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诗

◎纳兰寻欢



《担心》

天终于放晴了
傍晚也很温暖
他坐在窗前
下半身被阳光呈现着
突然担起了心
是那种含有忧虑
茫然和不安的担心
他仿佛看到那些
被自己辜负了的人事
晃晃悠悠地
在空气中飘着
既不能上升
也不能落地
一只麻黄的麻雀
从对面山上飞过来
停在窗格子上
对他点了点头
又飞了回去
消失在山后
错落的楼群之中
山上
楼群上
是高而远的天空
是一会儿就要黑暗
现在一动不动的蓝色天空


《儿时的玩伴们》

儿时的玩伴们
我没有联系你们
并不是忘掉了你们
完全是我对自己的现状
不满意
自己静不下来
总在找借口
等一切都遂愿了
再找你们
一家一家去坐坐
一场一场地喝酒
喝醉了
还像从前一样
哭一场
笑一场
或者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有人问起从前的某事
大家都要回忆很长时间
我知道你们也和我一样
所以也不联系我
直到现在
已经死了一个了
还是


《重操麻将》

这段时间
他总是感到特别的空虚
甚至恐惧
于是他又重操了麻将
难道他愿意承担输钱和赢钱带来的失落 


 《一点过》

“已经输惨掉了”
半夜
回家的路上
他并不是跟同行的人
发出了一声喟叹
他感到周围
有很多东西正在聚拢
向他包裹过来


《哪年哪月的哪一天》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
从医院到酒店
只需经过一个广场
一条马路
当时我们正横穿马路
往酒店去
你忽然俏皮地说
我们可真落魄啊
身上的钱凑在一起
还不够一顿饭
不知道我记得对不对
你嘴角上扬的样子
实在太好了


《你会离开我》

你会离开我
终有一天
在我冷不防的时候
这莫名其妙的事情
终会降临
我常常幻想自己站在威宁的街头
深夜
黑风吹着


《蹭流量》

在另一个时空
他把自己的诗翻出来
再一次转发朋友圈
标注“蹭流量”
第二天打开看
果然
阅读量增加了十个百分点


《好大的雨》

开始是点不着火

吹在那张薄纸上
悄无声息
一个人跃过一个又一个水洼之前
曾经飞了很远
一辆车子在一段土路上停了下来
车上不知谁说了一句
我们索性搬张凳子
坐到雨中去


《近来多梦》

昨晚梦见青春
写在米乐饭庄
206墙上的诗
被店家抹去了
我在上面又写了一首 


《雨雨》

雨从小暑
下到大暑
往立秋
下过去
且越下越大
正要淹没
处暑


《今年秋天特别冷》

秋天的一天
看见晃太阳
便只穿了件
薄衣裳出门
结果气温忒低
几个月没好的感冒
又加重了
头晕,鼻塞,喉咙痛
嗡声更嗡了
整个人
像浸在冷水里


《常读的诗人》

今天中午
刚刚
我数了下
55个
男39
女16
其中一个叫
空心慧
才加上去的 


《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地前进
谁说的
他们说的
我也这样认为
我偏要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后退
从0退到24
从零退到二十四
好吧
你说啥就是啥 


《脸》

如今城里常常
浮现一张张愁苦
平静的
民工的脸
今天中午
县府大楼前
就有两张
其中一张的下面吸着
一个大烟筒
他们在光鲜的公路上
走 


《深夜》

什么东西的声音
细不可闻
似狗
又似蜂
似车
又似风
加深了世界


《有一个句子》

有一个句子
作为标题太可惜了

作为内容
又没有续下去的可能

后来
这个句子还不见了


《什么是爱到底》

那天
她又在电话里对他大发雷霆
骂得很难听
他能想像
这个从未说过爱他的女人
在高速行驶的小轿车里
手握方向盘
咬牙切齿的样子
“如果爱一个人
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不爱一个人
又为什么要这样”
他想不通


《距离》

做了那么多梦
只写了少量的诗
这证明
梦和诗之间
还有距离
距离短的
伸手就可以够到
距离长的
怎么也够不到
所以呢
今后要多做
接近诗歌的梦 


《少年》

突然想起要去上学
是在黄土路边醒来的那个正午
太阳在围墙上跳跃
金黄的麦田
在身后起伏
天空是最最空的那种空
不知为什么
后来怎么样了
一个少年揉着眼晴
踉跄着朝租房走去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