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对切近、疏远及光明的应答

◎罗羽



一对切近、疏远及光明的应答


                小的距离并不就是切近,大的距离也还不是疏远。
                                                               ——海德格尔




下雨了,忽然闻到白砂糖、蒙昧和引水槽湿滑
的气味。一切都有“切近”的样子
              一切也都有一切不一样
的“疏远”样子

衣柜里,“疏远”
这熬不住的豌豆寡妇又结婚了
                                 多么好
                    认同个体的身份
她失神的木梳翻转着,随那个
补锅匠,过了东大街

暮色下的天空很辽阔,物都生活在
花椒树的世间,许多卑微的小人物
都是豌豆寡妇的儿女
                                  张嘴就来
的河南话,是本地人灵魂的舌头

“切近”用口音闪了一下身子,像气流中
的金腰燕掉落。山楂树立在山楂中
秋风中透明的豌豆寡妇结合自身
那些疲乏的,累病的,受了伤的
就是那些在“切近”的缺失里
             柔顺的,轻微的,应和召唤的

一艘近代的商船桅杆,缩小了
湾流和码头的距离,快看啊
隐约的闪电照亮阴晦而沉滞的内卷

而“光明”从来就不是物,她是对
某一处陷阱的“切近”
也是黑暗的世仇。吹笛人回避
水羊角的峭壁,“光明”的出场在于她的
                                     悠远和长臂管辖

“光明”的冤家就在这里,被兔子洞遗弃了
的人们饥饿于人类思想,他们
                    吱嗷吱嗷地叫唤
看不见那里有其他的“光明”喂养

距离的距离可能是广场玻璃的骗局
守候在雨棚的飘摇中,天仙藤
                           的射手不会归来
茉莉花停下返回的脚步
跳起民间的圆圈舞

这不全是坦诚的范畴,不能老这样说
这会对“切近”造成伤害。“光明”
                                         的鰕虎鱼
是一些人的恐惧,他们害怕距离的动物
更多的承担,是蒙上眼睛
              望着死亡的死亡
终有一死的,是南瓜色、焦糖色
                                  的鼓乐班
                                     秧歌会
                    乡村婚宴上的厨子
还有一伙又一伙无辜的孩子和妇女

真是的,想不出用什么办法
可以居住在“光明”的“切近”里
这只是混凝土和防火墙的地方,物质
           的成员咬不动联邦的“疏远”
可怜的贫乏听不到芹盐的响动
即使河流欢迎“切近”
和胖头鱼在一起
             水星和冰淇淋在一个维度
             朱砂莲的植物性游动在萝卜旁边
背离那些对一切或许的遥远距离
的消除过程,“疏远”仍难以亲近飞翔的宇宙

灵与肉最会打哑语,“光明”和“疏远”的距离
隔着游泳课,东坝头的距离
并不是“切近”,耳语的距离也不是
                                     某个落雪天
忍不了的裁缝、特务正抬着花轿
 
锅里蒸着画眉谷的栗子,热气弥漫出
“切近”。这不是无端想出来的事,不是在想
距离的秘密危险:在崖壁上猎蜜
的尼泊尔人,不在意甜的所有权
终归属于甜品师。猎蜜人
用清晨的甜推开门窗,他们兜里
的欧元仅仅是来源于自我

世界的公正是一所新的庭院,它的一半
储存着晴朗的摇摆。而萧索
是必然的击打, 受尽流离的人
已无处栖居。仔细地瞅一下,那么多
的实体关门,击垮颂扬的
是颂扬的反向力量。转身离去吧
眼泪和怯弱铺出一条街道
嗅雨的轮廓灯熄灭了
          黄鼠狼“切近”的季节

没错,这样讲,不好但也不算坏,那时
从卫国到郑国,骑马或坐牛车
                    不知要走上多久
在淇县西北处养鹤,整个南山的水泵房和松树
都贯穿了“疏远”。 只能在黄金里吃饭
抢夺土地和百姓后,还能怎样?在修辞
的空气里,虽然得着病
但还是那个国君的,他对鹤性的猜疑
曾吓坏一个国家。鹤羽
的张开、飞升,是国君的另一个灾难
鹤的足蹼、骨架只能被
                 一座塔钟的风吹到农耕节日的温寒中

请灵宝的山地、土原收下苹果,请新郑的沙壤
                                     收下鸡心枣、金丝枣
悲伤承受着哀伤的建设,有米面吃了
                       拎着一包个人的材料
             隐私得到庇护自发性的祝愿                      
但一路上,更多的鸟类和植物都在消逝
蝙蝠女的实验藏在蝙蝠的翼膜上
干燥的葫芦里的好酒经验到飘零的本质
                           也容纳了老杜的虚空

伦理已是诗的心脏的接连跳动。有所爱的人
                                            下了绿色火车
都往桥墩、筒子楼那边走
从座椅到照明,再到家具
嘶哑的痒燃烧后,情爱还在
                        床头淤青着
僻静处的喧哗会做很小的提醒
山魈也敢在水库的反光里看自己的器官
有读不完的书,还怕什么
露水打湿那双脚,她的那双脚
诅咒下坠的推论的黑夜
愿做的事该是同说得来的人说话
              然后,在她挣脱人链时
一把抱住她

“美是不能被爱的,你要看清
              响水湾、飘香藤那里
我哪会知道,那时
我并不能在欢畅中等你。”此时
好受与难过都不重要。快到中洼的地界了
许多活法都还没有经历
                           少量的人还没遇见
要睡觉时,也不必想那么多
带着变形记的和善,乌托邦的
摧残仅仅是钳口术
讨论过纪念册耐心的韵律,所有
的罪过都好像是适宜的,危险的偏爱
曾帮助了魔怔世界所联系的花面獾
                              解剖学的幻听
控制住生理扭结的坚决抗拒

不懂得绘画里的苦痛是不是搅乱了
                                  洗浴的铁锈
所有线索似乎是说清楚了,可含混是不是
加重了昵称的重量?被禁锢
的是不是模糊的“疏远”?隐形
已足够艰难,被忘记的拴马石
看起来像是被想马河围住
不回避爱恋、生死,从来路到途中
是谁执行着非亵渎的谋杀?折磨也已够了
一条街、一处拐角、一座城,都适用于
避世者在纺织娘叫声的微凉中对光阴的吞吐
而受决定的所有场景被一堆颜料
                    推进了锁闭的市场

木防己区别于一个对象,黄鸡鱼区别于卤鹅
另一个说法是一次摆置,幼熊
攀爬在青杨近自然的枝杈间
损害逐渐变得微小。走向
自由最远的地方,波德莱尔
还不如一碗灌汤水饺
呼吸着幻河以南的河南省,那些得不到
“光明”的,就不再请求“光明”
在黄米、小麦颗粒的穹顶下
唤醒的刹那是决绝,而在一切坍塌的时刻
失败是“切近”意义的“切近”,终于
的失败,又让失败产生了
                    最后的光芒


                         ——给阿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