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公路边堆满死去的树

◎赵原



那天晚上
突然起风了 
气温下降得很快
兄弟们从山梁上下来
排着队
扛着斧子
沿着公路走
路边堆满了
砍倒的树
漆树、松树、白腊子树
也有被雷电击倒的野树
都堆在公路边
树木倒下后
会有死亡的气息释放出来
弥漫在野地里。
走了几个小时后
远远地看到
被橙色光晕笼罩的村镇了
那是我们温暖的家啊
兄弟们不知不觉
加快了步伐
而我却停下脚
看了一眼快步移动的队伍
悄悄转身
向黑暗中走去。
走出很远之后
我听到兄弟们
在大声喊我
开始只有一个人喊
后来有三个人、五个人
高一声低一声地喊
最后大家一起
齐声大喊
喊我的名字、喊我的外号
他们喊得声嘶力竭
他们喊得山呼海啸
把山梁上的树叶全喊落了
终于
他们放弃了
他们再次排好队
扛着斧子
沿着公路
继续走
而秋天
才真正
沉寂下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