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何皎皎

◎逸鸥



旧物
 
 
旧鞋旧袜旧衣服
旧书旧报旧手机
清理的时候
可得躲着二嘎子
二嘎子一看到你倒柜翻箱
满地扔的旧东西
就会蹦跳着跑来跑去
一样一样叼进它的窝窝里
真是一条
没有见过世面的狗崽子
在它眼里好像
所有打算扔掉的旧家什
都是它的新玩具
宝贝得很咧
哦,想到我也将要
伴它愈久愈旧
不禁轻轻拍了拍它
毛茸茸的小屁股
那感觉就像拍在
一片软绵绵的旧时光上
 
 
 
 
错觉
 

躺在铺着
凉席的沙发上
看电视
落地电风扇
摇头晃脑地吹着我
吹得我
几乎要睡着了
迷迷糊糊依然感觉到
风中我的皮肤
在跳动着灼热
有一瞬
我竟认为
就是这样
气温一直就是这样的
从来没有变过
忘记了
还有冬天的冷
和快要到来的
秋天的凉



 
一首诗的诞生
 

打开微信随机
点开一个微信群
或者一个人的对话窗
随机长按某人
的一句话也可以
是一个表情
再点收藏
然后从我的收藏里面
开始编辑
把收藏的内容删除
填上自己想写的字
直至一首诗完成
这是现在
我的写诗习惯
只有一次
长按收藏之后我没有
继续下一个步骤
那是一句简单的话
那句话是
想你了




业主是个音乐爱好者
 

大门口这个广场舞
真有点吵
但是知道抗议无效
希望能够建议她们
时常换换音乐
不要老是那几个循环往复
这就像手机铃声
设置一个音乐不变的话
最动听的歌曲也会
变成厌恶的噪音
过了一会
2—2304业主
又在物业管理群
艾特群主说
上面那个比方换一下
这就像闹铃音乐
很容易
把一首好歌给弄废了




金牛座
 

金牛座是一个别称
相当于一个人的小名
大号叫毕宿
毕宿亮星排列呈V字形结构
又称为金牛座V字
以上摘自搜狗百科
现在我对金牛座
有了一个粗浅的认识
这就够了
这个V字就足以
让我喜欢自己的星座
V手势是我喜欢的手势
V字仇杀队
是我喜欢的电影
VIP
是我反对的权力




西瓜兄弟
 
 
在城乡结合部
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
一部半旧农用车上
它们除了大小不一
外表没有多少区别
它们其中两个
就要被我带走了
忐忑,犹豫,经验的缺失
让我把选择的机会
交给了卖瓜的人
他抬起粗糙的手掌
左拍拍,右拍拍
轻轻地拍着他的那些
甜蜜的兄弟
斜阳穿过天边红彤彤的云霞
在他黝黑的脸部
折射出红彤彤的光
这是一个秋天的美好傍晚
在暮色降临之前
有一对西瓜兄弟
就要被我带走了




城里人印象
 
 
小时候在农村
没有去过城里的我
对城里人
最初的印象来自于
那些进过城
见过世面的长辈
他们一看到村里谁家小孩
长得白白净净
就会当着家长的面
赞叹
这孩子生得好啊
跟城里人样
 
 
 
 
吃西瓜不吐子的人
 

路边树下
那个吃瓜的人
三五两下
就把半边西瓜
吃完了
瓜皮一抛
妥妥落进
旁边的垃圾桶里
人就推着
一板车西瓜
走了
我就发现
他蹲过的地方
没有一粒
西瓜子
 
 
 
 
诗人印象
 
 
07年左右邻市郴州
一个在同一论坛混的诗人
相约一聚
作为东道主
接到电话我首先
考虑的是吃住问题
没办法那时候经济拮据
住宿就安排在小旅馆
吃在路边摊
幸好这位诗人
毫不计较这可以从
吃饭等上菜的空挡
他兴致勃勃给我表演
用一根筷子插进一杯米里
然后抓着筷子
提起杯子的魔术中
看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直到现在也想不起
他写的哪怕一句诗
印象深刻的只有
那个魔术
 
 
 
 
两个神秘的人
 
 
一个刚下火车
一个刚下地铁
在火车站或者地铁站
出口或者入口
相遇,握手,分开
一个上了地铁
一个上了火车
 
 
 
 
中秋节就要到了
 

中秋节就要到了
中秋节这天没有意外的你就会看到
你的朋友圈又会出现你的朋友们
一如既往的中秋抒情
一些人惊叹中秋节的月亮又圆又大又亮
一些人抱怨中秋节天气不好
看不到心目中的月亮
中秋节没有办法,中秋节它没有办法
中秋节年年就这么尴尬的
白白的过去了
 
 
 
 
月亮
 
 
半个月亮从东边山峦
慢慢升起来
半个月亮像东边山峦
刚刚隆起来的一抔黄土
 
东边山峦升起来的半个月亮
越来越圆。越来越圆
像一个人裹着一身黄土
慢慢地爬上了天
 
 
 
 
夜丢失一只轮胎
 

太阳落山之后
夜,就丢失了它的一只红色轮胎
剩下的这只白,白白地
挂在漆黑的天空。现在它慢
不像一辆摩托车,甚至不像
一部旧单车。长夜难眠啊
稀稀落落的星子撒播在云层之外
开着一只轮胎的夜
现在多像外婆在世时,推着的那架鸡公车
正把幼年的我,从漆黑的田间小道
吱嘎吱嘎推进梦里去……
 
 
 
 
为了
 
 
为了纪念
中秋
国庆
同在一天的今年
这个特别的日子
他已在
农贸市场
买好了月饼
和国旗
 
 
 
 
月亮有点小脾气
 
 
太黑了
今晚
它拒绝
为你们的中秋
刷白
 
 
 
 
明月何皎皎
 
 
何皎皎同学
你的名字好亮啊
跟明月一样
总在夜里
照得我睡不着觉
 
 
 
 
路遇耶稣
 
 
打车送老头
去医院
匆匆忙忙
忘了带口罩
车到人民路
等红绿灯
看见一个人
站在十字路口
举着喇叭喊
为了预防新冠病毒
保平安
凡是基督教徒
可以来领
免费口罩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