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上旬诗作

◎巴枣



斑鸠

妻子说她们办公室
飞进去一只斑鸠
两个年纪大的
又是关门
又是关窗
打算把它捉住
拿回家炒了下酒
几个年轻老师进来
看到这一幕
又是开门
又是开窗
最终把斑鸠
放走了

2020/11/01

代孕

老家属城乡结合部
房价便宜好卖
村邻老金家
家境不咋样
自个儿没钱建
3间破房杵那儿
被一个工头相中
工头全资翻建起
一栋6层小楼
下面两层给老金
上面四层归工头
村民都说老金亏了
老金说
亏啥亏
怪就怪咱太穷了
养不起孩子
只能帮人代孕

2020/11/01

车铃

晚上从父母家回来
沿路遇到逆行的
电动车和摩托车
还有违规走在
非机动车道上的行人
任凭我怎么摇自行车铃
都没一个避让的

2020/11/01

三胎

老家一户人家
祖母是独女
招婿入赘
生育5个女儿
留下三女儿
再度招夫
又生下3个女儿
第三代留下的
是二女儿
现已生下两个女儿
听说国家有可能
放开三胎
决定等几年看看
如果国家政策出台
就可以省掉
一笔巨额罚款

2020/11/01

小妹逗父亲

一只纯白猫
打门前走过
小妹问父亲
“那是什么”
“不知道”
小妹故意逗道
“是不是马呀”
“不是”
“是老虎吗”
“不知道”
“是猫吗”
“没人跟我说过
你说是什么
就是什么”

2020/11/01

百能

小妹打电话说
母亲突然腿疼
疼得迈不开脚步
火急火燎赶回去
问了问母亲症状
上网查询一番
基本上排除
颈椎问题
腰椎问题
血管问题
初步判断不是缺钙
很可能是风湿关节炎
赶紧去药店买了艾条
给母亲试着做艾灸
半小时后
母亲微笑着说
“腿可以弯曲了
疼痛也减轻了”
庆幸对症的同时
恨不得自个儿
懂得再多些
成为人们口中的百能
以后父母遇到的
各种疑难问题
都能迎刃而解

2020/11/01

路过弟弟五金店

从父母家回来
打算顺道
去弟弟五金店
找他聊几句
没想店门关了
想起母亲说过
弟妹梅尼埃病
最近又犯了
弟弟很可能
陪她看病去了
便骑着自行车
继续往前走
谁知意外发现
弟弟在另一家
店铺里玩麻将
想喊他出来
转而一想
他已52岁的人了
犯不着我教育他
心里这么想着
脚下一使劲儿
蹬着自行车
快速离开了
那条街

2020/11/01

连续点了两个赞

读完起子10月诗
感觉好诗不少
可下面一个赞都没有
再想起刚刚读过的
另一个诗人的诗
没一首打动我的
底下竟然有7个赞
便情不自禁
在起子诗下
连续点了
两个赞
刚出现的赞
瞬间又消失了

2020/11/01

误听

小妹突然打电话来
说母亲吃了3颗
小妹夫给的
何藤片
头晕乏力
吓得我赶紧往家里跑
把那盒药找出来
嗨,原来是活菌片
知道不是药物引起的
便询问母亲
有没其它情况
母亲说昨夜父亲
又尿床了
夜里爬起来
给他洗了个澡
把被单全都换了
折腾了半夜

2020/11/01

完胜

送父亲撒完尿
我也撒了一泡
听着尿液击打便池
发出砰砰砰的响声
不由自主地
把我的
和父亲的
做了一次对比
无论尿线弧度
还是冲击力度
我都取得了
完胜

2020/11/01


隔代遗传

中午问女儿
“产期近了
需不需要
提前入院待产
你一个人在家
总让人不放心”
女儿生气道
“你啥意思嘛
你缺乏安全感
没传给我
难道非得要
传给我孩子吗”

2020/11/02

一辆红色大货车

带着父亲
在小区内散步
转到广场西侧
见一辆
红色大货车
停在那儿
父亲说
“这辆车
停好长时间呢
是不是坏了啊”
我这才仔仔细细
上下打量了一下
这台八成新的
红色大货车
发现
每只车轮周围
微微隆起着
一圈尘土

2020/11/02

诗人之间

一个口语诗人
经常转发
非口语诗人的诗歌
我只能往好处想
他们之间有着
这个世界上
最纯粹的友谊

2020/11/02

近视

回父母家路上
堂弟骑着电动车
迎面而来
看他没打招呼的意思
我主动喊了他一声
“老三,上哪儿去”
“哦,是大哥啊”
他先是一愣
接着眯起眼
瞟了我一下
那样子
看上去
比我还近视
两个多月前
他女儿
考上大学
二叔请我
去吃喜酒
我没去
自打20年前
二叔没出钱
安葬祖母
两家人
差不多就
断了往来

2020/11/02

辣椒王

在村邻
朱明启家的
小菜园里
看到一种
黑色小辣椒
以为天气冷
受冻变色了
他跟我科普道
“这是辣椒王
不光营养价值高
还能治疗
好多种疾病”
看着他满身的
白癜风
心说
如果能治
他身上的病
那该多好啊

2020/11/02

问答

带着痴呆父亲
在小区里面散步
遇到村邻朱明启
他指着我
问父亲
“你知道
他是谁吗”
父亲笑呵呵答道
“是我们这儿的人”

2020/11/02

书房

听说参加新诗典
线上诗会的诗人
好多都有
漂亮的书房
不禁暗自庆幸起来
幸亏没报名参加呀
不然
视频出来
难看死了
我们家书房
被妻子塞满
各种各样东西
大米
面粉
面条
豆粉
玉米粉


酱油
酸奶
我都好久
没在里面
看书了

2020/11/02

发布失败

新浪博客上发诗
老是检测出敏感词
一连几次
一个字也没发出来
再编辑再点击发送
猛地一下
弹出一个对话框
“您短时间
发表文章过多
请稍后再试”

2020/11/02

祝福

张大婶的电动车
停在家属院门口
一个邻居开车出去
被挡住了
她忙着吃早点
另一个邻居帮她
把车挪开了
咽下食物后
她冲开车的邻居
喊起来
“祝一路平安”

2020/11/02

钵饭

父母年岁大了
吃得少
每次用电饭锅煮饭
一整天都吃不完
母亲找出个小铁碗
放上米和水
搁在电饭锅里
蒸钵饭吃
母亲笑着说
跟吃食堂一样

2020/11/02

保护母亲

上个周末
母亲身体
连着出状况
虽说有惊无险
但我们着实被
吓得不轻
万一母亲倒下
父亲怎么办啊
兄妹几个
谁都知道
这里面的
利害关系
所以
接下来
保护母亲身体
将成为我们的
头等大事

2020/11/02


叮嘱

晚上8点
从父母家出来
路过邻居周婶门前
看她还在门口转悠
猛地想起
朱叔走后
她一个人过日子
平常连个说话的人
都没有
着实挺可怜的
便主动跟她打招呼
“婶子还没休息呀”
“造孽哟
天天摸黑回来
看你爸妈
路上小心啊
一定要小心啊”
“谢谢婶子”
“一定要小心啊
一定
一定”
我心里
不禁起了恶意
她说了又说
啥意思
是真心吗

2020/11/03

拴狗绳

大妹和弟妹
到家看女儿
敲门没人应
给妻子和女儿
打电话也没接
等我赶回去时
她俩已在门外
站了一个小时
进门才知道
妻子在学校
陪学生晚自习
女儿在家
给即将出生的宝宝
做衣服
手机都没放在身边
送走大妹和弟妹
妻子也回来了
我批评她和女儿
“你们啥时见过
我手机关过机
或不在我跟前”
“干吗要学你
你是行政干部
手机就是拴狗绳”
妻子狠狠怼道

2020/11/03

泡沫

去洗手间
发现面盆里
堆着满满的
一盆泡沫
心说
这得用多少
洗手液呀
刚才我上楼时
两个清洁女工
正从楼上下去
一人拿把刷子
说笑着走向
楼下洗手间

2020/11/03

担忧

偶然得知
北师大珠海分校
即将停止办学
想到诗人苇欢
在那儿工作
心里不禁
担忧起来
她会咋办
去北师大
主校区吗
当我把这事儿
说给女儿听时
她问我
“你们是朋友吗”
“我把她当朋友
但她未必记得我
前几年
我们在微博上
曾经有过互动”

2020/11/03

两清

市委党校
学习期间
他请我
吃过一顿饭
不爱搞聚会
所以没回请
后来想起时
总觉得
欠他份人情
今儿
他打电话来
请我为他亲戚
做生意的事儿
找同事说情
总算
两清了

2020/11/03

感情投资

几个月前
老家邻村
一个专门承接
安装燃气管道的
小工头的老父亲
突然去世
村邻朱明启
买了个花圈
拿白纸包了个
500元礼金包
前去吊孝
最近
他找到那工头
表示想上他那儿
做点儿力气活儿
工头一口答应了
“没问题
今天就算你上工
看你身体不大好
我也不安排你
具体做啥事儿
你每天来点个卯
帮我看着工程就行
要是闲不住
你看啥事儿能做
就随便做点儿啥”

2020/11/03

快递

下班回家
在家属院门口
被抱着3件快递的
老门卫
给喊住
“巴主任
你们家快递”
支好自行车
跑到他跟前
“让您受累了
谢谢!谢谢!”
“不客气
别看体积大
不重”
嘴笨的我
无言以对

2020/11/03

反馈意见

市委巡察组
给我的
反馈意见
有且仅有
一条
把工作笔记
与学习笔记
记在同一个
本子上了
必须整改
学习笔记
需要专用
笔记本

2020/11/03

人参

去朋友家
他拿出根
新鲜人参
“前几天
我把它
泡在水里洗过
已经晾了两天
还这样子
你看看
是不是坏了”
拿在手里
软绵绵的
猛地想起
10多年前
吃人参后
小弟弟
竟然不睡
整整站了
一夜的岗

2020/11/03

虎皮青椒

晚餐桌上
又见虎皮青椒
之前
跟妻子叮嘱过两次
“秋天的青椒
做虎皮椒
太辣
以后别买”
不过
两次都强忍着
把辣椒吃完了
这次
看我不动筷
女儿率先吃了个
辣得直吐舌头
“妈妈呀
求求你
以后真的别买了”
妻子尝了一个后
发誓道
“保证今年
再不买了”
于是
一盘辣椒
变成了
餐厨垃圾

2020/11/03

补拍

市里马上
组织开展
扶贫工作验收
单位几个同事
遗漏了前面几个月
到贫困户走访记录
上午一上班
就驱车赶赴乡下
跟贫困户见面
补拍照片
老马心细
提醒大家
把身上衣服
一件件地脱
直到脱回
盛夏
身上仅剩下
一件单衣

2020/11/03


银杏树

几年前
市园林局
在人行道上
紧挨着行道樟树
栽下一排银杏
一棵树苗
300块钱
如今
樟树遮天蔽日
银杏瘦骨嶙峋
时常有被
大风刮倒的
车辆蹭倒的
每次看见
就会心疼一下
“唉!300块钱
又没了”

2020/11/04

二叔家失火

小妹从外面进来
高声嚷嚷着
出大事儿了
出大事儿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
整个小区的人
都在议论
二叔女儿
离婚后
嫁给了
她以前打过工的
那家饲料厂的老板
她第二个儿子
就是这个老板的
老家伙
大她26岁
跟二叔同年的

2020/11/04

给女儿女婿在长沙岳麓山下开办的幼儿园打个广告

这家幼儿园
好不好
我不做评说
说点儿事实
你自个儿判断去
比如最近有个星期
他们是这么安排的
周一上午自由活动
下午和村里的爷爷
借工具打酸枣
周二洗酸枣
剥酸枣皮
挑枣核
周三继续
挑枣核
晒酸枣糕
烤酸枣糕
周四买菜
晒酸枣糕
周五爬山
把工具还给爷爷
给周边人家
送酸枣糕
串酸枣核
你说没文化课吗
对,确实没有

2020/11/04

埋头写

看到一篇文章
说杜甫活着时
他的诗
无人转发
无人赞赏 
与他同时代的诗人
几乎无人评价他的诗
就连李白都没屌过他
赞赏他的人
只有3个
籍籍无名的
文坛边缘人物
读完
不禁厚颜无耻地想
即便如此
杜甫的命
也比我强百倍啊
我发到朋友圈的诗
阅读数
还都是0呢
好在我并没觉得
时运不济
仍在快乐地
写呀写
每天不停地


2020/11/04

找妈妈

新闻联播时间
父亲突然问我
“我妈去哪儿了”
以为跟以前那样
他口中的妈
指的是母亲
我说
“她倒茶去了
马上就来”
母亲走进来
父亲看了眼说
“不是这个妈
是那个妈”
然后不停念叨着
“我要去找我妈”
母亲不胜其烦
让我扶着父亲
到外面走走
刚一出门
父亲就扯起嗓子
面对夜色喊起来
“妈!妈妈!
妈妈!妈妈!”
仿佛一个
走丢的孩子

2020/11/04

女儿产期临近

随着女儿产期
一天天临近
深切感受到
做个母亲
太不容易了
对母亲的爱
不由得
又增加了一分
也明白了
为啥很多人
跟人闹翻时
总爱以恶言
问候
对方母亲

2020/11/04

艾灸

前几天
母亲右腿
疼得迈不开步
接连给她做了
两次艾灸
没想转天
母亲就说
“不疼了”
怕我不相信
还特意站起
把腿弯成
各种角度
展示给我看
回家把这事儿
讲给女儿听
她笑着说
“我爸是谁呀”
我赶紧自谦道
“这次是瞎猫子
逮了个死老鼠”
“谁说啊
做艾灸之前
你不还费了
好多心思吗
你给奶奶做的
是爱灸呢”

2020/11/04

纳豆小姐

妻子迷恋纳豆
我开玩笑说
“貌似有部电影
叫《纳豆小姐》
讲的就是
你这样子的人”
“还说自个儿是诗人呢
不怕人笑掉大牙
那部电影
叫《憨豆先生》”

2020/11/04

怪癖

父亲大便后
帮他擦屁股
总担心没擦干净
每次必浇上温水
用手搓洗肛门
没想
时间长了
不但不嫌脏
反而还爱上
这件差事
尤其是
手指在肛门口
感受不到异物的时候
心头会涌起
一阵快感

2020/11/04

开关坏了

晚上送父亲
上床睡觉前
照例先送他
上厕所屙尿
扶他蹲下后
尽管又是
拧开水龙头
又是吹口哨
且足足等了
10多分钟
父亲仍然
屙不出来
问他有没有
“不晓得呢
开关坏了
打不开
要是打开了
还放不出来
那就是没有”

2020/11/04

验收

为迎接扶贫工作验收
单位给每个人
准备了一份
扶贫政策明白卡
和脱贫家庭收入测算表
听说验收组
没抽查到
我们帮扶的村子
大伙儿
把事先准备的资料
扔的扔撕的撕
“好了!
好了!
从今往后
再也犯不着
为这破事儿
伤脑筋了”
那场面
就跟当年高考完后
同学们扔自个儿的
课本和复习资料样

2020/11/04


羊角风

他有羊角风
来上工时
隐瞒了
老板不知道
他跟其他工人样
每天爬上吊篮
给外墙刷涂料
那天突然发病
倒在吊篮内
吊篮往下放时
老板跪在地上
冲着吊篮
又是磕头
又是作揖
等他缓过来后
老板拿出1万块钱
递给他
“以后
我这儿的活儿
就不用你干了
这一万块钱
只当我给你
看病花的”

2020/11/05

胎儿

妻子看我
每天写诗数量不少
不禁好奇问道
“是不是
所有东西
你都能把它
写成诗呀”
“当然不是
每天接触到的
信息量
那么大
能写成诗的
毕竟是少数
正如精子
最终
只能是质量好
跑得快的那个
才有机会
跟卵子结合
长成胎儿”

2020/11/05

菜场姻缘

菜市场里
他摊豆折皮卖
她卖菜
他经常买她的菜
她也经常买他豆折皮
后来两人经人撮合
处上对象
再后来又结婚
他这才告诉她
豆折皮不是新米加绿豆做的
是用陈化粮加黄豆再加色素
她告诉他卖给他的菜
一斤只有8两
现在
他不卖豆折皮了
她也没卖菜

2020/11/05

高级话

下班回家
走进单元楼
碰到邻居陈婶
拎着饭桶
给住车库里的
她公公送午饭
打过招呼后
她跟我面前
抱怨起来
“也不知道
要送到哪日止哟
都92岁了
比我
还吃得多”
“送到你
跟他这个年纪
就差不多了”
“哎唷喂
我哪儿能活到
他这个岁数咯”
陈婶笑着下楼去了
回家讲给妻子听
她说
“你这话
回得高级”

2020/11/05

父亲的幻觉

陪着父母看电视
顺便给他们做推拿
正给母亲做着
父亲突然
指着墙角说
“那儿有朵花呢
开得好大啊
谁栽的呀”
母亲一听
来气了
冲父亲吼道
“脑子又魔了
闭上你嘴巴
老老实实
看电视去”
我在想
这段时间
每天夜里
都是母亲陪护父亲
如果她胆子不够大
早就被父亲描述的
各种幻觉
给吓傻了吧

2020/11/05

转移战场

傍晚
回父母家
被母亲
大妹
小妹
弟妹
迎头一顿呵斥
“昨天不说了
让你不回来吗
都啥时候了
你还往这边跑
你现在的
首要任务
是关注你女儿
等她顺利生产后
再抽空回来看看”
好吧
我答应亲人们
从现在开始
我的主战场
由父母那边
转移到
女儿这边

2020/11/05



女同事说
在菜鸟驿站
遇见她闺蜜
竟然买了
6大瓶洗发水
一箱百雀羚
自己用不了
分了些给她
一问才知道
这姐们儿不知道
还能跨店满减 
到家后
收到那姐们儿微信
“洗发水拿回家
你跟你妈嘲笑我没”
“这你都知道啊”
“肯定啦”
“太鸡贼了”
“你俩不嘲笑一番
那你们就真傻了”

2020/11/05

朝下看

女同事
癌症康复后
回单位上班
到办公室看我
顺便聊了几句
“我女儿那天
参加评审会后
把你发言的照片
拿给我看
夸你讲得真好
说她大学老师
都没你讲得好
我跟她说你
在我们单位
太屈才了”
“没有的事儿
我感觉挺好的
跟你们比起来
我工资还高出
几百块呢”
“你这人呀
叫我怎么说你呢
感觉无论啥时候
眼睛总是
朝下看”

2020/11/05

两个血泡

昨儿晚上
感觉肚子饿了
拿出一小袋儿
饼干吃
将口腔左边
戳出个血泡
只得换边儿吃
没想
又将口腔右边
戳出个血泡
两个血泡
大小差不多
位置也对称
仿佛
住在山洞里的
远古人类
在两侧洞壁上
作的两张壁画

2020/11/05

做报告

领导台上做报告
不想被灌输太多
假大空的词语
影响我写诗
所以没听
没想
邻座用他肩膀
碰了碰我肩膀
“你听
领导讲迎难而上
讲得多好啊
‘撑伞干活,
打伞补漏’
既形象
又生动”
心说
是吗
啥时让他
以身作则
打上雨伞
骑自行车上下班
做给大家看看
活儿就别干了

2020/11/05

叮嘱

上班路上
遇到两个老姐姐
在叮嘱一对母女
“孩子没到周岁
火气低
最好不要
带着四处走
这么大的孩子
谁见了都喜欢
孩子毕竟太小
有些疼爱
他受不了”

2020/11/05


两个萝卜

上午下班前
岳父来电话
说他刚在乡下
买了一袋白萝卜
待会儿
放门卫那儿
让我下班时
记得带回家
心说
取萝卜时
要给门卫
留两个
没想
门卫说他刚才
出去了一趟
没收到萝卜
回家才知道
岳父见门卫不在
直接送上楼了
下午上班
看见门卫
忽然想起
咱还欠他
两个萝卜呢

2020/11/06

斗地主

遵照母亲意思
从现在开始
晚上不回家
陪她和父亲
要留在家里
陪临盆的女儿
晚饭后
想起二老在家
冷冷清清的样子
啥也干不了
妻子说
“你干脆回去吧”
“回去给妈妈添堵啊”
“爸爸,我们三个人
来斗地主吧
打起牌来
你就不会老想着
要回去”
最终
女儿的话
救了我

2020/11/06

深秋的蚊子

大抵
跟人一样
蚊子做鬼
也不愿做
饿死鬼吧
昨晚
我后颈脖子
被一只蚊子
狠狠地
咬了一口

2020/11/06

女儿回来后

我跟她妈
每次争吵
最后结果
都是我输
背地里
女儿还教育我
“只有你认输了
妈妈做的饭菜
吃起来才有味道
懂不懂
吃饭要有氛围”

2020/11/06

着眼将来

女儿在家养胎
除网上处理
公益机构的工作
剩下时间
几乎都趴在了缝纫机上
不停地
给即将出生的外孙
做各种各样的衣服
妻子反对道
“你们没钱买
我跟你爸掏钱”
我却大力支持
不是有意唱反调
只不过我看得更远
以女儿女婿的爱心
他们会把公益
永远做下去
注定这辈子
过不上富裕日子
如果手上
没有两下子
日子将过得
更加艰难

2020/11/06

好老师不是这样子

女儿说
前去她们那儿
报到的支教老师
一个个信誓旦旦
保证到了学校
不会打孩子们
但是
大多数人
都没有做到
因为他们太想
把自个儿的知识
一股脑儿地
传授给那些
山里的孩子
可他们
并没看到
一双双
渴望知识的
眼睛
真正的好老师
不是这样子

2020/11/06

一床旧席梦思

上班路上
遇到对老夫妻
将别人扔掉的
一床旧席梦思
用两根树枝
临时急就
做成钩子
一人勾一侧
沿马路边儿
一路拖行
心说
他们要干吗呢
这么拖到家
也不能用啊
走不多远
我就想明白了

他们要拖回家
用工具肢解它
抠出里面的
钢丝龙骨
拿去卖钱

2020/11/06

练歌

晚上快10点时
窗外忽然传来
女人的练歌声
一遍唱罢
又来一遍
本想把头
伸出去
提醒一下
转而一想
也许
再有半月
小外孙
也要开始练歌
便作罢了

2020/11/06

祖孙俩

一个老哥
骑着一辆
带小货斗的
电动三轮车
从我身边
超车过去
货斗里面
坐着个
十五六岁的女孩
在低头玩手机
让人欣慰的是
这并非一辆
人力三轮车

2020/11/06

作业

母亲一个人在家
服侍痴呆的父亲
想去附近超市
买点儿菜回
都不方便
后来想出个法子
用绳子将父亲
系在家里
没想
父亲能自个儿
把绳子解开
母亲一琢磨
这样或许可以
减缓父亲痴呆进程
索性每天拿绳子
系住父亲
让他天天
解绳疙瘩
母亲笑着跟我说
“你爸那个认真劲儿
就跟小学生
做作业样”

2020/11/06

无题

磨铁读诗会
《在中国写诗》专栏
每期推出5首诗歌
156期选了
我一首
6月诗作
《报应》
平心而论
尽管它与
几首新世纪诗典作品
搁一块儿端出来
但我并没觉得它
成色不足
只是跟另外4位诗人比起来
我的曝光度最低
所以我不会说
忝列其中

2020/11/06

冲动型人格

下午临近下班时
读完《新世纪诗典》
当日推荐的广东诗人
周芳如的《乡愁》
不假思索
在微博上
写了个简评
“因为落后而离开,
离开而有了乡愁;
城里没房,
乡间无地,
让乡愁的味道更加冲口。
祝贺芳如!”
晚上
看到周芳如
一一回复他人的评论
对我的简评置之没理
心说
一定是我评错了
那就当我没说吧
手指一点
删了

2020/11/06


己所不欲

对妻子做的菜
刚点评了几句
她不高兴了
“说什么呢说
我问你
如果有个
不写诗的
评论家
也对你的诗
说三道四的
你会高兴吗”

2020/11/07

谨慎为高

午饭
妻子下厨
有道素菜
豆渣粑煮萝卜
专为女儿做的
味道还不错
忽然想起
小时候
一家人
吃豆渣粑
中毒的事儿
刚说了一句
妻子赶紧拦住
女儿的筷子
“你少吃点儿
以后再不买了”
是啊
万一出状况
大人没问题
她肚子里的
小外孙
可就不好说了

2020/11/07

立冬

早上
妻子煮了
一锅饺子
她和女儿吃
又另外煎了
一锅饺子
给我吃
忽然想到
今日立冬
我边吃边说
“啥时我们南方
也兴起立冬吃饺子”
“你忘了
我在北京
呆了3年呢”
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过电影似的
在脑海里
飘啊瓢
那会儿
女儿因为课业压力
患上重度抑郁症
妻子不得不停职
上北京陪伴

2020/11/07

疫年之忧

立冬之日
艳阳高照
天气预报
最高气温
达24°C
此乃暖冬
之预兆吗
唉!
不敢往下
细想

2020/11/07



母亲跟我说
“墙上挂钟不准
前天跟电视报时
对了下
发现慢了3分钟
你帮我调过来”
小妹插嘴道
“你又不需要
去上班什么的
要那么准干吗
慢点儿就让它
慢点儿呗”
母亲瞪她一眼说
“如果走不准
那还能叫钟啊”

2020/11/07

壁画

几天前
吃饼干
将口腔两侧
分别戳出
一个血泡
仿佛古人
在山洞岩壁上
作的两幅壁画
现在
血色褪去
剩下两个
白色斑点
让我想起
敦煌壁画
曾经的
修复工作

我这两副
拜托
还是免了
千万千万
别给修复

2020/11/07

5杯绿茶

主席台上
5杯绿茶
乍一看
汤色
相差无几
仔细再看
杯里茶叶
差异明显
他们4杯
都是嫩芽
唯独
我这杯
老茶叶
绞碎的

2020/11/07

语义

家属院里
一个女人
轮换着喊
“杨老师”
“杨大妈”
“杨大妈”
“杨老师”
都没人应声
她换了个喊法
“孙家琪的奶奶”

仅此一声足够了
“谁在喊我呀”

2020/11/07

大人

上午市里开大会
市长会上发脾气
“下午我就带人
到各工地转去
如果发现
哪个工地
渣土没覆盖
对施工单位
坚决给以处罚
相关责任单位
负责人立即停职”
下午市长带着一帮人
转到护城河疏浚工地
对城管局长说
“你们看看
这样多好
为什么非得我
像大人吼小孩子样
你们才肯把事情
按要求做到位呢”
“搁在古代
您本来就是
太守大人嘛”
城管局长讪笑着
应了这么一句

2020/11/07

其人之道

本城有个姑娘
各方面条件
都很不错
已35岁了
还没遇到
合适的男人
“对方必须
有车有房
没有父母”
几个同事
议论这事儿
老马气呼呼说道
“将来她生个儿子
让她未来儿媳妇
也按这个标准来”
哦,他儿子
也老大不小了
至今还没
处对象呢

2020/11/07



好笑的念头

每次骑自行车
走在非机动车道上
遇到逆行的
电动车
摩托车
以及
违规停车
几乎占去
整个车道的小车
心里面
便情不自禁地想
咱要是个交警
那就好了
一个也不放过
统统给予重罚
随即
又好笑起来
如今这年头
哪儿还有
骑自行车的
交警呢

2020/11/08

好脸面

妻子上药店
买了盒好脸面回来
女儿拿过去一看
发现都过期
5个月了
妻子一下
来气了
“真没想到
那个卖药的女人
长那好一副脸蛋儿
也会骗人”

2020/11/08

手无缚鸡之力

右上臂肌肉拉伤
起初没当回事儿
现在问题来了
贴完一盒膏药
非但没有好转
连在键盘上
敲字写诗
都不太方便
头一次体会到
啥叫手无缚鸡之力
不过
似乎这个样子
倒更像个诗人

2020/11/08

明星

单位退休同事
两口子年初
感染上新冠肺炎
都治愈大半年了
现在每天出门
仍旧是全副武装
口罩
墨镜
帽子
搞得跟明星似的
生怕人认出来

2020/11/08

狗福

侄女从武汉
带回20只螃蟹
我说
“你好舍得呀
一下子买这么多”
“托我狗狗的福
没花几个钱”
原来
她狗狗结交了
一个狗朋友
那狗的主人
是鱼贩子
以进价
卖给她的

2020/11/08

妻子劝我放弃写诗

你说你这些年
不停地
写啊写
都写成腰间盘突出
也没见写出个
啥名堂

2020/11/08

爱一个人时

昨天
顺嘴说了一句
素馅儿饺子
不如荤馅儿的
好吃
妻子早上去菜市场
便买回了五花肉
没想忘买饺子皮
我要去买
她拦住了
“不用了
我自个儿在家
和面粉擀”
我在想
如果
有饺子皮
没有肉
她会怎么办
割自个儿的
肉吗

2020/11/08

侄女跳槽

上半年
疫情消褪
武汉解封之后
侄女重返工作岗位
3个月后
按理
公司该给她转正
却迟迟没有动静
建议她找公司沟通
答曰再等等
我告诉她
“这家公司
估计靠不住
你得做好跳槽准备”
正在侄女观望之际
公司爆出
盗用其它公司
有关资质证书丑闻
侄女说
“这就没啥
好犹豫的了
必须跳
马上跳

咱命不好
遇人不淑”

2020/11/08

烤玉米

路边烤摊上
买烤玉米
3根当中
选了2根
摊主让我
把另一根也捎上
少收我一块钱
我说
“钱不钱事小
这根烤糊了”
“就皮烤糊了
里面没有
你剥开吃
就知道了”
回家
剥开给父亲吃
半边玉米糊了
我想
这个情况
摊主肯定不知道
他又没剥开玉米皮
看过

2020/11/08

不能让袋子空着

下午回父母家
给父亲洗了澡
洗了衣服
吃过饭后
母亲去屋后菜园
割了一堆青菜
让我带回
一个塑料袋
没装下
我跟母亲说
“剩下的这点儿
留给你们吃吧”
母亲又打开
一个塑料袋
把剩下的青菜
装了进去
见只有半袋儿
她又去菜园
割了些装进去
还边装边叨叨着
“不能让袋子空着
得尽袋子装满”

2020/11/08

高铁时代

在我心里
写《梦幻录》
每月300首以内
相当于绿皮火车
再细分的话
240首以内
属K字头
240~280首
则属T字头
280~300首
则属Z字头
300~350首
相当于动车
350首以上
那就是高铁
最近几月
咱就一直
开着高铁
在前进

2020/11/08


宝马

家属院对面
铝合金门窗店的
小老板
最近买了辆
五菱面包车
每天就停在
店面前的
治安监控探头下
很少见他开走
还专门请人
做了件车衣
盖在上面
妻子说
估计那车
也就3万块钱
没想他
居然把它看得
跟辆宝马似的

2020/11/09

脱衣

办公楼南侧
工地上
两个工人
正在给钢管喷漆
没多会儿功夫
就喷完一根
看上去
仿佛给钢管
穿了一件
银色衣服
忽然想起
1970年代
家里缺柴火
我经常跑到
火车站货场
从原木身上
拔树皮

2020/11/09



女同事Z
跟另一个
年长女同事面前
吐槽自个儿丈夫
天天在外面
陪人喝酒
熬夜玩牌
不懂得珍惜
自个儿身体
年长那位劝她
“你也莫着急
都说五十知天命
等他过了50岁
就好了的”
“哎呀
话说起来容易
可还有4年
多么难得熬过去哟
又不在你家里”
呵呵
听上去
跟盼小孩子
长大一般

2020/11/09

我不是一个爱挑剔的人

夜里醒来
忽然想起
前年这个时候
去南京参见
江南诗会
返回时
应同学之遥
在合肥逗留两天
就近在母校旁边
找了家小旅馆
花110块钱
住了一晚
回来讲给妻子听
她说
“如果是公差
那种地方
你肯定不会去吧”
记得我当时说
“好比吃饭吧
但凡吃得下去
能饱肚子就行
睡觉呢
睡得下去
睡得着就行了”

2020/11/09

说说写诗的事儿

我写诗时
脑子里
总想着滑冰
喜欢保持流畅
希望每次跃起
都不影响
滑行节奏
不喜欢那种
一味追求难度
不停地
跳跃
跳跃
即便不摔倒
也只有刺激
而无美感

2020/11/09

路桩

新安装的路桩
被撞断5根
一溜儿地
躺在那儿
原来是
铁皮筒里
塞满沙子
之前
它们立在那儿时
一直以为
是铁柱子做的
心里面总想着
万一哪辆小车
不小心撞上去
那还不得
车毁人亡啊

2020/11/09

膏药

右上臂肌肉拉伤
连着贴了6张膏药
疼痛非但没有减轻
似乎还有所加重
剩下3张
不想贴了
妻子说
“不贴也是扔掉
还不如贴掉
省得让人觉得
白买了”

2020/11/09

在中国你见过这样的幼儿园吗

缝国旗
做旗杆
挂国旗
爬山
摘野果
给狗狗洗澡
擦洗校车
配合电视台拍摄
做紫薯和南瓜馒头
做木工
楼梯上滚轮胎
观雨打荷叶
这些都是
女儿女婿
在长沙创办的
一家幼儿园
要带孩子们
做的事情

2020/11/09

漆味

窗外忽然飘进
一股刺鼻的气味
不远处
有两个工人
正在给管道
喷防锈漆
好吧
此刻
我宁可关闭门窗
呼吸室内污浊的空气
就像某些时候
在网上读诗
看到差诗
会丢下它
回头去翻看
自己的旧作

2020/11/09

应验

一大早
妻子就告诉我
“星座物语说
你今天的运势
要遭遇滑铁卢
容易出现
疏忽大意的情况
即便你预想到了
一些不对的苗头
你还是没能
把它放到心上”
“既然命中注定
那我还管它做啥”
“看见没
我已在提醒你
结果你还是没
把它当回事儿
果然应验了呢”

2020/11/09

同龄人

读伊沙的诗
“我左翅有疾
双翅
举过头顶的
投降之姿
不够标准”
一下想到
我右上臂
也拉伤了
也举不起来
继而又想起
前年
他得腱鞘炎
我也得腱鞘炎
心说
这也太巧合了
再细细一想

这哪里是巧合哟
分明是作为同龄人
遭遇着同样的境遇
身体必然出现
同样的反应
就像他在学校
不受待见
我在单位
也遭到排挤

2020/11/09

旧村

早起整理
昨夜拾得的
《梦幻录》
突发奇想
若干年后
某个后人
如果有大把时间
读我的《梦幻录》
对我的老家旧村
感兴趣的话
假若再有几个闲钱
那他完全可以依据
我描述的梦境
用沙盘
将旧村复原

2020/11/09



援兵

市里要求
机关党员
每月两次
下沉社区
协助社区
抓社区治理
十几个同事
去社区打卡
有的拿扫帚
有的拿撮箕
让工作人员
挨个儿
拍照存档
社区主任说
“你们这么做
形式主义太过明显
建议你们晚上过来
每两人一组
跟着网格员
到居民家中
搞人口普查”

2020/11/10

潜台词

一家中介机构
负责人来访
临走
跟我索要
手机号码
没给
转而索要座机
依旧没给
理由是
“90%以上时间
我都在办公室坐班”
其实
我的潜台词是
我这人原则性强
别在我这儿
瞎耗

2020/11/10

投降

历时一个多月的
亚美尼亚和
阿塞拜疆
之间的战争
终于签署了
停战协议
谈起这事儿
同事老马说
“美其名曰
叫停战协议
实际是亚美尼亚
投降了”
我说
“投降咋的啦
只要不再打下去
伤害更多无辜百姓
就是再附加
赔偿对方几个钱
那也行”

2020/11/10

战争

听说亚美尼亚
与阿塞拜疆
在纳卡地区
交战一月后
已无兵可用
国家呼吁
5到15岁的
孩子
拿起武器
参加战斗
我整个人
不禁崩溃了
心里愤然骂道
如果这样
宁可不要
他妈的
狗屁祖国

2020/11/10

答题口诀

妻子任教的
是一所普通高中
生源质量不咋的
每次考试之前
老师都会
帮忙学生
温习一遍
选择题的
答题口诀
“三长一短就选短,
三短一长就选长。
两长两短就选B,
参差不齐C无敌。”
前不久一次考试
有个学生
偏不信邪
坚决不按口诀答题
结果
90分的选择题
只得了7分
创下新纪录

2020/11/10

徒弟

女同事Z
讨厌她老公
经常夜不归宿
在外吃喝玩乐
希望他能够
呆在家里
陪她追追剧
或看看小说
或出外走走
或自个儿下厨
学着做点儿美食
“难道要我
跟你一样
不与人交往
从屋顶上开门吗”
当她把她老公
怼她的这话
学给我听时
我不禁笑了
“可记得
几年前
我拒绝你邀我玩牌
你曾这样说过我”
“要不然
怎么大家都说
我是你徒弟呢”

2020/11/10

保险

女同事侄女婿
一个30岁的
壮小伙儿
夜里如厕
摔了一跤
伤到脑袋了
送武汉协和医院抢救
医生说只有10%希望
一个星期过去
还没苏醒
她跟我说
“想想都后怕
昨天
我给一家三口
一人买了一份
100万的
人身意外险”

2020/11/10

太极拳

一拨人
在前面
力推
形式主义
另一拨人
接着跟进
反对
形式主义

2020/11/10

红灯

以前极少闯红灯
尤其身穿制服时
最近发现
情况有变
老有闯红灯的冲动
也许跟几个月前
看见一个
身穿警服的人
骑着摩托车
勇闯红灯有关
刚才上班路上
见别人闯红灯
心中又按捺不住
小声念叨了一句
“你是个诗人呢”
才没闯成

2020/11/10

身高

今年体检
身高由
以前的172.5
变成了171.9
矮了0.6厘米
妻子不相信
“肯定没测准”
怕她伤心
没告诉她
近20年里
父亲矮了
10厘米

2020/11/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