依然保持垃圾的身份

 

11、它空虚和独立的品质

自始至终抵御着时间的侵袭

你一定也见过这样的塑料袋

象我今夜邂适的这只,空空的

就在我们周围,象古代的行吟诗人

 

2001/4/4于北京

 

《刺客荆轲》

 

他的力量来自劳动,他的胆量

来自一次酒后

对另一个哥们的承诺

 

酒醒的时候,后悔的农村大叔

只有将刀磨快,并

把杀人的意图深藏在一张纸中

 

这种行刺方式,历史做过归纳

比在身体的角落

封锁凶恶的消息来得高明

 

他叫荆轲。在刺客的队伍中

是一位彻底的浪漫主义者,因为

他在晴天睡觉,选择风雨天上路

还在家乡的河边

五音不全地嚎了两嗓子

 

翻开古籍,浏览着中华历史。每次

我都会在这儿发愣,并且

产生错觉

这位承担着重要使命的义士

一点儿也不庄重

简直不是去杀人玩命

而是去广东打工。尤其

 

是行刺的过程

实在是有些黑色幽默

他没有一刀致人死命,而是

迈开一双大脚板,赶着别人

满地儿跑。最后杀人无着

自己被剁成政治的一碟大菜

 

2001/3/27北上途中

 

|| 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小男孩是否取回了他的马》

此诗集收入约八十首二十年前旧作,稿子来自散轶复得的手稿中。

开本规格:130*210   1/32,110页

 

-----------------------------------------------------------------------

 

9、寒风之所以吹不冷火热的心

     只因爱在其中

 

《历史人物》

 

一双竹筷子

搁在木桌上

从来就没有浸过酒

夹过肉

 

一枚玉玺放章台

未央宫勤政殿

不管戳在哪

压死的都是忠臣

 

天下财富聚一家

熬炼成麟趾和马蹄

埋进厚土

何见天日

 

历史像一具干尸

裹在在时间里

而人物则活在历史中

过的都是一个日子

 

有愚蠢的心

平流进取,坐致公卿

聪明的脑袋瓜子

种得一把好禾稻

唯有颜回居陋巷

穷而不改其乐也

 

《歌者》

 

我在听一个人唱歌

音乐诉说的故事我也经历过

说明人与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差异

但是你的故事讳莫如深

并在一所远离喧嚣的房子里终其一生

仅表情就是一个谜

那首歌在高亢的时候进入尾声

象征着人心坚硬如铁

集体的和声也无法抚慰此生无情

 

《山坡》

 

一个戴草帽的老人,弯腰捡拾松塔

他把它们聚拢到树的根部时,松针

还在不断地从上面飘落下来

在打扫之前,他要喘口气歇一会儿

 

布袋里有几个野果子

是上山的时候摘的

他取出了一个在衣襟上擦。不远处

有一块墓碑静静伫立

碑石斑驳,但字迹依稀可辩

 

老人从布袋里又取出一枚野果子

轻轻地搁在了墓前

这时山风穿过枝叶,发出窸窣之声

 

《观察者说》

 

我知道有一个孔洞

由两侧的枝叶相接构成

在视觉中,这是一个孔洞

如果有人沿着光线穿越

这个孔洞就成了一条甬道

 

我通过孔洞望过去

就像隔着玻璃看繁华世界

人来人往,车流不息

他们从昨天走到明天

在今天与我共处一地

只是我证实了他们的存在

他们并不知道我在这边

 

这个孔洞并非为我专有

也不是我最先或者最后的发现

我就曾见过一个陌生人

手握茶杯,里面泡着枸杞

占据了我平时的位置

他表情专注,眼神热烈

想必所见比我更加丰富

 

《竞赛者》

 

 

他并不是一个竞赛者

有时在某个界碑位置停下来

也不是等待对手

他更不会把自己当成对手

赢的骄矜和输的沮丧都不在眼神里

他只是一直往向前跑

调匀呼吸,保持均速

树木、庙宇、时间全抛在身后了

其实奔跑是他的宿命

只有死亡才是个头

 

|| 诗作摘自叶明新诗集

《爱在其中》

开本规格:148*210  1/32,250页

 

----------------------------------------------------------------------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