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诗作4首

◎林思彤



〈一个人的幻想史——写于狄更斯《块肉余生记》试映会后〉

我说幻想,我说种种的美好
我说船屋它既是船更是屋
它的湛蓝,呼应海浪的涌动
记忆的鸣叫,它斑斓映衬
并见证温暖如何在回忆里发酵
直到养成一场暴风雨的私奔

我说忧郁的大象在生产在线跳舞
是世上最不道德的剥削
我要将所有的思绪锁进玻璃瓶
堵上聋哑人的软木塞
跳吧,像特技演员;跳吧
像种子爆破发芽的瞬间

我说一个人必须历经碎裂和完整
将琐细的癫狂的想法都绑在风筝上
让它接近上帝,让它试探风
让它释放费洛蒙,让它贴近爱情
爱情多么好,它在身边但我看不见
一个人的心动只需要一秒
而人的生命充满惊奇
就在某人的眼皮底下

我说纸张必须写满符码
而所有的符码都等待嘴唇的释放
墨水漫漶,我不说它是诗
不是自传体小说,而是
两个人看似随意的碰撞
却必然的罗曼史

我说下一本故事正伺机而动
你不要退场,每一个你
都是单纯而高彩度的色块
我说光是好的,于是
天就亮了。


〈海德格〉

洋葱是围巾
波浪是低语的蕾丝
时间和空间是欺骗

如果希望是远方
还有什么叫做等待

高楼像是悬空的窗
妆台是肉身 但肉身是不可靠的
信物但时间仍旧是一道伤口

那些日渐消磨的指纹
那些日子一般的歌
那些成为光的存在

那些被遗忘的存有
存在是你 ​ ​
存有是我


〈豢养仙人掌的男人〉

:我要为她哭泣。

在暗夜的恶梦中,轻轻呼唤她的
名字;让她睁开的眼眶
承接浪花翻覆上岸的水滴

:我要为她做尽一切恶事。

偷走所有的光束
打亮她幽暗的一生
雾霾自她口中缓缓流泻
此后,天不再明亮。

:我要为了她和世界为敌。

神在最高处冷眼
祂后悔赐予我,爱的能力
她将恶梦让渡给我
将黑暗让渡给我
赎回一身柔软

:我要她心甘情愿地褪下尖刺
 穿上柔软,打开自己。

抚摸她,抚摸她软软的尖刺
竟也是--

抚摸我自身的伤口。


〈我想有一段婀娜的时光〉
 
我想有一段婀娜的时光
让所有灵魂的相遇
安住在明亮且契合的时空
 
说人海茫茫,终于重逢
原来你就在这里
细雨不停,连宵语不停
 
它轻盈地降落,彷佛
相遇前的种种伤害已不存在
如此婀娜,令有礼而疏离
的女子变成撒娇的小猫
 
它是如此柔软,让人了解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你不需要生命的补偿
只希望不要收回柔软的时光
 
于是我承诺,让它持续婀娜
持续生长--贴合生命的轨迹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