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九首诗

◎叶蔚然



◎接受


 

接受命吧
接受它的安排
一个滨海的城市
它并不平静的郊外
大变革前夜的混沌
喧嚣的烟尘
落在
你肮脏的长发里
接受吧
生命里
最后的情人
爱抚
吻痕
接受吧
被灌筑的水泥桥墩
被吊举起的钢筋牢笼
他们上空
蓄满
污泥
与疲惫不堪的水箱——哦 月亮

——这儿仍是一个工地
正在铺设的高铁
高铁下的
框成长方形 冷湿的隧道
这仍是
你生命
来来回回
必经无数次的

接受吧
老去
在你的黄昏
在海边
在回忆的
镜框
和裂痕里
接受吧
世界没有人
去努力梦想的时候
街角的热力井
仍散发着
蒸汽



◎我


很极端的一个人
情绪大起大落
在我的博客垃圾箱里 有我作品的三分之二
所以我
这个诗人
是个写破诗的诗人
有时候也把一两首 从垃圾箱里 放出来 是那个时候 我觉得破诗歌也挺好啊——这不奇怪
神经兮兮
关注一批人
因为那个时候我觉得他们好啊
突然
烦躁
就一一删掉
如果有一天觉得还不错
重新关注
也不是不可能
今天早起
因为隔壁装修
感觉电钻
正从我大脑的位置钻进来
呜呜
呜呜
是半睡半醒的状态
应该还在做梦
想的却都是
终极问题:
我为什是我
不是别人
就死了
好不好
这么说死
幼稚
撒娇
不像中年人思维
可是我为什么不能拿出一首诗 就幼稚了就撒娇了 怎么了  反正是破诗
一反省自己
就容易全部否定自己
之前
所有的诗
都是破诗
我写的是
别人写的也都是
人是破人
东西是破东西
不必找理由
就是破
我的一个兄弟说这是个破不拉唧的时代
我的另一个兄弟反复说脏
当他们谈到对人世的厌恶和眷恋 我哧地笑了
我不眷恋
我真想干掉自己
不是吗
生不如死




好 还是回到我写诗歌的惯性里 给你一个场景 :南关岭——众人应仰视
鸿毛飘飘悠悠地下落 下落

在这里 我很难改变自己什么了 哪怕一点点
我写这样的诗歌
清晨
再次苏醒

我写这样的诗歌
像电钻

钻进头颅
击碎

活着的 完整的一切



◎写作



白居易
公元799年写下
《河南经乱关内阻饥兄弟离散各在一处因望月有感聊书所怀寄上浮梁大兄於潜七兄乌江十五兄兼示符离及下邽弟妹》
 一首题目比内容还长的诗
结尾一句:
一夜乡心五处同
被理解为
“我的兄弟姐妹”
的五颗心
我想的却是
一位当代艺术家所画的意象
五根针
五根红绳
别在胸口
另一端
一团乱麻般
纠缠在一起
纠缠在唐朝
某个小地方
如果是此时此刻
中国的小地方
也会是这样吗
针刺着
每一个胸口
流脓的
异旅人
酒麻痹不了他的神经了
烟也只能慢慢在他的肺里蛀几个洞
可能毒品
也不能缓解什么
你可以理解是
相似时空里
一个白骨一般的白居易
写下诗句
不为什么
是无病呻吟也好
虚设个背景吧
比如
在满是警车的任一个
中国小城
——南关岭?

被敲打下来
在紧贴他颅骨的云层之上
像一部
恐怖片
飘荡的
血淋淋的
中文字幕


◎留言


留言:
印度——易瑞沙片

我知道
是你

我知道这药
很多年前
我们都知道
美国的贵
印度的便宜

我知道
那些医院
中日
协和

那些患者
吃起的
吃不起的

那些人
活下来的
死掉的

我们知道
癌症的种类:
淋的
腺的
小细胞的

我们知道
那十年
生活
被记住的
坏死掉的
……

那时
别人的痛苦
事不关己
没什么说的
现在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那就不一样了
痛苦
切实地
落在
我这儿
像烟头
戳进
我心里

说实话
一年多了
有时候真不想好好生活下去了——有时候真觉得人死掉
比活着要好
我只想说
面对也好
逃避也好
谁都不必同情我
你只当是
别人的痛苦吧
只当是
从前
别人的痛苦

我这人
喜欢把这迁怒于别人
其实我不懂政治

得癌
的社会
没有好的青春
爱情
没有 有尊严的
人生

这是诅咒
但可以有祝福
仅給你
我写诗
是不是一个笑话 啊哈哈

别嘲笑
我唯一可以
宣泄
自己的
出口

——谁在狠狠抽我 我就写诗狠狠地抽它
对我来说
就是这样

写诗
就是可以
毫无顾忌的
放些
狠话


◎高铁时代的爱情

 

你爱我
所以你恨我

我们
是狂犬病人
穿着病员服

病人和病人
彼此就该 爱得疯狂 更疯狂 狂吻 咬着对方的唇 吞咽对方的津液 这样 像这是生命里最后的时刻
不知道怎么去表达

吃药
就含着
你送我的
胶囊

你和我
就像三聚氰胺爱上三聚氰胺 不知道这么写爱情行不行 ——不是诗歌

就算我的
旅行笔记吧

我们的狗
正疯狂地舔着我的皮鞋头 它爱这个
像我们疯狂地爱着的这个自焚的 恬不知耻的世界——

车窗之外
风景炽烈

——我承认 这风景完全是
反人类的

像一锅 火舌舔着的 地沟油



◎时间中的宫殿



现在博客没人看了
都玩儿微博了
我感脚
看博客的人应该都是挺怪的了
看诗

那就挺怪挺怪的了
写诗的

也少了
不像我刚上网那会儿
诗歌论坛里
都那么亢奋
一个个跟打鸡血似的
现在持久写的
几乎没了
今天读一本
南方艺术家邮寄来的书
《时间的残渣》
提到他为大唐遗址——大明宫 做的修复方案
在荒原中央
他只复原了
宫殿的零散框架
飞檐 斗拱 几根支撑的柱子
我理解
是要仅仅取一个逝去建筑的意思而已
其余就是栽树
参天大树
然后沿树的边缘 修剪成
宫殿原初的样子
——
作者在方案里
还提及
给他灵感的
《沙之书》
是啊
人类的努力就是这样
“一本书
你每次翻开
都无法重新找回
……”
这里就是
这里就是
这里有许多诗歌啊
它被我
默默
修剪成
一座时间里的宫殿
每次你来
它都不一样
我想
也只有你能来
屏住呼吸
从遥远的地方


永无法接近



◎什么都没有改变



苍蝇活着
蛆活着
世界被
留恋着

人也是
灵魂也是
纠缠着
剿杀着

即使是
炼狱
世界也被

留恋着

盐与大海
光与黑暗

秃鹫与尸骨
尸骨
与棺木

棺木与情人
情人与
情人反目

纠缠着
剿杀着

唯有闪电
不与任何事物一起——
闪电劈开一切

一切
是闪电的尸骨

人头满地

满地轱辘
捡起一个 置于颈项 

太好了
你可以继续活着

帝国!
永远

而太阳不落
电视开着
天宫

子宫
安好

一切安好啊——
连那些XX都可以因

嫖宿幼女罪

恬不知耻地
继续活着




◎阅读



你读我的诗
其实你是在读
一个比敲钟人还丑陋的家伙 写给他情人的信
是在读
麻风病
和它的人类史

洁白的信封
黑暗的信纸

一滴
恋尸癖
才有的泪

(在信纸的中央
晕开
一朵
玫瑰?)

你在读
脓疮
割开的肉

你在读
鸽子的
半只眼球

你在读
一块烤红的铁
那上面烙着的 一颗心

一些肢解的词
背脊
胸口

在读时代路边
暗绿邮筒里
的呻吟

“世界不是我的——”

于是你读
偏执地接近了一种语言的纯粹

宿命
不可改变。


◎第三个灵媒


我看见
南关岭桥下
瞬时的明亮

我看见
两个孩子
被尸臭吻醒

嘈杂
像是一个灵媒
对另一个灵媒
喋喋不休

他们比
谁钱多
谁操的女人多
谁杀的人多

谁携款潜逃
更久一些——

后来
他们的头骨 开始震颤 崩塌——
感觉
是挖掘机的履带
碾过了
额头
的云层

碾过
这里

 一个灵媒对另一个灵媒说:
是2012
不是1989

是高铁
不是
坦克……

我描述的

是我一个人的幻觉吗

事实上
——太阳依旧朗照全部的人类啊

事实上
一切都似
活下来的
幻觉

事实上
我的诗
在记录这些幻觉

像第三个灵媒

在说。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