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就是这样2020

◎叶蔚然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我感觉这很好
说明疫情都过去了
年轻人摘掉口罩
想缓解一下 
他们想到“奶茶”
而不是别的什么
为啥不是咖啡
咖啡太贵了
(消费明显降级)
生活在东北十八线小城
在实验中学门口
蜜雪冰城
掏出两张优惠券
三块五一杯
已然
不太像奶茶味儿了
有点像冰水加糖
味道也还不错
依旧能
让人
幸福起来

 

◎脱口秀 喊麦和主播



抖音世界真的是
魔性而奇幻
这一年它就在许多精彩的民间造句里滑
过去——比如无数个年轻姑娘骑单车
来相亲 听到大喘气的月入三千——
美元  就又折回你面前
诙谐而温暖
同时她们在直播间里
妖精般现身 狰狞了
从梨花带雨
到声嘶力竭
——我倾向于一种在场的写作 即使如此不堪
当一切失语
在东北
在第二个或者第N个 忍界 万界 诛天界大轮回
在年轻人满血复活再次跳进穷界之前
在凛冬将至 取暖费收取之前
脱口秀 喊麦和主播 来吧
这是李雪琴说的宇宙的尽头啊啊啊——
 




◎抖音的世界




我看到所有人想要的房子
我看到所有漂亮的女人都在那些房子里
关于生活
在宋代它是词牌
在元代它是曲牌
在这里
它是我们的造句
一个油腻的男人指着他的手机屏幕告诉这里所有的男人在你没钱的时候你要厚颜无耻赚钱  这话竟让我羞愧 
一个女人说她的腿又白又滑想摸吗 —哦身体被言中参与这造句
(在年轻诗人那里
它激活一首首丧得溅血的诗
自爆的诗)
——写最牛逼的诗
流量
牛逼牛逼
(带着信仰
你可怜了我这样肉体凡胎的人)
我是这样的
点点红心
参与了牛逼的造句


 

◎就是这样



当一个人向自己发问
我凭什么爱
我觉得已是悲剧的开始了
凭什么
爱只是爱
如果丧失了爱的能力
还能说什么呢
活在
深渊般的误解里
无限复活
死的循环
不信奇迹
世界也就真的
不再有奇迹了

 

◎了不起的进化




以前我们说
只有狗
才和全部的人类做朋友
直到在音乐的世界里 认识了
路易斯.阿姆斯特朗 
“多么美好的世界”
作为人类
他正试图和全部的人类做朋友
也和天空白云清晨夜晚做朋友
这真是了不起的进化
也就是说
如果
我们一旦相信了
这个有着大白牙的
面相朴实的黑人
就意味着

我们不再惧怕其它人类的眼睛了
也不再惧怕其它人类的前世今生


 

◎业余状态




写诗多年
有一阶段
试图迎合
我发现那个阶段的诗特别容易
被约稿 被传颂 被点赞
没大意外
(不在意读者多寡
和多数诗人一样
这一点做到
毫无难度)
我也试过融入写作团体各种
后得出结论
你热爱一些人
最好不见
我熟读
同时代诗人的名篇
后来也不读了   我心底不愿意装太多别人的
东西
起初想牛逼后来想
牛逼普拉斯
再后来
明显
牛逼不起来
牛逼催人老啊
牛逼怕伤害
牛逼总被风吹雨打
可是即使不牛逼
我还是我那个路数上写诗的第一名
这么说是严谨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我有最终解释权

 

◎他们没有未来



诗是明晰的现在时
这或许是维根斯坦
在世界之外
看到的世界
一颗星球在孤独的旋转
这也是美术史中的
卡拉瓦乔
看到的世界吧:一颗肮脏的头颅
在旋转
清晰的人被连根拔起
活在现在 
他们没有未来



 

◎历史




那一年核弹光临广岛长崎日本人抬头看见天际一抹明亮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蘑菇云升起世界随之晃动 
——如果我说他们下一个未来
是福岛核电站
他们还能活下去吗
啊在两个绝望之间的希望我们管它叫做历史



 

◎问自己



这么丧吗
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这么缺乏动能吗
总觉得还得激发活力
这么绝望哪儿行
绝对不行
还得整


 

◎内卷




她说
你最近
可算学会一个词儿了
就一直用吗

 

◎四十几岁 几乎所有的信仰都找过我



二十几岁的时候在长春 在寝室 同学扔给了我一本《XXX》被另一个同学恭敬地双手接住转递给我 谦卑地说 师傅的书咋能这么扔呢 我有睡到自然醒的习惯因此从未参加过他们的“晨练” (事实上从小至今我对任何“组织”都是故意疏远的 相当退步 微信里小学 中学 大学群到诗歌群我都退得差不多了) 后来他们的师傅逃到美国去了  三十几岁的时候在大连一个陌生的哥们儿给了我一本《圣经》我给他一瓶水他都连声谢谢 后来我妈放化疗之后 陪她一起去了教堂 后来她受洗了我始终没有 我只是遵从了牧师的倡议握了一下坐在我左侧和右侧老太太的手彼此说神爱你我也爱你 他们都曾是广场舞大妈 当然 红酒宝血我也没喝过 后来牧师对我正色说 从来就没有过“文化基督徒”  四十几岁去过嵩山少林和泉州开元寺 有人点拨了我一下 说释永信大师说 什么是禅 就是吃饱睡好不要胡思乱想 我心底想这个标准不高啊我都达到过啊 到开元寺观弘一法师遗墨 想悲欣交集是怎么一个状况呢 唉出家人圆寂已无喜无悲了怎么还交集了呢 正如我老婆说我的 你是个杠精 啥也不是 也就啥也别信了 那年写好好说话的某大师正好被贬回泉州  福建出大师也出妖僧  昨天一位诗友转我宗萨仁波切说的 一定要找到 那个能让你的心静下来的人 从此不再剑拔弩张 左右奔突 也一定要找到 那个能让你的心精进起来的人 从此万水千山 世世生生  我问 为什么这里说的是人呢不是神呢 活到四十几岁 几乎所有的信仰都找到过我  诗友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儿发了一段小视频给我 普京出兵白俄罗斯 随即又说消息并未被证实


 

◎早上醒来




生平第一次看了
亲友转发的
健康视频
(此前本能地排斥)
了解到
要多吃蔬菜
水果
粗粮
这些粗纤维
要有低油
低糖
习惯
(这个以前也都懂只是不会刻意控制)
这个转变比我想象的要自然今早醒来
看到四十几岁的天空还是不错的
孤独的好天气
已是2020年8月的最后一天
情况是这样
我仍在四线小城
这里从没有过新冠
对日常生活已无任何影响
谁说中年是最痛苦的阶段
昨晚淤积的负面情绪
现在一点儿都没有了
就算肠胃里堆满
玻璃渣
也都在反射太阳光
这真好
此刻我不想昨天
也不想未来

 

◎仍搞不清状况


那年我在泉州开元寺见弘一法师遗墨 想“悲欣交集” 怎么 一个状况呢 唉出家人圆寂已无喜无悲了怎么还交集了呢 那年我和郑总去温岭要账喝下两壶黄酒在酒店吐个半死后南下泉州广州访服装厂不遇访美国客户无果也去关岳庙福建那个地方绝逼奇葩关老爷和岳武穆是一个年代的吗竟能给很好地整合到一起啊大开元寺对联朱熹语弘一书 此地古称佛国 满街都是圣人 这样让我想少林方丈释永信大师说什么是禅吃好睡好不要胡思乱想 还想起“好好说话”“好好做事”的另一位福建籍高僧 后来法院给欠钱的鞋厂黄老板上了失信黑名单高铁飞机再不能坐地铁里滚动播放的那种但钱仍无着落外贸那一摊事儿全世界都不好了又逢新冠病毒也别提了

 

◎穿越者也



1

自嬴政流失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至末代小皇帝手迹“顾湜天之明命”两千年了也有帝王说:——“人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到处追杀自己的敌人 侵占他们的土地 掠夺他们的财富 听着他们的妻儿哭泣”——“除生我者和我生者皆可淫”终是不抵环顾左右 :“有没有人反对  没有通过”啊啊

2

我怀疑僭越之事极少有过——而我们什么都不曾拥有 哪怕一个完整的人的历史  竭力回溯 春秋之后 有意思的人 越来越少 真有过“英雄年代”吗   真有过  “侠”与“士”的精神吗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    之为谁  “黄金买性命 白刃酬一言”  酬的又是哪个主子  乱禁所谓何事   “仰天长啸  壮怀激烈”所谓何事 即使这样 后来   袁崇焕还是给吃了 (请原谅  跨越有点大)至如今 是:活着不好吗    陈独秀你坐下

 

◎统计数字




它告诉你这里有十亿人没坐过飞机仅多少人拥有护照出过国 月入人民币X元以上的占比多少你都比对了一下刷了一下存在感然后你坐在这里四亿人无法拥有的抽水马桶上欣慰多了


 

◎只是记录



梦见一对小夫妻在我旁边一直吃一直吃,我趴在球场铁丝围挡上往里看,一个小球员带球正突入对方禁区至底线一瞬间将球传了出来像一尾腥臭生猛的活鱼,身体带风撞上铁网咣叽一声,铁网摇晃。噬吃小夫妻里男的我认识是我一个同事他说叶老师你说这球员多大?我说是小孩儿,14。踢的还可以吧就是射门乏力我说话的口气像是挺懂的样子其实我不太懂也不是故意装懂只是随口一说,这时有人踢我,踢了几下我醒了卧槽是我老婆 她说雨下太大了你把窗关上。我说不用,没事儿。我听见雨确实下大了雨滴哗啦哗啦倾泻而下,心想这是台风巴威过境吧,缓了缓神我还是艰难地爬起来把窗给关严了。顺手摸了一下窗台并没有多少雨滴转身去了趟厕所回来又睡。我在琢磨刚才梦里的情景,那之前呢?是我们谈论的几场大连队比较关键的比赛,对手是老外,上下半场我们的前锋拼尽全力只射门柱门楣也是服了,我在想我又不是球迷咋做这些梦我只是在二十几岁时看国家队踢球显然这是那个时候烙下的病。然后努力溯源我刚刚的梦境,有点儿困难了但还是想起来了我们给学生上晚课,校园相当破败。我们讨论天气渐冷什么的。我们?是我大学阶段的老师走在我前面我好像是班长或者助教这么一个角色,也不确定。我正耽于沉思竟然和老师走散了,努力寻找才找到一个避难所般的室内课堂,室内景象嘈杂凋敝,灯光昏暗,学生相当多  我低调地进入到学生的队伍里跟着大家席地而坐,旁边都是我大学阶段的同学?好像还有已经去世了的同学不确定了。我听见老师站在前面讲写生应该注意些什么。心想这是体育馆还是方舱啊,我们是和许多个班级都在这个里面的,各班正各自进行简陋的教学。我想这可能和疫情有关系?还是?没继续再想。只是努力再次溯源我的梦境。尝试几次但是再没想起来什么,被想起的情景多是之前某次梦中的片段。我是这样的,半梦半醒状态中会反复回到某个碎片化的场景里去的,困意再次来袭,我不想了。


 

◎故乡




长春还是挺有意思的
当年硕士论文答辩
我写“艺术介入性研究”
论文涉及到 知识分子与权力的
关系 大概是这样
评委 有一个画国画的老教授
说  什么政治
你一个画画的 画画就行了
和政治半毛钱关系
都没有 我不置可否
下一个答辩的是我
师弟 这哥们儿一上来就讲 我不同意
刚才教授的说法  当代艺术和政治
就有关系……然后巴拉巴拉
哈哈哈 很多年过去了
还真不知道这哥们儿目前在哪
在干啥 长春那个地方真的是
很有意思 就盛产这么一种人
相当彪悍 
长春话怎么讲—— “虎了吧唧”的
啥都敢正面硬刚
当你感觉 这种人绝迹了
他们还会冒出来 在不同
年代 例子我就不举了
太多了


 

◎绝句



看天空里浮云悠游
羡煞了我的不正经


 

◎还是快手




套路如下:
“现在东北这个疫情就是
黑龙江大哥都说
收杯了
吉林咣又开一瓶
辽宁不得不又陪一杯”
我注意到
上面的字幕
是错的
“疫情”打成
“异性”了
有时候也打成“一晴”

不知道为啥
我喜欢错字
错字让我放松


 

◎打卡



注意到
我们单位的APP
可以
自动
代入
上一次的
打卡信息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从哪来
到哪去
最近14天
我到过

——绝对是终极问题

我天天打卡
四个月了
只漏掉了
两次


 

◎抖音



男孩
“王者荣耀”
女孩跳舞
她们戴N95口罩
在十八线小城
腿被拉伸得更长
像两根别扭的筷子
——“我还是那个少年 没有一丝丝改变…”
舞曲总是这一首
很长一段时间
也是很难忘的一段时间
工厂破产
明星带货
中介卖别墅
已婚女人宣布离婚
小孩子奶声奶气
用成人语气逗你开心
吃播男喊到精疲力尽
倒油
放牛排
放盐
放辣椒粉
盖锅
甩锅
一气呵成


 

◎胡汉三又回来了



又回来了
在独一无二的抖音世界
抖音
抖胸
抖腚
能抖的都抖
抖一抖
精神抖擞

(不能总抖
抖多了
也掉毛)

疫情没走
它又回来了

在快手
它手快
也健步如飞
在北京时间
在北韩时间
在北美时间
带着隔离期间
养成的
一身肥肉

报告领导
它回来了
司令回来了
大师回来了
群众回来了
群众揭发
敌人回来了
胡汉三
也回来了


 

◎回答



读书了吗
写诗了吗
不写诗 你还是一个诗人吗
疫情期间
还贷了吗
缺钱了吗
傻叉了吗
做爱了吗
吃火鸡面了吗
拉稀了吗
便秘了吗
抖音了吗
快手了吗
朋友圈了吗
微信运动显示你每天一万步以上
大数据表明高速路免费你就去了一些地方
交代了吗

疫情期间
世界观方方还是圆圆
你怎么个立场

你猜

 

◎暮春



山是馒头山
人在鲅鱼圈
明天去大连
隔离十四天


 

◎对的



这段时间写不写都不对
这段时间写什么都不对
这段时间怎么写都不对
这段时间写给谁都不对
这段时间想把自己写成谁都不对
你特别知道自己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
那就不对了这段时间你不能写诗
写诗是不对的
你不读我的诗读不懂我的诗不爱诗人在我看来不能算是对的—— 希望你来读
读不懂说诗人写的不好 诗人世界观人生观有问题 不能诛心啊 这都不对的
我始终爱你 爱你就像爱生命 
我觉得是对的 人到中年看花开花落依旧伤感看新闻联播都流泪是对的
我觉得对就是对的说话是对的欲言又止也是对的沉默不说啥也是对的
戴口罩是对的

 

◎星辰大海




几种未来已降临
从SpaceX猎鹰9号升空
到明尼阿波利斯的骚乱
从新冠病毒的蔓延
到HK的巷战
人类的几种未来
已降临
——据说宇航员在前往发射台的路上要听三首歌:
《回到黑暗》
《来自伊帕内马的姑娘》
《星条旗》
而此前
斯蒂潘·豪瑟
独自
在普拉竞技场
一口气演奏了
《赞美诗》
《G弦上的咏叹调》
《乡村骑士间奏曲》
《卡鲁索》
《今夜无人入睡》
而香港人的歌是:
凉风有信
今晚月色无边
等我在狮山脚下
共各位话下当年
我搜到
所有曲目
来听
我说星辰大海
就在你我身边
人类的几种未来已降临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