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国 ⊙ 天空是个秃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世纪初的抒情(9首)

◎祁国






活着

抬起大腿
朝着地面狠狠踢了一脚
接着又踢了一脚

只要闷得慌
我就会踢几下地球
让它和我的脚
相互疼痛一下

儿子的电话


爸爸
你还在安徽吗
我天天晚上只看安徽电视台
就是看不到你呀

爸爸
这是我画的孙悟空
你在电话里看得清吗
我放得近一些
让你看

爸爸
你一定长高了吧
我也长高了
等我和你一样高
两个大人一起玩

爸爸
我去开电视
你快点到电视里来
我好想摸摸你的长头发    

回家

插上电源
让电和我一起回家
                  
我的家
在一台繁华的电视机里

转动天线
寻找家里发出的秘密信号

可总是
找不到图像

只有很多的蚂蚁
和虚假的雪花



胖子——写给西峡诗会

一直以为自己是一群人
靠近看其实就是一个人

我侧过身来
让一朵花开放



让我消失吧
让我全部进入你的身体

让我和你
就是你

让蚊子生活在夏天
让水壶里装满水

让你的手指顺着光线
划过我这陈旧的脸庞

致爱情

如果能用死亡得到你
那么就请你在这块崭新的墓碑上
刻下我的名字

请让我相信一次
请给我准备好毒药
请赞美我还是那么傻瓜

请让一个和我相似的人
与你幸福地生活
并渐渐把我忘记

十年

你整整迟到了十年
如果这十年只是一秒
我在这一秒里
已做错了一件事情

这是命运的倒装句
也是爱情的数学难题
我们一起在用加法
一点一滴地减去这十年

这十年让我成了一张揉皱的纸
这十年让你成为一本新的出版的书
书的第一个读者是我
慢慢抚平纸上折痕的是你

就像道路不会怪罪河流
白昼不会怪罪黑夜
生命不会怪罪死亡
爱情怎么又会怪罪十年

我整整早到了十年
如果这十年是一百年
在这一百年
我只做对了一件事情

命题抒情诗∶补袜子

这袜子
这袜子上的洞
软软的暖暖的
我用手摸着
身上痒酥酥的

我拿出了针
我引上了线
我举起针线
在头皮上轻轻地划了一划
小心地
落下了第一针

这针很尖
尖得我的鼻尖上
不停地冒着细汗
这针很亮
亮得我眯起了一只眼睛
变成了斜视

月亮下的大街上
一个光着脚的中年男人
正一声不吭地坐在路牙上
就着二两重的月光
忘我地缝补着这手中
这软软的暖暖的袜子


你说

你说世上最大的广场
是大海

你说世上最美的衣服
是用海水做的

你说世上最好的船
是飘在海面上的一滴油斑

今天
我看见了你

光着身子的你
背着一只空油桶

正在这座城市的广场上
准备下西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