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7:24首》

◎郑文斌



《红尘自诫书724首》

《苦书》

朋友,苦来了不要说不苦,
不要对苦的到来苦的逼迫性
盲目否认。而要承认这确实是苦,
这苦确实巨大,还在不断加重,
对于时刻清醒认知这苦的身心
确实有时难以忍受。唯有
找出并彻底消除一切苦因,才能
真正灭除一切痛苦的结果
与这苦的火辣辣
 令人辛酸、困缚的苦受。                                                

《钟声书》

在无尽漫漫红尘中
忽然佛寺的钟声响了,
一种天外传来的轻微诵经声
令人全身震颤。被痛苦
煎锅翻炒炸焦了很久的众生
急需这样的清凉。

《上帝书》

上帝跑到佛陀那里苦恼抱怨:
这些我和四大天王辛苦保护的人
到底还要互相攻击争斗到什么时间?
佛陀微微一笑:善哉,释提桓因,
他们人人奋力争斗的一百年
在你忉利天只是一天时间。而他们
百年争斗的一切在你忉利天人看来
除了垃圾就是灾难。诸如来
因此而怜悯并降生世间。

《善书》

朋友,无论如何,
善,持续被证明
是现实的,可能的,
实践的。它仅仅是
恶的反面。

《汇演书》

一场又一场
疯狂的人生汇演结束了。
国王和小丑的白骨
双双在秋风垃清工
新编扫帚交叉的竹蔑边上
卸下了戏装。

《过路书》

过路人,请你到未来世界去
告诉一切世人这一真相:
他们坚固执着的生命及为之
终身苦斗、残酷争夺的一切
都只是一场虚假美丽的梦幻。

《丧钟书》

朋友,也许明天,
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的丧钟突然敲响。你
这虚浮病恼,没有真正
及时行善的痛苦一生
该如何收场?

《鬼门书》

朋友,死亡
不会
单独放过你。
放浪一生的你该如何
逃过即将现前的
鬼门关?

《利息书》

朋友,你没有
善的利息
但你生命的本钱已经用光
前程漫漫
凶险轮回无依怙的你
该怎么办。

《一息书》

朋友啊,会不会
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

可能
已一息尚存
但你
却还没有来得及
发起今生
唯一纯净的
善念……

《恶书》


会不会一直存在
这样的风险
一刹那
涌出的恶
就会使我们今生
或累生累世
积行的一点细善
毁于一旦。

《百了书》

朋友,你
可能会想
等我死了
一了百了
我所造恶业会自动消光
但你已造恶业
巨大的势能
怎么可能
未在拖你坠下地狱
深渊之前
自动耗光。

《猛醒书》

或许一日
你终将猛醒
自己多恶少善的辉煌一生
只是给自己和世界
多造了灾难
自己所谓的人生成就
只是图谋私利
昧却良心的
系统连串自我欺骗
你的人生
至今未给世界
带来
你预期或假想以自欺的
哪怕最微弱
善的
光亮。

《一刻书》

或许
下一刻
你即将死亡
这一刻
你还在贪爱财色名利
还在为
污浊低级的各种欲望
真诚
大唱赞歌……

《佛陀书》

凡事
只要轻自问一声
佛陀会怎么办
即可将深陷泥潭的我
不肖愚痴弟子
即时置身
清凉、干爽、净洁
之彼岸。

《魔书》


在大行其道
并取得一切重要支持
及扩展资源
魔现身如佛一样
大放光芒
虽然如此
佛并不忧虑、哀伤
而是一如既往
纹丝不动地
安处
涅槃。

《诱惑书》


在想尽一切办法
诱惑劝说佛弟子
放弃必定会导向出离生死的
正道正行正见。
于是一些些或
海量愚痴佛弟子
不自觉
欣欣然
转上了隐秘或明显
错误的方向。

《魔王书》

魔王指其亲弟
对佛禀告
他是魔
到处扰乱佛法
请佛对其实行监立斩。

一动不动
听而不闻
视而不见
对魔王兄弟的一切桥段
没有丝毫动摇
或心生丝毫
细微
厌恨的波浪。

《凌晨书》

朋友,秋天
的凌晨
你再次睁开眼
这是奇迹
你还没有死
你居然
仍然活在这珍贵
而痛苦的世间

还有机会修行

还有机会为修行
多积累
一点
微弱
善净的资粮……

《传票书》

朋友,你
还没有
收到死亡
的传票
你还没有被锁去见
判决你这一生
善恶的法官
你还在这
物欲横流的人世间
放流流连
这说明

还有回头
走上正路的机会
和重新
改写自己人生
至极富贵的
最后
时间……

《终于书》

终于

向自己
睁开了眼

什么
也还没有看见
但你确已
向自己
睁开了眼
已睁开的眼
自己
不必用力
自会
真实
真切地看见
又再
吃惊地
看见。

《有恩书》

有恩
报恩
却并不能令诸佛
及其弟子
对恩人
丝毫谄媚
歪曲
或偏离
对真理的
正言。

《早书》

魔对佛说
我早成佛了
你拜我为师
我必满足你一切
世间欲望。
佛由此证知
这是魔,因魔
无法确切了知
世间的局限
更不能亲自证得
何为
真实出世间。

《病书》

一场小病
对你恩德巨大:
使你确切知道了

随时可能陨石
泡沫般突然玩完。
你所谓那些事业成就
道德思想
卓越创造创见
都不是你一直想象那样
独特重要
关键
坚实坚强。
即使它们侥幸
永久长存
亦只是某种
连续印记
与已消逝的你
及任何执着它的
自我无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