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惑(三):匮乏的座椅 她取之不尽

◎缎轻轻





放松


天气骤冷,食欲如天空蔚蓝无边
柚子树、银杏树、波斯菊,大自然无法
缓解入秋的忧郁,一口浓缩意式咖啡
或者一壶熟普,涩苦使人哑口,不能适时问候
那个镜中人,而我常在一夜风寒后
看见你端坐在我对面的镜中,岌岌可危
你被缝合在秋天紧绷的骏马头皮处思虑混杂鬃毛
滋味奇妙。下午,我终于放松用绒毯子覆盖
大部分自己的躯体,如同另一匹饥饿的马侧卧在榻


匮乏的座椅

座椅限制了她
支架发出噪音,她
抓紧扶手,厨房外
海水翻涌,鳕鱼
钻出水面
粼光中鱼体如弧线掉落

座椅从平行世界中滑了出去

座椅浸泡,而墓碑与灶火
同时燃烧
人人都在扮演落魄者

柏油路边淋雨的座椅
理论中散架的座椅
海面飘浮半只蜕皮的老座椅

她慵懒一笑


绵羊的比喻 

周末,路过牧场,孩子们围观
棉絮状乳白色的绵羊
今天——
三十岁生日
和一群人谈话到口干舌燥,空间裂隙
她看见幼年的自己
空房子、云南黄冰糖、父母的谎言里掺杂
模糊的蜘蛛印记
她在白墙上画一只顺服的绵羊,表情里涌现
羊毛的绵软,羊音的断续,羊眼的怯懦
从那后,每天照一次镜子
每天拔掉一根胡须


 



我们的写作

经验如疾病常常挥发棕褐色谜雾,侏儒从中蓦然站起
塔楼在字迹中倾斜墨鱼正埋伏,请冷静……隐身
我们像一个个自负的男孩
口唇沾着秋柿的白霜尝一幕失败的恶作剧竖在大风的咸味里

 



阵痛

即将为人母,她
双手搁在温热的腹沟

模糊中一个黑衣人
站在她童年居所的门楼
肉与欲,他在地上铺上一件寿衣
邀她游戏

而少女时期属于象牙白的舞台
她吟唱
高耸而立的巨型竖琴下,有人对她诉衷肠

那晚,槐花白得刺眼
照亮她的悔恨,直至怀有一个孩子

她贴近虚胖的孔眼,使劲看着
那些撒在台阶上是
麻醉的药丸还是真实的糖粒?


把浙江的岛屿藏进地图

东海或东极岛,坐在客轮里
我向曾经的恋人,索要一袋薯片
不顾海风和前方岛屿,已经在时间里悬挂了十年

海鸥振翅是假的,相片渗出
紫色葡萄汁液

我还是那么迟钝
耳朵钻进针尖,眼白如葱
把地图上那个岛屿设为“想去”或“隐藏”

女儿


她认真计算,从A点至B点
加速度
事物在耳边呼啸奔跑

八岁的失眠家,赤着脚
一夜风暴
酸涩眨眼,继而欢悦



女友

卫星探测仪在星空把
一个人类的
行动画面扫描进
一张薄薄的平面图纸,曲线与数据
还是那碗热气的鸡汤
嘬完
吵闹的女友,把古镇的石板路
又走了三遍
她一定忘记了重要的事
比如,星球上密布的恒云
气象学正把迁徙的候鸟
一只只移到她的怀里



童年 

梦里驱赶蒙黑色面巾的老妪
白天把鸡兔同笼
移植到下一道应用题里
动物符号化
难以领悟师者谈起,数学或者哲学的要义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