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的诗(九)

◎吴晨骏



《黑莫尼章》

我偶然碰见黑莫尼章
发现她是个很特别的彝族女人
她有一颗忧郁的心
孤独,喜欢自己和自己玩

她在宇宙里各大星球之间穿梭
寻找维护她星球的材料
闲暇时,她酿造野葡萄酒
并用诗记录她酒醉的感觉

2020.10.12


《抽烟时想到卜鹿卜鹿和黑莫尼章》

我去院子里抽烟,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
我抬头看天空,看到一粒明亮的星

卜鹿卜鹿在陕西的小村子里
摆弄她的字画,办网络画展

这是一件大事,至少对卜鹿卜鹿是
她的绘画才华得到了朋友们的认可

黑莫尼章在云南开采金矿,还是铀矿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来地球是为了资源

我把烟蒂扔在地上,上楼,写这首诗
刘蕴慧和另外几个美女让我每天都写诗

2020.10.13


《罗鸣、杨黎与女人》

罗鸣约我晚上碰头
为杨黎长篇小说《废话》的宣传
交流一下看法

罗鸣一个星期没喝酒了
他带了一瓶好酒
骑电动车到我小区门口,喊,老吴

我们去旁边的烧烤店二楼
10号台坐下
罗鸣在菜单上勾勾划划

谈了一会《废话》
我们的话题转到女人上
我说,老罗,我们以后写小说要关心女读者

现在是女权主义盛行的时代
我们要写女人爱看的小说
我们要走到女人的心里,窥探她们的欲望

2020.10.18


《非洲》

这两年中
李永兵每次与我见面
都对我讲他的非洲经历
以后我如能再见他
我们还是会谈到非洲

我劝他写一篇关于非洲的小说
也不知他写了没有
今晚,在烧烤店,我们谈到非洲女人

非洲东部,埃塞俄比亚
那里的女人都很漂亮

2020.10.21


《敲诈》

阮夕清昨晚对我们
说他朋友的一段恋情

他朋友与一个姑娘上床
被敲诈了二十万元

十万元是被姑娘的前男友敲诈的
另一个十万元,是被姑娘的哥哥敲诈的

具体情况是,姑娘的前男友带了五个兄弟
住在阮夕清朋友家附近的宾馆等钱

姑娘的哥哥闻讯后,也带了五个兄弟
住进同一家宾馆,与姑娘的前男友谈判

谈判结束,这两拨人带着钱和姑娘离开无锡
只留下阮夕清的朋友独自哀叹

2020.10.21


《丢手机》

就在几分钟前
刘姐送来了我的手机
我满心欢喜
体内残存的醉意全部消散

我失忆了
记不起昨晚我怎么上刘姐的车
又怎么下车
我只记得我昨晚回到小区后
没有立即回家
而是在院子里转了很久
找我的手机

我隐约记得
我去卖烟的小店
和麻将档找过我的手机
被一些老头老太轰走

我失望地回家
还被我妻子骂了一通
我拿我妻子的手机
找罗鸣、找刘姐
还好,我的手机丢在刘姐车上

今天,青岛朋友张亚林在群里对我说:
“你也应该丢在夜色里。”

2020.10.23


《疯狂一夜》

昨晚喝得太嗨了
我下午四点就到了罗鸣家
等待远道而来的
雪鹰和李不嫁两位兄弟

五点多钟我们到达饭店
罗鸣喊了南京的美女们
我喊了来南京学习的低眉女士
低眉女士又带来了一个女士

韩雪坐在我旁边
中途孟秋又坐在我旁边
把我和韩雪隔开
束晓静、刘畅、刘蕴慧坐在我对面

今天我看昨晚聚会的照片
我竟然坐在束晓静身边
我还与他们合影,神情严肃
其实那时我已经醉了

2020.10.23


《开普勒星球》

1.

开普勒星球距离地球1400光年
处于文明晚期
男人已全部灭绝
现在的开普勒人都是女人
她们单性繁殖后代

开普勒人特别能唠叨
从早到晚像鸟儿叽叽喳喳个不停
为了寻开心,她们中的一部分人
伪装成男人
去假装勾引开普勒的女人

开普勒星球上的法律很简单
只有一条:“永远忠于开普勒女王”
现任女王名叫王小拧

2.

100年前开普勒星球上
爆发过一场机器人革命

王小拧率领智人打败机器人
登上女王的宝座

王小拧500多岁了
她身上的每个器官都已换过好几遍

开普勒星球上最流行的游戏
是抢女王派送的红包

红包里装有黑洞
黑洞等同于地球上的黄金

它没什么实际用途
只能用于炫耀

3.

黑莫尼章的载货飞船
把我丢在开普勒星球,又飞走了

我目送她船尾拖曳的火
消失在蓝色宇宙中

度过饥寒交迫的第一天后
我在一座废弃城市的边缘遇到桃小怪

她把我领进她家里
向我讲述了开普勒的历史和现状

桃小怪涂着厚厚的口红
手捧一束黄色菊花,戴着大耳环

4.

开普勒星球上曾经有个
叫卜鹿卜鹿的女人
她失恋了
偷一艘飞船
去了地球

她那艘飞船
降落在中国浙江
开普勒女王王小拧
派人去过浙江
寻找飞船的残骸和卜鹿卜鹿

卜鹿卜鹿现已从浙江
逃到陕西一处偏僻的小村子里
与她的儿子相依为命

5.

我站在桃小怪家门前
看向城市里东倒西歪的楼

昔日的马路上
空无一人
铺满了菊花的黄色
和粉黛乱子草的粉色

我敲桃小怪家的门,问
可以给我一口水喝吗?

桃小怪放下手里的菊花
带我去她家的后园
从一棵老桃树边的水井里
提上来一桶水

桃小怪说,她家还没有来过陌生人
她问我从哪里来
我说,我是地球的逃犯

6.

开普勒星球上的黄昏
美得醉人
血红血红的光
把桃树下的
我、桃小怪和低眉浑身涂遍

低眉住桃小怪的隔壁
两家共用一段院墙
她们打开小门
就能去另一家的院子

风吹落一地桃花
低眉低头抚摸她的短尾猫“米小美”

我请她们把我
引荐给开普勒女王
低眉皱了一下秀眉说
女王不可能见你
你是男人,我们星球不欢迎男人

除非你去贿赂青未了
青未了是我们
女王王小拧
最喜欢的人

低眉的白裙子拖到长椅下
桃小怪轻轻地哼一首歌
声音很嗲
我抬头望着天上的红云

7.

低眉对我说
青未了爱哭
你送一只盛眼泪的盘子给她
她会带你去觐见女王

我乘坐低眉的量子飞船
停在一片竹林前

青未了穿一袭青衣
手持竹笛迎接我们
她有仙女一样的容貌

我递给她闪闪发亮的银盘
那是黑莫尼章送给我的告别礼物
青未了嫣然一笑

她推开竹篱的门扉
请我和低眉坐在石桌边
沏了一壶紫色的花茶端过来

我想在开普勒住一段时间,我说
希望得到女王王小拧批准

青未了说,你先听我读一首女王的诗
漫天的雾中,青未了摇头诵诗
她丹唇吐香,引来一只蝴蝶

8.

迷迷糊糊中
我听到波浪撞击岩石的声音
窗口射进的阳光
正好落在我眼睛上

我躺在一个房间里
房间门上有一个小洞
通过小洞
一个女人把一盆饭菜塞进来

吃吧。她说,这里是监狱
你这个外星人老实点

我接过饭菜盆,高声喊
我要见青未了,我要见女王王小拧

门外的女人说
我再说一遍,这里是监狱
我是看守,叫朴素
我们的监狱长叫莫莫

9.

我在监狱里待了多久?
半年,一年?我记不清了
开普勒星球比地球,自转快十倍
我牢房的窗口,刚刚还明亮
转眼就变黑

每天朴素给我送一次饭
隔几天莫莫就把我提过去审问
审问内容集中在这三个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开普勒星球的?
你怎么来到开普勒星球?
你来开普勒星球有什么企图?

我每次的回答都一样:
我是从卜鹿卜鹿的口中听说
开普勒星球的
我当时在地球上的中国浙江旅行
山路上遇到一对迷路的母子
我把自己的干粮给他们吃
那母亲卜鹿卜鹿告诉我
在遥远的星系里有颗开普勒星球

我也坦白了我乘黑莫尼章的飞船来
以及我来开普勒纯粹是为了避难

10.

我在牢房里酣睡
牢房的门突然打开
朴素出现在门口

她用一大串钥匙指着我
你,起床,出来
我慢吞吞地爬下床
把身上斑马条纹的囚服拽平整

朴素押送我到监狱院子里
把我交给一个长发女人

这是严小妖,女王王小拧的卫队队长
你跟她走吧。朴素说

办完囚犯交接手续
我登上一艘飞船
飞船里除了我和严小妖
还有短头发的女人桂鱼
桂鱼驾驶飞船

11.

飞船降落在王宫前的草坪上
一个叫草钤的女人为我们引路
我后面跟着全副武装的严小妖和桂鱼

我走进王宫的大厅
被安排坐在一张红色椅子上
过了一会,青未了和女王王小拧
飘进大厅,坐在我对面

青未了剥开一只橘子
分了一半给王小拧
王小拧把橘子一瓣一瓣放进口中
她们都有很白的牙齿

吃完橘子,王小拧喊来宫女落莎
递给我一本印着开普勒文字的小册子
王小拧说,我的诗集《嫁给诗歌的妖精》
你拿去看看,落莎会给你安排住宿,去吧

落莎的飞船飞到山顶
山顶有两间草屋
落莎住一间,我住另一间
她教我学习开普勒文字
教我背诵女王王小拧的诗
整个星球上只有女王一个人写诗

我帮落莎去森林里砍柴
休息时,我坐看恒星升和落
云雾穿过我的身体,时间消失不见

2020.10.15-25


《我的同事陈笑黎》

我一年多没有
与陈笑黎说话了
我们虽然是微信好友
但她很少在朋友圈发消息
我看不到她

我们做过一段时间同事
在我们做同事前
她已经翻译了麦卡勒斯的
《心是孤独的猎手》
名气很大了

我的办公桌
在她办公桌的右边
我工作时常常走神
向左边凝视她的侧面
她正在编非洲作家
阿契贝的长篇小说
她专心编稿的样子楚楚动人

前年陈笑黎说要来南京玩
我与她约好去寺里烧烧香
她不敢一个人来南京
想拉上贞西姐一起来
后来她们都没有来

2020.10.25


《关于黑莫尼章》

在我的虚构故事里
黑莫尼章是一个神通广大的女人
实际上
我没有见过黑莫尼章

李商雨有一天问我
你认识黑莫尼章吗?

我说,我不认识她
她是赵原的朋友
我与她在赵原的杂志上
一起出现过

当时我也没有黑莫尼章的微信

2020.10.26


《好消息和坏消息》

马康今天出现在南京
他下午二点,用摩尔斯电码
发了个电报给陆子
说今晚去陆子工作室坐坐
向陆子汇报上海方面的工作进展

陆子在8月底向上海放出的风筝
终于收回了,他的心再也不用悬着
晚上马康坐在陆子工作室的灯下
脸颊略显憔悴,他带给陆子的好消息
是他策反了“七十六号”里的一个汪伪特务
坏消息是,与他一起去上海潜伏的媛媛
最近怀孕了,这可能会影响今后的工作

2020.10.26


《着火的屋子》

在一间着火的屋子里
我做了半小时的梦
这半小时中,我结婚生子
从快乐青年变成迟暮老年

我被火烧的疼痛惊醒
我爬下床,在火中左冲右突
却不能逃离火海
我埋怨火,明知道理怨火没什么用处

2020.10.27


《每夜》

每夜
地球都在思考
它为何那么孤独
它的心,为何狂跳

地球上的诗人也在思考
他的同伴在哪里
他的心,为何狂跳

2020.10.28


《敞开》

我坐在刘姐车的后排
刘姐说,写诗就是要敞开自己
不要把自己隐藏起来

我说,对,敞开是好的

2020.10.28


《卜鹿卜鹿4》

卜鹿卜鹿住在西安西南方的涝河边
她命名她的家为海滩
命名她的电动三轮车为小艾
上午她与小艾一起去18公里之外的地方打工
挣钱养她自己和儿子

下午她下班后,与黑色的小艾一起回她的海滩
也许因工作太辛苦,在离海滩还有6公里处
她实在困得不行
她叫小艾在涝河岸上停一会
她坐着打了个盹
微风掀起了她的裙角

2020.10.29


《麒麟岛》

开普勒星球与地球一样
有一颗卫星
地球的卫星叫月亮
开普勒星球的卫星叫麒麟岛

麒麟岛很小
为克服巨大的开普勒星球
对它的引力
它飞得很快

开普勒星球上的女人们
喜欢在夜里
坐在桃树下、竹林边、草屋前
抬头看明亮的麒麟岛,幻想爱情

麒麟岛表面的海水发出蓝光
迷人的蓝色中夹杂一些
红色和绿色的斑点

那些斑点是麒麟岛上的陆地
那里生活着几千年前
被赶出开普勒星球的男人们

麒麟岛上有一位国王
他自称麒麟岛主
他每天拿一根天文望远镜
观察开普勒星球的女人们

他爱上了桃小怪的妹妹桃生
为桃生创作了大量的情诗
他的最新作品是:

给桃生

你的一切都是对的
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2020.10.30


《爱的表白》

女诗人朴素
推荐赵鹏的歌给我们听
我听了

赵鹏低沉的嗓音
配上传统音乐的调子
很能打动人

朴素说,她身边没有男人
她就把赵鹏当成她的男人

赵鹏唱的每一句
朴素都把它当成
赵鹏对她的
爱的表白

2020.10.31


《跳舞》

我路过楼房前的广场
周围是黑的,广场上亮了一盏灯

几十个中老年人
在舞曲中默默跳舞

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

我加快了步伐
离他们远远的

2020.11.1


《全套》

女诗人王小拧编好
新的一期“口红主义”公众号
她总在微信群里喊一嗓子:
“转发、点赞、留言、点广告。全套!”

我听她这样喊
感到很好玩
我以前在澡堂洗澡时
也听人喊:
“修脚、擦背、捶腿、按摩。全套!”

2020.11.1


《两美女》

山东临沂的女诗人青未了
与王小拧是好朋友
前几天青未了坐火车
去上海找王小拧玩
她们二人都很漂亮
青未了有少妇的风韵
王小拧像纯真的大家闺秀
二人都没有一丝风尘之气
她们不应该出现在我们这个时代里
我为她们惋惜
她们是风暴中的两朵
并蒂芙蓉

2020.11.1


《老年痴呆》

两位女诗人,桃小怪和朴素
提醒我长期熬夜会得老年痴呆

我老年痴呆了
就不认识曾经熟悉的人

罗鸣拄着拐杖来我小区
喊我吃烧烤,我会好奇地问他,你是谁

我老年痴呆了就会不辨美丑
哪怕西施再世,我也无动于衷

我老年痴呆了,上海的陆渔再怎么
瞧不起我的诗,我也不拿他当根葱

我老年痴呆了
我会彻底忘记世俗的烦忧

2000.11.1


《车祸》

吴华民第一次出车祸
是他从学校里骑自行车
出校门
被一个送外卖的小伙子撞飞

时隔半年,他出了第二次车祸
他骑自行车
出家门
在家门口的十字路口
被一个姑娘开的轿车撞飞

他是罗鸣的朋友
我有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他是国军后代
一个很好的兄长
他会因祸得福的

2020.11.1


《生死场》

萧军在萧红的《生死场》
再版前言里
介绍了萧红写这本书时
二萧客居青岛
萧军在报社工作
萧红在家写作
萧红写出几页稿子
萧军就帮她修改,并与她讨论
全书的结构和情节
书写到中途,萧军去上海出差
等萧军再回青岛时
萧红已独自把书写完了

2020.11.2


《看美女吵架》

王小拧和青未了
两人吵了起来
昨天吵了一个白天,晚上睡觉
今早醒来继续吵

吵的内容,无非是谁更漂亮
谁更可爱,谁更喜欢男人
青未了明眸皓齿
王小拧百媚千娇

她们的诗都很好
她们本身也美得像诗
这几天世界上最重要的选举
与她们无关

2020.11.3


《吴湘云的房子和画》

吴湘云的房子
在宝华山脚下
一片寂静的山坳里

吴湘云还没遇到
能做她邻居的人
开发商就把她邻居的房子
留着不卖

吴湘云以前画的花和鸟
都栖息在树枝上
呈现怀旧的美

她现在的画
风格变化非常大
花精灵、鸟精灵和树精灵
在画上携手跳舞

2020.11.3


《卡片》

1

Y君8天做了12次爱
这是一个恐怖的记录

2.

青未了去上海
没有坐火车
而是借了一双翅膀飞过去的

3.

代薇怕我写下她的话
她不敢再对我说任何话了

4.

老海说
我喜欢与90后的王小拧一起玩
是因为我想念出嫁的女儿

5.

山东诗人轩辕轼轲
我二十年前就知道
很多女人喜欢他
最近,青未了爱上了他

6.

罗辑偶尔被叶宁喊出去
喝了一次下午茶
陆子闻讯后叹道:
独自垂泪,到天明

7.

梅老邪说,微信群太浪费时间了
我得退几个群
青未了说,是的,太浪费时间了
把我都浪费老了

8.

想不到我是在
延钊的生命尽头与他结识
他是一个读书人,我怀念他

9.

我常想起我在福州
陪同事林彰去一座破旧的楼里
买二个美丽的假人模特

10.

北京朋友魏力
乘火车去别的城市
路过南京时
他在铁轨上看我的诗
笑得很开心

2020.11.4


《<开普勒星球>的后续》

紫丁兄批评我
我在长诗《开普勒星球》里
忘写了一些美女:
衣米一、二挖、三朵、
刀把五妹妹、陆千巧小姐姐
和七

一个叫四顾的兄弟
补充说,长得好看的,还有胭脂扣、
天雪沉香、一叶小舟、赵小北、
白娘子、林兮楚楚、语嫣、
浅夜

我解释道,
我这次去的是开普勒南半球
没遇到她们
明年开春后,我去开普勒北半球
找一找她们

2020.11.4


《脆弱》

十多天来,我忙家里的事
没心思与朋友们喝酒
也没心思好好写诗
人就是这么脆弱
生活里的一点点风吹草动
都会让人像兔子一样惶惶不安

今天一大早,诗人刘畅开门时
楼下的流浪猫灰灰站在她家门外
朝着门里面的她
和被她养得白白胖胖的
叫“镜子”的猫
发出呲呲的威胁声

刘畅吃惊于灰灰的反常举动
她毕竟也喂过灰灰
用镜子吃剩下的美味猫粮

2020.11.5


《三星堆》

在三星堆出土的面具
脸型酷似科幻电影中的外星人
凸出的眼晴、大耳朵
在三星堆,制造这些青铜和黄金面具的
是一群奴隶,奴隶们日夜劳作
仅余很少的时间去做爱生子
他们还时常受到奴隶主的鞭打
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命运结局
是带上自己制造的面具和刀戟
在战场上厮杀而死

2020.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